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1章 极武王


    圣特琳娜海上,来自东方的庞大船队浩荡推进着。海浪急涌拍打着船只,溅起无数水花。特别是那些楼舰,简直就是一座座移动的海岛。当它们前进时,涌起的水浪之大,便连离得较近的铁甲船也给推得直摇晃。在那其中,一艘位于船阵中央的楼舰犹为显眼。这艘楼舰的船身尽数油以红漆,船上架起亭台楼阁,建筑风格极具东方特色。远远看着,便如同一座行驶于海上的皇宫。巨舰前方,有四头红鳞海蛇用力拖曳着,那几头海蛇在同类之中个头犹胜一筹,且生具红鳞,气息雄健,显然是海蛇中的极品。它们拖行着巨舰乘风破浪,在船阵中俨然是道独特的风景线。

    就在那艘楼舰最高的一座红阁上,正响起箫箜管乐之声。一个个身着彩衣的女子正跟着乐声起舞,她们的水袖在阁楼间舞出曼妙空气的轨迹。阁楼的正中,有人侧卧而躺,一头白梳往脑后,编成数十根小辫,再束成一股粗辫垂至腰后。身上穿着大红胜火的宽大华服,头饰嵌银镶钻的金色古冠,腰带上则垂着一块包金玉佩,就连脚下那双锦缎布靴也点缀着几颗红色玛瑙。此人浑身珠光宝气,一见便知是贵不可言的人。尽管做足保养的功夫,不过那些皱纹和老人斑却是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了,纵使一身贵气,却也难掩那日暮之色。这侧握着的男人,却是个上了年纪的老人。

    这时有脚步声响了起来,一个外罩缕空薄纱衣,内着紧身劲服,脸戴半边铁面的男人快步行至榻前。朝那榻上老人单膝跪下道:“王爷,平西王那边来急函,催促我等尽快赶去。”

    老人冷笑了声,在榻上盘腿坐起。旁边两个身着宫装的少女便一人为其捏着双肩,另一人则为老人端来一杆嵌着玉石的金色烟枪,老人接过吸了口,吞云吐雾了一番才道:“玉猊,你道这次西征,平西王为何要全力支持,甚至投入了他自己大量的人力物力。我们这位小王爷野心大着呢,平西平西,从他登上王爷之位后,可不就打着平定西夷,功高盖野的算盘么。”

    那叫玉猊的男人只管低头,却不应答。

    榻上的老人继续道:“帝国八王,除了平西王外,哪一个不是打出来的名声。他倒好,投得一手好胎,落户在安阳王的府上。他父亲安阳王替这小子求了个世袭罔替,轻轻松松就当上了王爷。可架不住朝野上下一片质疑的声音,所以这个小子,现在巴不得甩开我这个极武王单干呢。既然如此,咱就慢慢走。不急,让他跟西夷蛮子先耗着去吧。”

    “那王爷的意思?”

    “告诉平西王,我们在海上遇到风浪,需要寻岛避风。最快,也要明日方可抵达。”老人懒洋洋地挥了挥手,抽了口烟,躺在了侍女如玉脂般的大腿上闭目假寐起来。

    玉猊往楼阁外看了眼,圣特琳娜海阳光灿烂,风平浪静,哪来的风浪。他却没有疑问,双袖互拍扣。再站起来倒退离开了阁楼,片刻后,几头经过训练的飞鸟冲天而起,将极武王的回复带了回去。

    便在完信之后,那叫玉猊的男人正要回去。突然心有所感,旋风般转身朝前面一艘楼舰看去。那艘楼舰上响起了喊叫声,甲板上有士兵猛打旗号,附近一名士兵见状大叫:“不好了林统领,他们的船漏水下沉!”

    姓林名玉猊的男人眼神凛冽道:“我们的红王战舰坚固不凡,就连大洋中心的狂暴海流也未曾让一艘红王战舰折戟,怎么到了这内海反而漏水。赶快让人细察,我要知道具体的原因!”

    “遵命。”

    在战舰上的士兵答应离去的同时,在这艘楼舰的海底下,数十名沧龙骑士正游至楼舰的龙骨处,接着便各自兵器去破坏舰体龙骨。只是楼舰体积庞大,连带龙骨也粗若树干。沧龙骑士只能释放源力,全力挥砍,才能把龙骨斩裂斩开。本来在海水作为天然掩物,沧龙骑士的源力属性又与水性相合,楼舰上纵有高手也难以觉。但就在这些沧龙骑士斩击龙骨时,那似乎已经睡去的极武王突然双眼猛睁,接着冷笑起来:“好啊,这世道真的变了,什么小猫小狗也敢到本王这里来撒野了。”

    蓦然舰上一股威势冲天,本来阳光明媚的海面风云剧变。滚滚浓云纷纷涌来,倾刻之间,海上风暴欲来!

    天堂星上战火重燃的同时,艾伦则回到了阿加雷斯。加特星域的战争已经结束了,斯伯纳克把奥法西斯引去了永夜星,只身侵入艾达华星。没有人知道他在艾达华星上拿到了什么,只通过他留下的讯息知道魔王得到了某种“线索”。让人大跌眼镜的是,魔王竟然把阿加雷斯上偌大的基业转手就赠给了艾伦,让艾伦有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而且还是镶金的那一种。

    在斯伯纳克失踪之后,永夜星上两大至尊之战也结束了。在持续了三天两夜的战斗之后,那颗已经濒临死亡的星球如今已经直接变成了新星。奥法西斯回到了艾达华星,听闻一抵黄金城后便避入静室养伤。弗里乌斯回到加特星域,更直接宣布撤离。铎比亚的军队一撤,魔影国自然没有坚持的理由,于是一场雷声大雨点小的星际远征,便这么虎头蛇尾地结束了。而从头至尾,纵观整场战争的始末不难看出,斯伯纳克联合艾伦和弗里乌斯两方的力量,为的不过是给自己侵入艾达华星做铺垫。不管斯伯纳克从艾达华星上得到的所谓“线索”是什么,但以举国之力远征星海,这样的手笔也可谓不少。

    得到了线索之后魔王更是直接玩起了失踪,虽说把魔影国扔给了艾伦,可艾伦能不能吃得下这块蛋糕还是个末知数。毕竟魔影国之外,还有个铎比亚。而那边则有一名至尊坐镇,幸好弗里乌斯似乎也在至尊之战里受了重创,否则不会这么勿促收兵。否则没有了斯伯纳克的魔影国,只怕艾伦王座还没捂热,就得给铎比亚抢了去。纵使如此,艾伦对于能否掌控魔影国也是心中无底,这样的转折实在太过出于意料,唯今之计,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回到阿加雷斯之后,他基本没在莫克丹多做停留。仅勿勿见了梅拉尼一面,简单说明了情况之后,便跟着拉默前往魔环城。在他们回归之前,斯伯纳克的失踪以及把帝国丢给艾伦一事早在城中传开,魔环城顿时炸开了锅。对斯伯纳克而言,偌大一个帝国或许没被他看在眼中,于他而言一人即一国,帝国这种东西想丢就丢,想要就再建一个便是。可魔环城里一些人就远没到斯伯纳克这种胸襟器量了,将帝国交给艾伦是斯伯纳克留给魔影国最后的意志。但想要所有人买帐似乎是不可能的,特别是得知魔王失踪之后,这种心思更是活跃的人大有人在。于是在艾伦没回到魔环城之前,城里早就暗流涌动。特别是魔王一脉相承的四大家族,撇开给艾伦打了个半残的雷狼家族不说,其它三个末曾伤筋动骨的家族高层频繁会面,大大小小的聚会在短短数天之间就不下十次。要知道的是,这几个家族的高层在过去的一年里会面的次数绝不过三次。

    当艾伦出现在魔环城港口的消息传出之后,城中那些声音反而消失了。可那绝不是他们默认了斯伯纳克的做法,而仅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罢了。

    这一次,艾伦直接被带往暗影堡。

    车上,拉默沉声道:“陛下,我想你也应该感觉得到,这次继任不会来得太轻松。前面那位陛下创建起来的这个帝国很大,人也很多。而人一多了,声音便多。尽管您是那一位指定的继任者,可很难说不会有人跳出来反对。我已经可以预见,明天宣布这件事的时候,暗影堡只怕会炸锅。”

    艾伦点点头,道:“说起来,拉默大人在听完那道讯息之后,似乎没想过反对?”

    拉默笑了起来:“陛下不用试探我了。别人我不知道,可我服侍那一位已经很久,很清楚他的行事作风。斯伯纳克陛下对帝国的事务干涉得不多,我们也知道在他眼中,这个帝国根本就是可有可无。但只要每次陛下有所决定,那么就不以旁人的意志而转移。陛下要做的事从来没有失败过,见识久了,也就不会怀疑他的做法。就像这次,他既然指定您来当这个帝国新主,那么无论外人看来他是如何随性,可在我看来,他绝对不会弄错。最重要的是,他只是失踪了。失踪的人,天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回来。万一见我们没有依照他的吩咐行事,嘿,我可不敢相像那个后果。”

    “你看,戴弗琳将军就未必真心拥戴您,可她一样没有反对。以她的性格,若是想反对的话当时就会表现出来了。而她没有,所以她应该和我想到一块去了。”

    艾伦心中一叹,与其说拉默和戴弗琳没有反对他继任一事,倒不如说他们其实是不敢反抗魔王的意志。斯伯纳克虽已远去,可积威甚重,连戴弗琳这样杀气冲天的人物也选择了沉默。可魔环城里,未必所有人都会乖乖听命,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大概会有不少人给冲昏了头脑,以致把斯伯纳克的恐怖都给遗忘了。

    但不要紧,他们忘记的再叫他们记起便是。只不过这一次,他们看到的将是艾伦的手段,如此而已。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