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1章 日日思君不见君!
    苏锐此时正拉着林傲雪的手,已经准备从机场离开了。
  
      有了林羽西和肖松生的“保驾护航”,这几个洗剪吹根本拦不住他了。
  
      至于那个对此愤愤不平的机场处长,已经躲到柱子的后面开始打电话了,完全不见之前的嚣张模样了。
  
      开什么玩笑,连警察都不站在他这边了,给这小处长一百个胆子,也不敢阻拦林羽西这帮狠人了。
  
      苏锐在临走的时候,看了躺在地上的胡高明一眼,然后摇了摇头。
  
      对于和星光药业“少东家”的这场遭遇,苏锐还是挺感兴趣的,如果这件事情能够让他和这个与必康集团形成竞争对手的星光药业产生一点点的交集,那么就再好不过了。
  
      果不其然,胡高明恶狠狠的看了苏锐一眼,目光之中满是怨毒的情绪!
  
      他从来没有吃过那么大的亏,从来没有受过那么大的屈辱,这让他简直有种想死的冲动!
  
      越是狭隘的人,就越是容易陷入某个坑中无法走出来,感受着身体的疼痛,胡高明此时心中已经有着浓得化不开的怨恨了。
  
      深深的看了林傲雪一眼,胡高明眼中那怨毒之色的下面,又涌现出了浓浓的占有欲——这个女人,他一定要得到,拼了命也要!她不是敢拒绝自己吗?那么好,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跪着求饶的!
  
      胡高明在心中暗暗的发着狠。
  
      殊不知,这其实正是苏锐想要的结果。
  
      一个星光药业,虽然不至于是医药行业的巨无霸,但好歹也是个上市公司,不是么?
  
      如果胡高明就此认错、不再有什么非分之想的话,苏锐并不介意放过他,从此大家相安无事。可是,如果胡高明继续胡搅蛮缠,对林傲雪贼心不死的话,苏锐绝对可能借着这个机会把星光药业给按在地上磕头认错的,毕竟这也可以从侧面帮助了必康集团扩大华北市场份额。
  
      如果胡高明知道此时苏锐是抱着这个想法的话,恐怕哭都来不及了!
  
      当然,他也不会认为此时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会有那么大的能耐,这些从小生活在蜜罐里的洗剪吹最擅长的一点就是——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无敌的。
  
      苏锐眯了眯眼睛,看着胡高明,然后便收回了目光,朝外面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处长还躲在柱子后面打电话呢:“我说老-胡,你们快点带人来啊,我这边真的搞不定了,你是不知道,肖松生那就是一头犟驴,他认准的事情,八匹马都拉不回来,所以你们几个抓紧有关系的找关系,有钱的砸钱,可不能让孩子们在看守所里受苦。”
  
      可不能让孩子受苦!这句话说得,就跟胡高明这群人真的是这处长的孩子似的。
  
      这样的话落在胡父的耳朵里面,真的会感觉到很舒服。
  
      “老罗,你再拖上一会儿,我带着人,已经来到机场门口了。”胡明春在电话那端说道:“我是今天晚上的飞机,权当提前来了。”
  
      他倒是很迅速,罗处长这才想起来,星光药业的新厂区距离首都机场并不算太远。
  
      听着胡明春淡定的语气,罗处长便把心放回了肚子里面,他转脸看了看苏锐几人的背影,说道:“老-胡,其他几个孩子的家长你都联系了吗?我有两个打不通。”
  
      “他们都在来的路上了。”胡明春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罗处长说完,便挂断了电话,同时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
  
      胡明春这些人个个非富即贵,否则也不可能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国外随意糟蹋钱,哪怕是不学无术每年浪费个几百万也不在乎,但是,他们最在意的,同样也是孩子,听说儿子要被抓到机场分局里面,甚至还受了不轻的伤,这些家长们便纷纷坐不住了。
  
      罗处长知道,胡明春这种上市企业的董事长,哪怕是自己平日里要约他吃饭,都得至少提前一星期才可以,而此时他竟然为了儿子能够腾出这么多的时间临时赶过来,也算是破天荒了。
  
      不过,想到这里,罗处长不由得感慨了一下,如果不是平时的溺爱,这些衣食无忧的洗剪吹们怎么可能会这么作?
  
      罗处长虽然是站在他们的立场,但是也看的非常清楚,如果任由胡高明等人这样闹下去,铁定会吃大亏的。
  
      就像是今天,如果那个年轻男人要往死里追究的话,这件事情最终该怎么收场?
  
      这是一个相当严峻的问题,罗处长只希望胡明春等老友能够看清楚。
  
      想到这里,他咬了咬牙,快走了几步,拦在了前方:“等一等!这件事情造成的影响极为恶劣,在最终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你们都不准离开!”
  
      这位罗处长也想给自己找回一点面子,今天肖松生的所作所为实在是太打他的脸了,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结果你丫的说翻脸就翻脸,以后这同事还怎么做?
  
      看到罗处长居然敢在前面拦着,肖松生的表情立刻变得难看了起来,目光阴沉的盯着对方:“罗处长,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对这件事情已经有了处理结果,你又有什么资格来插手?”
  
      罗处长知道,自己必须再坚持一下才行,因此说道:“我希望这件事情能够有个圆满而合理的处理结果,肖副局长,我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你好了,你今天的处理方式,我很不满意。”
  
      “你很不满意?”肖松生冷笑着问了一句。
  
      “是的。”罗处长针锋相对,此时的他似乎觉得,自己好像找到了消失已久的“勇气”——众目睽睽之下,他认为自己可不能怂。
  
      “你不满意又如何?我处理案子还需要在乎你的感受吗?”肖松生冷冷的一句话,差点没把罗处长给憋死。
  
      “好了,我现在要带人回去了,你如果再挡路,那么我就让人把你给架走了。”肖松生盯着站在通道最中间的罗处长,语气之中没有半点缓和的余地。
  
      苏锐摇了摇头,面无表情的拉着林傲雪,直接从罗处长的身边走过。
  
      见此,罗处长的表情僵硬在了脸上。
  
      而那些洗剪吹们,已经被警察押着,要从另外一侧离开现场了。
  
      其实,这场冲突从一开始就是有人看到并拍下来的,一切矛盾都是因为几个洗剪吹富二代而起,在周围看客们的眼中,苏锐和林羽西的行为,其实和正当防卫没什么两样。至于那几个洗剪吹所遭遇的下场,则是让他们觉得大快人心。
  
      那个身穿卡其色大衣的高富帅就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口罩之下的唇角再次微微翘起,露出了一丝嘲讽的弧度:“为什么你每走到一个地方,都会发生冲突呢?”
  
      苏锐听不见这个回答,但是即便他听见了,也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当然,也只有他自己才清楚,自带拉仇恨的天赋,这种感觉究竟有多痛苦。
  
      就在这个时候,机场的通道口又进来了好几个人。
  
      而走在最前面的,则是一个看起来器宇轩昂的男人,无论是脸型和身材,都和胡高明差不多,这就是星光药业集团的董事长胡明春了,虽然脸型身材都相差不远,但是气势上面,他这个当爹的不知道把儿子甩开了多少条街。
  
      看到此景,被警察带走的胡高明拧身大喊道:“爸,爸,快来救我,快来救我!”
  
      而那个牙齿被打落好几颗的黄毛,也看到了他老爹,跟着一起喊道:“爸爸,我在这里,我被人打的好惨啊!”
  
      然而,他满嘴鲜血,说话跑风,此时听起来颇为的喜感。
  
      黄毛的父亲名叫金巨东,最早在台岛攒下了一分产业,回到大陆,摇身一变成了台商,各种优惠政策吃到饱,在全国各地一些能够给他零地价政策的地方建了十几家代工厂,虽然这些代工厂中没有一家是上市公司,但是赚的钱可着实不少,金巨东也算是比较低调的富豪。
  
      由于老厂址拆迁,金巨东在距离机场不远的开发区重新选址了,新厂正在建设中,本来他就是要来接儿子的,结果遇到了这种事情。
  
      这种富豪出门都是带着保镖的,他们气势汹汹的,很快就和林羽西的人形成了对峙。
  
      看到道路被拦住了,林羽西的眉头狠狠的皱了皱:“怎么,这件事情还没完了吗?”
  
      金巨东和胡明春都是非常溺爱孩子的,看到儿子个个满脸鲜血,便彻底的不淡定起来了。
  
      “所有打了我儿子的,都不准走!”胡明春吼道。
  
      他本来还很淡定的,结果现在也控制不住了,根本不用苏锐刺激,他就像个火药桶一样原地爆炸了,完全的失掉了风度。
  
      林羽西的拳头都已经紧紧攥了起来了,苏锐好不容易回一趟首都,结果却遇到了重重的阻碍,这让他觉得脸上十分无光,往前跨了一步,结果胡明春的两个保镖便上来挡住了他的去路。
  
      双方完全处于了剑拔弩张的态势之下了!
  
      “和苏锐这种铁公鸡较劲,这不是找死么?”那个高高瘦瘦的型男似乎没有多少看下去的兴致了,拉着行李箱便朝外面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苏锐眼角的余光忽然瞥见了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眼睛之中顿时爆发出了一阵强烈的精芒!
  
      “日日思君不见君。”苏锐冷笑了两声,拨开了人群,朝那个高瘦男人走了过去!
  
      ——————
  
      Ps:第三更送上,这是感谢土匪哥的歌的第四更!
  
      感谢浪先生爱吃肉、烈焰大屁股(吐血了)、阿偉哥、is126济癫、三顿ppt、哥是钱家四少、木易Lincoln、2924丶二尐、sa-ki0715、支持扯淡、玖肆酒肆、王侯将相Bo、阅读越开心、原家軍爺、烈焰是没jj(你也没有)、兵弟、书友31924519、李敏共、冷无情人、gn6122484、书友13543053、书友34596962、向大少、烈焰大帅逼(赞同)、书友YBs216、大漠黄沙01、孙天胜、宸纡洛偃、向大少、刘晨阳punky、忆事如风、书友33066175、哥是钱家四少、天堂丶信仰、我的未来待续、倪课君哟、我是老首长、烟台孙向阳、奈落_夜、mr周叉叉、布谷布谷顾顾、time醉酒当歌、王其6666、书友26730619、书友40160278、鳄鱼的鳄鱼、昵称重名太多、心情冷暖、___鬼手___、风中之云296、老烈焰红屁股(擦)、旧时折伞、荣耀最后一刻、水煮鱿鱼、帅秦秦、pooooooooo、幸运的理想0、一沚蒹葭、南陵小少林、木易Lincoln、kxc841028、书友40541457、烦恼的苦瓜、欧阳汉子、fang5、七狼啸月、离线模式、李大大sara、书友19878996、bobhuang、鬥神小恨、厦门hzmhzy、家有宸宝、歌声遍地gg、书友23224734、见水抛杆、看遍世间小说、烈焰小**十米(**爆了)、黑影6666、我比烈焰持久(可以)、红黑雇佣军团、毛狗精、南极小龙虾、书友3704284、luozf52001、烈焰5秒男(你三秒)、书友5079359、谢叔叔丶、佛前人的捧场和月票支持!
  
      大家晚安!周末快乐!++(本站重要通知: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