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这是相亲
    回到明阳区蔷薇街蛇头巷,看见老旧的苏联式二层小洋楼,柳细月在对面停好车子,却又突然紧张起来,迟疑着说:“呃,那个,宋保军,要不你先回家跟你爸说一声,再过来叫我,大家都有个心理准备。”

    “臭媳妇总有见公婆的一天,怕什么。”

    “叫你去就快去,还在说什么胡话!”

    宋保军不得不跳下保时捷,说:“那你等等我。”

    ……

    刚刚掏钥匙打开家门,里面听到响动,有个惊喜的声音说道:“哦,应该是小军回来了。”

    宋保军愕然呆,看见一大一小两个身影迎向门口玄关。大的是父亲的“老相好”顾经理,小的是韩若依。

    “哥哥!”韩若依欢快的蹦跳着,一把搂住宋保军的腰,仰起小脸蛋呈四十五度斜角用明媚忧伤的眼睛看着哥哥。宋保军连忙摸摸她的头说:“若若真乖。”

    韩若依就嘟着嘴唇凑上去亲了哥哥的脸庞一口。嘴唇柔软湿润,像果冻似的,还透着一股少女的幽香,令人心动不已。

    “这孩子。”顾经理在旁边笑着摇头。

    韩若依快手快脚从鞋柜取出一双拖鞋放在地上,说:“哥,我帮你换鞋。”

    客厅茶几上摆有一袋水果,沙上坐着一老一少两个女人,对面是父亲和母亲。原来家里有客人。

    年纪较长的女人大概在四十余岁上下,头梳得整整齐齐,穿着一套藏青色的连衣裙,脖子挂着一串白光闪烁的项链,手腕上是白玉镯子,沙边搁着古奇的手包,看起来甚是气度不凡。

    年轻的女孩约莫二十岁出头,瓜子脸,薄嘴唇,鼻头微微翘起。一双眼睛不大,细长,又是单眼皮,一般来说这是女孩子最为忌讳的,然而长在她脸上却是格外生动,与五官配合起来显出一种流光溢彩的美丽。

    宋保军便有些愣。

    顾经理拉起他的手笑道:“施总、小菲,这就是老宋的儿子宋保军,茶州大学的高材生。”

    年轻女孩向他看来,伶俐的单眼皮眼睛眨了眨,却又透出一股失望,随即变为骄傲。

    顾经理说:“小军啊,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顾阿姨生意上的伙伴,施总,你叫声施阿姨。这是顾阿姨的女儿罗菲凡,你们认识认识。”

    宋保军陡然想起上周顾经理说过给自己介绍女朋友的事,心头咯噔一声:这、这、这是相亲?

    原来父亲打电话叫自己早点回家,是为了这事。

    他在网络论坛浏览过种种相亲话题的帖子,所谓相亲,无非是通过媒人将两个素不相识的男女约到一起见面互相了解,带有目的性很强的认识。在古代更正式隆重一些,现在是信息时代了,一切不须拘于形式,有男女约出在外面相见的,有男方由长辈领着去女方家里会面的,也有女方来男方家里的。

    与相亲相伴的用得最多的词语就是“尴尬”。两个陌生的年轻男女初次见面,互不了解对方,抱着对婚姻幸福的美好想象,如果现对方不符合自己的心理期望值,多半是难以言说的。再加上双方长辈的对碰,那可不要太难受才好。

    宋保军当下不敢怠慢,恭恭敬敬笑道:“施阿姨好,小罗你好。”

    年纪大的女人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向坐在对面的吴桂芳说:“这是你儿子?外表倒是斯文。”神色间的高傲始终无法挥去。

    吴桂芳说:“小军,还不去给施阿姨倒茶!施总,我家小军人比较内向,不会说话,还请多多包涵。”

    施总叫住正往厨房去烧水的宋保军,道:“小伙子,先不必忙,过来我有话问你。”语气居高临下,不像客人,倒像是领导招呼员工。

    宋保军赶紧赔着笑脸坐下。

    施总说:“小伙子啊,我问问你,你还是茶州大学的在读大学生?念什么专业的?”

    “中文系。”宋保军老老实实答道。

    施总说:“哦,这个中文系,没什么前途,以后不好找工作哇。我家小菲可是茶州财经大学的,念的是金融管理,将来一进公司就当管理。对了,吴姐,你们家里就这么一栋旧房子,没别的房产了么?宋大哥,你上次帮我们公司做的装饰设计图很好很美观,希望以后还是你继续做。”

    一口气分别向三个不同的人说话,问向宋保军是冷漠的,问向吴桂芳是高傲的,问向宋世贤却多了几分热情。想来父亲中年老帅哥的魅力无人能敌,连施总也情不自禁为他所吸引。

    吴桂芳闻言颇为不好意思,说:“是啊,老房子住了几十年了。”

    施总挑了挑眉毛,说:“这房子太老了可不太好啊,也就是地皮值钱一些。不过在明阳区这种郊区,离市中心足足两个小时车程,好像也值不了几个钱。照我看,老房子应该推倒重新盖一栋。”

    吴桂芳听她对自家指指点点,勉强应道:“是啊,我琢磨着等孩子念书毕业了,攒些钱再说。”

    顾经理终于找到机会说话,笑着说:“其实宋大哥家里算是不错了,独门独户的一栋小楼,占地面积八十平米,在市里就没几个家庭有这种条件。听说过两年深度开明阳区,宋大哥这里光是地皮就能值两百万。”

    施总翘起兰花指道:“两百万能做什么?三环以内也就是半套商品房价钱,还不带装修的。吴姐,你家里共有几辆小车啊?”

    “还、还没买呢。”吴桂芳面红耳赤。

    施总便是一声嗤笑。她的女儿罗菲凡面无表情的在屋里望来望去,显得很是无聊。

    宋世贤起身笑道:“施总,我去给你们泡茶。”说着走进厨房叫了声:“小军,你上次把茶叶放哪了?”

    宋保军情知老头子一定有话要说,应着跟了进去。

    厨房里,宋世贤一边用电炉烧水,一边说道:“你顾阿姨一直吵着要给你介绍女朋友,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把人带来了。那个施总叫施梅,是宝元集团旗下天禧食品公司后勤保障部的经理。他们公司建了二十几套集资房安置员工,由公司统一安排装修,就和我们丽阁公司有了业务上的来往。那二十几套房子的装饰设计图都是我做的。”

    宋保军听说过宝元集团的名字,江海省一等一的龙头企业,涉及造纸、出版、物流、机械设备制造、通信、化工等多个产业,但这天禧食品公司却默默无闻,想来是宝元集团较小的一家分公司。

    “那个施总有点不大对头。”

    宋世贤微微颔,说道:“施总女儿罗菲凡今年二十二岁,和你一般岁数。我本意是让小顾给你介绍个门当户对的就行了,咱们家小门小户,日子穷得叮当响,太过有钱的高攀不上。不想小顾把施总给带来了,人家高门大户的,怎么看得上我们?”

    宋保军给父亲递过一罐石芭茶的茶叶,说:“爸,我才二十二岁,干嘛非要这么早相亲?”

    “你以为你年纪大了还有可能讨得到老婆么!现在相亲,谈一年恋爱,第二年结婚,争取二十五岁之前生小孩,我和你妈趁着没老,还能帮你带带。”宋世贤瞪眼道:“我早作计划,还不是为了你好?”

    宋保军无奈,说:“爸,你先别想那么远,估计施总看不上我们家。呃,不是估计,是肯定。”

    “不管她看不看得上,总之来了就是客,你说话小心些,别让爸妈在客人面前丢脸。”

    宋保军知道父亲性格传统古板,无论客人怎么样,总要展示一下主人好客的风度,总之面子大于一切,说:“好好好,我保证让你二老倍有面子。”

    宋世贤沏好茶让儿子端出去,只见施梅已经站了出来,在吴桂芳的陪同四处参观房间居室,罗菲凡仍坐在沙上旁若无人的玩手机。

    “吴姐,你这电视看起来应该有二十年了吧,还挺环保的。”施梅呵呵笑着,又把注意力放在地板上:“这老瓷砖都龟裂了,看得出吴姐家里很简朴,都不舍得换。”

    吴桂芳笑得十分尴尬:“还好还好。”

    宋保军放下茶壶招呼道:“施阿姨,小菲同学,请喝茶。”

    “你这什么茶?”施梅回头问了一句。

    “象京产的石芭茶。”

    施梅闻言便叹了一口气:“我喝不惯这种中低档茶叶,不好意思吴姐,不是针对你,我在公司喝的一般都是武夷大红袍,突然换喝别的口味不习惯。”

    吴桂芳勉强挤出一个理解的表情,“是,是是。”

    主人还没有表态,顾经理倒先看不过眼了:“施总,你们远来是客,一口茶都不喝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你别说,我是真喝不惯低档茶叶。”施梅一点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说:“来,让我看看你家的二楼怎么样。”

    吴桂芳只好把这高傲的女人请上二楼,顾经理也跟在后面相陪,似乎在为两个年轻人留出独处的空间。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