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龙潭虎穴
    其实叶春秋很清楚杨廷和的性子,杨廷和还是想和他维持某种友善的关系的,从他的笑就可看得出来。最新最快更新

    不过,杨廷和想要维持友善的私人关系,却并不妨碍他借此抨击镇国府,说穿了,他要借镇国府刷他的名声,可同时,又不愿和叶春秋反目翻脸。

    这种人,属于两头的好处都想占的人。

    张太后一脸焦急之色,忙道:“杨爱卿,有什么事,这大清早的……”

    杨廷和拜倒道:“微臣听勇士营的斥候说,近几日,附近的牧场遭遇了朵颜部的袭击……”

    呼……

    朵颜部?

    张太后一听到不是朱厚照的消息,脸上顿时露出了一种极度的失望,像是一下子没了精神。

    说实话,这朵颜部,对她来说,远在天边,实在没有关注的必要。

    杨廷和却是道:“娘娘啊,朵颜部何以突然袭击了汉人牧场?微臣窃以为,这和南人牧马有着极大的关系啊,南人出关,难道还能深入到大漠中去?终究,还是侵占的是朵颜部的空间,这朵颜部历来效忠朝廷,现在却因为南人牧马,从而生了异心,现在袭击了牧场,那么接下来会如何?下一步,岂不是要反叛大明吗?”

    “所谓不平则鸣,这已是弥天大祸的征兆啊,朵颜部……”

    张太后本来听到不是有关朱厚照下落的消息,心情一下子就低沉了下来,却听到又是说南人牧马,脸色更加冷了,可是杨廷和依旧喋喋不休。

    一直静静地站在一边的叶春秋,这时候却是正色道:“杨公口口声声说这南人牧马与朵颜部有二心有关,可有什么实在的证据?”

    杨廷和随即道:“这……这些不就是证据吗,否则朵颜部何以要袭击汉人牧场?镇国公,我素知你劳苦功高,心里也是想要做出对朝廷有利的功绩的,可是因为南人牧马而导致朵颜部反叛,这……对朝廷来说岂不是得不偿失?这件事,老夫以为,理应发起廷议讨论,议论南人牧马的得失,若是果然庙堂上诸公都认为这是弊政,理应废纸,镇国公啊,我有一言,也不知你肯不肯听,不可再继续了,此政贻害无穷,破坏的乃是大明列祖列宗的关外大政啊,我劝你还是悬崖勒马,现在亡羊补牢,后悔还来得及。至于朵颜部那里,我认为理应朝廷派一钦差,多备赏赐,安抚住那朵颜部都指挥使花当,告诉他们……否则,这朵颜部的人,定然反叛,整个关外就更加凶险了,这出关的汉人,已经多大达数万,这样下去,一旦大祸临头,要死多少人?”

    他说得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不过这些话,谢迁和王华却都无从反驳。

    现在朵颜部明显的敌视态度,确实也证明了南人牧马之政的失败,看起来,叶春秋似乎是在拿几万人的性命在冒险,所以这个时候,他们保持了沉默。

    张太后的脸色阴晴不定,她看了看叶春秋,叶春秋已经有些蕴怒了,南人牧马,是他的大计,为了得以实施,他可谓是呕心沥血,叶家和镇国府,几乎是将所有的家底都放在了这场巨大的豪赌的,赌的,乃是大明的国运,是无数人的福祉。

    现在,杨廷和处处针对,已令他的忍耐到了极点。

    叶春秋冷哼一声,道:“杨公言重了。”

    杨廷和连忙道:“哪里言重,老夫不过是仗义执言,是将这天下苍生放在心里,我等俱食民脂民膏,怎可害民?”

    真是大义凛然!

    却是令所有人的脸色骤变。

    怎可害民?这不正是说叶春秋的南人牧马是害民吗?

    说出这句话,倒是成就了他杨廷和拳拳爱民之心,却也将叶春秋推下了悬崖,彻底毁了叶春秋的清誉,自此之后,大家会怎样看这个镇国公呢?

    “住口。”不等叶春秋震怒,张太后脸带冷若寒霜之色,率先厉声道:“够了!”

    杨廷和似乎也觉得自己有些过份了,说到底,他不过是踏着叶春秋往上爬而已,一将功成万骨枯,要成就一个爱民如子的杨廷和,就需要塑造一个狡诈的叶春秋,一个靠着圣宠,如当日蔡京、汪直这样的奸诈小人。

    没有奸,怎么会有忠?没有人害民,怎么能体现出一个爱民如子的好官呢?

    杨廷和见叶春秋一脸杀气腾腾之色,心里还想继续说些什么,最后还是知趣地选择住了口,只是朝张太后行了个礼,惭愧地道:“微臣……惭愧。”

    叶春秋正待要反击,却在这时,有个宦官慌慌张张地进来道:“娘娘,娘娘……娘娘……”

    这宦官气喘吁吁地进来,终于使这大帐中剑拔弩张的气氛缓和了一些,所有人的注意力,俱都放在了他的身上。

    这宦官拜倒道:“发现,发现……发现陛下的行踪了,是赵记牧场的人,派了人来说……说是有个叫朱寿的,他们所描述的人,和陛下有几分酷似,他们说就在昨天夜里,陛下去过赵记牧场,不不不,是疑似陛下的人去过赵记牧场,可是今儿清早就走了。”

    “什么……”所有人皆是一脸震惊。

    张太后豁然而起,一脸的不可思议,随即急切地道:“说,去了哪儿了?到底是不是陛下,快说。”

    “奴婢也不知道啊。”这宦官苦瓜着脸道:“张公公还在那里询问,不过,却是听说那酷似陛下的人去了朵颜卫,说是气势汹汹地去的,奴婢知道的,也只有这么多了,到底如何,奴婢……奴婢……”

    朵颜部?竟是去了朵颜部?

    杨廷和在这时,惊怒道:“这朵颜部现在……是龙潭虎穴啊,正因为南人牧马使他们生了异心,若此人乃是陛下,这陛下……陛下……不就凶多吉少了啊,完了……完了……”

    他这样一说,张太后的心,也霎时间沉到了谷底。

    好不容易有了一丁点的希望,还来不及大喜过望,谁晓得,居然……又来了这么个噩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