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出山
    陈海低头,看向自己的胸膛,顿时绝望,前后透亮,鲜血汩汩,生命力再强也不可能活下去。

    “不……”他捂着心口,不想死,练拳三十几年,体魄远超常人,神觉敏锐,他发现这个时代太适合他了。

    现在天地剧变,不断有神秘果实出现,他可以藉此进化,能将形意拳推向终极境界,那时谁人能敌?

    过去形意拳很难练,但现在不同了,只要身体不断进化,他将演化出形意拳传说中的所有“门道”。

    他双目暗淡,带着无尽遗憾,还有对死亡的恐惧,直挺挺倒了下去,就此毙命。

    通体金黄的山猫还有那头白犀牛悚然,盯着楚风,一时间没敢动手。

    后方,数百头异兽一阵骚乱,它们都觉察到这个人类很恐怖。

    楚风站在原地没有动,若有所思,大力牛魔拳果然神秘,越是参悟,收获越多。

    黄牛曾说过,这套拳法如果演练下去,足以受用终生。

    当时楚风还不太相信,因为,他早已将牛魔九式全部练成,觉得没什么可悟的了。

    一番激战,他终于明白,黄牛没有骗他,这拳法非同小可。

    身体进化后,他自然舒展四肢,随心所欲的挥拳,竟有一种全新的体会,拳印威力大增!

    刚才,他双拳如牛魔王之角,无坚不摧,锋锐无匹,右拳印直接贯穿盾牌,并凿穿陈海的身体。

    那一刻,他觉得拳头比刀子还锋利,神秘热流包裹着拳头,能割裂一切物质,能凿穿所有阻挡!

    他体会到,大力牛魔拳高深莫测,技近乎道,可以不断挖掘,值得仔细琢磨。

    楚风将陈海的尸体提起,在他身上搜出通讯器,并发现一本陈旧的册子。

    “形意拳真解?”他略有激动。

    他已经感觉到,这门拳法非同小可,很厉害。

    最重要的是,这是人族拳谱,让他很惦记。

    “可惜,未涉及到形意拳的最高奥秘。”楚风遗憾。

    这部拳经中规中矩,有形意拳的练法,但是关于那十二形只简单提了几句,一笔带过。

    至于十二形的图谱,一个都没有!

    楚风收起拳经,留着回去参考。

    有大力牛魔拳在手,得不到形意拳十二形也没什么。

    杀气弥漫,数百头猛兽躁动,一个个嘶吼着,随时准备冲过来。

    通体金黄的山猫还有白犀牛已经悄然退走,躲在兽群后面,正在发发号施令。

    楚风无惧,来到银藤的近前,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器物还没有收起来。

    银藤干枯,随着他轻轻触碰,刹那间,化成粉末,簌簌落在地。

    当真神异,短暂的绽放,而后便又归于寂静。

    地上,那些银色的根须也都化作粉末,轻轻一触,彻底消散。

    楚风将石盒捡起,略有惊异,石盒中哪里还有什么异土,早已彻底暗淡,跟平常的土没什么区别了。

    他看到这片山地也很异常,彻底干枯,地下精气被抽离干净。

    楚的掌心有一颗雪白的种子,浑圆,生机旺盛,像是有种生命脉动,如同在呼吸。

    他有一种感觉,想让这颗种子发芽,估计难度会骤增,因为它太非凡,需要消耗很多异土才有可能。

    “雪白晶莹,不染尘埃,这么漂亮,下次不会真种出九天玄女吧。”楚风很轻松,无惧周围的异兽。

    他将种子放进石盒,带在身上。

    “嗯?”

    他讶异,那两头凶兽霸主在召唤更多的猛兽,可以听到,附近山地间嘶吼不断,大地都在轻颤。

    难怪它们没有急于进攻,想以兽潮淹没他!

    楚风动了,要突围出去,拳印展开,如同无坚不摧的剑锋,刺破一切阻挡,凿穿所有障碍!

    砰砰砰!

    他的拳印十分恐怖,最初的几击,将一头又一头巨兽击穿,所过之处,无兽可挡。

    但是,这像是捅了马蜂窝,当兽血溅起时,数百头猛兽疯狂,悍不畏死,向前杀来。

    尤其是远处还有更多的兽吼声。

    楚风即便再强大,也一阵头皮发麻,兽潮出现,无惧死亡,一窝蜂的杀过来,就是他再强,估计也挡不住。

    他原以为可以杀一儆百,斩杀一些巨兽后,会震慑住它们。

    没有想到,这群猛兽疯了,咆哮着,震动山林,一起发威,要将他杀死。

    嗖!

    楚风跃起,横空而过,闯过兽群,向白犀牛还有金色山猫那里杀去,盯上这片区域的两头霸主。

    吼!

    月夜下,白犀牛发狂,它对那粒雪白的种子眼红,虽然忌惮这个人,但看他杀来,自然要拼命。

    轰隆!

    野蛮冲撞,它拥有巨力,在这片区域中没有一头异兽比它力气更大,可以轻易将山壁撞塌。

    再进化下去的话,它将有移山之力!

    咚!

    沉闷的响声,震动山林,白犀牛面露痛苦之色,它感觉自身像是撞在一座圣山上,犄角与头颅都要裂开了。

    而真实挡住它的,只是一个人类的拳头而已!

    它开始倒退,发出吼声,召唤更多的兽群,向这里聚拢。

    楚风皱眉,附近的异兽已经冲了过去,拥簇着白犀牛,将它保护在当中。

    至于那头通体金黄的山猫更是滑溜,早已躲到远处,命令其他异兽冲锋,向楚风杀去。

    “不太妙!”

    楚风脸色凝重。

    这片山地在摇动,更多巨兽杀来,漫山遍野,密密麻麻。

    “还想留下我不成?我就不信杀不出去!”楚风迅疾如电,每次出拳都有兽血溅起,他盯着白犀牛,想杀一头异兽霸主立威。

    白犀牛在退,但是它块头太大,在密密麻麻的巨兽中移动起来方便,最终被楚风杀到近前。

    白犀牛眼神狠辣,身体冒出一股白光,既然正面遭遇,无法躲避,它发狂了,向楚风猛撞。

    它比陈海力量还要大,但技巧略有不足。

    但它有杀招弥补,哧的一声,它的犄角竟发出白光,像是一柄利剑般,劈了出去。

    楚风避过,没有硬接。

    那道白光横空,接连劈开三头巨兽,十分可怕。

    楚风见状,不敢大意,施展特别的呼吸法,配合牛魔拳,迎上白光,这次没有躲避。

    砰!

    白光崩散。

    白犀牛骇然,在这片区域,其他霸主见到它动用这一招,只能躲避,不敢硬撼,今日遇上一个怪物。

    砰砰砰……

    楚风接连挥拳,轰在白犀牛身上,这头庞然大物浑身都是裂痕,而后爆开,死在这里。

    这片区域顿时乱了,白犀牛解体,对异兽有强大的威慑力。

    “喵!”金色山猫喝令兽群,继续围攻。

    “看来你不杀死我,不得到那枚雪白种子不死心啊!”楚风盯着它。

    山猫很谨慎,躲在数百米外的山头上,没敢临近。

    附近,兽群奔腾,景象骇人,许多大树都折断了,这里到处都是兽影。

    楚风倒吸一口冷气,真要被困兽潮中,他即便再强大,多半也得死,力量早晚有耗尽的时候。

    他露出冷意,猛的跃起,嗖的一声,冲上一株还没有倒下去的大树,在上面借力,而后向着另外一棵大树跃去。

    他一纵就是数十上百米,惊世骇俗。

    山猫身上的毛倒竖,转身就走。它拥有极速,不信那个人能追上。

    它在这片山林中速度第一,任何异兽都远不及。

    然而,很快它就惊惧了,身后那个人类居然在拉近距离,太快了,竟要追上它了。

    “哧!”

    楚风抖手一甩,黑色短剑如同闪电般飞出。

    噗!

    百米外,山猫身上血光溅起,它喵的一声惨叫,而后眼睛都红了,回头恶狠狠地盯着楚风。

    它的尾巴被黑色短剑射中,断落下来。

    喵!

    它疯狂嚎叫,周围的异兽猛烈奔跑,冲向楚风。

    同时,它自己从陡峭的山峰上跃了下去,猫类最擅长攀爬,哪怕这里是绝壁,它依旧如履平地。

    “你逃不了!”

    楚风嗖的一声,冲到山峰上,捡起断剑,抓住一株山藤,直接就扑了下去。

    “喵!”

    通体金黄的山猫怒叫,它在山下被追上,摆脱不了那个可怕的人类。

    它咆哮着,转身杀了过来,浑身绽放金光,围着楚风攻击,留下一道道残影,拥有极速。

    一人一猫在这里激斗,它竟比那白犀牛厉害。

    猫爪所过之处,岩石如同豆腐般,被轻易抓开,它虽然个头不大,但铜筋铁骨,可以撞碎数万斤的巨石,相当恐怖。

    可惜它遇上了楚风,数十次交击后,它被楚风一拳打中头颅,横飞出去,落地后再也没有起来。

    楚风转身就走,他感觉到了危机。

    这片区域的气氛不正常,所有猛兽都发狂,此外,天空中开始出现一头又一头巨禽。

    他将速度发挥到极尽,冲向远方。

    山地颤抖,非常猛烈,并伴着恐怖的金色光辉。

    虽然已经冲出去十几里,但是楚风还是略有心悸,他回头观看,一个庞然大物,有巨山那么高,通体金光璀璨。

    “那是什么生物?”

    一头巨兽,满身金色鳞片,咆哮着,从迷雾中走出,向这边奔来。

    “嗖!”

    楚风头也不回的远去,不想跟那头神秘生物交手。

    终于,他冲出洪荒大山。

    “那是折叠空间深处的生物!”他在出口这里等了很久,没有见到那个金色鳞甲密布的恐怖生灵逼近。

    楚风迈步远去,在路上,他观看陈海的通讯器,在联系人中发现姓穆的人,还有许婉怡!

    楚风冷哼,双手用力,通讯器化成粉末,随风飘散。

    他找了一处宁静之地,准备休息。

    不过,在睡觉前,他露出古怪的笑,拨黄牛的通讯器。

    黄牛估计睡着了,被吵醒后,直接挂断,脾气不小。

    楚风很执着,再次拨打。

    黄牛怒了,依旧挂断,但这次用文字回复两个字,道:“聒噪!”

    楚风气的磨牙,这家伙还真是牛气冲天。

    他想了想,回复了四个字:“生根发芽。”

    他没说花开,因为怕黄牛不相信,那样的话估计它就不会百爪挠心了。

    而后,楚风准备睡觉。

    另一地,黄牛眼睛都直了,蹭的一声坐起,双蹄狂戳通讯器,要跟楚风通话。

    结果,楚风不搭理它,根本不接。

    它锲而不舍,想要再拨打,却发现楚风果断关机。

    黄牛抓狂,气的想骂人,直接跳了起来,哞哞叫个不停。

    人与牛斗,显然这一次楚风胜出。

    这一晚,黄牛再也睡不着,当真是百爪挠心,恨不得立刻杀回去。

    尤其是想到,它才跟楚风分开,那颗种子就生根发芽了?它气的想尥蹶子,不断磨牙,睡意全消。

    最终,它拉起周全,不让他睡,陪着它在那里闹心。

    周全被折腾大半宿,急了,躲到大黑牛那里。

    黄牛这次直接找上大黑牛,在那里哞个不停,跟它磨叽个没完,不让它睡。

    “牛犊子,你找揍吧?自己不睡,别拉着我!”大黑牛怒了。

    “哞哞哞……”黄牛不听劝,跟个话唠似的,凑在大黑牛眼前,跟它说个没完没了。

    “小犊子,你是不是活腻歪了?!”

    “哞哞哞……”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