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5章 又见飞刀
    他是谁?

    他是闫继科,临时政府常委,西集镇管委会主任,相当于大管家。?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其实沈聪知道他是谁,之前就坐的时候,介绍过一遍,在座的各位领导,他都认识了。他只是确认一下,对方有什么底气指责自己不负责任,话里面有什么含义,是不是包含歹意,想要暗害自己。

    似乎含有歹意,对方的表情透露出不满,眼神中有轻蔑。

    “这位是西集镇管委会的闫主任,嗯,闫主任做事认真,嫉恶如仇。”李思凯颇为幸灾乐祸的为沈聪解释。

    不乏挑拨离间的意思。

    闫继科冷哼道:“我这是就事论事。”

    虽然语气强硬,但是他有些躲闪沈聪的目光,地狱植装本就狰狞,再加上目镜后面的冷漠眸子,即便普通人感受不到进化者的威压,依然会被沈聪本身的气势所慑服。

    毕竟地狱植装太庞大,体型高大,总是会产生压力。

    沈聪冷漠扫了一眼闫继科。

    并没有给他打上“待处理”标签,沈聪已经不是当初风吹草动都想杀人自保的状态。但是警告必须得有,即便对方只是一个普通的刁民。

    也不见沈聪如何动作,只见右手忽然抬起,下一刻,三把飞刀电射向闫继科。

    一言不可,飞刀相向。

    其他人还没从沈聪的威压压制下缓过气来,就看到这个惊险场面,在座众人中有实力强大的金人和铁人,但是谁都没找到出手阻止的机会,飞刀已经擦着闫继科的脑袋飞过去,钉在木金墙壁上。

    等飞刀没入木金之中,大约过了整整一秒钟时间。

    党委书记的喊声才从口中传出:“住手!”

    沈聪丝毫没有理会,只是冷冷的对闫继科说:“你可以就事论事,但是不可以干涉我的计划,这一次是警告,你要牢牢记住。”

    闫继科已经吓傻,颤巍巍的抖着双手,摸了摸自己的头顶。

    没有摸到血,但是头直接掉下来三团,让他原本中分的乌黑头,直接缺了三道豁口,每一道都在头顶最圆的地方,贴着头皮被沈聪投掷的飞刀切削干净。

    不伤头皮,不留残根。

    飞刀掷法精妙,如同精确测量过。

    换一个铁人,虽然也可以擦着对方的头皮投掷飞刀,但是绝对不敢如此紧贴头皮。只有神火点燃状态的沈聪,身体就像是一台高度精密的机器,思维所至,身体就能协调同步,不出一丝差错。

    没有人笑话闫继科此时的滑稽型。

    沈聪的果决、目中无人,以及强大实力,已经明明白白展现在众人面前——这是一个和海蛇王同级别,带着同级别黄大仙和稍低级别的四脚龙做战宠,并且性格杀伐果断,战斗力惊人的巅峰强者。

    新世界的弱肉强食,在座都是高层领导,十分明白。

    旧世界的那套办法,其实已经行不通。

    所以,面对这样的沈聪,他们哪怕心中再多不满,也不敢当场翻脸。不过他们也不是吓大的,党委书记脸色难看,语气也严肃:“黄老板,你这样做过分了,这里是临时政府的会议室!”

    沈聪点头道:“在临时政府的控制区域,我会遵守临时政府的法律法规。”

    他说的是事实,至少表面上他会遵守。

    别人的地盘别人做主,这没毛病。

    党委书记也没想过要怎么计较,间沈聪给了台阶,他顺势就下:“好了,同志们都放松,今天的会议过程复杂了一点,但是也达到我们求同存异的目的……”

    顿了顿,扫视一圈已经从先前风波中恢复过来的众人,党委书记又道:“先带黄老板去科学院交流,等明天,我们再选择学习天眼活性波的机师,跟随黄老板学习,同时把雷波电台的筹备工作做好……各位,还有什么异议吗,没有的话就散会吧。”

    ……

    “黄老板,科学院我熟悉,我跟你一道过去。”李思凯与临时政府高层有隔阂,不是一次会议能消弭,散会后让卢定波继续与临时政府扯皮,自己则跑来找沈聪。

    沈聪的直接,颇对他的脾气味。

    不过沈聪却冷冷看了他一眼,警告对方不要跟着自己,开会时李思凯有一番煽风点火的话,让沈聪警觉,这个人也不值得信任,暗中不知道有多少龌蹉。

    “没有人值得信任,都是一群刁民!”

    “朕能相信的只有自己。”

    打走李思凯,沈聪安排四脚龙守着金刚堡垒,黄大仙也被安排守车。他自己在政府人员的带领下,来到科学院。

    科学院看上去只是一排平房,但事实上内部别有洞天。

    对于沈聪的到来,整个科学院的专家们都严正以待,他们已经传阅过东部战区出版的阉割版《进化学》。

    对于东部战区的活性波体系,想要询问的内容很多。

    事实上即便沈聪不主动来科学院,这群专家们也想要找沈聪。研究人员有共识,越是强大的进化者,对元气或者说活性波,感知能力越强。一般的进化者是放大镜,沈聪这样的强大个体就是显微镜。

    领头的是科学院院长陶仲阳,旧世界的一名科学院院士,高寿大约六十岁。

    头花白,脸色倒是很红润,精神也抖擞。

    “黄同志,欢迎欢迎。”陶仲阳说了句欢迎,随即就把目光对准了沈聪的地狱植装,“你的这套盔甲,看上去色泽与普通金属不同,是……自然载具吧?”

    临时政府称自然载具为机械台,这个名称源自于第一台被现的自然载具,是一台机械设备。不管是机械台还是自然载具,都只是一个名称,定义的内容是相同的,如何称呼并不影响沟通。

    陶仲阳没用机械台,而用自然载具,显然也是明白这个道理,没必要坚持自己的称呼。

    迟早人类会统一所有新世界的定义。

    “是,这个不谈。”沈聪淡淡转换话题,“今天我来科学院,想要先了解你们的研究内容,陶院长是否有完成的科技目录?”

    陶仲阳有科学人员的干脆:“你们东部战区实验室有《进化学》,我们虽然科学院没有专门出版著作,却也有一套详细的研究进度表,我已经拿过来。”

    进度表只是一本薄薄的小册子,里面接载了科学院所有科研人员手中的研究项目。

    沈聪拿到手,也不进门,就站在门口翻看起来。(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