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背着我相亲
    “你竟敢背着我相亲?”柳细月的俏脸瞬间写满愤怒,仿佛遭到罗密欧背叛的朱丽叶。

    宋保军一时竟然不敢与之争辩,勉强应道:“是、是媒婆偷偷瞒着我安排的,我刚回家才知道”

    柳细月在别的方面大大咧咧,对于这种女性最为擅长的八卦却是格外敏感,立即感受到对面女孩子不怀好意的目光,没错了,那就是该死的相亲对象。同时,挨骂的中年女性和宋保军眉眼相肖,一定是他母亲。另一个态度咄咄逼人,似乎便是相亲对象的家属。还有一个臭着脸的大姐好像是媒人。

    她眉头一皱,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淡淡道:“得了,先给我介绍你妈吧。”

    “这”

    柳细月自然而然的伸手挽住宋保军的胳膊,两人身体紧贴,神态甚是亲密。

    施梅看见新来的客人,猛然闭住嘴巴,表情极为怪异。

    如果在别的场合,宋保军可以顺手占一占班长大人的便宜,这时在家里不敢有多余念头,僵硬着身子说:“妈,这是我的”

    柳细月打断他的话,轻轻笑道:“阿姨您好,我是宋保军的女朋友柳细月,初次见面,打扰了。”

    满场皆惊!包括宋保军在内也是吓得说不出话来。

    吴桂芳当下又惊又喜。惊的是居然有女孩肯做儿子的女朋友,喜的是儿子居然找到了女朋友。

    这女孩儿,穿的极有大家闺秀风范,长得也是相当亮眼,轻轻搂着宋保军,直接就把对方衬成了插有鲜花的牛粪。最要紧的是态度谦和恭敬,比施梅母女俩起码强出一万倍。

    “啊,你好,你好,我是宋保军的妈妈。你这孩子,带女朋友回家怎么不早说一声。”后面这一句却是向儿子带有喜悦的抱怨,笑道:“来,快来坐呀,老宋,还不快去冲茶!”

    吴桂芳只想马上送走瘟神,好好招待未来的儿媳妇。手忙脚乱收拾沙,向施梅说:“施总啊,你看我家来客人了,也不太方便,有什么话改天再说吧。”

    不料施梅却是纹丝不动,两只脚仿佛在地上生了根似的。

    “施总、施总?”吴桂芳再叫一声。

    柳细月诧异的看过去,只见施梅额头全是汗珠,嘴巴微微张开,眼中惊惶错乱,如同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物。

    班长大人毫不示弱,同样狠狠瞪了回去,潜意识很明显:就凭你和你那傻逼女儿也想同宋保军相亲?

    施梅憋了半晌,从喉咙挤出一句沙哑难听的话:“大、大小姐?”

    “你是谁?”柳细月毫不客气的问道。

    施梅如梦初醒,忙不迭的点头哈腰:“大、大小姐,我是天禧食品公司的后勤部经理施梅。”一时连连鞠躬不止,脑袋几乎垂到地板上去了,看那姿态,跟趴在地上叩头也是差不多的。

    剩下的吴桂芳、宋世贤、宋保军、顾经理、罗菲凡齐齐愣住。

    柳细月皱眉道:“天禧公司的?哦,我想起来了,集团去年新成立了食品公司,你哪个部门调过去的?”

    施梅一边抹着冷汗一边应道:“我、我原来是纸业公司乌鹊县分厂的财务主管,蒙领导青眼,去年调回茶州参与新公司的筹备工作。”

    柳细月从来都是天之骄女的性子,对她的谦卑居之不疑,问道:“那你怎么认识我?”

    施梅结结巴巴的回答:“今、今年的集团年会上您和柳总在一起,我见过您一面的。那、那时您穿着一套红色的长裙,是全场瞩目的焦点,又、又怎么会注意到我这种小角色呢。”

    “那你上这里干嘛来了?”

    施梅越焦灼不安:“我、我、我就是来吴姐家里看看。”

    柳细月冷笑个不停,说:“呵呵,只是过来看看?我看你是专程带女儿来同我男朋友相亲的吧?呵呵,照你这样子,估计还看不上我男朋友的家庭。”

    施梅手足无措,连声道:“没有没有!怎么可能呢!”

    罗菲凡见母亲难受,立即上前瞪着柳细月道:“是啊,我就是来相亲的,怎么样?谁说他是你男朋友了?他还是我相亲对象呢!怎么?怎么?你不服?”

    她一个二十来岁的在校学生哪里体会过社会的复杂凶险?见母亲卑微可怜,又见柳细月穿得比自己还好,长得比自己还漂亮,一颗年轻好胜的心哪里还按捺得住?

    施梅闻言几乎情愿当场死去,冷汗自额头大颗大颗落下。你这孩子只图一时嘴快,却是要害死老娘啊!你知不知道老娘从乌鹊县分厂调回茶州,升任天禧食品公司的后勤部经理,花了多大功夫,拍了多少人的马屁?你知不知道柳大小姐到底什么来头,又是什么身份?

    柳细月却对罗菲凡理也不理,笑着拉起吴桂芳的手一起坐下,说:“阿姨,坐呀,我今天冒昧前来,不曾备有什么好礼。”

    吴桂芳笑得像个傻子一样:“小柳啊,你能来就行,哪用带什么东西?别像其他人,能来阿姨就高兴。”

    柳细月掏出钥匙递给宋保军,言笑晏晏道:“小军,还愣着干嘛,去车上把我给咱爸咱妈带的东西拿过来。”车钥匙上闪亮的保时捷瞬间晃瞎罗菲凡的眼睛。后者不由哼了一声,语气中伴随着不屑的,还有更多的羡慕妒忌恨。

    宋保军不敢怠慢,接过钥匙赶紧去了。

    施梅小心翼翼赔笑道:“大小姐,我、我们先告辞,不打扰您了。”

    柳细月道:“来了就好好坐着,那么急着回去干嘛?你看不起我?”

    “没有没有!”施梅不停拭擦冷汗,仍旧傻乎乎的站在边上。

    罗菲凡却是一点都不客气的坐到柳细月对面。施梅忍不住低声道:“菲菲,你怎能同大小姐同坐?快站起来!”

    “我是来相亲的,怎么就不能坐了?”罗菲凡撅着嘴说。

    “你,你连妈妈的话都不听了!”施梅上前就拽起女儿,罗菲凡加倍生出叛逆心理,又不愿在柳细月面前服输,伸手去隔开母亲的动作。母女俩在大庭广众之前拉拉扯扯,甚是难看。

    柳细月不耐烦道:“施经理,你是故意要在我男朋友家里耍横么?”

    施梅一惊,忙说:“不,不是!”

    “那就坐下。”

    施梅闻言一屁股坐在了女儿的身边,立即腰杆挺直,双膝并拢,双手置于膝盖前,姿势端端正正,态度恭恭敬敬,犹如等待领导垂询的小学生。然而脸上汹涌直下的冷汗出卖了她的内心。

    现在是深秋季节,宋世贤家里没装空调,室内气温大约十七八度,算是比较凉的。施梅身上的汗水兀自沾湿一整件套裙。

    宋世贤重新泡好一壶石芭茶端了过来,笑道:“小柳同学,家里只有一些低档茶叶,比不上你们常喝的武夷大红袍,还请不要嫌弃。”

    柳细月连忙起身双手接过,说:“叔叔太客气了。”

    茶水装在牛眼大小的细瓷杯里,茶色碧绿如同翡翠。随着雾气氤氲而起的香气犹如天然兰麝芬芳,非常浓郁。

    宋世贤道:“这石芭茶长在象京市附近几个县周边的山区里,多长在森林的悬崖绝壁上,小溪边的峭壁上,大都是野生,人工很难栽培。这茶每年只能采摘一次,也就是清明节后的十多天功夫,因此甚是珍贵。”分别给柳细月、自己、吴桂芳、顾经理各倒了一杯茶,却没有理会施梅母女俩。

    柳细月诧异的看过去,按理说这样忽略客人是很不礼貌的。宋世贤解释道:“先前施总已经表声明,喝不惯低档茶叶,我怕冒犯于她,得罪了尊客可不是闹着玩的。施总,等下我就让小军去市买几盒大红袍,您稍安勿躁啊。”

    这话好像是一记巴掌狠狠抡在施梅脸上一样。

    柳细月笑道:“叔叔,别管她。她是有钱人嘛,天天大鱼大肉惯了的,自然没把咱们的好茶放在眼里。石芭茶可是象京名茶呢,我爸在家就挺爱喝的。”

    连宝元集团柳总都常喝的茶,你嫌它低档,你算老几?

    施梅越惶恐,在沙上不安的扭动着身子。

    宋世贤说:“茶有清热解毒、护肝明目、消炎润肺、养颜美容、降压降脂之效。施总若是平日大鱼大肉太多,喝一喝石芭茶,倒是会让你感觉更好。不过施总嫌此茶低劣,可以当我没说过。”

    施梅备受煎熬,想走不敢走,留在这里又不自在。她也是职场爬滚过来的人精,勉强笑道:“宋大哥见笑了,小妹不通人情世故,之前多有得罪。那个,我可不可以尝一尝你的石芭茶啊?”

    总算看得清事态,腆得下脸,放得下身段去讨一杯自己先前嫌弃过的低档茶。

    宋世贤微微一笑,便拿过两个杯子给她们母女俩斟茶,这段小小的不愉快就算揭过了。老头子心胸宽广,并不会过多的把施梅的无理取闹放在心上。

    罗菲凡叫道:“妈!干嘛向他们道歉!低级茶叶我就是不喝!”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