第1237章 重返咀魔岛(二十二)
    这才是真正的恶棍,多疑、善变、无信、毒辣。

    当他的左手还摆着邀请的手势时,右手已向对方发动了攻击。

    下一秒,那速度比炮弹还快的石块便洞穿了鸿鹄的身体……

    “嗯?”然,看到这么一幕的黑胡子,却是露出了一丝惊奇之色。

    “哼……比想象中更有两下子嘛。”紧接着,被镣铐限制住能力的疯眼,也是冷笑着评论了这么一句。

    很显然,在第一时间,只有黑胡子和疯眼这两位“船长”看出鸿鹄做了什么;而黑胡子船上的那些干部们,至少在那石块飞出后的三四秒内……都被鸿鹄给骗过了。

    呼——砰!

    很快,那穿过了鸿鹄“身体”的石块就撞在了林中的一棵树上,并直接将那棵大树拦腰击断。

    待那树木断裂倒下的时候,黑胡子的干部们才慢一拍地发现……方才被石块穿透的“鸿鹄”,只是一个“残影”。

    叱叱叱——

    同一瞬,光矢破空之声已然响起。

    这些光矢来得甚是诡异,好似是四面八方有十余人同时在发动攻击一般,但放眼望去……空中除了一片片炸裂的小光点之外,完全看不到鸿鹄或其他任何一个人的人影。

    “呵……还真是不能小看啊……这群异界旅客们……”面对这疾风骤雨般的猛攻,黑胡子却是若无其事地站在原地,口中还念念有词。

    那些光矢在飞到黑胡子周围一米左右的距离时,便撞上了他的“护身气盾”,纷纷被瓦解消散了。

    虽然船长显得很轻松,但他的船员们可没有那种神级的被动防御手段,那几位干部还是得凭着自己的体术或技能去应对鸿鹄的攻击的。

    一时间,那四人也是一阵儿手忙脚乱……

    其中最惨的就是涅斯鲁,因为他除了要保护自己之外,还得负责护着疯眼,所以很不幸地在这一波快速的连续攻击中中了一箭。

    “都已经十秒了,差不多了吧?”在光矢连射持续到正正好好的第十秒时,黑胡子复又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他话音未落,鸿鹄还真就重新现身了。

    再度出现的鸿鹄,似一片浮叶般轻盈地站在水面之上,手里还拿着他的光之弓;此刻,他的脸色显得很不好……并不是“被石块击穿了身体”的那种“不好”,而是体力和灵力急剧下降时的那一种。

    “呼……”略微调整了一下呼吸后,鸿鹄望着黑胡子,苦笑着言道,“撇开你那让人绝望的防御能力不提……你的动态视力竟然能跟得上、并且还能看穿我的招式……这着实是让我有些挫败感了啊。”

    “哼……”黑胡子冷笑,“你也不必妄自菲薄……刚才的飞廉脚,是我见过最快的……更不用说,你还能在使出那种爆发式移动技法的同时连续做出精准度不低的远程攻击。”他顿了顿,“可惜……你我之间在力量层级上有质的差距,在这种差距面前技巧便失去了意义。”

    “呵呵……”鸿鹄闻言,苦笑转变成了惨笑,“那就……只能试着用意志来跨越这差距了。”

    “哦?”黑胡子好像从对方的表情和话语中察觉到了什么。

    不过,这一次……鸿鹄并没有给他思考的时间和余地。

    说时迟,那时快!

    却见白光一闪,前一瞬还在水面上站着的鸿鹄,这一瞬已出现在了黑胡子的身侧。

    “就凭你……”而黑胡子,也在这时彻底明白了对方的意图。

    他那前三个字出口的一秒间,鸿鹄已将双臂抻直、架在身前,手掌对准了他。

    “……也想跟我同归于……”而当黑胡子这后半句话出口时,鸿鹄手掌赫然爆发出了惊人的白色光华。

    轰——

    弹指间,一团炽白的灵力便紧贴着黑胡子的身侧爆开,在这个距离上,他那“护身气墙”自是无法发动的。

    纵然是黑胡子,多少也受到了一些伤害。

    【名称:圣契·焚莲】

    【技能卡属性:主动技能,使用五次后消失(3/5)】

    【技能类别:格斗/灵术】

    【效果:交叠双掌,释放出威力巨大的灵子爆破】

    【消耗:灵力值1】

    【学习条件:格斗专精d,灵术专精a】

    【备注:追灵寺“三十六圣契”之一,需掌握该寺另一门绝技“金刚魂”方可完全发挥出威力,否则施术者将在技能发动的瞬间遭到一定程度的伤害反噬。】

    一看说明就能知道,鸿鹄所用的这个技能并不是完整版。

    当然了,若是他真的入手了完整版,反倒是连用都用不出来了,因为完整版的【圣契·焚莲】把“需掌握金刚魂心法”这条直接加在了“学习条件”栏中。

    那么,这个“金刚魂”又要去哪儿弄呢?两种办法……其一,惊吓盒子里找去;其二嘛,自然就是根据技能说明里的提示,在惊悚乐园的某个剧本世界中找到“追灵寺”这个地方,再设法让里面的武僧们教你了。

    总之,这是个讲究机缘的事儿,至少鸿鹄目前是没学到。因此,在对黑胡子使出这招之后,鸿鹄自己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重创。

    数秒后,待那阵强烈的白光散去,黑胡子定睛一看,发现鸿鹄又一次不见了踪影,而且这次……黑胡子连对方的气息都捕捉不到了。

    “嘁……‘同归于尽是假,借机逃跑才是真吗……’”黑胡子看了眼自己左臂外侧的伤口,不快地啐了一句。

    方才,在知道气盾无法触发的前提下,黑胡子本能地抬起手臂来格挡了这波攻击,结果……他的这条左臂被炸了个鲜血淋漓,伤口深得都快见骨了。

    另一方面,在黑胡子说话的同时,其手下的四名干部刚从那白光所造成的短暂“致盲”效果中恢复过来。

    “呵……”唯有疯眼,把一切都看得很分明,因为当他那露在外面的那只眼睛被白光闪瞎时,他迅速地揭开了自己的独眼眼罩,露出了眼罩下的另一只眼睛(很多海盗都会给正常的眼睛戴上独眼眼罩,这样,当周围的光线发生剧烈的变化时,他们只需揭开眼罩,用那只‘备用眼’就能重新获得视觉了;另外,戴眼罩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起到让对手大意轻敌、或是威吓敌人的作用),“你应该庆幸,那小子似乎不太擅长近身战、而他的远程攻击又会触发你的护身气墙……否则,你受的伤恐怕还会更重……”

    “这也叫伤?”听罢疯眼的话后,黑胡子在态度上也是不甘示弱,当即摆出无所谓的样子,反问了一句。

    疯眼被他这么一呛,也就别过头去,不再嘲讽了。

    “哼……自作聪明的小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了什么……”片刻后,黑胡子的伤口差不多已经愈合了,这时,他忽然自言自语地念叨了几声,并走到了涅斯鲁的身边。

    涅斯鲁刚想问船长要干什么,黑胡子便抬手翻掌,将掌面对准了涅斯鲁方才被光矢射中的小腿。

    紧接着,便听得“呲”的一声,一小块似碎钻般大小的光砾从涅斯鲁的伤口中飞出,迅速被吸附到黑胡子的掌中。

    “船长……这是?”涅斯鲁看着光砾疑道。

    “是他留下的某种‘追踪信标’。”黑胡子接道,“哼……”他皮笑肉不笑地哼了一声,再道,“那个小子,可是聪明得很呐……在我朝他扔石子儿的瞬间,他就把情势分析得很清楚了。

    “站在他的角度上来看——打,他是肯定没有胜算的;逃,则必须逃得足够远,远到我无法察觉的距离,才算是安全。

    “但是……撤退到那种距离上,他也就等于是把我们给‘跟丢了’,这是他无法接受的,所以,他就给我们上演了刚才的那出好戏……”

    “嗯……原来如此。”一旁的沃格先生听到这儿,差不多已经明白了,当即应道,“从他使用飞廉脚时的极限速度来看……他真想跑的话,在船长您掷出石子儿、表明攻击意图的刹那就可以跑掉了,他选择留下……要么是有打赢的自信、要么就是另有目的。”

    “没错。”黑胡子接过话头,并看向了身边的涅斯鲁,“而当你被光矢射中时,他的目的便已达到;按理说,那时他就应该马上撤退,可他还是没有急着走……因为他够聪明,他知道,至少还得再发动一次攻击的尝试,才能转移掉我们的注意力、掩饰他留下的暗手。”

    “呃……”涅斯鲁的脑子不算快,但比马克兄弟要好多了,他还是跟得上船长的思路的,“呵……呵呵……”想通了以后,他就笑了起来,“那现在,他岂不是白忙活一场?”

    “岂止是白忙活……”黑胡子说着,将手中的光砾捏得粉碎,随手撒到了风中,“这小子最后对我发动的那一招……明显已经超过了他的能力范围,在白光遮蔽我视线的刹那,我清楚地看到……他的手和我的一样被炸开了。”他耸耸肩,阴狠一笑,“哼……这就叫偷鸡不成蚀把米啊。”(未完待续。)

    (三七中文 www.37zw.co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