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0章 心思难测


    有脚踩过草地的声音响起,干脆靠在大树底下的娇小女人抬起了头,就看到一道高挑的身影出现在前面一棵大树旁。那同样是个女人,这点从身形上不难判断,不过她要高得多。从那低垂的帽沿里响起一把深沉的声音:“真搞不懂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不是害怕被那个人追杀,却反而跑到这个有他基业的星球上来。明明知道那些人和他有关系,却偏偏出手相救。告诉我,安妮小姐,你究竟有什么打算。如果你打算自杀的话,那请原谅我不陪你玩这么一把了。”

    “别这么说嘛,亲爱的哈娜,我们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难道你觉得我像是会把时间浪费在一些无用之事上的人吗?如果你这样想的话那就太伤我的心了,这只能说明我们两人还不够互相了解。”轻轻揭开帽沿,一头金黄的短便跑了出来,在透过叶隙的阳光下闪闪光。短下的脸孔正是安杰罗妮,至于另外一位,自然是在永夜星上被她救了的佣兵哈娜。

    当日两大至尊决战于永夜星,安杰罗妮早在那之前脱离了罗文侯爵。在此之前,她便已经安排了哈娜这一着暗棋,最终哈娜驾驶一艘小型星舰把安杰罗妮接离了永夜星,之后安杰罗妮做了一个大胆,甚至疯狂的决定。她选择前往天堂星,她当然知道天堂星上有什么,这里有艾伦的基业和部下。可以说,这里很危险。可她仍然选择来到这颗星球,并于昨夜和米罗神父有所接触。她的行事难以揣度,也就由不得哈娜生出拆伙的心思了。毕竟,安杰罗妮在想些什么,只有这个女人自己知道。

    “我是一个佣兵,但不是赌徒。对于一些无法预测结果的冒险,请恕我不奉陪。”哈娜淡漠道:“至于你救我的人情,我想已经还得差不多了。或许,现在是我们分道扬镳的时候。”

    安杰罗妮摇头笑道:“天啊,你竟然会有这种想法。好吧,哈娜。你看这样如何,你既然说自己是一名佣兵,那我就雇佣你留下来保护我。当然,如果你判断有危险的时候,可以单方面解除契约。怎么样?”

    哈娜道:“安妮小姐,你的实力在我之上。让我保护你,这只会是个笑话。”

    “一点也不可笑啊。”安杰罗妮脸色变得有些黯然起来:“我已经背弃了艾达华星,舍下了所有的一切。现在的我只有你呢,知道吗。我讨厌这种孤单的感觉,所以陪陪我吧,哈娜。”

    树林里一阵沉默,片刻之后哈娜道:“那就像你说的,如果判断危险,我会立刻离开。”

    “成交。”安杰罗妮跳了起来:“那么,刚才那两人?”

    “我亲眼看着他们离开了树林,也确认不会有敌人跟踪他们才回来的。”

    “好吧,那这里暂时没咱们什么事了。”安杰罗妮拍了拍屁股道:“走,现在该他们欠我一些人情,看看能讨些什么东西回来。”

    帽子中哈娜皱了皱眉头:“我还是觉得你想自杀。”

    方舟港。

    拖曳着火光的炮弹划过海面,留下明亮的轨迹,消失在山崖的另一边,制造出连串的爆炸和火焰。山崖在震动着,那些脆弱的部位不断脱落,然后给火焰熏黑,再为第二波爆炸震裂、脱落,如此反复。就在那片不时震动的崖壁之上,有身着红甲的士兵正艰难地往上攀爬。崖顶上方则是深海鳞姬的士兵,他们会淋下热油,然后点火,偌大一片山壁就会燃烧起来,将爬上来的敌人烧死摔落。可纵使如此,盘龙帝国的士兵也没有放弃的念头。一艘艘龙头船把他们送到海边崖壁,然后这些士兵就会像蚂蚁一般爬上去,哪怕终点是烈焰的地狱,也丝毫不惧。

    像这样的战斗已经持续了一个早上。

    这让坐在铁甲船木楼上的一个男人十分不耐烦,终于他站了起来大吼道:“这还要打到什么时候,把兵器给我拿来,本王要亲自出马!”

    旁边一名军官连忙跪下道:“王爷乃千金之躯,怎可轻易涉险。”

    这个男人正是平西王,身为盘龙帝国的王爷之一,平西王完全可以称得上年轻有为。不到四十,一身战力却挤身帝国绝顶强者之林。他出身高贵,家大业大,当是封地,便快赶上拜勒岗帝国的南方领土。平西王一身难逢败迹,此次西征他主动请缨,且参与了前锋军的行动。本来以为像方舟港这一座城市还不是手到擒来,不料一个晚上过去了,竟然还攻不进城内。如今又过去了一个早上,已方兵士仍在冲击山崖防线。纵使末败,对他来说已经算是奇耻大辱。

    旁边那名军官亦是冒出冷汗,昨晚他们用龙头快船攻进方舟港的山腹码头之后,在惊涛走廊遇到深海鳞姬的强硬对抗。之后深海鳞姬更是把惊涛走廊炸毁,断绝了从码头通往城内的唯一通道。无奈之下,平西山只能派出火部特行军,从其它地方登岸寻找通道。另一边,则用士兵攀上山崖的笨办法。如果是其它的港口城市,可能架不住盘龙帝国这种不要命的攻势,但方舟港环境特殊。炸毁了惊涛走廊之后,面海的山崖便成为了天然的屏障。让盘龙帝国的攻势不断受挫,而由于前锋军军械方面的不足,使得平西王只能用人命去堆方舟港的优势。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如果没有其它通道的话,想要攻下方舟港只怕会付出比原行的预估多出十倍的损失来。

    这一点,正是平西王坐立难安的原因。

    “特行军方面还没有消息吗?”怒火中烧的王爷大声问道。

    特行军是帝国里几位王爷专用的军队,这支军队又分成风、火、山、林四部。每一部的职能和特长皆不相同,拿火部来说,最擅渗透和机动作战,正应了侵略如山一语。可现在把这支火部派出去,一个早上过去仍无消息传回,着实让人难耐。别说平西王,就是那名军官也心生疑惑。此刻听王爷问起,只得硬着头皮低声道:“或许他们正在规划路线,请王爷勿急。眼前的损失根本不算什么,王爷可安心等我军主力到达。届时,这些西方蛮子的所为不过螳臂挡车罢了。”

    平西王哼道:“等主力到来?主力一到,极武王那个老东西不也到了?我随前锋军行动,就是要让极武王知道,帝国不是只有他们这些老家伙,本王岂会输给他们半分。可现在,连一座小小的城市也要等主力赶到,那本王不如直接回国算了。”

    那军官只能暗叹,平西王向在骄傲自大。来时志得意满,不料在这里吃了亏。以他的脾性,能够按捺到现在倒也不错了。可平西王虽然战力高,但这个西方国度同样也有强者坐镇,怕就怕平西王出战惹来敌方强者。万一平西王折在这里,他都不敢想像接下来会生什么了。只怕,他的家族都得替这位王爷陪葬。

    所以无论如何,军官都打定主意要把王爷拖在这。至于拖不拖得住,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在拜勒岗帝国的沿海被战火所点燃的此刻,远在圣特琳海的另一边,海面却平静得可怕。在海平线上,渐渐出现一片阴影。这片黑影占据了海平线的一半有多,没过多久,海面的宁静就给汹涌的浪声所打破。伴随着浪潮声传来的还有激昂的鼓点,接着一艘艘包裹着铁皮的帆船便出现在海面上。这是支庞大的船队,光是那种铁甲船便有上千之多。在这只船队的阵营里,还有十来艘庞大的楼舰。除此之外,还有个头堪比铁甲船的海蛇不时出没。这片海上的阴影不断推进,从船队的度可以判断,最迟明天,这支船队就可抵岸。

    和船队遥遥相望的一座海岛上,海岛的乱石礁上坐着个娇小的女孩。女孩看着远处那片移动的阴影露出浓浓的忧色,这时水声大作,从乱石滩前面不远处的海面上相继升起了几道身影,却是娜迦人里的沧龙骑士。至于那个女孩,则是娜迦公主莉莉。其中一名沧龙骑士向莉莉报告了船队的情况,听罢,莉莉叹了口气道:“竟然生了这样的事,东方的人类跨洋而来。要命,我们的盟友现在正元气大伤,再打上这么一场,只怕……”

    “殿下,那我们应该怎么做?”

    莉莉咬了咬嘴唇说:“我们居于深海,6地上生的事情本不关咱们的事。但拜勒岗要完蛋了,除非我们举族迁徙,否则接下来只怕就轮到我们。所以现在,我们也得做些什么。”

    “可是殿下,对方人数太多了,就算我们出动所有战士也于事无补啊。”

    “笨蛋,谁叫你们硬拼了。刚才你不是说船队里有特别大的巨舰吗?那我们就去凿沉它们,那些巨舰不是拿来运输士兵,就是重要人物的座架。弄沉它们的话,应该可以拖延一些时间。作为盟友,我们能够做的也就只有这样了。”莉莉站了起来,伸手往那片船队阴影指去:“行动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