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8章 三我人格
    本我、自我、我,这是心理学大师弗洛伊德提出的心理学名词。?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它们一起组成人格。

    位于潜意识中的本能、冲动与**构成本我,是人格的生物面,遵循“快乐原则”。

    自我介于本我与外部世界之间,是人格的心理面。自我的作用是一方面能使个体意识到其认识能力;另一方面使个体为了适应现实而对本我加以约束和压抑,遵循的是“现实原则”

    我是人格的社会面,是“道德化的自我”,由“良心”和“自我理想”组成,我的力量是指导自我、限制本我,遵循“理想原则”。

    “我们受困于自我,受制于我,所以无法照见本我。”说话的研究员,有点老和尚的禅味。

    但是根据他的介绍,沈聪加以自己的理解,渐渐听明白了。

    东部战区曾经研究过铁人与载具的关系,认为是生物磁场的作用,让人类与载具结合,生命一体化。

    临时政府的人格研究,恰好与生物磁场站在同一个理论上,那就是进化是受到火种能量辐射波动影响,辐射波动又会受到生物磁场的影响。

    脑电波也是一种生物磁场。

    所以当人类的脑电波,自我形象稳固,直接对生物磁场深度影响,从而影响了辐射波动。

    将自己的形象给固定了。

    甚至于有的人一心想到自己的车子,车子被赋予完整的生物磁场,所以车子也成为自我的一部分。于是在火种能量的催生中,将车子与人类结合在一起,当然这种结合的条件非常苛刻,所以铁人数量并不多。

    “动物没有自我的人格,或者说它们即便有自我,这个自我也不强,更没有我来对我本我和自我进行约束,所以动物的生物磁场展现的是本我,本我比较混乱,无法干扰进化,于是它们越来越大。”

    自我、本我、我,可以理解成三种生物磁场。

    其中动物大多只具备本我,因为本我比较混乱无约束,所以本我所对应的生物磁场,无法约束火种能量的辐射波动,导致动物会随着进化增加体形。

    我却因为难以实现,所以对应的生物磁场也不强烈,故此人类无法朝自己认为的完美形态进化,不可能丑的忽然进化成美的。

    唯有自我,根深蒂固,代表了人类的生物磁场,牢牢束缚住进化的方向。

    ……

    “这么说来,如果打破自我的束缚,人类也可以变得巨大化?”沈聪对于巨大化略有些耿耿于怀。

    进化兽可以巨大化,所以实力越来越强大。

    而他自己的身体,即便与进化兽同一级别,战斗力却远远不如,必须依靠装备才能弥补。无他,体形太小,造成的战斗力也太小。如果他也可以巨大化,徒手撕裂究极进化兽,乱拳打死核级进化兽,并非不可能。

    研究员回答说:“你可以现,人类的原始天赋,普遍很低,就是自我限制的原因,让身体无法巨大化,从而适应进化金属基的改变……金属基也可以看作是生物磁场的一种影响,辐射波动越强的金属基,生物磁场越强。”

    沈聪点头,表示了解:“那么威压也是生物磁场的影响?”

    “对,虽然威压是伴随着元气、也就是活性而产生,但归根结底,还是生物磁场彼此影响的本质,当生物磁场达到一定强度,就能影响别的事物。”

    “那么回到之前的问题,是不是打破自我,就能巨大化?”

    “我无法解答。”研究员摇摇头,“新生儿没有自我,但是他们依然无法巨大化,到底这个自我对我们人类的影响,是如何运作的,我们暂时无法研究出来……基因替代、金属基衰变、遗传编码、自我束缚,包括的信息太多,现在不比以前,人少、设备少、时间短。”

    ……

    虽然科学院对于活性波的摸索没有什么成果,但是在生命层面,给了沈聪很多用心信息。

    让沈聪不虚此行。

    晚上的时候,沈聪带着整理好的科学院资料,离开西集镇小绿洲,回到独流镇。一边继续琢磨如何灭杀雷霆巨杉的意识,一边消化今天所得到的信息。

    基因替代衰变理论。

    人类自我束缚。

    他喜欢在纸上面写写画画,将自己的思路整理出来,这一次也是一样。不需要专业的比对与论证,只是按照自己的感觉,把这些得到的理论,整合起来。与东部战区实验室的理论,组成一个更大的体系。

    很快,源自于沈聪脑补的体系就出来了。

    火种坠落。

    火种能量释放。

    生物磁场与火种能量纠缠,形成进化个体。

    火种能量聚合成火种粒,组成金核、铁核;火种能量刺激金属腐蚀,释放活性;金核、铁核吸引活性,改造进化个体,金属基代替碳基,基因替代开始。

    动物没有自我,生物磁场无法束缚进化,体形开始巨大化,大脑也随之开始扩大,智商开始增长。

    人类拥有自我,生物磁场束缚进化,体形保持不变,大脑也保持不变。

    生物磁场、火种能量、金属基共同作用于活性波,从而表现出活性波的不同性质;金属基编码遗传信息,变金开始,直到神火点燃,最后大脑渐变成脑。

    “本我、自我、我,人类因为自我的原因,没有改变体形,那么打破自我应该能够进一步进化……但是到底要怎么才能打破自我,学习释金刚,弄一个大佛来观想?还是把自己弄成神经病?”

    沈聪觉得好笑,微笑着摇头否定:“弄成神经病还怎么进化,恐怕连本我都得失去,最后走火入魔,进化成一个四不像,这个办法不可行。”

    他不觉得神经病能在这个新世界活下去。

    只有他这样一心追求脱的人,才能更好生活。

    “那么,自我束缚……”蓦然,沈聪想到了火种之灵,“如果说人类的自我根深蒂固,火种之灵明显是初生的状态,随意切换形状,因为它没有固定的本我、自我、我。那么,是不是大脑渐变之后,意味着自我的一次新生?”(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