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六章 天罗地网
    十二个形如鬼魅的人冲进了庭院,行动如风。
  
      幼娘心里一惊,也不做考虑,猱身便扑出门廊。只是,在失去了听觉之后,幼娘感觉有点不太适应,行动间似乎也没有了往日的那种敏捷,举手投足都感到窒涩。
  
      她想要拦住那些人,可未等她动手,为首的人已经拔剑出鞘,向她刺来。
  
      那人手中的剑形状非常古怪,呈棱形,并且有一层朦朦的荧光,看上去极为恐怖。
  
      剑光奇快,唰的便刺向幼娘。
  
      在那口剑刺出的刹那,幼娘恍惚间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浪,令她不由得昏昏欲睡。
  
      脚下不禁一慢,那口剑几乎是贴着她的身子滑过。
  
      锋利的剑刃撕裂了她的衣衫,更在她腰间留下一道血痕。
  
      疼痛感,仿佛刺激了幼娘的神经,令她蓦地清醒过来。就在她清醒的一刹那,听觉好像也恢复了正常。她这才看清楚,眼前之人身穿黑袍,头戴竹皮高冠,脸上则画着暗红色的符纹,在烟雾的遮掩之下,更透出了几分恐怖气息,令人心惊胆战。
  
      不过,那清醒只是瞬间。
  
      幼娘旋即便发现,昏沉的感觉重又涌来。
  
      她心中暗叫一声不好,手中羊角匕首便狠狠扎在了手臂上。剧烈的疼痛,令那眩晕昏沉的感觉,立刻消失不见。
  
      另一个高冠黑衣人已到了她跟前,挺剑就刺。也许在他看来,已经失去了抵抗力的幼娘,不过是一只待宰的羔羊罢了。只是他没有想到,幼娘竟然会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就找到了破解之法。剧烈的疼痛,刺激得她六识甚至比平常更加敏锐。
  
      娇小的身体几乎是贴着棱形剑的剑身滑过,狠狠撞进了对方的怀中。
  
      一声如同野兽般的惨叫声响起,幼娘手中那口匕首便没入对方体内,而后随着幼娘身体的转动一拉,生生在对方的肚子上,划出了一个血淋淋,触目惊心的伤口。
  
      黑衣人倒地不起,脏器顺着伤口流淌出来,鲜血眨眼间便染红了地面。
  
      “贱婢,找死!”
  
      旁边的黑衣人见状,不禁大怒,手中棱形宝剑横扫而出。
  
      幼娘脚下一顿,身体后掠。
  
      可是,她旋即发现,在不知不觉中,她已被三人包围起来……
  
      “小娘子别怕,杨茉莉来了!”
  
      眼见着幼娘已身陷重围,岌岌可危时,一个雄浑的声音在庭院中响起。
  
      一个巨汉冲了过来,手中的大铁槌舞动,就听一声惨叫,一个高冠黑衣人便被砸的脑浆迸裂。
  
      杨茉莉冲到了幼娘身边,双槌翻飞,便护住了幼娘。
  
      幼娘这才发现,不知在什么时候,杨守文已经走出了房间。
  
      手中一杆玄铁枪,嗡的一声颤响,划出一抹残影,狠狠贯入一个高冠黑衣人的胸口。
  
      “张天师既然已经来了,又何必藏头缩尾,刷这种愚弄愚夫愚妇的把戏?”
  
      杨守文一枪得手,立刻退后,大枪拖在身后。
  
      剩下的八个高冠黑衣人则丝毫不乱,眨眼间便把他三人围在了中间。
  
      “幼娘,你没事吧?”
  
      “大兄我没事。”
  
      幼娘虽杀死了一个高冠人,却脸色苍白。
  
      一只手臂,已经被鲜血染红,看上去气色萎靡。
  
      这时候,从庭院大门外走来一人。那人步履轻盈,仿佛是从云雾中御风而来的仙人一般,身披鹤氅,手捧一口七星宝剑,衣袂飘飘,令人不由得心生仰慕之情。
  
      “看起来,你是早有准备。”
  
      道人正是张士龙,正一道第十五代天师。
  
      薄薄的嘴唇,勾勒出一抹好看的弧度,他环视庭院中,轻声道:“看样子,那贱婢果然给你通风报信了……
  
      不过,没关系。
  
      今晚杀了你之后,我自会去找那贱婢算账。”
  
      说着话,张士龙的目光,在杨茉莉和幼娘身上扫了一眼。
  
      “不错,不错……一个心思单纯,所以可以躲过我的法术,且天生神力;一个性情坚韧果决,倒是个绝佳鼎炉。待我杀了你之后,把他二人一个炼成黄巾力士,一个炼成罗刹女。用不得多久,我便可以横扫江左,令我正一道重振当年的声威。”
  
      黄巾力士?罗刹女?
  
      杨守文不太清楚是什么情况。
  
      但是他能感觉得出来,那绝不是什么好事。
  
      眸光旋即一凝,他单手执枪,呼的在地上画了一个圆圈,枪头指地,凝视张士龙。
  
      “自我出道以来,想杀我的人不计其数,但结果都变成了死人。
  
      张天师,你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我听人说,正一道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有夺天地造化之妙。说来很巧,我家传绝学中,也有一套锤炼精神异力的法门,倒要领教一番。”
  
      杨守文没有说那家传功法叫什么名字,也是不想被张士龙觉察。
  
      明溪说,他的功夫传承自江左杜氏天师一宗,可以克制张士龙。虽然不清楚真假,可是杨守文却不愿被张士龙觉察。最重要的时,此前张士龙所用的那法术,其实是一种借助声光电所制造出来的幻觉,可以蒙蔽六识,普通人根本无法抵挡……
  
      杨茉莉心思单纯,不容易被蒙蔽。
  
      幼娘用绝大毅力,抵御了这场奇妙幻术。
  
      可是杨守文……他必须要想办法让张士龙相信,自己之所以未售蒙蔽,便是靠着自家家传功法。这样一来,可以让张士龙放松警惕,更方便杨守文对他行致命一击。
  
      果然,张士龙听了杨守文的话,笑了。
  
      “雕虫小技,也敢在我面前卖弄?
  
      今日,就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神通。”
  
      “八门金锁,给我困死那两个人,休要坏他们性命。”
  
      张士龙说话间,七星宝剑出鞘,发出龙吟之声。
  
      一抹寒光流转,仿佛星辰闪烁。刹那间,杨守文只觉自己置身于一片星海之中,天地旋即消失不见。
  
      星光闪烁,每一点星光,都隐隐含有杀机。
  
      杨守文心神一动,便知道那张士龙的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已经施展开来,顿时格外小心。
  
      “茉莉,保护好幼娘。”
  
      他高声呼喊,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星光一闪,呼啸而来。
  
      那感觉,就好像当初他修炼金蟾引导术小成时,常出现的幻觉。
  
      手中玄铁枪嗡的一声扬起,正中星光。
  
      那星光,旋即堙没……
  
      一点星光堙没,却带起了群星闪动。
  
      刹那间,杨守文直觉满天星辰都向他扑来。手中玄铁枪吞吐闪动,划出一道道,一条条的残影。无数道残影,恍若组成了一面无边无际的网,把那满天星光笼罩其中。
  
      这是金蟾引导术中隐藏的妙法,杨守文仿佛在刹那间,领悟出了其中的奥义。
  
      而张士龙更瞪大了眼睛,露出惊恐之色。
  
      “天罗地网,这是江左杜氏的天罗地网……你是杜氏传人?”
  
      他非常清楚,自家以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所变幻而成的星罗斗转之术的弱点,更清楚,那天罗地网之法,是星罗斗转的克星。江左杜氏,竟然还有传人在世?哪怕是张士龙心高气傲,在这刹那间,也乱了分寸,精神异力随之出现了一丝丝破绽。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剑光飞起。
  
      那剑光绚烂,夺目至极。
  
      “明溪,贱婢……你敢偷袭我?”
  
      张士龙心里不由得一个激灵,仿佛明白了什么。
  
      他转身就想离开,却不想迎面明溪出现,用一种带着极端蛊惑之意的声音道:“张士龙。”
  
      张士龙的心神本就不稳,在听到那声音后,顿时呆愣住了。
  
      “是我!”
  
      他好像失去了魂魄一般,痴呆呆回答了一句。
  
      未等他说完,剑光已经到他近前。
  
      “少爷,小心。”
  
      那八个高冠随从见状,不由得大惊失色,高声呼喊,想要把张士龙唤醒。
  
      可是,已经中了明溪暗算的张士龙,如何能听得见他们的呼喊。就见那道剑光在半空中回旋,一颗六阳魁首飞起,伴随着一蓬血色,在空中散开,显得格外瑰丽。(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