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七章 传法
五龙镇,隶属武当县治下。
  
  而武当县,则又是归于均州所治。
  
  均州刺史名叫马懿,世袭襄阳公,为扶风马氏子弟。
  
  马懿的祖上,是西魏上柱国马岫。父亲马君才,官拜右武侯大将军之职,在朝中颇有地位。
  
  马君才不参与任何朝堂之争,属于中立一派。
  
  但他却出身关陇贵胄,颇为高贵。
  
  扶风马氏与关陇贵族之间的关系极为亲密,也使得马君才即便中立,也无人敢动。
  
  马懿年三十,正值壮年。
  
  长安元年来均州就任,短短一年时间,便把均州军政大权尽收于手中,能力非凡。
  
  所有人都知道,马懿前程远大。
  
  他在均州,说穿了就是镀金。等任期结束,便调回神都,前程远大。
  
  只是,此刻的马懿却端坐府衙书房中,面色阴沉。
  
  “你是说,杨君在五龙镇遇袭,而袭击他的人,是龙虎山的张天师吗?”
  
  正一道在江南,名气不小,信徒众多,可不是好惹的对象。更重要的是,杨守文还杀死了张士龙,一旦消息传出去,绝对会引发轩然大波。那些正一道的信徒又岂可罢休?
  
  马懿是个很强势的人,可面对这种情况,也感觉有些棘手。
  
  他沉吟片刻后,沉声问道:“武当县府,可曾封锁消息?”
  
  “府君大可放心,郑县令已经下令,调动五龙祠折冲府兵马,包围了五龙驿,把消息封锁了起来。
  
  只是,那张天师毕竟身份不一般。
  
  郑县令虽然封锁了消息,却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此事,所以才派人来府衙向府君求助。”
  
  是啊,一个小小的县令,可当不得此事!
  
  且不说张士龙是正一道第十五代天师,马懿知道,他还有一个身份,是相王府客卿。
  
  别看而今是李显为太子,但是在朝堂上,还是有些弱势。
  
  三省六部里,支持相王的人占居多数。只是由于武则天力挺李显,才算是让他站稳了脚跟。
  
  没错,李旦而今是被赶出了神都。
  
  但是朝堂之上,恳请武则天召回李旦的声音,在过去一年间就从未停止过。
  
  马懿身在均州,虽远离朝堂,可是和父亲马君才的通信却未曾断过,所以对朝堂上的形式,也极为清楚。他甚至确定,李旦最迟年底,绝对可以从并州返回洛阳。
  
  武则天何等强势的人,也无法改变这一结果。
  
  由此更可以看出,李旦在洛阳的势力何等强大,声望何等的惊人……
  
  “郑元起!”
  
  他口中低声呢喃,突然间笑了。
  
  “他不是当不起,而是借此机会,想要我表态是真吧。”
  
  武当县令郑元起既然已经封锁了五龙驿,说明他也知道轻重。
  
  其实,这件事并不难处置,杨守文虽杀了张士龙,但毕竟是朝廷命官,正经的千牛卫将军,乃是奉诏还京。他在五龙驿遇袭,也算不得事情。只要让他离开均州,拖个几日再发放张士龙被杀的消息……那些信徒,难不成还能追去洛阳报仇吗?
  
  可是郑元起,却把杨守文留了下来。
  
  他封锁了消息之后,又派人把此事呈报给马懿,这其中的奥妙,马懿焉能猜不出来。
  
  “看样子,荥阳郑氏这一次,又要下注了。”
  
  马懿喃喃自语,摆手示意那信使退下。
  
  “娘子,你怎么看待此事?”
  
  信使离开,从书房的屏风后,便转出一人。
  
  那是一个看上去,有三旬上下的女子,风姿卓绰。她走出来,看着马懿笑道:“风起了,自然要做准备。荥阳郑氏此前几次下注失败,都失败了。这一次,妾身觉得他们可能会趁机翻身。更何况,郑家和杨家的关系密切,又怎可能不做出决断呢?”
  
  “那你觉得,他们这次能赢吗?”
  
  女子坐下,抿了一口茶水。
  
  “太子虽有陛下力挺,可是自狄公故去之后,陛下日渐倦怠,精力也大不如从前,对朝廷的掌控,更日益减弱。如果是在从前,又怎能容得那些声音在庙堂发出?”
  
  “那你是说,太子……”
  
  “也未必!”
  
  马懿对女子,看上去非常尊敬。
  
  这女子是他的妾室,姓林。
  
  据说,林娘子曾是长安颇有名气的舞姬,色艺双绝,而且非常聪慧。
  
  马懿后来与她一见倾心,花费巨资为她赎身之后,便纳为妾室。林娘子的意见,马懿非常看重。只是他这时候听了林娘子的话,也不禁露出了一丝丝迷茫的表情。
  
  “娘子,这话是什么意思?”
  
  “夫君其实心里已有打算,又何必考校妾身呢?
  
  太子想要破局,关键就在那位杨君的身上。你应该能看得出来,杨君虽一直为步入朝堂,但却有着极为响亮的名声。此前,他孤身一人,或许算不得成气候,可现在,他已经回归弘农杨氏,并且得到了杨氏的全力支持。有了这个出身,他的影响力也将倍增。
  
  阿翁上次来信,也谈及此事。
  
  陛下何以在众多朝臣之中,选择了杨承烈为北庭都护?
  
  要说起来,杨承烈能力确实不错,可是资历浅薄。回归朝堂不过数载,便都护一方,这里面可透着大玄妙。郭元振、魏元忠,哪个是等闲之辈,却甘心让路……还有,唐休璟何等狂傲之人,却没有对此事发表任何看法,这难道不值得夫君三思吗?”
  
  马懿轻轻点头,却未曾说话。
  
  林娘子再次口出惊人之语道:“夫君,你看着吧,不出五载,那安西大都护的头衔,一定会落到杨承烈的手中。到那时候,朝廷无西顾之患,局势定然会变得不同。”
  
  一直以来,武则天最头痛的事情,便是安西和漠北两地。
  
  一个吐蕃,一个突厥,已成心腹之患。
  
  但问题在于,武则天一直没有真正合适的人选,来为她镇守西域。王孝杰虽为名将,但是在武则天看来,依旧无法真正信任。
  
  她,相信杨承烈!
  
  可她为何相信杨承烈呢?
  
  所有人都在暗中揣测,却不得答案。
  
  “夫君,三年之内,朝堂必有变故发生。
  
  到时候,再想超然中立,怕是不太可能。与其到那时候再做选择,倒不如现在决断。
  
  杨承烈若成了安西大都护,就等同样太子手握重兵。
  
  那个时候,相王的势力,定会分崩离散……所以,夫君倒不如趁此机会,交好杨君。”
  
  一个杨守文,竟然可以牵动朝堂局势的变化?
  
  这听上去,似乎有点可笑。
  
  但马懿却知道,林娘子绝不是和他说笑。
  
  也许,真到了该做出决断的时候了?上次父亲来信,也说过让他见机行事,说明马君才也觉察到了这一点。
  
  想到这里,马懿便下定了决心。
  
  他看着林娘子道:“既然如此,不若我们一同去一趟五龙驿,一起见一见那位杨君!”
  
  正午时分,艳阳高照。
  
  天气很炎热,所以杨守文只穿了一件半臂汗衫,坐在驿站的客厅里,与武当县令郑元起说笑。
  
  郑元起,是荥阳郑氏族人。
  
  如果论辈分的话,他还要唤杨守文一声叔父。
  
  只是,看着已年近四旬的郑元起,杨守文实在不好意思。
  
  所以他干脆装作忘记了此事,和郑元起吃茶说笑,谈论起了荥阳风物,好像都忘记了,这五龙驿昨夜才发生了一场刺杀。
  
  后院的庭院中,也都打扫干净。
  
  幼娘在经过了医生的诊治之后,便坐在门廊下,呆呆发愣。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总之思绪非常混乱。
  
  昨晚的那场战斗,似乎超出了她的理解范围。她精于刺杀,剑术过人,同时也擅长精神异力。但是……
  
  大兄还未回到洛阳,便发生了这种事情。
  
  若是他回去……岂不是要面临更多的危险吗?
  
  每每想到这些,幼娘就不禁心惊肉跳。同时,她又有一种莫名的无力感……昨晚的那场战斗,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如果再发生这种事,岂不是变成了累赘?
  
  想到这些,幼娘的心情,就不禁有些复杂。
  
  “在想什么?”
  
  一阵香风袭来,明溪突然在她身边坐下。
  
  对这个冷冰冰,总好像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女道士,说实话,幼娘是有些畏惧的。
  
  “没什么。”
  
  她不知道明溪为何会找她说话,所以只低下了头,轻声回答。
  
  “你不必担心,昨晚那一切,不过是正一道的一种幻术而已。
  
  你的奕剑术,本也是一种锤炼精神异力的法门,只是传你剑术的人,并非修行中人,所以才似是而非。
  
  幼娘,你想不想学这种法门?”
  
  “啊?”
  
  幼娘吃了一惊,抬头看向明溪。
  
  那双明眸中透着一丝疑惑,好像是在问:为什么?
  
  “你若想学,我就教你。
  
  只是这拜月术修行起来颇为辛苦,你要有准备才是……”
  
  “道长,难道要走吗?”幼娘小心翼翼问道。
  
  明溪点点头,“我本就是修道之人,自然要走。
  
  再说了,张士龙虽然死了,可正一道势力犹存。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留下来,说不得会牵累杨兕子……好了,休得啰嗦,你若愿意学我这拜月术,我这就教你。
  
  不过,你确定,真要学吗?”
  
  幼娘闻听,那还迟疑,连连点头,更露出了期盼之色。(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