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3章 继任大典1


    阿加雷斯,魔环城。

    用过晚餐之后,拉默遣人送来一套盔甲。撇去防御力和性能不说,这套漆黑主色,嵌上血色玉色石和暗金纹路的盔甲倒是极为威严。几名侍卫替艾伦穿上盔甲,垂下一条高领的猩红披风,艾伦俨然一付魔王的气场。往大座上那么一坐,就连拉默也叹道有那么几分斯伯纳克的味道了。

    这身盔甲事实上便是为斯伯纳克打造的,从头盔到铁手套,使用的均是阿加雷斯上极为坚硬的金属黑魔铁。至于那些血色玉石除了装饰之外,也有增幅源力的作用。只是到了斯伯纳克那种层次,这种玉石就真的只是装饰了,便连艾伦,玉石的增幅作用也微乎其微。

    当然,拉默送来的这套盔甲,其象征意义更多一些。

    拉默造退后,萝拉一件件帮艾伦把盔甲卸下来,整齐地摆放着。她一边说道:“你觉得明天会有什么人跳出来反对?”

    “那应该多了去。”艾伦微笑道:“巴尔人可不是什么善良的种族,他们的血液里充斥着和混乱。别看拉默和戴弗琳没有当场反对,事实上,他们更加忌惮的应该是不知所踪的斯伯纳克。”

    将一只极为沉重,遍布尖刺的铁手套放到案上,萝拉皱眉道:“其实我更想不通斯伯纳克为何要这样做,会不会又是他布下的什么局。”

    “我倒是可以理解那么一点。”艾伦目光渐渐变得深远,仿佛视线回到了当日永夜星上两位至尊的那一战上:“当日我在永夜星上,亲眼目睹了弗里乌斯和奥法西斯的惊世一战。尽管我只看了一场热身运动,可我永远不会忘记那种震撼。现在回想起来,到了弗里乌斯他们那种层次,所看到的世界和我们是截然不同的。我们所热衷的权利和财富,于他们而言却是可有可无的东西。毕竟位居至尊,世俗的一切对他们来说完全是唾手可得。以此推之,斯伯纳克没把一个帝国放在心上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就像一个孩子,他有满屋子的玩具。对于孩子来说,这些玩具当然是宝贵的财富。可对大人而言,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你的意思是,斯伯纳克把整个魔影国不过看成是一件玩具?”

    艾伦耸耸肩道:“当然没那么不值钱,可当斯伯纳克找到值得他付出的事物时,他会把魔影国抛诸脑后也不奇怪。事实上如果不是我出现在阿加雷斯,说不定斯伯纳克就会把帝国直接扔给黑帝皇了。”

    他又摸了摸下巴,那里长出一些胡渣子,让艾伦看上去有些成熟男人的味道:“不过斯伯纳克的这个帝国也不是那么容易吃得下啊,要镇压这城中的权贵虽说不难,但要让整个帝国真正为我所用,就不简单了。总之,一口气不能吃成胖子,慢慢来吧。”

    翌日,暗影堡的城门大开,今天是艾伦的继任大典,受到观礼邀请的人无不是帝国里头的大人物,一支支车队不断开进城堡,停在城门后的广场上。暗影堡的最上层,昔日昏暗阴森的暗影大厅,如今因为斯伯纳克不在其中,宽敞的大厅要比往常明亮放多。没有那团让人心悸的幽影,那些从穹顶垂下的灯台将大厅照得纤毫毕现。第一批进入大厅的是几位帝国大将,拉默走在前头,疯魔甘利亦在其中,但不知为何却少了第一大将戴弗琳。

    接着则是魔影帝国的重臣高官,而走在最后的,则是身份特殊,来自四大家族的几名家主。片刻间,阴影大厅人头攒动。估计近百年来,这座大厅里还没一次涌进这么多人过。所有人到齐之后,大厅尽头的王座前,两个火盆里突然燃烧起了熊熊烈焰。火光之中,一条阴影投在大厅的墙上,身着威严盔甲的艾伦从厅后侧门行走。在他身边,则仅有一个萝拉相伴,其它如白和暮光者,和戴弗琳一般不知所踪。艾伦行上高台,在昔日魔王的王座上坐下。萝拉立在左侧,拉默步上高台,站于右。

    到此,大厅一片寂静。

    待得片刻,拉默干咳一声道:“今天有资格进入大厅的人无不是帝国里的大人物,各位大人,想必大家到来之前已经知道今天将要宣布的是什么事情。不过知道归知道,该做的事咱们一件也不能落下。在此之前,有一段影像需要大家过目。”

    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接下来拉默要给众人看的是什么,果然,拉默拍了几拍手掌,大厅穹顶便降下一颗水晶球,这颗水晶球体积不小,足以让厅里众人看得清球面里出现的影像。水晶球里很快出现斯伯纳克的身影,接下来播放的,则是魔王留给艾伦等人的那段通讯。播放完毕之后,水晶球重新升了上去,拉默向前一步道:“好了,大家也看到了。这是斯伯纳克陛下离去前留下的最后一道命令,如今,我们将遵从斯伯纳克陛下的意志,见证艾伦陛下继承王位的光辉一刻。我相信,这是帝国历史上重要的转折点,帝国在艾伦陛下的统治下,必定更加昌盛繁荣!”

    说罢,拉默率先转向艾伦半跪在地。有他带头,其余几名帝国大将也相继跪下,包括甘利在内七名大将面朝艾伦而跪。然后则是那些持中立态度的重官要臣,他们先是略显犹豫,但见拉默等帝国大将已经选择臣服,既代表帝国的军队掌控在艾伦手中。想了想,其中一个官员终于跪下,接着厅里便跪下了一大片人。如此一来,那仍站着的十来人便显得格外惹眼。在那其中,雷狼家族的家主巴伐利肯定是最没底气的一个,他畏畏缩缩地站在人群后面,脸上尽是挣扎的表情。

    拉默早已预料会有这样的事情生,倒也不见慌张,看了艾伦一眼。后者点了点头,他才站了起来,转过身眯起眼睛道:“几位这是什么意思?”

    话音一落,人群中一名披着黑色裘衣,内里则是同色铁甲的老人走了出来。他身材颇为魁梧,这一动威势如山,那令人窒息的气息滚滚涌去,令前面一些官员都下意识地往两边躲了躲。然后他大声道:“就凭陛下的一段影像,就要我们侍奉一个毛头小子,而且他还是个人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