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8章 我血犹热


    同样是早晨,在第一缕晨光投在王都奥利斯加的黎明堡皇宫上时,朝殿里已经站满了人。能够进入这个大殿的,每一个都是大人物。那张威严的王座之上,端坐其中的自然是刚继任的帝国新主朱里安。经历了种种事件之后,这位昔日的二皇子脸上已经少了几分稚气,多了三分磨砺出来的坚毅,以及身为上位者的威严。只是身形仍稍嫌单薄了几分,全然不似前任皇帝坦格里欧那般将王者的威严和霸气结合得天衣无缝,显然,帝国新主还需要更多的磨练。

    在王座左侧,站着一位盔甲加身的老人。手中扶着一顶红翎黄金怒兽盔的他头霜白,脸上皱纹就像树皮一般,可殿中却没人敢小瞧这个老人,因为他就是帝国元帅罗德克。前有阴影公国入侵,后有两皇子南北相争。在这前后两场战争里,罗德克也算是费心费力,整个人都老了几岁,最明显就是他那头霜,已经白得亮。

    和罗德克遥遥相对的,则是立于王座右边的御前相奈勃特。这位经历过王都动荡,曾经一度丢掉相职位的老人如今重回宰相宝座。奈勃特的气色看上去要比罗德克好上许多,他脸色红润,精神饱满,气色比以往还要好上三分,就连人看着也年轻不少。确实,作为先帝的得力臂助,又是新帝的老师,还共同经历过那段最动荡的时期。如今朝野上下,奈勃特是最得朱里安信任的人,自然是帝国此时当之无愧的大红人。

    元帅和相之下,则是各个军团的军团长以及朝中重臣。如巨龙军的领伍德里克,因随朱里安转战千里,如今声望正隆,仅居于罗德克身后。至于当日那对朱里安的征召三番两次往外推的熊甲军团长阿卡姆,则压根看不到他的人。明眼人都知道,阿卡姆尽管还留在摩瑟奥尔当他的军团长,朱里安也只言末提当日他推托之事。可在这位新帝心里,阿卡姆已经是个随时要替换掉的人。只是他在熊甲军里威望甚大,不能轻易动他而已。可迟早,他会给踢出熊甲军却是板上钉钉之事。

    大殿之下气氛压抑,众臣便连呼吸也不由放轻了三分。朱里安扫过下面众人,用略微低沉的嗓音道:“想必各位都已经知道了,就在昨天晚上,我国沿海多个港口城市遭遇了突然袭击,一夜之间,已经有七座城市沦陷。如今只有方舟港在内的三四城仍在苦苦坚持。至于具体的情况,由罗德克元帅补充。”

    罗德克轻咳了声,上前一步道:“根据我们得到的情报来看,这次入侵我国的是来自东方的敌人。很多人应该对盘龙帝国这个名字不陌生,是的,它是位于大洋东面那片6地上的霸主。盘龙帝国的历史甚至比我们还要漫长,那是一个强大、底蕴深厚的国家。无论军队或是强者的数量,比之我国只多不少。我相信,现在进攻诸城的仅是他们的前锋,他们的主力应该还在海上。值得一提的是,在他们入侵之前我们海上舰军压根没有任何讯息反馈回来。而在入侵之后,我和海军已经失去联系。如此看来,我们的海上舰队恐怕已经全军覆没了!”

    从罗德克嘴里听到这个消息,除了少数几人外,余者无不色变。帝国海军虽然谈不上如何强大,可也有数万人左右的编制。而长年驻守在圣特琳娜海上诸岛的海军至少有万余人,这么多人也连一点消息也未曾传回。那么只要稍有头脑,都可以大致估算得到敌方主力大概会有多少人了。

    “港口城市除了是南北往来的交通枢钮之外,同时,也是通往内6的重要门户。如今有七座海港城市落入敌手。如无意外,敌人会通过这些城市为跳板,开始向我国内6蔓延。这个时候若无法及时阻止,并且夺回沦陷城。那么用不了多久,在奥利斯加大要就可以看到那些描绘着腾龙图案的战旗了。”

    “我们和盘龙帝国也多有生意往来,罗德克元帅,您看是否有谈判的可能。”一个大臣问道。

    罗德克面无表情地说:“谈判的可能当然有,可那也得在我们表现出势均力敌的形势之后,鉴于损耗和收益不成比例,敌人才会坐到谈判桌上去。现在对方来势汹汹,我不认为短时间内会有谈判的可能。”

    “狮子是不会和兔子谈判的,何况海那边的是一条来自东方的巨龙。如果我们连狮子也谈不上,你认为巨龙会跟我们谈判吗?”奈勃特亦道:“所以当务之急,诸位应该抛开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我们接下来要做的是迎头痛击,必须告诉入侵者们,我们不是兔子,而是猛虎、雄狮,甚至是和他们不相上下的巨龙!”

    罗德克看了这个常年意见相左的老对手一眼,道:“难得这次和我相大人的意见相同。相大要说得没错,我们非但要迎击,还要足够强硬。只有这样,敌人才会考虑坐下来谈,而不是兵戎相见。当然,最后的决定还要取决于陛下。”

    当下,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往王座上那个年轻的皇帝。

    朱里安站了起来,道:“本来在经历了那么多灾难之后,作为一国之主,我应该还人民一个休养生息的和平年代。可如今来自东方的敌人点燃了战火,若在这时退让,恐怕会带给人民更大的灾难。所以在这里,我同意元帅和相的意见。在此我宣布,我们拜勒岗帝国将全力还击。别忘记,我们的祖先在苦难和火焰里建立起这个帝国。别忘记,我们血液里流淌着向往自由的憧憬。吾身末死,我血犹热!”

    殿中一静,跟着所有人都怒吼了声来:“我血犹热!”

    这句话是昔日初代皇帝在面临绝境中吼出的话,多少年来,激励着帝国将士矢志前进,才能在阴影公国的威胁下开创一国格局。现在朱里安以之激励众人,当下让所有人血脉贲张,个个红着双眼恨不得立刻冲往战场。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接下来则由罗德克宣布反击计划的详细内容,其中就包括了将驻守在摩瑟奥尔的熊甲军调往就近城市虎鲨港的决定。虎鲨港已经沦陷,而且那里敌军数量不少,的确需要像熊甲军这样的精锐之师前往作战。何况在之前的皇子相争里,熊甲军可以说毫末伤,所以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看,调遣熊甲军前往虎鲨港都没什么毛病。只是殿中诸人都隐约感觉得到,那是朱里安拿阿卡姆开刀的征兆。

    整个反击计划将在同时行动,需要动员到的军队多达数十万之多,作战范围更是囊括了帝国的整条海岸线。

    像这样南北战线同时打响的战争在以往的历史上鲜少出现,可在这一两年之中,拜勒岗帝国便出现了第三次这样的大范围作战。此战之后,无论胜负,帝国元气大伤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只是危机就在眼前,这一战由不得帝国不战。

    就在帝国南北动员之际,一队人马正行走于通往紫荆花岭的一片树林里。这支队伍正是昨夜从方舟港撤离的米罗神父等人,一夜奔波,此时便是那些精力充沛的十字军骑士也隐现疲态,所以队伍走得并不快,且在寻得一片开阔林地之时停下来休整。

    米罗和薇拉也下了马车,神父伸了个懒腰,喃喃说道:“好不容易结束了战争,这又打了起来,都不让人好好过日子了。”

    一名骑士送来水和面包,闻言笑道:“就别抱怨了,神父。我想这一定是天主给予的考验,我相信大家一定会挺过去的。”

    对于这位信仰坚定的骑士,米罗咂巴着嘴唇,最终把打击人的话吞回肚子里去。接过食物,走到一棵老树下,就坐在粗大的树根上吃起面包。

    薇拉像一片黑色的云朵般飘了过来,坐在神父的旁边。米罗喝了口水,把面包咽下去问:“我说,你能看到这场战争的结果吗?”

    薇拉用手撕下一小块面包丢进嘴里,轻声道:“涉及太多人的未来我往往看得不清楚,就算能看到,也恐怕只是未来诸多可能性的一种罢了。我们都只是人,别神棍当久了就以为自己真的是神了。”

    某个神棍呛了口水,愁眉苦脸地说:“我不也希望大家可以好好生活嘛。”

    薇拉刚要说什么,女孩的眼神突然变得空洞苍茫起来。米罗立刻跳了起来:“怎么了,你看到什么?”

    “有人正朝我们而来,人数还不少。我看到了从没见过的盔甲,嗯,这是龙的标志。”薇拉眼神恢复明亮:“是来自东方的敌人!”

    听到薇拉的话,负责这支队伍完全的一名骑士队长立刻大吼道:“拨剑,戒备!”

    话音末落,林中便响起了羽箭破空的声音。一名十字军步兵手里还拿着面包,一根羽箭就钉进他的脖子里。尾端仍在晃动的时候,士兵手中的面包掉到地上,然后从身上滴下的血染红了面包。

    接着一个个身着暗红软甲,脸上戴着半边面具的战士从树冠上、岩石后翻身跃出。或引弓射击、或举剑相迎。而无论是弓箭手还是剑士,他们的胸口软甲处均有腾龙的图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