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3节 猛将、懦夫

      董卓为何告诉他吕布这些事情?
  
      吕布微有迷惘,随即想到——是了,他不是信任我,亦不是想教我什么,而是在炫耀。一个人做了件得意的事情,若是不向人说出来,心中肯定不会痛快。每个人都希望得到别人的夸奖,董卓亦是一样。
  
      他那时候不明白董卓的心思,他还是个血性的男儿,不懂得这些龌龊的伎俩。
  
      一梦许多年。
  
      他知道自己是在做梦,看着貂蝉满是柔情的眼眸,他心中稍静。这是一个美梦,他不愿醒来。
  
      他只想在梦中静静的看着貂蝉,一直到了生命的终结。
  
      可如今是梦的话,那他记忆中被杀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何被杀的噩梦是如此的清晰,甚至让他想想都感觉脖颈很痛?
  
      他想去触摸脖颈,却是连手指头都动不了分毫。
  
      是梦!
  
      只有身在梦中,他才会不能控制自己的身躯。想到这里,吕布欣慰的笑,轻轻的呼唤——貂蝉。
  
      他不敢大声,只怕惊醒了这难得的美梦,却没有留意到一滴滴的泪水顺着貂蝉的眸中落了下来。
  
      泪水明亮如珠,滴入尘土后转瞬不见了踪影。
  
      他的思绪又到了当初遇到董卓的那一幕。
  
      那是永远不能忘记的恐惧。
  
      董卓说完篡位的计划后似刚吃完早饭那般轻松,接着道——眼下我的障碍只有丁原,你帮我杀了他,我收你为义子,丁原能给你的东西,我可以给你千倍。
  
      他那时候还能愤怒道——为什么?他不明白,他知道以董卓之能,要除去丁原不过是翻掌之间,董卓为何要让他吕布做这件事情?
  
      董卓不语。
  
      他又愤怒叫道——我若是不应呢?他说出这话时本是准备慷慨赴义,他一直向往着做个天下无双的英雄,怎能做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
  
      董卓只是拎着他到了一间密室——血迹斑斑、到处是断肢的密室,指着一个如蛆般蠕动东西道——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他从未见过那种奇怪的东西,那东西看起来像个人,但粉嘟嘟的又和人完全不同。
  
      董卓轻飘飘道——这是个人。
  
      他那时讶异非常,实在难信人会长成这种模样,可等他明白了真相后,差点吐了出来。
  
      ——要一个人死,可以有很多的手段。
  
      董卓那时说的话清楚的回荡在他的耳边——你听说过人彘吧?
  
      怕他不明白,董卓还能详细的解释道——大汉高祖的女人吕后对戚夫人受到汉高祖的宠爱很是痛恨,在汉高祖死后,吕后随即就将戚夫人砍断了四肢、刺瞎了眼睛、割掉了舌头后丢进了粪坑,然后吕后就把这种人称作人彘。
  
      他那时候一阵反胃。
  
      董卓居然还是津津有味道——吕后还嫌不够,每天又找来宫人欣赏戚夫人的痛苦。女人啊,心狠起来不亚于男人的。吕布,你知道要一个人死,还有很多有趣的手段呢。你可以将一个人剥光了埋到土里,然后割破他的头顶灌入水银。他痒的受不了了,就会拼命的向外挣扎,然后……你就能看到这种如蛆虫的东西。
  
      他当下就呕了出来!他终于明白眼前这如蛆虫的东西真的是人,只是……他不是没有杀过人,但那都是一戟了事。
  
      人死了就死了,为何还要那多的名堂?
  
      他不懂,但他那一刻心中真的满是恐惧——自从他纵横疆场后,第一次发自内心的恐惧。他知道自己当时的脸色肯定很难看,因为董卓的脸色很是快意。
  
      ——你有三种选择。
  
      他听到董卓这般说的时候,心中惊惧,他竟一下子猜到了董卓给他的选择。
  
      ——第一条路是杀了丁原,我收你为义子,然后这天下就是我们父子的天下,你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剩下的两条路就是或当人彘、或做蛆虫,你选择哪种?
  
      往事历历,黑暗无比。
  
      他真的不想回忆这段往事,但人就是这么奇怪的动物,越是想忘记的屈辱偏偏会不停的忆起。
  
      是的,人就是动物,他吕布清楚的明白。因为有些人或许不过是披着人皮,内心深处比动物要肮脏百倍。
  
      动物都不会对同类这般残忍的。
  
      他拼命的想要忘记这些事情,可一等他空下来的时候,这些东西就会倏然涌了出来——从四面八方的涌来,将他逼迫的难以呼吸。
  
      他没有变成人彘或者蛆虫,当将利刃刺入丁原腹中的时候,他看到的只有讶然和惋惜,却没有恐惧。
  
      丁原讶然不出他的意料,但丁原惋惜什么?他真的不知道。
  
      他不知道,亦不想知道!
  
      董卓没有失信,竟当天下人的面宣称——吕布是我董卓的义子,以后谁敢轻辱吕布,就是对我董卓不满。
  
      没人敢对董卓不满,所有人都敬畏着他吕布。
  
      他吕布得到了所有想要的东西——荣耀、功名、天下第一猛将的威名、世上无双的赤兔马,他似乎得到了曾经想要的一切……
  
      可他发现自己失去了一件东西——人类的情感!
  
      他再没有意气风发的梦想,每一天手上染血的时候,他都是想着一件事情——变成董卓一样的人,董卓就不会杀我。
  
      想到这里时,吕布嘴角咧咧,露出丝无奈的笑——谁又想到那被天下人尊称的第一猛将,其实不过是个懦夫,懦弱的每天都在畏惧着死亡的来临。
  
      他杀的人越来越多,性格越是暴烈,但他知道自己骨子里面的懦弱,他发现自己无论怎么努力,都是无法变成董卓那样的人物。
  
      伊始的时候,他只以为自己不够狠,看着董卓的那些兵士冲入市集,尽情的掳掠女人、杀了无辜的百姓、将血淋淋的人头挂在马鞍时,他还是有些不舒服。
  
      他不够狠,知道这些事情做的不对,但他无力阻止。
  
      一切恶行都归在他吕布的身上。
  
      他终于明白董卓为何要他杀丁原、为何要收他为义子,因为他和天子刘协一样,都不过是个可怜的傀儡罢了。
  
      董卓需要这种傀儡,他恶事做绝,不指望天下人和他一起欢呼,却希望有傀儡和他默契共舞。
  
      这样才不会孤独。
  
      他吕布不想再当傀儡,但他一定要有了董卓那样的实力后,才能摆脱董卓那恶魔的控制。他小心翼翼的让自己变成和董卓一样的畜生,因为这么一来,董卓就暂时不会想着杀他。
  
      畜生不会轻易杀掉同类的。
  
      董卓已经疯了。
  
      他吕布不想疯,他终于从一人口中得知董卓变成如此强悍的原因——异形香!
  
      世上有这么残忍的人,亦有不可思议的事情,董卓就是用了异形香后,变到强大的难以想像。
  
      可董卓还嫌不够,他还在拼命的寻找世间留存的三香,他想长生不死,他想变得更强,他心中也有恐惧,因为他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天理难容。各路诸侯已在不停的反抗,他虽能暂时扑灭一路路的怒火,但更多的反抗呈星火燎原之势,迟早会将他烧毁。
  
      董卓身边信任的人已不多,因为他最信的还是自己,只要身边的人对他有一点点威胁,他就立即想办法用最残酷、最血腥的方法杀掉,用以警告身边的人千万不要反抗。
  
      他吕布成功的变成董卓最信任的人,亦开始受董卓密令——寻找三香。
  
      董卓用了异形香能变强,我为何不能?
  
      他那时心中激荡,异常“忠心”的向董卓许诺,他一定会帮义父寻到三香。他开始了漫长的寻香之旅。
  
      这个秘密太少人知道,要去找很难问人,只能从坟墓中挖掘,他很快将汉室帝陵挖个底朝上。
  
      他那时候心中有着丝丝快意,这些所谓的受命于天的天子,死了和常人有什么两样?去除了身份地位,很多人卑微的和蛆虫有什么两样?
  
      他一定要变强!
  
      不知挖了多少坟墓,他却对三香始终没有眉目,这时候他却从华雄口中知道了一件事情——有卜氏的人建了七星坟,和三香肯定有关。
  
      华雄那时候也在拼命的讨好着董卓,甚至想对他吕布取而代之。他吕布再不是意气风发的少年,肚子里早长出了狠辣的心肠。他不动声色的打听到更多的线索——华雄派人去抓了个叫卜歆的人物,打死了卜歆的儿子换取了三香可能存在的地方,结果是,那里竟有很多变异的老鼠,将去的人咬死个七七八八。
  
      华雄损失了不少人手。
  
      那些老鼠一定和异形香有关,原来老鼠用了异形香也能那么强!
  
      他吕布心中激荡,转而密切留意华雄的动静。他终于发现华雄历尽辛苦得到了一根异形香——红的如血般的异形香,而且想要转呈董卓求得董卓的欣赏。
  
      华雄这个懦夫!
  
      他心中暗骂,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焦灼,直闯华雄的营寨向华雄索要那根异形香。
  
      华雄亦是狡猾之辈——董卓的手下,如何会有正义之士存在?华雄亦在防备他吕布,发现了他吕布的意图,居然带兵反抗。
  
      幸好他不再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早在出手前就想到了各种可能的情况——这件事情绝不能让董卓知道。他有可利用的棋子,那人就是孙坚!
  
      他其实很钦佩孙坚,这人的胆子简直是天作的。孙坚一败再败,居然还敢讨伐董卓。他那时候和华雄、胡轸等人正在对抗孙坚的义军。
  
      他早将封匿名的书信射到了孙坚的营中,告诉孙坚在那个月色难光的夜晚、有人会助孙坚击败董军。他知道孙坚会怀疑,但以孙坚之能,见到董卓军营的混乱,如何会放弃击溃董军的机会?
  
      他制造了军营的混乱。
  
      孙坚果然进攻!
  
      他趁乱抢下了半根异形香,却没能杀死华雄,但他早算准了华雄最后的退路,孙坚亦是一样。
  
      孙坚斩了华雄,取了另外的半支异形香。
  
      当他赶到华雄死去的地方,看到华雄没有脑袋的尸身时,他嘴角带着得意的笑。他知道自己那时的笑容应和董卓一样。
  
      那曾经意气风发的俊彦早在杀死丁原时就已死去,如今存活在世上的是一个懦夫,哪怕他挂着“天下第一猛将”的名头。
  
      风萧萧。
  
      有月光黯淡,不屑的落在那贪生怕死的懦夫身上,亦照着他精心算计取到手上的、半根血色的异形香……
  
      月色血红,血红的应和他的眼眸一样。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