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有空和你聊天
    宋保军浑然忘了屋子外面还有个柳细月等着,满心不是滋味的坐下,顺手掏出香烟给自己点上,深深吸了一口,重重叹了一气。

    罗菲凡瞟了他一眼,说:“喂,你怎么没问过我?”

    “问你什么?”宋保军微微抬头。

    罗菲凡厌恶的用手拂了拂鼻端,说:“我最讨厌别人在我面前抽烟,你快把烟灭了!抽烟之前不问问别人,你还是个男人么?”

    宋保军摁熄烟头,道:“不好意思。”

    罗菲凡又说:“等下你就跟你妈说看不上我,如何?”

    宋保军闷头闷脑的问道:“为什么?”

    罗菲凡啧了一声,道:“你真傻还是假傻,我是被我妈硬逼着过来的,应付了事,事实上我一点都不喜欢你。但是为了保持本人的淑女形象,还是得你主动一些,多多承担责任,以免我们大家以后麻烦。你就说你看不上我,也好向顾阿姨交差,那样以后我们都没有关系了。”

    看到宋保军沉默不语,女孩子斜斜靠在沙上,翘起二郎腿一边翻动手机一边说道:“难不成你还当真看上我了?呵呵,说实话,顾阿姨之前把你吹得天花乱坠,说是茶州大学第一才子,我就笑了,才子怎么会满地都是?放心吧,你就算看上我也没用,我不会给你机会的。”

    宋保军揉动着下巴的胡渣说:“我自始至终都没看过你一眼,又怎么会看上你?”

    罗菲凡闪过一丝怒色,道:“既然没看上那就好。看看你们这种家庭,跟我们家差别有多大?你们让顾阿姨给你介绍我,不会觉得惭愧吗?”

    宋保军脸上灰扑扑的看不出一点表情,拿起桌子上的一个苹果说:“把你们请来我很惭愧。不过既然来了多少是客人,别的话就不啰嗦了,我给你削个苹果好么?”

    “呵呵,你以为献殷勤我就会喜欢你?”罗菲凡打鼻子里冷哼,“真要我把话抖出来么,你们这是高攀懂不懂?好了,就算你是才子,毕业后能找到什么工作?月薪冲顶五千了不起,还不见得能拿那么多。要多少年才能在市区买房子?别叫我住你这又旧又破的老房子啊,我可不耐烦和公婆一起住。”

    宋保军目瞪口呆道:“我、我没想那么多”

    只听楼上蹬蹬蹬的脚步声,三位长辈皮笑肉不笑的走下楼梯,两个年轻人不约而同闭上嘴巴,脸上同时浮现若无其事的表情。

    施梅仿佛视察完毕的领导,掏出素洁的手帕擦擦手,似乎先前摸了不干净的东西,说道:“吴姐,事实上我比较忙,每天有开不完的会,见不完的人,检查不完的工作,能来你家里一趟很不容易。”

    “施总有话请直说。”吴桂芳微微抿着嘴,好像在用力忍耐着什么。

    施梅道:“那我就直说了罢,我是个直肠子的人,得罪勿怪啊。第一,你们家这个情况,我看不太合适第二,家庭条件倒在其次,重要的是我看不出令郎有什么展前景。你知道一个人最要紧的就是未来,一个没有未来的人,能做什么?第三,人品嘛,看起来还行,以后有缘分再接触吧。两个孩子就算最终谈不成,做朋友也是可以的嘛!”

    宋保军心道你就直说看不上我们家的条件得了。

    顾经理已经颇为后悔为这两家安排相亲了,一个咄咄逼人太过强势,一个隐忍退让低微可笑,双方差距悬殊,无论身份、地位还是生活方式、家庭条件,根本不可能凑在一起。

    事到如今她还得继续打圆场,笑道:“不管怎么样大家终归是认识了,就让两个小孩互相留个联系方式吧,大家先做朋友,以后怎么展就看他们各自的缘分,呵呵你说是吧。”

    罗菲凡拿起纸笔潦草的写了一串数字交给宋保军,说:“嗯,这是我的肥鹅通号码,你加我好友吧,我有空会和你聊天的。”

    宋保军点点头没说什么。

    吴桂芳又问:“施总,真的不在寒舍吃饭了吗?我做了好多菜。”

    “不必了,我和客户约好了在红茶山大酒店见面,定了菜的。”

    想那红茶山五星级国际大酒店的菜式,岂是你这村妇做的菜可以比较?

    施梅抓起手提包要走,宋世贤突然冲了出来,手里拎着个胀鼓鼓的红包塞进罗菲凡手里,笑道:“施总初次上门,我们仓促之间也没准备什么礼物,就给小菲侄女封个利是,以后做什么都顺顺利利,大吉大利。”

    罗菲凡手指一掂红包厚度,几乎是没有半分犹豫的收进自己包里,连个谢字也不说一声,神色无比坦然。

    宋保军暗自心疼,按照老头子的秉性,那红包起码装有两千元华币。茶州地方相亲给红包,普通人也就封个四百至八百元之间的数额,他一出手便是两千,已是大户人家的豪华做派。

    老头子人既高且帅,行事稳重,举手投足充满儒雅的风度,再加上“出手大方”这一选项,怨不得在蔷薇街蛇头巷那么受欢迎,近千户人家下至十五岁少女,上至六十岁老妇,人人视他为梦中情人的典型标准。

    施梅眼珠一转,转念问道:“对了,吴姐,问你个事儿,你在服装厂上班是吧?做的是什么工作?一个月能拿多少薪水?”

    她问得如此直白,吴桂芳虽然不爽,仍耐着性子回答道:“呵呵,施总见笑了,我是做会计的,一个月两千五的工资。”

    “两千五?”施梅夸张的声音平地拔高一个调门,震得众人耳膜嗡嗡直响:“那也太少了吧!在茶州该怎么过活!我今晚去红茶山大酒店招待客户,光是订一桌小菜就不下五千了,还没算酒钱!哎,我是明白你们为什么这么节省了。”

    宋世贤在一旁代答道:“施总,穷人有穷人的过法,却是不劳你担心了。”

    “也罢,不管我家小菲和你儿子最终如何展,我们总算相识一场”施梅从名片盒检出一张名片,施舍似的伸过去:“这样吧,你拿我名片明天去刺槐路的天香日化找李总,他那里缺个会计。我介绍去的,月薪至少五千起步,以后干得好了还有涨幅。吴姐,不是我说你,你年纪这么大,找一份好工作怕是很难的。”

    “谢谢施总,不用了,我在服装厂做得挺好。服装厂离家近,骑自行车十分钟就到,条件还很宽松自在。刺槐路离明阳区太远,而且那种大公司的工作方式我不一定适应。”

    施梅重新看了看吴桂芳的脸色,慢慢收回名片,语气由洋洋自得转而生硬冷淡,道:“你们一家子若是一直都这样不思进取,我怕你儿子将来很难交女朋友。我家小菲是不会看上他的,绝对不会!今天来这里根本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错误。”

    正在这时,门口咚咚咚响起。

    宋世贤说了声抱歉,过去开门。

    门口站着个清丽脱俗的女孩子,穿着一套紫红色连衣裙,手里拎着个看不出标识的挎包,一看到开门的是老头子,满脸不耐烦之色立即变为惶恐,轻声笑道:“叔叔你好,请问宋保军在家吗?”言行举止优雅贤淑,打扮高贵典雅,说是仙女也不为过。

    宋世贤的下巴几乎掉到地上,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说:“在的在的。”

    原来柳细月呆在车里左等右等不见宋保军回报,怕是这家伙又要玩什么花样,焦躁之下气冲冲的跑来敲门。

    别看班长大人平时疯疯癫癫好像是个被宠坏的公主,这时见了宋保军的家长却特别规矩,双手拢在膝前又朝宋世贤鞠躬,说道:“叔叔,我是宋保军的同学,第一次来,真是不好意思呢。”

    她一低头,长长的黑如瀑布般铺洒下来,美艳之极。

    这种等级的美女就算放在全国范围也不多见,居然纡尊降贵上门来找臭小子?宋世贤勉强把自己掉到地上的下巴抬回原位。

    幸好老头子属于“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高人,瞬息镇静,微笑道:“请,请,这位同学,先进来坐吧。”

    客厅又是另一番景象,施梅正指着吴桂芳说:“你儿子永远也交不上女朋友!”宋保军呆在边上神情呆板如同扯线木偶,罗菲凡不屑一顾的望向天花板,顾经理满脸难堪,众人神态各异。至于韩若依已经被吴桂芳赶回房间了。

    待宋世贤把柳细月请进屋里,大家都没空理她。

    宋保军头都大了,赶忙迎上去说:“不是叫你在外面等我么,进来做什么?”眼下施梅正气势汹汹的飙,宋世贤一家子焦头烂额不知如何应付,他委实不愿被柳细月看到这副窘态。

    班长大人不悦道:“我等你那么久!怎么,不为我介绍你的家人么?那是你妈妈吧,那是你妹妹?怎么一点都不像你”

    “不、不是”宋保军使劲挠头,压低声音艰难的说:“我、我正在相亲,人家看不上我们家。你看,现在吵起来了,你不要再给我添乱”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