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4节 诚实的算计
感谢书友‘生而无可恋’的打赏,《偷香》又增一盟主!盟主威武!也感谢众多打赏订阅投票给《偷香》的书友们,谢谢大家!——
  
  吕布回忆着往事,感觉这是少有的一个清晰梦境。在这个梦中,他居然能如清醒的时候般、进行有条理的思索。
  
  以往的梦都是混沌的,他记得自己在梦中迷迷糊糊的见到了刘备和关羽,还有个头发乱的如鸟窝般的少年。
  
  刘备还是大义凛然的模样,让他望见后不由自惭形秽。关羽亦是那般的正气,栩栩如真的在现实中见过一样。
  
  他在梦中和这两人打了一场,被那少年击了一掌,随后又遇到了赵云。赵云犀利更胜,他的枪法比起以往似乎又高明了很多!
  
  幸好他吕布也是不俗,幸好那是梦,他虽想杀了刘备,可他若是没死的话,那他为何要杀刘备?他为何要恨刘备?他想杀刘备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刘备在他临死想改过的时候,却没有给他一个机会。
  
  刘备只说了一句话,可却揭露了他最不堪、最屈辱的两件事,让他临死都是痛苦不堪,曹操更因此杀了他。
  
  这个记忆是如此的清晰,让他对刘备痛恨非常,见到刘备就想复仇!
  
  但一切不过是个梦?刘备没有说过那句话?他不是好好的活着?死人如何能和他现在这样的思考?如果真的这样的话,他知道很多人宁愿死去的。
  
  他一时糊涂。
  
  念头涌起,他的头脑立即乱的如一锅粥般。那种莫名的恐惧又漫了过来,董卓呢?究竟死没死?董卓的死也是个梦?董卓会不会要来杀他?他没命的狂奔,直到陷入了昏迷中……
  
  之后他似乎又做梦射杀了荀攸,然后又碰到那个不修边幅的少年,甚至在诡异的地下面对着一个可怕的女子,那女子的武器居然是一道光……
  
  那道光射穿了他的心脏!
  
  他心乱如麻,不再去想,只怕破坏了如今清醒美好的梦境。他一生在算计下度日,梦中都是焦灼不安的打打杀杀,只有这次梦境难得是安详的清醒。
  
  安详是因为貂蝉。
  
  貂蝉就在他身边,含情脉脉的看着他。他泯灭了回忆往事时、由心底露出的邪恶笑容,竭力给貂蝉一个俊朗的表情。
  
  哪怕是在梦中,他还是希望貂蝉看到的是那个倜傥的吕布。
  
  他本不知道自己活着还为了什么。暗算、屠杀、勾心斗角、踩着别人的尸身上位……匍匐到更强、更冷酷无情人的脚下。
  
  这样的日子到什么时候是个尽头,他比董卓强就够了吗?他不知道,他甚至不知道是否能比董卓要强,因为他只拿到了半支异形香。
  
  董卓用了多少根异形香?他用了这半支异形香后能不能杀了董卓?他不知道!他若是杀不了董卓呢?那他肯定会变成人彘或蛆虫……或者别的更恶心的东西。
  
  想到这里的他有些不寒而栗。
  
  他终于明白华雄为何要将异形香献给董卓,因为华雄恐怕和他一样的念头,献上异形香最少还能维持眼下可耻的富贵,若是被董卓知道私吞了异形香的话……
  
  意识到问题的严重,他拿着那半支异形香如同拿着烧得红赤的铁条般,恨不得立即将手上的异形香毁去。但他又不能毁去异形香,因为这是他最后的希望。
  
  幸好他不再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幸好他不再是那个不知怎么面对丑恶的少年。他思前想后,终于想到了应对的方法。
  
  华雄一死后,董军很快溃不成军,他藏好了异形香,故作惶惶的退回洛阳,痛哭流泪的向董卓请罪,说他丢了义父的脸,孙坚强大的让人不可想象,他请义父杀了他。
  
  董卓那时候蓦地问了句听说你抢了华雄手上的异形香?
  
  他那时候心木的就和眼下一样,空荡荡的根本没有任何感觉,但他早料到了这点。董卓在军中安插了许多害怕变成蛆虫的人,这些人失败后为求免罪,定将他吕布和华雄争夺异形香一事转告了董卓。
  
  幸好他不再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
  
  在动手前,他已把失败后怎么弥补都想得清清楚楚。
  
  义父,华雄不知受谁蛊惑想要独吞长生香!华雄想反你!
  
  虽是跪着低着头,但他从铜镜中看到董卓露出了狐疑的表情,他知道董卓有一个越来越明显的问题董卓越发的残暴,疑心也是日益变大。
  
  他当时不知道缘由,但已知道利用董卓的这个漏洞。
  
  孩儿听到这个消息后忍无可忍的立即去质问华雄,结果他真的叛你,而且带部下想要投靠孙坚联合反你。孩儿没想到他那般毒辣的算计,被他暗算。不过孩儿想着义父的教诲,奋起亦重创了华雄。
  
  他确信除了没有杀死华雄外,已将帐中其余的人都杀了两次!
  
  那些人绝不会向董卓密告了,因为他们每个人的脑袋都被他吕布砍了下来、嘴巴亦被他捣的稀巴烂。他就是因为要处理这件事,才追慢了一步。通风报信的人是那些看到他入了华雄军帐的外围人物,对帐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并不清楚,告密的人是在推测。
  
  他算得很准,因为垂着头的他看着铜镜中董卓更加的狐疑。
  
  有人说你想私吞异形香,奉先,你若是真的做了此事,交出异形香,为父对你还会和从前一样。
  
  董卓很是“和颜悦色”的开导着他。
  
  他要还是以前那天真的少年,说不定已将半支异形香交出来,但他幸好不是。他知道交出来只有落个更惨的下场。
  
  义父,你不信我?
  
  他“悲愤欲绝”的撩起中衣,露出腹部一个尚未愈合的骇人疤痕孩儿为义父出生入死,还被华雄重创,如今就落个被义父怀疑的下场?孩儿知道义父聪明绝顶,谁都骗不了你!一定是有小人嫉妒孩儿的富贵,因此向义父诬告孩儿。义父,你把那人找出来,孩儿和他当面对质!
  
  他那时候腹部很痛亲手捅了自己一刀,甚至都要割出肠子的一刀让他很是痛苦不堪,只有痛才能掩藏心中的恐惧,只有对自己狠辣才能让董卓不起疑心。
  
  董卓挥挥手后,就有一人走了出来。那人是华雄的副手,伊始那人还是言之确凿的模样,但在他吕布的反击下,那人很快就乱了分寸。
  
  华雄要造反,你不但没有制止他,居然还污蔑忠心为了太师的人,你的良心被狗吃了?我知道了,你一定是贼心不死,想为华雄复仇,这才到了洛阳。义父,你不信我,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他一拳击碎了窗棱,取了窗棱最尖锐的硬刺就要捅到自己的肚子里。董卓武功虽高,但亦是怕死,任何亲卫不得允许,绝对不能带着兵刃入内。
  
  他见董卓的时候亦没有带着兵刃,他知道带了兵刃也是无济于事。
  
  董卓制止了他,杀了告密的那人。
  
  奉先,义父从未怀疑过你。你放心,义父会将华雄的部下全部杀个干净,看哪个还能反我!
  
  他涕泪横流,一副感恩戴德深得知己的表情,但心中终于忍不住的笑了只要肯努力算计,就算那意气风发的少年都能骗过老辣的董卓。
  
  奉先,孙坚真的很强?
  
  董卓问话的时候,难掩焦虑暴躁。
  
  他吕布很快将孙坚的实力“诚实”的禀告他自然“乘十”了,不是这样,不会让残暴的董卓暂时忘却异形香的事情。
  
  最后的时候,他“沉痛”的说道义父,孩儿追到华雄后,发现他已死,孩儿多方打探后,才知道是孙坚杀了华雄……只怕那支异形香落在了孙坚的手上。他知道这世上若还有人不会和董卓通气的话,那人一定就是孙坚了,因此他不担心谎言被戳穿。
  
  他看到镜中的董卓眉毛都是一根根的在跳孙坚得到了一整根异形香?来人,去将和华雄有关的人全部诛了九族!
  
  这么说只要一根异形香就能对抗董卓?不然董卓为何这么害怕和愤怒?他心中暗自懊丧,心道若是从华雄手中抢来一整根异形香该有多好?
  
  华雄死了活该,华雄的九族死了和他吕布没什么关系,和华雄有关之人的九族和他也没有任何关系。
  
  他只想着剩下的那半支异形香。
  
  奉先,找人去和孙坚谈谈……看他能否和老夫……合作,联姻亦可。
  
  董卓说起“合作”的时候,很是咬牙切齿。
  
  他吕布心中很是忐忑,只怕董卓还会尝试从孙坚手上得到异形香,结果让他很满意,孙坚臭骂了董卓的使者一顿,自然不会提及异形香。
  
  孙坚对洛阳的进攻益发的猛烈。
  
  董卓外强中干的本质终于暴露出来。华雄死了,他吕布心不在焉,董卓能用的人越来越少。终究敌不过孙坚带来的压力,董卓对洛阳进行了最后的一次“洗礼”他一把火烧了洛阳的宫殿,连同所有能烧的东西都毁成灰烬,然后退到了长安。
  
  董卓很怕孙坚董卓怕孙坚用了那根异形香。
  
  他吕布手上只有半根,他究竟能否用这半根异形香就……杀死董卓?只有杀了董卓,他此生才不用活在梦魇中。
  
  念头一起后就难以遏制。
  
  他始终不敢使用异形香,那时候的他根本不知道异形香带来的恶果,但他害怕用了异形香后会被董卓发现问题。
  
  董卓若知道他用了异形香,他若是打不过董卓,说不定会被董卓一口口的吞到肚子里。董卓做的出来!
  
  他很害怕。
  
  让他决定用异形香的是一个人。
  
  那个人到底是什么用意呢?
  
  他知道自己在梦中可以自由的去想,再不用提心吊胆。他对那人所知甚少,只知道那人叫做孙钟.
  
  ps:求月票!求订阅!.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