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无奈的上官婉儿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便我也自身难保吗?”上官婉儿感觉大脑一片空白。

    本来,上官婉儿以为自己在北冥剑派也是一个天才,少有人可比。

    为此,北冥剑派应该不会为难她。

    哪知道,眨眼间,北冥剑派就给了她这么一个抉择。

    “虽然为师也想保你,可你知道,若门主执意如此,我也是无能为力啊。”幽姬说道。

    “你的确是天才,可是,一个宗门要的是绝对忠诚的天才弟子,你既然无心为宗门,他们又岂会容你?”

    上官婉儿听着,她心中也是逐渐的明白了起来。

    “就只有这么一个结果吗?”上官婉儿低声喃喃。

    “对,不是他死,就是你亡。”幽姬说道,“你自己可得考虑清楚了。”

    “如果我不杀凌飞了?”上官婉儿说道。

    幽姬眉头微皱,而后说道,“这样,我给你几天时间考虑。”

    而后,她就此离去,她知道,此时不适合逼迫上官婉儿,否则只会适得其反。

    望着师傅那离去的身影,上官婉儿最终瘫坐于椅子上。

    她整个人如失魂落魄,那双清冷如剑的眸子当中再也没有了昔日的光芒。

    “或许凌飞说得对,只有抓住现在才是最重要的,以后的事情谁说得准了?”上官婉儿低声喃喃。

    此时她心中后悔无比。

    若早知如此,她那时候定然会义无反顾的答应凌飞,和他一起去凌云宗。

    可惜,现在似乎一切都晚了。

    若此时她背叛北冥剑派,北冥剑派岂会罢休?

    “我该如何?”上官婉儿深深吸了口气,她此时发现,自己根本就无法应付这件事情。

    此时她再次深深的感觉到了无力,比在大唐帝国时还无助。

    在大唐帝国,天子见她天赋异禀,并没有为难她。

    可是,在这北冥剑派,那门主却冷酷无情,根本不会管上官婉儿的所谓天赋。

    天才,在南荒多的事。

    北冥剑派需要的是听话的天才。

    “难道,我这一生就要这样完了么?”上官婉儿低语,那双眼睛当中有着泪水滑落。

    古城夜凉!

    泪湿娇人颜。

    谁知佳人心,尽是苦与之泪!

    “可悲,可叹,若有来世,我上官婉儿,一定要成为一个绝世强者,谁也不能主宰我的人生。”上官婉儿心中咆哮,可那念头过后,她有的只是无力,连今生都过不好,便是有来世又能怎么样?

    “不管如何,我是绝不会暗杀凌飞,我上官婉儿一心专于剑,我就如剑,岂能为了所谓的前途去害我心爱的人?只是可惜,还没有真正开始,我们就要结束了。”呢喃之间,眼泪不知觉的从上官婉儿眼睛当中流下。

    ……

    北灵古城,各大门派的人陆续赶来,变得越来越热闹了起来。

    这几天,凌飞并没有外出。

    上官婉儿的来访,让他的心绪难以平静。

    可是,经过几天的沉思,他也是想通了。

    他让上官婉儿放弃现在的一切来凌云宗,的确是太冲动了。

    想要她在第一时间答应下来,自然是有些困难。

    毕竟,上官婉儿有她自己的志向。

    “希望她能想通。”凌飞心中还是有着几分期许。

    “明天就要开始会比了,只是想要和婉儿沟通却也难了。”在期许之时,凌飞也是眉头微微一皱。

    两人在不同的阵营,想要当面沟通太难了。

    至于腰牌传讯,容易被门派发觉,反而会害了婉儿。

    ……

    翌日,清晨,凌飞早早的起身。

    当他推门而出时,凌云宗诸多弟子早已经在外等候。

    凌飞的心情明显比前些天要沉重。

    “凌师弟,你也别想太多了,一切顺其自然,待得你成为了丹王,在南荒便是举足轻重的人物,只怕便是北冥剑派也得向你低头。”见凌飞心情凝重,元崇安慰道,虽然凌飞没有说,可他也看出一些端倪。

    “嗯。”凌飞深深吸了口气应道,事到如今,也只有如此了。

    “呵呵,今天可是会比之日,乃你展现出无上风采的大好日子,别想这些烦心事情了。”元崇满脸期许的说道。

    凌飞点了点头,便跟随着元崇向着前方走去。

    怜霜和方媛紧随其后。

    只是,她们却特地保持了距离。

    “凌丹师这几天似乎心情不好呀!”方媛小声嘀咕着道,“是不是他和那白衣女子闹了别扭?”

    她瞅向怜霜。

    只是怜霜不语,仅仅是淡淡的瞅了一眼凌飞,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我要是有怜霜师姐这般天赋以及绝世之姿,一定要去拿下凌丹师。”方媛眨动着眼睛,一脸遗憾。

    ……

    在别苑的校场当中,袁宗主,元淳大丹师,贺长老,郑峰主,赵长老,等人早已经等候多时。

    对于此次会比他们也是充满了期待。

    在以前,南荒各派的会比,凌云宗仅仅只能在炼丹一道上力压各派。

    甚至,有的时候,那丹道之冠还会被其它门派的弟子给夺去。

    这导致凌云宗在南荒的威望越来越低。

    可这次不一样,此次不仅有剑道奇才怜霜,还有丹道天才凌飞。

    这次,凌云宗将有机会在丹武会比当中都取得好成绩。

    这也算是为凌云宗扬眉吐气了。

    此时,校场中不断有天才汇集而来。

    在瞧得那迈步而来的凌飞后,几个长老却是不由皱起了眉头。

    “瞧这模样,凌飞对那北冥剑派的丫头似乎是真的动了心。”元淳大丹师微微皱眉低声道。

    “这的确是个麻烦的事情。”旁边的郑峰主也是皱眉。

    若凌飞因此一蹶不振,可就是一大憾事了。

    “这些事情便任由他自己解决吧!”袁宗主说道,“人生何其漫长,有着各种难关要过,虽然情之一字曾经让无数英雄折腰,不过,身为修者,还是需要自己磨砺,渡过种种难关,才能走到最后,我等也只能适当提醒罢了。”

    “嗯。”众人点头,也不在多想此事。

    很快,凌飞等人汇集在校场当中。

    “诸位,今天便是南荒各派青年弟子的会比之日,今天将是丹道会比,届时,诸位炼丹师可得好好发挥为我凌云宗争光啊!”当五百名弟子汇集在一起,那场中台上,袁宗主眸光一凝,沉声道。

    “我等定然不会辜负宗主的期望。”场中,药脉的弟子一个个高呼道。

    元崇也是满脸火热。

    虽然他没有足够的信心迈入前十,可是,他也绝不会认输。

    “这次我要世人知道,我凌飞一定可以成为一个炼丹大师。”凌飞眸露坚定,紧紧握着拳头,心道。

    虽然各派的长者对他很客气。

    甚至,在来北灵古城的第一天,众人就带着自己门下的弟子上门拜访。

    可凌飞知道,这正是因为各派的长者并不放心,才会如此。

    所以想要让人真正的认可,唯有拿出真本事。

    见凌飞眸露坚定,凌云宗的长者也算是松了口气。

    只要凌飞不出什么岔子,此次丹道会比,凌云宗应该可以夺冠。

    “如此,随我一起去和各派汇集。”袁宗主大手一拂,一张兽皮浮现,化为飞毯,将众人卷起。

    而后,袁宗主带着众人一起飞向北灵古城中心处那座如同利剑一般直入云霄的北灵台。

    北灵台极高,如同处于云巅之上。

    此时,各派的修者陆续飞向此地。

    有北冥剑派,大日雷音寺,万花谷,凌云宗,北海门,千湖山,望风崖,东泽门……

    细数之下,大大小小的门派,足足有着二十一个之多。

    当来到北灵台,众人内心皆是无比的震撼。

    台上并没有太多的云雾,反而是晴空万里。

    可是,若俯视而下,下方则是一片云海,显得极为壮观,真的是在云巅之上。

    北灵台很宽阔。

    在中心处,有着一个个比赛台。

    比赛台正面,却是一个个看台。

    看台上,建有楼宇,可供长者边品酒,边观看。

    那些普通弟子则可在旁边观看。

    除此外,一个古碑,耸立苍穹,上面刻着古老的铭纹。

    当来到此地后,各派的人便是分别向着前方的看台而去。

    正中心的位置,乃是北冥剑派,其次便是凌云宗。

    大日雷音寺和万花谷分别在左右。

    而后是北海门,等门派以此排列。

    这也是彰显门派实力的时候,越弱的门派,那看台在越边缘之处。

    各大门派的人相续落于看台上。

    各派的弟子间也投来了打量的眸光。

    凌飞眸光一动,很自然的便是锁定在了那一身白衣的上官婉儿身上。

    上官婉儿眸光掠动,也是想着凌飞瞅来,只是在她那眼睛当中有着的只是无奈和后悔。

    若早知道如此,那天,她就该果断的做出决定才是。

    可现在,她俨然已经是进退两难了。

    “那便是凌飞!”此时,许多北冥剑派的青年皆是向着凌飞投来冷厉的眸光。

    此次,北冥剑派的天才汇集,一个个都冷眼看去。

    当中有着一个身穿锦衣的男子被北辰枫等天才簇拥着,俨然一副地位超然的模样。

    “凌飞,就那个被称为有机会成为丹王的人么?”这青年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弧度,轻笑道。

    他瞅向凌飞时,那眼睛当中尽是露出淡漠之色。

    似乎,他根本就没有将凌飞放在眼中。

    “他就是凌飞,不过这样的人物在子涛师兄面前不过就是一个跳梁小丑罢了。”北辰枫笑道。

    他那笑容中居然还带着几分谄媚的味道。

    旁边的那些青年天才也一个个赔笑,只有上官婉儿和另外一个青年不屑如此罢了。

    “一个小小的南荒而已,只是获得了一个老家伙的传承就一个个认为他将不可一世,还想在丹道称王,简直是笑话,今天本公子便将让这群蠢货见识见识什么才叫做真正的炼丹之术。”这男子一脸傲然。

    似乎,他根本没有将南荒的丹王放在眼中。

    更别说只是获得传承的凌飞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