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6章 长眠在白山黑水!
在饭桌上,已经摆了两瓶酒,苏天清最终还是没拗过老爷子,亲自把这两瓶酒给打开了苏锐大胜归来,她这个当姐姐的也实在是太高兴,想要喝点酒助助兴。?
  
  结果,这酒一旦敞开了喝,可就有点控制不住了。
  
  苏耀国的控制力还是比较强的,考虑到自己的身体状况,他喝到了半斤便收了,而此时,苏天清也喝了好几两。
  
  至于苏无限和苏锐,在老爷子的“挑拨”之下,两人已经开始拼酒了。
  
  “苏锐,快点再敬你大哥三杯。”老爷子说道。
  
  苏锐则是脸红脖子粗的端起面前的大碗,往里面倒满了白酒,豪气干云的吼了一嗓子:“三杯算啥,苏无限,咱们干了,敢不敢?”
  
  “那有什么不敢的?”苏无限虽然绝大多数时候都比较理性,但是此时酒兴一上来,端起苏锐面前的碗,就咕嘟咕嘟的闷头干了。
  
  就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每次见到苏锐都能喝成这个样子,和他往日的风格简直完全不符。
  
  苏无限干杯之后,看着坐在一旁没怎么说话的林傲雪,笑道:“我说弟妹,你今天不喝一点吗?”
  
  苏锐舌头硬的说道:“人家喝不喝,关你屁事?”
  
  苏无限被苏锐喷了一句,毫不在意,还想劝酒来着,结果老爷子却话了:“无限,你就别劝傲雪喝酒了,傲雪接下来一年千万别碰酒精,调理调理身体,然后和苏锐一起做做准备工作,要个孩子。”
  
  要个孩子?
  
  听了这话,林傲雪的俏脸立刻便红了起来,就像是秋天熟透了的苹果,红的好似要滴出水来。
  
  同样喝了不少酒的苏天清立刻拍手赞同:“好好好,傲雪千万别喝酒,不过调理身体用不着这么久,半年时间就足够了,我告诉你啊,到时候你们准备要孩子的时候,先去医院测个排卵,一定要找准排卵期,不然苏锐都是白忙活,实在不行的话,你多备点测排卵的试纸,估计时间差不多的时候,你就……”
  
  听到这些“经验之谈”,林傲雪简直羞的想要把头给低到桌子下面了!
  
  “姐,你喝多了,你真的喝多了。”苏锐也是尴尬的不行:“这婚都还没结呢,要哪门子的孩子啊?”
  
  这可是苏锐最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的话题了。
  
  “结婚就是一种形式而已,不必在意,现在绝大部分的小夫妻可都是未婚先孕,你们这样也算是赶潮流嘛……”一聊到这个话题,苏天清看起来很兴奋。
  
  苏炽烟也在掩嘴笑着,可是,笑完了之后,她的心里面却涌出了一股莫名的苦涩意味。
  
  这苦涩的味道虽然很淡,但却让人无法忽略掉。
  
  “对了,苏锐。”这个时候,苏耀国忽然说道:“等你伤势好一些之后,先别急着回西方,可以去一趟北方。”
  
  “去北方干什么?”苏锐略带诧异的问道,由于酒精的缘故,他现在思路非常不清晰。
  
  而苏无限似乎是意识到老爷子要说什么了,把碗放在桌子上面,然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是因为芮姨吧。”他轻轻的说道。
  
  而苏锐却没听清:“什么芮姨?”
  
  紧接着,他像是想到了什么,酒立刻醒了一半!
  
  望着老爷子,他的语调似乎变得有点艰难:“你是说……我妈?”
  
  “是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苏耀国又回想起曾经那个默默照顾他多年的女人。
  
  芮红云。
  
  也就是苏锐的母亲。
  
  苏耀国的苏,芮红云的芮,这才有了苏锐的名字。
  
  可惜的是,苏耀国却没能给她名分,而这个名字,几乎成了苏耀国对芮红云唯一的纪念。
  
  即便当时苏耀国已经地位然,但是很多事情仍旧身不由己,掣肘的地方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苏锐忽然沉默了。
  
  母亲。
  
  这是一个无比沉重的词。
  
  是苏锐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感觉。
  
  当别的同龄人都还在体会母爱的时候,苏锐就已经拿着一把匕独自穿越了原始森林,当别的孩子还在父母的管教之下乖乖的做家庭作业的时候,苏锐就已经第一次用手枪打死了敌人。
  
  完全不同的成长轨迹,让苏锐根本不知道“母爱”为何物。
  
  因此,当他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后,最初苏锐的内心是十分抵触的,他不愿意见到这种情况的出现,过往的那么多年,受了那么多的苦,负面情绪一下子就全部爆出来了。
  
  不过还好,苏锐并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他也知道老爷子的苦衷,尽管他的心里面有很多的怨气,但都被苏家后续一系列的关怀给消弭了。
  
  父亲就在苏锐的眼前,而“母亲”的轮廓,对于苏锐而言,仍旧是陌生的。
  
  没有谁是天生冷血的,没有谁是不渴望温情与关怀的,因此,在听到苏耀国提到母亲的消息之后,苏锐沉默了。
  
  沉默的同时,是一种鼻子强烈酸的感觉。
  
  “你母亲是北方黑河省人。”苏耀国也从对往事的回忆之中调整了过来,说道:“你母亲在火化了之后,我便按照她的遗愿,把她的骨灰送回了家乡,让她能够和白山黑水永远的在一起。”
  
  苏炽烟早就知道了这段故事,可是如今再一次听到,她的眼泪还是忍不住的流出来。
  
  生离死别,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是无法承受的重量。
  
  林傲雪望着苏锐沉默的样子,忽然很想去抱抱他。
  
  “所以,等你有时间之后,去看看你母亲,和她说几句话。”苏耀国叹了口气,说道:“这样的话,我也就心安了。”
  
  苏锐深深的点了点头。
  
  他忽然问道:“您这些年来,一般都多久看她一次?”
  
  苏锐并没有说出“母亲”这个词,他对这个词语还是有着一点点的陌生。
  
  他的话语里面不自觉的就带上了一丝不太友好的味道。
  
  儿子一般都是维护母亲的,此时的苏天清相信,如果老爷子说出“从未看过”或者“几年看一次”的话,苏锐绝对会立刻拍桌子走人的。
  
  “一般情况下,每年四五次吧。”苏无限替老爷子回答了这个问题:“即便现在也还是一样。”
  
  “好,我知道了。”苏锐闭上了眼睛,良久之后才睁开,说道:“我会尽快去的。”
  
  说完,他把杯中的酒全部喝光了,然后道:“傲雪,咱们走吧。”
  
  他迫切的想要尽快去母亲的坟前看一看,哪怕什么都不说,就这么静静的看上一眼,也是能够了却心中的一份期盼吧。
  
  此时,他已经没有多少吃饭的兴致了。
  
  “等一下。”苏炽烟的语气里面带着淡淡的担忧:“我们已经给你联系了军区总院,你明天务必要到那里做个详细的检查,这次受伤不轻,希望不要留下什么后遗症才好。”
  
  很明显的,苏炽烟是担心苏锐接下来会马不停蹄的赶往黑河省,万一因为这种事情耽误了治疗,那可就太不好了。况且,以苏锐的性子,真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的。
  
  “行。”苏锐竟是立刻答应了下来,让苏炽烟都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这个家伙,什么时候那么拿自己的身体当回事了?
  
  “我很惜命的,去黑河省的事情也是不急于一时,我得好好的活着。”苏锐说着,眼前却浮现出了一个身影。
  
  紧接着,这个身影的主人便消失在了茫茫的大海之中。
  
  这一次重创山本组,同样让苏锐在对人生意义的理解上更进一步了。
  
  “那就好。”苏炽烟说道:“你们今天晚上也不用走了,就在这里住下吧,爷爷都给你们安排好房间了。”
  
  “不用了,被人看到不太方便。”苏锐实话实说,不过他忽然想起了一个人,便问向了苏无限:“我想去见一见司徒前辈。”
  
  星华号一仗,如果不是司徒远空提前刺激了苏锐的穴位,如果不是他那三大高徒出手,那么苏锐能否活着从星华号上面走下来,都是个未知数呢,这一声“感谢”,他必须要当面对司徒老爷子说才可以。
  
  然而,苏无限却给了苏锐一个颇为失望的答案:“在你走后没几天,司徒前辈就已经离开这里,去云游四海了。”
  
  “云游四海?”听了这话,苏锐的表情僵硬了一分。
  
  “是啊,就是云游四海。”苏无限说道:“司徒前辈觉得自己接下来的日子不多了,想出去走走。”
  
  “日子不多了?”苏锐忽然觉得有点难以置信。
  
  上一次见到司徒远空不过是一个多月之前的事情,那时的老爷子还强健无比呢,那来去如风的度,就算是再让苏锐练上几十年,也未必能够赶得上。
  
  这样的身手,怎么会像是日子不多的人呢?
  
  看到了苏锐眼中不相信的神色,苏无限说道:“再强的人都是有大限的,人体也是有极限的,古往今来,没有人能够跨过那个极限,司徒前辈也同样不能,尽管他现在仍旧很厉害,但是生老病死是世间最基本的道理,没有任何人能够避免。”
  
  说到这里,苏无限笑了笑:“这是一道门槛,跨过去了,就是长生不老,可是,对于人类来说,长生不老却是世间最痛苦的事情,不是么?”
  
  听了苏无限的话,苏锐点了点头,深以为然。
  
  他本来还有些为司徒远空大限将至而感觉到悲伤,但是听了苏无限简单的几句话,苏锐就知道,他真的无需有任何悲伤情绪,只要祝福便好。
  
  “可我还是想要见司徒前辈一面。”苏锐看着苏无限:“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让我找到他,对不对?”
  
  ps:第二更送上!
  
  今天没有第三更了,我去写番外,明天在公众号上,大家可以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烈焰滔滔”,也就是我的笔名,点击关注就可以了。8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