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2章 这一段隐秘的父子关系!
日日思君不见君,这可谓是苏锐此时心情的最好写照了。
  
  他在心中已经默念此人的名字好几天了,没想到在今天却碰上了。
  
  苏锐拉着林傲雪想要离开,结果金巨东一挥手,三个保镖便齐齐的拦住了苏锐的去路。
  
  那个高高瘦瘦的耀眼男人似乎完全没有在意到苏锐的动作,仍旧拉着行李箱,以正常的速度离开。
  
  “让开。”苏锐眯了眯眼睛,说道。
  
  “给我抓住他,然后扭送警察局!”金巨东低吼道:“敢伤害我的儿子,还想就这样离开?”
  
  他看到了一旁身穿警-服的肖松生,但是金巨东却并不在意,毕竟儿子是确确实实的受到了伤害,无论告到哪里,他都是不会理亏的。
  
  要抓住苏锐?
  
  听了这句话,林羽西骤然跨出了一大步!
  
  他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了,但是身手却仍旧矫健迅捷,绝非普通人可比!
  
  一脚重重的踹在了旁边保镖的肚子上,这家伙猝不及防,直接摔出了好几米。
  
  紧接着,林羽西的动作不停,一个胳膊肘架起,轰在了另外一人的胸口,后者被顶的胸口好似将要炸开,直接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与此同时,林羽西的身形一个旋转,一记猛烈的侧踢,重重的踢在了第三人的腰部!
  
  林羽西处于暴怒关头,下脚毫不留情,这一脚让对方的髋骨顿时发生了骨裂!
  
  金巨东的眼皮狠狠的跳了跳,他可没想到对方竟然会下如此重手!他重金养着的保镖,在这个中年男人的面前,居然如此的不堪一击!连最简单的一招都走不过去!
  
  林羽西横刀立马,谁还敢挡路?
  
  金巨东和胡明春气的直打哆嗦。
  
  苏锐拉着林傲雪绕开了那几个躺在地上的保镖,然后走到了那位让他“日日思君不见君”的男人身后。
  
  这个男人似乎也意识到了苏锐的动作,停下了脚步,然后转过身来。
  
  他摘下了口罩,好看的唇角微微翘起来,目光之中带着玩味的光芒。
  
  苏锐拉着林傲雪,走到了这个男人的面前,两人的目光交汇在了一起。
  
  这看似平静的眼神之下,却隐藏着汹涌的暗流,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够感觉到的火花在彼此的眼睛里面四溅。
  
  这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本身就是很引人眼球的,可是,此时机场的群众们却发现,站在他对面那位看起来平淡无奇的苏锐,此时居然也能够显得如此耀眼,无论是气场,还是别的方面,根本就不输于对面的男人。
  
  在这一刻,时间好像都要静止了一样,空气也停止了流动,偌大的机场出口大厅,似乎已经变得落针可闻了。
  
  这是两个多么耀眼的男人,他们面对面站着,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苏锐先生,你好。”这个时候,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面带微笑的说道。
  
  看到他笑了,不远处围观的女生竟然开始控制不住的发出尖叫:“天啊,太帅了实在!”
  
  (本章未完,请翻页)“我想,这绝对不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苏锐同样面带微笑,不过,他的微笑之中却有着不少的冷意。
  
  “不,这肯定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这男人说道:“不过也可能我们之前有过些许的精神交流。”
  
  “也许是精神交流,也许是隔空交流。”苏锐的话语显得意味深长。
  
  这男人倒也没有再打马虎眼,带着笑意的眼睛里面似乎有着精芒闪动着:“我今天刚刚回国,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以一起吃个饭。”
  
  “你今天既然回来了,那么肯定得去白家大院一趟吧?据说那里可都已经乱的一团糟了。”苏锐的笑容之中带着些许揶揄和嘲讽的味道。
  
  对方早不回国晚不回国,偏偏挑这个时候来,第一肯定是知道白家现在深陷困境,想要将其从泥沼之中拉出来,第二肯定是……他感觉到了什么风吹草动。
  
  “白家大院?我去那里做什么?我又不是白家的人。”
  
  这个男人呵呵一笑,话锋一转:“难道说,苏先生并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
  
  “你曾经叫贺天一,现在叫贺天涯,我说的对吗?”苏锐冷笑着说道,他的目光骤然变的犀利了起来,让人有种无法直视的刺眼感觉。
  
  “是啊,我父亲以前给我取的名字叫做贺天一,天下第一的意思,实在是太高调了,我很不喜欢。”这个男人的眼睛里面露出了一副回忆的神色:“直到有一天,确切的说,那还是我在美国读高中的时候,我徒手攀上了酋长岩,站在上面的时候,我忽然发现,其实天涯海角更适合我一些,在那之后,我才把我的名字改成了贺天涯。”
  
  酋长岩。
  
  听了这话,苏锐的眼睛里面很平淡,但是心底却出现了微微震撼的感觉。
  
  酋长岩位于美国的约塞米蒂国家公园,号称是全世界最难攀爬的岩石,也是全世界最大的花岗岩巨型独石,其最大的垂直高度是九百一十四米,是全世界攀岩爱好者都梦想去挑战的地点。
  
  关于酋长岩,每年都会有人挑战成功,但很少有人不会去做安全措施,而苏锐却敏锐的注意到了,贺天涯的话语之中出现了两个字徒手。
  
  这就意味着,他极有可能没做安全措施。
  
  他这种高高瘦瘦的身材,其实是非常不适合攀岩的,可这家伙居然在高中时期就敢去攀登酋长岩,甚至是有可能没用安全绳,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也只有不要命的疯子才敢这样做!
  
  看来,贺天涯这文质彬彬的外表之下,可能有着一颗极为疯狂的心脏!
  
  似乎是看穿了苏锐的想法,贺天涯微微一笑:“我的确是没有佩戴安全绳,但是也没有从最难攀爬的‘黎明之墙’的地段登上去,我选择的路还是比较简单的。”
  
  苏锐知道,即便贺天涯说是“比较简单”的路段,但放眼整个酋长岩,除了“黎明之墙”外,其他的路段攀爬难度也不会简单到哪里去,想着这贺天涯居然没做任何的安全措施,就这样贴在几百米高的陡峭悬崖之上,苏锐就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本章未完,请翻页)。
  
  很少有人能够带给他这种感觉,而这个贺天涯做到了。
  
  让苏锐拥有这种感觉,并不是因为酋长岩,而是对方在高中时期就可以那么的不要命。
  
  “我现在还是很喜欢攀岩,但是都会做足安全措施。”贺天涯的话语之中颇有一种意味深长的味道:“因为随着年纪的增长,我好像比以前要怕死点了。”
  
  苏锐听了之后,眯着眼睛,他认为贺天涯的这些话是有深意的,包括“攀岩”,包括“安全措施”,也包括“怕死”,等等,也许,这些词语,都有着隐晦的含义。
  
  “我却一直都在玩命,这也同样不是个好习惯。”苏锐自嘲的冷冷一笑。
  
  “话说了那么多,你准备和我一起吃个饭吗?”贺天涯再度露出了一个迷人的微笑:“我可以请客的,首都的酒店你随便挑。”
  
  “万一我挑个最贵的怎么办?”苏锐冷冷一笑。
  
  “我在美国也有公司,也赚了不少钱,难道还怕自己请不起苏锐先生这顿饭吗?”贺天涯的语气听起来很平淡,但却有种绵里藏针的味道:“如果你担心的是给我的父亲造成什么麻烦,那么我想这一点就没有任何的必要了,并没有多少人知道我是我父亲的儿子。”
  
  这一段父子关系是保密的。
  
  苏锐微微一笑:“在华夏经常会有这种情况的发生,许多官员为了保护自己的子女,会让子女们不跟自己的姓氏,这样的话,在外面就很难查到他们的关联了。”
  
  “你说的确实如此,我也不否认这一点。”贺天涯看了看自己的手表:“苏先生,我还赶时间,希望我们有时间再见面。”
  
  说完,他也不再提吃饭的事情了,而是转过身,拉着行李箱淡然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苏锐忽然说了一句:“贺天涯,你认识李学农吗?”
  
  贺天涯的脚步并没有任何停下来的意思,也没有回答苏锐这个问题,径直朝着机场外面走去。
  
  而此时,苏锐的目光已经变得冰冷无比了,过往的很多事情开始在他的眼前浮现出来。
  
  “专门挑这个时候回来,真的是很有意思。”苏锐眸间的冷芒开始缓缓的收了起来:“这样的话,我或许还能够找到一些乐趣。”
  
  林傲雪挽住了苏锐的手臂,轻声说道:“这个男人不简单。”
  
  “敢在高中时期就徒手攀登酋长岩,不是疯子,就是天才。”苏锐盯着贺天涯消失的方向:“而此人,注定是个疯子和天才的结合体。”
  
  “他这次回国,你们会对上吗?”林傲雪又问道。
  
  苏锐实话实说:“在他没回国之前,或许就已经对上了。”
  
  林傲雪问道:“那么,他的父亲是谁?居然会让他改了姓氏。”
  
  “你做梦都想不到。”苏锐的眼神之中释放出了一抹难以捉摸的光芒:“我也是去年才知道这个消息。”
  
  “是谁?我认识吗?”
  
  苏锐眯了眯眼睛:“此人是一个我曾经很敬重的长辈,你当然也肯定听说过他的名字。”
  
  (本章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