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1节 怎么信你
貂蝉是个刺客绝对高明的刺客,她的武功或许不见得高强,但对时机的把握却是再准确不过。
  
  若非如此,在董卓肆虐时,貂蝉也不能抢先暗算了董卓,然后才是吕布联合诸多高手杀了董卓。
  
  楚天理微有发愣。
  
  貂蝉未曾回身之际,已敏锐的感觉到刀锋微远,她立即反击!
  
  身也不回,貂蝉袖口就逸出两条金色的丝带缠在了楚天理的手腕上。她知道此举极为冒险,因为只要稍有偏差,她就极可能葬身在楚天理的刀下。
  
  貂蝉不怕!
  
  她在和如仙做最后诀别的时候,就已做了这个回击的决定她看得出楚天理的恨意、看得出单飞的无奈。既然如此,她就不会让单飞、楚天理带吕布前往云梦秘地。单飞没有把握,楚天理亦让人难以琢磨。
  
  求人不如求己。
  
  如今还有机会。
  
  等到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时候,再度哀求已晚。她貂蝉从来都知道这点,这才选择了反击。
  
  丝带束住楚天理手腕的那一刻,貂蝉微有意外。她知道楚天理的武功绝对强悍,既然如此,丝带为何这么轻易的束住楚天理?
  
  可她没有犹豫思考的时间。
  
  身形横飞之际,貂蝉再度挥腕,有十数点黑丸击向了身后,不等射中楚天理时已互撞破碎,其中有浓烟立起。
  
  与此同时,不知有多少条丝带从地洞、石后、树旁飞来,刹那间将烟雾中的楚天理裹的和粽子一般。
  
  十数个黑衣女子在貂蝉反击那一刻齐齐出手,力捆楚天理的刹那,没人有丝毫轻松之意,均是不约而同的从袖中抽出软剑,与貂蝉同时刺中被丝带束缚的楚天理!
  
  众人惊愕。
  
  如仙的燕剪早就到了指尖,燕子般翩翩的上了石堆,看的却是赵思益的方向。她和貂蝉合作多年,不用言语,只从貂蝉的举动中就明白貂蝉的用意貂蝉绝不会交出吕布!
  
  貂蝉和手下对付楚天理,她如仙抗住赵思益。
  
  方才楚天理让她全然没有还击之力,如今她不会让旧事重演。她知道自己恐怕不是赵思益的对手,可只要貂蝉能和一帮手下除去楚天理,她们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看着赵思益的那一刻,如仙一颗心沉了下去。
  
  赵思益根本动也未动,他就是站在石堆旁看着如仙,嘴角似笑非笑的模样。
  
  他这般自负,是因为知道楚天理根本不会有事?
  
  怎么可能?
  
  如仙知道那帮手下的犀利,亦知道她们和貂蝉同时出手刺中一人时的后果,这人……若非如吕布那般……
  
  想到这点,如仙霍然扭头望去,秀眸骇异。
  
  十数柄软剑尽数刺在楚天理的身上,再加上貂蝉手上不过两指宽的一柄锋利的窄剑。
  
  软剑尽弯。
  
  窄剑亦凝。
  
  所有的剑均是刺中楚天理,却没有一剑能再进一步。那些女刺客虽是蒙着脸,眸中却均是露出骇异之意。
  
  单飞、刘备亦是骇然,他们同时想到了一点当初吕布被关羽一刀刺中胸口、后被单飞一掌击中头顶,却是安然无恙。
  
  吕布已近金刚不坏,他是使用异形和长生香的结果……
  
  楚天理身在云梦秘地黄帝、蚩尤等人起源地,又如何会不利用三香?楚天理和吕布般,都因为三香有着极为强悍的血肉之躯?
  
  烟雾中被困的楚天理蓦地发出一声惊天的怒吼,
  
  软剑折。
  
  布帛裂。
  
  那十数个女刺客纷纷倒飞了出去,貂蝉就感觉一股大力从她那柄百炼利剑中倒传回来,利剑倏然变得毒蛇般的握在手上,再也不受她自己的控制。
  
  有剑柄重重的撞在貂蝉的胸膛。
  
  貂蝉倒飞出数丈,重重的撞在石堆上,等落地时,一口鲜血呕了出来。
  
  烟雾弥漫。
  
  楚天理从浓烟中走了出来,冷然道:“没有人能动云梦秘地的人一根头发。”他说话间,目光落在葛夫人的身上,神色略有异样,楚天理随即又道:“貂蝉,我知道你会出手。我现在仍可放过你,交出吕布,我不杀你。”
  
  他声音冰冷无情,但刀锋回撤反指身后的方向。
  
  单飞见状不惊反喜,意识到事情有了转机貂蝉如此暗算楚天理,楚天理仍旧未痛下杀手,这么说事情就还有商量的余地!楚天理已有犹豫,他单飞做的努力并非白费。
  
  貂蝉扑到在地,强撑而起后止住了同伴的上前,咬牙道:“好,你过来,我告诉你!”
  
  楚天理一步就到了貂蝉的近前,不等开口时,突然微微转身。
  
  一口鲜血擦过楚天理的身边,仍有星星点点的落在了楚天理的身上。
  
  刀锋微动再凝,终究没有砍在貂蝉的身上。
  
  楚天理沉默凝立当场。众人均是紧张的看着他的手腕,只怕他再也忍耐不住,会将貂蝉一刀斩了。
  
  许久,楚天理才道:“貂蝉,你莫要得寸进尺。”
  
  貂蝉怒视楚天理良久,突然咯咯笑了起来,有鲜血早湿透了她脸上的纱巾,“我得寸进尺,我得寸进尺?这世上还有这般好笑的笑话?”
  
  她大笑个不停,却有眼泪从眸中流淌而下,霍然望向如仙,貂蝉嗄声道:“如仙,你觉得我得寸进尺?”
  
  如仙神色异样,缓缓的垂下头来。
  
  貂蝉的笑声回荡在林间,许久才渐渐弱了下来,“我得寸进尺?”她死死的盯着楚天理,咬牙道:“吕布身受重创,如今动根手指都难,如果说你大哥几个时辰前死去的话,那吕布这两日一直在此间昏迷,他又是如何杀了你大哥?你们张口闭口说他是凶手,那好,你告诉我,那你们现在做的不是得寸进尺,而是给我们恩惠?”
  
  楚天理的刀锋又回撤一分。
  
  “你们冤枉个根本不能动弹的人是杀人凶手,世上还有比这得寸进尺的事情?”貂蝉嗄声道。
  
  单飞见状欲言又止,刘备一旁沉声道:“若真是这样,你为何不敢让楚天理见见吕布?”
  
  貂蝉泪水流淌,喃喃道:“我不敢?我不敢!我是不敢!刘备,如果你是我的话,你敢不敢让吕布出现?”
  
  刘备沉默下来。
  
  都说当局者迷,只因当局者的焦灼关切没有任何人能够以身代替。
  
  他刘备恨不得吕布死的,单飞已和荆楚刺客势难两立,楚天理更是指认吕布为凶手、气势汹汹迫来。这种情况下,极为关心吕布安危的貂蝉如何敢让吕布现身?
  
  楚天理微微吸气,凝声道:“你让吕布出来……”
  
  “我觉得吕布不敢出来的。”赵思益蓦地截断了楚天理的下文,冷然道:“楚天理,你不要被人所骗,一切都不过是貂蝉的片面之词。”
  
  楚天理冷然不语。
  
  赵思益立在石堆旁,脸色灰暗道:“眼泪和媚术一样,本是女人最有杀伤力的两种武器。都说男女有别,可女人有了能力本和男人一样,亦是手段无不用极。方才如仙的媚术失灵,她们就转用暗算,暗算不成,这女人又开始用眼泪搏取人的同情。”
  
  貂蝉泪止,死死的盯着赵思益,不知道此人是谁,为何能说出这般冷酷无情的话语。
  
  赵思益却是冷静道:“我不信女人,亦不信吕布。”转望刘备,赵思益清晰道:“刘将军,你信不信吕布?”
  
  刘备愕然中带着痛楚。
  
  他错愕赵思益如何知道他的身份,痛楚是因为赵思益一句话就揭开他极为惨痛的伤疤他曾经是信吕布的,他信任的代价却是极为惨痛,若非吕布,他刘备如何会落到今日的地步?
  
  “刘将军是不信的。”
  
  赵思益不用等刘备的回话,径直道:“他的徐州就是因为信任吕布,反被吕布偷走。单飞,你可信任吕布?”
  
  单飞昂头道:“我不信他,但他重伤在身一点不假。”
  
  赵思益嘴角露出丝嘲讽的笑,“我一直觉得天女传人见识不凡的,但看来你还真的不了解异形香。对于旁人来说是重创,对于吕布来说,并不见得是重伤。”
  
  单飞心中微凛。
  
  他不能不说赵思益所言很有道理,长生香都能让人死而复生,吕布虽被女修重创,但如今究竟是到何种程度,他单飞不能断定。
  
  不能断定的事情就有变数!
  
  若吕布真的杀了楚天赐……
  
  单飞一时间心绪飞转,思考着更多的可能。
  
  赵思益淡然道:“刘将军、单飞都不信吕布,貂蝉,你认为我们如何能信他?如何又能信你所言?”
  
  他缓缓上前两步,对貂蝉眼中的恨意视而不见,冷然又道:“我等虽未出云梦秘地,可亦知晓吕布的为人。丁原信吕布,被吕布拿了人头作为晋升的台阶;董卓信吕布,被吕布联合众多高手在长街之上斩成八块;刘备信吕布,被吕布偷袭了徐州,老婆孩子尽落吕布的手上。”
  
  刘备双拳紧握,牙关“咯咯”响动。
  
  “这样的一个人,我们来追问他是否是杀人凶手,都觉得侮辱了自己的一张嘴。”赵思益说话间脚步缓缓的向左,冷冷道:“楚天理给你机会,已是破例之事,你还呵责他得寸进尺,岂不亦是天大的笑话?”
  
  他蓦地高声喝道:“吕布,都说你是如今天下第一猛将,在我看来,你却不过是个无胆的懦夫。你一路背叛、一生败逃,天下第一猛将焉能如此?就算事到如今,你还是躲在女人的身后,希望女人救你吗?”
  
  话音未落,赵思益飞身而起,一脚踢砸在一处乱石上。
  
  “咯”的声响。
  
  乱石已开。
  
  众人色变之际,貂蝉厉叱声中,已向赵思益扑来。
  
  无论哪个都已看出,赵思益不动声色间看出了吕布的存身所在而且开启了机关,不然貂蝉不会如此急切。赵思益嘴角带丝冷笑,静静的望着貂蝉扑来时,神色倏变。
  
  不但是他,所有人均是脸色巨变,心头狂震,因为他们同时听到了一声刺耳的声响。
  
  声响从林外传来。
  
  有一箭射来,势如破天闪电!.
  
  ps:那个,有月票的兄弟就请投票,留着干嘛。嘿嘿.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