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决赛前的 意外
    一秒记住【笔趣阁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这小子,还真敢上来?

    刘新颖反倒有些微微虚,但箭在弦上,已经不得不。

    再说了,自己从小就在军区大院长大,这套军体拳学得早就比一些精锐战士更加纯熟,有什么好怕的。

    “你来选吧,哪一招你掌握得比较好?”

    “那就之前李教官想要跟你演练的那一招‘格挡弹踢’吧。”

    刘明随意选择,对他来说也是完全无所谓。

    尽管这套拳比较陌生,但凭借龙血龟鳖丸改造的强悍体质,要做个似是而非的动作,还是不难的。

    “你先攻还是我先攻?”

    刘新颖真的被刘明的态度弄得有点没底,谨慎地问道。

    军体拳第15式,格挡弹踢。做双人对练时,需要一个人动攻击,另一个人先格挡开攻击之后,再顺势弹踢,最后以一个右直拳收尾,完成整个演练过程。

    这是一招后制人的招数,先攻的只是假想敌,演练拳路的是另一人。

    刘明恨这刘新颖心思歹毒行事阴险,再加上他对这套拳法的确不够熟练,便开口道:“我先来吧。”

    “好!”

    刘新颖迅在心中构建了完整的演练过程,只要刘明一上手,他挡开之后,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先踢他个半死,最好“一不小心”踢到要害部位,那就更加完美!

    撩阴脚要是击中,最后的右直拳都可以省略了,任凭你体格再健壮,这也都是一招ko的节奏。

    这可不怪我,你自己选择的“格挡弹踢”,那就准备住院吧!

    刘新颖微微吸了一口气,来到刘明面前,保持了足够的警惕,点头道:“我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开始。”

    看到他眼中闪过的那丝凶光,刘明也放下了最后一点怜悯。

    自寻死路,怪不得我。

    准备格挡然后弹踢?

    先格挡住再说吧!

    刘明身形微微一侧,以左脚为轴划了一个半圆,将浑身的力量都凝聚在右拳,呼地一下猛击过去,刚好打在刘新颖用来格挡的左臂之上。

    喀嚓!

    丝毫没有意外,刘明虽然没学习什么武功套路,更没开始修炼术法,但光凭这副被龙血改造过的身体,爆出全身力量的一拳,绝不是普通凡人所能抵挡。

    那天在西湖小船上,就算是特种精锐邱天云,也只是展开身法避开了刘明的攻击,并不敢正面硬接。

    而刘新颖虽然在同龄人当中算是身手不错,但和邱天云相比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这一拳非常轻松地将他左臂打得骨折,哪还有接下来的弹踢和右直拳。

    “啊!我草……”

    刘新颖出惊天动地的惨叫,捧着受伤的手臂,倒在地上,一瞬间头上就渗出了一层密密的汗珠。

    场面一下子就爆炸了,包括在旁边训练的1班的队伍,也不顾教官的约束,纷纷跑过来围观。

    没有人想到,开学军训半个月,一直表现很低调,没事只是喜欢在角落里呆的刘明,今天第一次露出獠牙,竟然如此可怕?

    只一个回合,就把刘新颖手臂都打断了,虽然今天的事明显是刘新颖下午要搞事情,但这也未免太残忍了点吧?

    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刘新颖通过跟军训总教官的关系,背地里做了些什么事,总之上午是刘明当面拒绝,硬刚刘新颖,下午刘新颖打算找回场子,却吃了更大的亏。

    这仇,眼看着越结越大了。

    负伤的刘新颖很快被人扶去医院,刘明也没必要跟所有人解释事情的全部来龙去脉,只是在回寝室的路上,跟几个128的兄弟简略提了提。

    “我靠,这小子这么孙子?”

    赵自伟怒道:“换教官是他安排的,然后故意打伤孙教官,就为了装个逼?太阴险了啊!”

    “不过他既然和军训总教官认识,可能是家里有背景啊,刚才明哥你出手那么重,估计这小子也不会善罢甘休,这事儿要不要跟咱们班主任说一下,也好有个准备……”

    “没事儿!”

    刘明无所谓道:“该吃吃,该睡睡,放一百个心就是了。”

    哦?

    赵自伟等三人心中一凛,这话说得无比自信,看来这个有缘同寝的明哥,也不是个一般人呢!

    让刘明稍有些意外的是,这个刘新颖住院之后,居然没搞什么动作。

    日子一天天过,军训即将进入尾声,还差一个最后的汇报演练而已。

    但是这一天,数理系参加军训的新生,却都集体请了俩小时的假,赶到礼堂,观看美文诵读大赛的决赛。

    本来大学里这样规模的比赛不算什么,按道理说不该打乱军训的安排。但数理系这不是难得表现亮眼一次么,居然在决赛的1o个名额里占据了两个席位,这是前所未有的盛况,所以才特批这帮新生都到现场来加油助威。

    “你们知不知道何琳还有那个大三的师兄,决赛时选择的是哪两个名篇?”

    刘明等人的座位依然比较靠后,距离比赛开始还有十来分钟,大家交头接耳打听一些情况。

    因为这段时间都忙着军训,居然没人知道具体的消息,就连何琳寝室的几个女生也居然摇头表示不知,这让人有点意外。

    “何琳最近……好像心情不太好,除了固定跟指导老师练习之外,回寝室也不怎么说话,我们交流不多。”

    何琳寝室的刘慧慧,经过这大半个月的军训,和男生们也混得有点熟了,接过了话茬,却没能解答问题。

    “怎么了,压力太大?”

    刘明诧异道:“进入决赛,全校也就1o个人啊,已经很给力了。那天要不是被一个猪一样的师兄强行送花,分数还会高一些,估计六、七名都有可能,她不会是打算争第一吧?”

    “不知道,看她脸色一直不好,我们也不敢追问。”

    刘慧慧猜测道:“听说好像是关于决赛文章的选择,何琳的意思和指导老师的意见不一致。”

    “哪来个指导老师?”

    “就是系里专门负责这些文体活动的一个外聘的老师,这回咱们系不是一下子闯进两个决赛者么,特意把她请来,希望能够帮助这两名选手在决赛中获得尽可能好的成绩。”

    几个比较熟悉的同学,在礼堂后排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忽然急匆匆跑过来一个女生,刘明认得她叫王秀,也是何琳寝室的成员之一。

    “出事了!何琳在厕所里哭,不知什么原因。眼看着就要上台了,她抽签顺序还挺靠前的,我劝了几句也没效果,慧慧你跟她关系最好,赶紧去帮帮忙,不管有什么事,好歹把比赛坚持一下啊……”(未完待续。)8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