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可还记得朕吗?
    “去朵颜部。”张太后不再多想,大袖一卷,便长身而起,眼眸中显露着坚定之色,令人不容置疑。

    到了这个时候,只能去朵颜部了,虽然不知那人是不是皇帝,可是无论如何,张太后也决不能在此坐视不理。

    因为她赌不起,若是真的是皇帝,那么她的儿子就是在危难之中,就算结果并不是皇帝,她也要亲身去确认不可。

    叶春秋的心里则是大喜过望,至少现在总算是有了一些朱厚照的行踪,只是想到朱厚照若是真的去了朵颜部,他心里又不禁开始担心起来。

    那花当的贪婪无耻,他早已见识过,朱厚照此去,难保花当得知了朱厚照的身份后会打什么主意。

    毕竟,劫持一个天子的好处,可是要比顺服他的诱惑力要大得多。

    这些朵颜部的人,为了利益,可是没有任何道义可言的。

    一念于此,叶春秋眼中一冷,毫不迟疑地道:“儿臣这就勒令镇国新军立即出发,儿臣先行动身。”

    事情紧急,已经不是他磨磨蹭蹭的时候了,叶春秋只恨不得插上一根翅膀,火速抵达朵颜部才好。

    他来不及等张太后的首肯,没有再顾忌上其他人,已是一下子冲出了大帐。

    大帐外的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几分阴霾,看来,这是要下雨了,叶春秋大喊道:“马,给我取马来,取快马来。”

    不消多久,叶春秋已翻身上马,奔腾在这草原上,绝尘而去。

    ………………

    在朵颜部的草场之外,这里的鞑靼乱兵已经被肃清,因此也恢复了往日的祥和,可是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雨,却又一下子破坏了这份宁静。

    草原上的雨,总是不带有任何的缠绵之意,先是刮来了一阵狂风,接着大雨便倾盆而下。

    哒哒哒哒……

    在这带着刺骨的大雨下,许多的马蹄踩过了泥泞,那雨如珠链,又如敲击在大地上的鼓点,带着冰凉,无孔不入地渗入马上的人身上。

    此时,朱厚照正压着眉,专注地看着前往。

    这是草原,天地辽阔,可以随意驰骋,只是雨中之雾,却使他的目力变得短浅,可是他不在乎,辨明了方向,带着人一路狂奔。

    他喜欢的就是这种感觉,可是他也很清楚,自己这样的快活日子,行将不久了。

    前方终于出现了几个牧人,他们发现了动静后,迎着风雨,很不客气地迎了上来,看到这浩浩荡荡的人马,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他们实在不能分辨,这些人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他们不明就里,惊疑不定地打马上前,口里吆喝道:“来的是什么人,可知道这是花当汗的牧场!”

    用的乃是蒙语。

    花当表面上在朝廷接受了敕封,被许为朵颜卫都指挥使,可是在他们部族的内部,却以大汗自诩。

    朱厚照自是懂蒙语,冷笑一声,直接抬起骑枪,狠狠地给了他一梭子。

    啪……

    对面的牧人腰间中弹,在马上摇摇欲坠,坐下的马儿也受到了惊吓,唏律律地发出嘶鸣。

    朱厚照厉声道:“叫花当出来,就说故友来访。”

    故友……是这样来访的?

    那牧人早已吓得魂飞魄散,与其他几个牧人,疯了似的泽路而逃。

    钱谦打马上前道:“朱老大,这岂不是吓到了他们,他们怎肯报信。”

    朱厚照却是面沉如水,任由冰冷的雨水打在他的面上,目光如炬,冷冷地道:“就是要吓到他们,人受到惊吓的时候,第一时间就会想到要寻找人依靠,你猜现在他们是要赶去哪里?”

    钱谦目光一亮,不由道:“朵颜卫的大帐?”

    “走,死死咬住他们。”朱厚照振臂一呼,身后的骑队顿时发出笑声:“走。”

    辨明了牧人的方向,又是一路疾驰,过不多时,一个连绵的营地便出现在雨后的世界。

    只是此时,朵颜卫已经做好了准备,花当气势汹汹地准备亲自带人出去迎战。

    他很想知道,是什么人这样大胆,居然敢这样招惹朵颜部!

    好歹朵颜部是地头蛇,竟先是被大汉的牧人用‘阴谋诡计’夺了草场,而那些臭不要脸的鞑靼人斗不过汉人,竟也跑来掠夺朵颜部。

    这朵颜部莫非是夜壶不成,任你们想来就来,想去就去的?

    只是他刚刚带着乌压压的朵颜部勇士预备出了营地,远处枪声大作,有人朝天鸣枪,在这湿漉漉的世界,无数铁骑已冲到了营门。

    朵颜部的牧人不少,足有上万,再加上附近的泰宁部随时可以驰援,所以花当第一个反应,就是认为这些人在作死。

    花当已骑上马,却见对方竟只有一骑带着数百人冲来,跟在他身后的几个亲卫暴怒,率先举刀策马冲上前去,只是……

    啪啪……又是几声骑枪响了,那几个亲卫立即栽倒落马。

    这一下子,令花当更是怒不可遏了,正在此时,一匹快马冲来,在数丈之外驻马而立,厉声道:“花当,可还记得朕吗?”

    “什么……”花当不由呆住了。

    他眼睛直直地看向朱厚照,老半天,竟是回不过神来。

    若说花当只是觉得这个青年面熟,倒也罢了,毕竟他只觐见过朱厚照几次而已,实在称不上相熟,可是这傲慢的声音,还有那自称为朕的口吻,便是傻子,也能往北京紫禁城里的人物联想。

    敢自称为朕的人,这世上又有几人呢?

    只是……他定眼看去,只见这个青年一副神采奕奕之态,浑身上下虽是衣衫褴褛,可是依旧还是带着嚣张的傲慢,只是在这傲慢之中,却又多了几分杀意。

    这是……大明皇帝?

    见鬼了吗?

    其实何止是他见鬼了。

    跟在朱厚照身后的牧人,也是个个目瞪口呆,不可思议地看着朱厚照。

    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啊,至少天下谁人不知,敢自称自己是朕的人,只怕全天下除了某个天王老子,其他人,除非是疯了……

    “陛……陛下……”花当下意识地期期艾艾地道。(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