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天字道号
    厅堂中气氛有片刻的安静,千灯真人忍不住抬头偷偷看了天澜真君一眼,只见主座上那个庞大魁梧的男子面带温和笑意,看上去慈眉善目、神情和善,正凝视着自己。

    过了片刻后,千灯真人恭谨道:“绝无虚言。”

    天澜真君蓦地哈哈大笑,伸出一根手指指了一下千灯真人,又笑着转头对站在一旁的卓贤道:“你看看,千灯他这个人就是如此谦逊,当真是视名利为浮云啊。”

    卓贤笑着点头,道:“确是如此,千灯师兄品性高洁,我向来是十分敬佩的。”

    千灯真人含笑对卓贤点了点头,眼神也变得柔和了一些。这时,又听天澜真君开口说道:“宗门里诸事繁杂,老夫在仙盟那边也有一大摊子事,所以这位置还是你来坐吧。”

    千灯真人心头一松,不过面上却还是有些诚惶诚恐之意,在这里又说了一会话后,这才告辞离去。

    望着千灯真人离去的背影,天澜真君面上的笑意逐渐淡了下来,当那位如今昆仑派代理掌门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后,天澜真君脸上已经是一片淡漠平静。

    偏厅中一片安静,卓贤眼观鼻鼻观心,一言不发地站在一旁。

    也不知过了多久,这厅堂里都还是无人说话,卓贤的身子纹丝不动,但在他额头上却隐隐有一丝冷汗渗了出来。

    就在这突如其来的僵冷气氛快要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时,主座上的天澜真君才开口打破了这里的平静,道:“闲月是你师兄,你不去看看他吗?”

    卓贤原本听到这位的说话声时心里是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的,然而才听完这句话,他原本放下的心瞬间又是收紧,不敢有丝毫的犹豫,道:“我没去看他,闲月师兄不识大势,鉴人不明,宗门里早有怨言。此番他闭关疗伤,也是师叔对他法外开恩,我替闲月师兄多谢师叔了。”

    天澜真君脸色淡淡,似乎对卓贤的奉承话并无反应,反倒是沉吟片刻后,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对卓贤道:“我记得前些日子白晨师兄还刚刚新收了一位关门弟子,是个十岁出头的女孩,天分极高,名叫白莲的,如今却是在何处?”

    卓贤心中一跳,连忙躬身回答道:“回禀师叔,小师妹年少贪玩,月圆之夜当晚,她自行下了冬峰,后来就再也没看到她了。”

    天澜真君微一皱眉,随即对卓贤道:“白晨师兄刚刚过世,门下弟子岂可不在灵前守孝?你去将她找回来吧,不可令师兄传人流落于昆仑派宗门之外。”

    卓贤深深呼吸了一下,只觉得身子有些微冷,但口中还是恭恭敬敬地道:“是,我明白了,弟子一定将她带回来。”

    天澜真君目光转了过来,凝视卓贤片刻,然后点了点头,脸色缓和了几分,好像打算再说些什么话,但这时在偏厅外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即有个清朗声音从厅外传来。

    “弟子何毅,求见真君。”

    ※※※

    天澜真君向门外那边看了一眼,随即对卓贤点了点头,卓贤弯腰行礼,然后退了出去。走到门外后,果然看到何毅独自一人站在距离门口外数尺之地,正耐心地等候着。

    卓贤露出一丝微笑,对何毅点了点头,何毅也是含笑以对,道:“见过卓师叔。”

    卓贤道:“你进去吧,天澜师叔正在里面。”

    两人说罢,各自擦肩而过。

    何毅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迈开脚步,步伐沉稳地走了进去。

    “弟子何毅,拜见真君。”何毅的声音似乎也格外地沉稳有力,回响在这个僻静的厅堂中。

    天澜真君看了他一眼,面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道:“你来了,坐下说话吧。”

    “多谢真君。”何毅神态恭谨地在旁边坐下了。

    天澜真君道:“你这次做得很好,我很满意。”

    何毅连忙又是站起谦谢,不过在这个时候他脸上的神色看起来似乎还是有些不太自然,大概是想到了他所做的事吧。

    天澜摆摆手让他不必多礼,何毅沉默了片刻后,往前走了一步,道:“真君,弟子此番前来,是有事向您禀告的。我刚从昆吾城那边回来,自昨晚发现许多魔教妖人后,我们昆仑弟子就与他们激战了一场,眼下可以说是大获全胜。不过……”

    说到这里时,他忽然顿了一下,似乎有些迟疑。天澜真君看了他一眼,道:“不过什么?”

    何毅犹豫了一下,道:“不过听说昨日在昆吾城中,有一个身燃诡异黑火的魔教妖人杀入昆吾苏家,杀死杀伤多人,其中还包括苏家家主的爱子苏墨,并打伤了苏青珺师妹。”

    天澜真君面色依旧淡淡的,看不出什么喜怒哀乐来,只是平静地说了一句,道:“看来这妖孽的实力不弱。”

    何毅道:“正是如此,而且事后查证,那人竟是混入我昆仑门下的一个奸细,平时是个杂役弟子,名叫陆尘的。”

    天澜真君目光一闪,道:“此人竟如此狡猾?”

    何毅点头道:“正是,我们随后追索此人,但其阴险狡诈,也不知怎地就逃出了昆吾城,一路上还伤了好几位本门弟子,如今根据最后传来的消息,此獠大概是已经往南方逃去了。”

    “南方……”天澜真君口中微微念了一句,片刻后道,“莫非是往迷乱之地逃去的?”

    何毅道:“应该就是如此了。迷乱之地是天下最混乱之地,凶险莫测,历来便有无数亡命之徒、凶残恶人在走投无路时逃入其中,同时,那里也有不少魔教余孽,想必那贼子也是往那边去了。”

    天澜真君沉默了片刻,道:“听说昨晚昆吾城内外魔教妖人颇多,为何你偏偏只关注此人?”

    何毅慨然道:“回禀真君,此獠潜伏我昆仑门下多时,不知暗地里做下多少恶事,如今又杀死杀伤我门下弟子,可谓是罪大恶极。弟子不才,愿亲自前往迷乱之地追杀此人,取其性命,以告慰诸位牺牲同门之灵。”

    天澜真君眼中锐光一闪而过,那一瞬间的光亮似乎特别刺眼,几乎就如同刀子一般锋利。只是何毅刚好说完话正在低头,却是没有看见这转瞬即逝的一幕。

    天澜真君没有马上说话,而是沉吟了一会后,脸色依然平静,道:“想不到你如此勇于任事,宗门中也是少见的。不过我总觉得,你大概是还有些话想对我说的吧?”

    何毅忽然双腿一弯,竟是在天澜真君面前直接跪下了,以头叩地,沉声道:“真君明见,弟子何毅实是有一个胆大包天的不情之请,求真君容我陈述。”

    天澜真君淡淡地道:“你说。”

    何毅并没有抬起头,仍是跪伏于地,头顶着冰冷的地面,道:“弟子妄言,恳请真君大发慈悲,洒落天恩,收何毅为座下弟子。”

    ※※※

    天澜真君目光微凝,片刻后缓缓站起,双手负在背后,并没有斥责跪在地上不敢抬头的何毅,却也没有和颜悦色地叫他起来,只是沉默地在原地来回走了好几圈。

    何毅身子纹丝不动,此刻也不知他心里到底是何想法,但是看着他那跪在地上五体投地般的样子,似乎颇有一种豁出去的感觉。

    天澜真君又走了两步,随即开口淡淡道:“你要我收你为徒?”

    何毅沉声道:“正是。弟子知道真君您至今未曾收徒,膝下空虚,何毅如今亦是无师之人……弟子多年来,仰慕崇拜真君久矣,平生常恨不能随侍于真君身旁。今时今日,或有些许机会,弟子便想着无论如何也要来恳求一番。”

    天澜真君目光微抬,却是从何毅身上移开,望向了那厅堂门外,那一片黑暗的夜色无边无际,仿佛是整个世界都是暗的,阴影无处不在。

    他看得似有几分出神,过了一会后才道:“吾乃真君,所收之徒也并非人人皆可。”

    何毅叩头数下,道:“是。弟子自问天资、悟性在本门中也算上流,若蒙真君收录,定然日夜苦修,不敢有一丝一毫懈怠,绝不敢坏了分毫您的声名;除此之外,弟子此番前往迷乱之地追杀魔教奸细,便是想为您一展所学,虽不敢妄自夸口纵横天下无敌手,但一定也不会令您失望。”

    天澜真君眼中微光一闪而过,随即转身向自己那张座位上走去,在转身的那一瞬间,他脸上似有几分微妙的苦笑自嘲之色,但也是转眼即逝,道:“原来你是为此而去迷乱之地的?”

    何毅不答,只叩头道:“恳请真君收录,弟子一片痴心,坚定无比。若日后机缘有成,弟子更愿得传那‘天’字道号,为真君传承。”

    天澜真君脚步霍然顿住,身子站立片刻后,声音忽然低沉了许多,道:“你还想要我这‘天’字道号?”

    何毅咬了咬牙,道:“恳请真君成全!”

    天澜真君沉默良久,面色漠然,似乎再也看不出他心中所想,过了很久以后,他忽然一挥大袖,却是迈步向外走去。在路过还跪在地上的何毅身边时,只听他淡淡地说了一句,道:“这事等你去迷乱之地,杀了那人后再说吧。”(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w.com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