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9章 回报


    突然从树林里出现的东方武士,身上所着皆是暗红色的软甲。这些盔甲的覆盖面积要比拜勒岗帝队的制式盔甲少得多,仅贴身保护着胸口等几个重要部位。软甲下则是黑色的战斗服,他们在袖口和裤脚的地方用麻绳绑紧固定,以免影响行动。这些武士大致可以分成弓箭手和剑士两类,前者手持长弓,背悬箭囊,擅长走射。边走边抽箭射击,即快又准。腰侧还悬着火药手枪,等囊中羽箭射完,应该就轮到火枪出马了。至于剑士则多背负长剑,腰侧带悬着两把短刀。也有一两个腰侧没有短刀,但背后却负着双剑的。这些使双剑的剑士明显是这群武士里的精锐,他们只有三人,但双剑舞动起来,一名十字军骑士在他们剑下也走不到几招,便给切开喉咙。无论箭手还是剑士,他们的攻击均是简单直接,没有太多花哨,完全就是为杀人而生的技艺。

    东方武士配合默契,保护米罗和薇拉的十字军卫队迅减员。不过眨眼的功夫步兵已经死绝,只剩下五名骑士仍在苦撑。骑士举盾组织防御,勉强挡住几波攻击,且杀死了两名剑士。但当那三名双剑武士加入战圈之后,十字军骑士的形势便显得岌岌可危。很快一名骑士被斩杀,另外一名则给长剑切入腿甲的空隙,几乎一条小腿给卸下来。骑士的防线立刻崩溃,再被其它剑士顺势一冲,剩下几名骑士便给分割了开来,三两下给斩杀殆尽。

    米罗拖着薇拉在树林里疾奔,可两人都不是战职人员,体力和度都比较有限。没过几分钟就给追上。米罗苦笑把薇拉拖到后面,轻声道:“早知道我应该跟威利克学几招保命的功夫。”

    薇拉呼吸急促,却不见慌乱,她的手中多了把精致的手枪。这是一把魔能手枪,不过威力有限,仅用来防身。显然,多出这么一把枪对于局势也没有帮助。

    见武士逼近,米罗擦擦额上汗水,打着拖延时间的主意问道:“你们是什么人!知不知道我们是谁,告诉你们,我们可都是大人物。如果我们死了的话,你们会给几十万愤怒的教徒撕成碎片的!如果我是你们的话,就会把眼前这两人捉起来。你们可以去紫荆花岭通传消息,爱德华伯爵会付给你们足够的赎金。”

    薇拉轻声道:“这样太丢脸了吧,神父?”

    “小姐,性命要紧啊。”米罗哼哼道,又重复了一遍。

    这时武士后面有笑声响了起来,几名剑士收剑半跪下去,从他们身后走出一道魁梧的身影。和这些身手灵活的武士有所区别,这个大步而出的魁梧战士穿戴着极为沉重的暗红战甲,盔甲上除了腾龙的图案外,还有明亮的黄色纹路作为装饰,看上去就像片片飞扬的火焰。魁梧武士手中拖着一把长柄斩马.刀,刀锋的刀脊处刻着一条暗红色的飞龙。刀锋在地面拖行,一路经过的地方均被刀口切出一条裂痕来。他在米罗两人前方立定,大声道:“我们是平西王旗下火部特行军,听上去,你们是番人蛮子里的大人物?”

    “平西王?特行军?”米罗自已言语道:“一个也没听懂。”,听到后面那句忙不迭地点头:“没错,我们是大人物!”

    “那太好了,把他们捉起来带回去见王爷,这两个家伙应该可以给我们提供必要的情报。”

    “作茧自缚。”薇拉小声道。

    米罗也哭丧着脸,这可和他预料的有些不一样。但对方显然没考虑神父的心情,十来名箭手举弓瞄准了米罗两人,四名剑士则取出粗索走了过来,打算把他们五花大绑。

    便在这时,树林里吹起了一阵风。周边树涛哗哗作响,数以百计的叶子被风吹落,飘过林间人群。

    那魁梧武士“咦”了声,刚来得及喊上一声“小心”,可那些被落叶擦过的武士已经皮开肉绽。就是那些看上去毫不起眼的树叶,却轻易切开了他们的喉咙,顿时倒下了一片武士,血液染红了周围的草地。魁梧武士及时爆一股玄青色的源力,将飘来的树叶震开,然后大吼道:“谁在装神弄鬼!”

    有女人的笑声在树林里响起,接着脚步声传来,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人从树林里走出,来到米罗两人身边。看到这个女人,米罗“咦”了声道:“是你?”

    全身套在密不透风的斗蓬里面,就连脑袋也罩在低垂的帽子中,不过从身材和声音来看,却是昨夜在教堂里找米罗做告解的那个神秘女人。她轻声道:“昨天得神父的帮助,今天就让我做一些回报。你们快走,其它武士我已经解决了,现在就只剩下这个大个子。”

    魁梧战士一听,双眼怒瞪:“你杀光了我的人?”

    “没错,怎么,难道还得跟你报告?”娇小女子用挑衅的语气道。

    米罗则拉起薇拉掉头就跑,很快就消失在树林里。女人哼了声说:“竟然连一句道谢也没有,果然好人当起来就是不爽。”

    那边的魁梧战士已经源力爆,拖刀冲来。那长柄斩马.刀的刀锋喷出淡淡的玄青刀气,抡起对着女人当头便斩了下去。

    女人像一片落叶般往后飘去,淡淡笑道:“大个子,知道吗?这里可是我的主场,所以你还是不要太嚣张地好!”

    正奔走着,忽闻身后响起一声凄厉的惨叫,听声音是个男人。米罗耸了耸肩,对薇拉道:“没想到那个女人还是个高手。”

    “别管那么多了。”薇拉说。

    米罗点点头,把力气都用在了逃命上。

    树林里,那个娇小的女人抬起头。在她前面是一棵大树,但在树干上却钻出了魁梧武士的脑袋。武士七孔流血,双眼惊恐地看着树下那个女子,似乎她比魔鬼还可怕。

    女人轻笑道:“怎么样,树根在身体内游动的滋味不好受吧。都说了树林是我的主场,你偏不听。现在后悔了吧。”

    武士嘶哑道:“别得意,贱人。平西王爷会杀光你们这些蛮子的!”

    “死到临头,嘴还真臭。”女人打了个响指,顿时从武士的眼睛和嘴巴里伸出几根树枝来。武士渐渐没了声息,而那树枝上,却长出了几个青绿的嫩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