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5章 不会又是你吧,李老魔!
    金心月和黑夜明同时展‘露’出胜券在握的笑容之时,黑‘色’漩涡号尾部,防御森严,固若金汤的密室内。
  
      吕轻尘依旧被牢牢封锁在钢铁枷锁中,像是被铁棺材裹得严严实实,连一根小指头都移动不了哪怕一毫米,更不要说展‘露’出什么“笑容”了。
  
      他被头下脚上地倒吊着,视觉、听觉、嗅觉、触觉……五感统统封闭,陷入常人绝难忍受的死寂黑暗中。
  
      他在绝对黑暗里,数着数字,安详静谧,十分耐心地等待着。
  
      “真是个怪物。”
  
      密室中,负责看守吕轻尘的黑风修士们,看着监控屏幕上吕轻尘如一条直线般的脑电‘波’强度分析曲线,面面相觑,都感到不可思议,“寻常修士在这种‘五感断绝’的情况下,坚持三五个小时就是极限了,即便不崩溃,大脑总该有些不同寻常的反应吧?这家伙煎熬了这么久,脑电‘波’却这么平静,平静得像是一个死人,像是、像是一台晶脑!”
  
      “古老相传,星海边陲的深邃角落里,经常会涌现出一些无比诡异的存在。”
  
      另一名黑风修士‘操’纵晶脑,再次全面检测了一遍吕轻尘周身的所有禁制和枷锁,确定没有半个漏‘洞’,这才稍稍松了一口去,“怪不得,他明明是主动投诚过来,统帅还是要对他施加最高规格的禁制这样的怪物,换了谁会不怕?”
  
      话音未落,“滴滴”一声,密室大‘门’向两侧滑开,另一队黑风修士携带了大量的禁制法宝和监控晶脑涌了进来。
  
      “统帅的命令,在会战期间,对此人的禁锢和监控,要再加强一倍,把他放下来,换上更高级数的禁制!”
  
      众多黑风修士七手八脚将吕轻尘从钢缆上放下来,更换更新,更大,更强的禁制法宝。
  
      揭开他的面罩时,却发现他一直瞪大着眼睛,眼球却相当僵硬,连瞳孔都凝固在那里,即便受到强光的照‘射’,也不曾放大和收缩。
  
      旁边的监控晶脑显示,即便此刻,他的呼吸、心跳乃至脑电‘波’,都平静到了古井无‘波’的程度,不曾受到外界一丝一毫的干扰。
  
      一名经验丰富的医生,从戒指里‘射’出一道玄光,直刺吕轻尘的瞳孔,皱眉道:“他不会是死了吧?”
  
      话音未落,吕轻尘的左眼球保持不动,被玄光‘射’到的右眼球忽然转动到了医生的方向,淡淡道:“没有。”
  
      “啊!”
  
      医生吓了一跳,险些没一屁股坐到地上。
  
      “快把他锁起来,五感统统封印,封印!再把他的脑域接驳到最高级别的监控晶脑中,让统帅随时都能掌握到他的一举一动!”
  
      众多黑风修士一拥而上,不一时,为吕轻尘换上了一套更大的“金属棺材”,“哗啦”一声,又一次把他倒吊起来。
  
      整个过程,吕轻尘非常配合,除了“没有”两个字之外,再没有发出多余的声音,任凭别人将一张没有空隙的巨大面具,扣到他的脑袋上,再次剥夺了他的一切感官刺‘激’。
  
      甚至,当上百根冰冷的尖针,微微刺入他的大脑皮层,强行监控着他的脑域时,他的尾指、嘴‘唇’和瞳孔,都没有颤动一丝一毫。
  
      随着钢缆慢慢收紧,倒吊男又一次轻轻摇晃起来,在“黑‘色’漩涡”最深处,摇晃着,沉睡着,等待着。
  
      ……
  
      百‘花’星域,第三星港外围,繁星璀璨,呼啸而至。
  
      即便李耀和龙扬君一开始就意识到所谓“繁星”并不是真正的星辰,而是某种致命的法宝,亦无济于事。
  
      因为那时候,他们才刚刚险象环生地逃出正在进行星海跳跃的运输舰,尚处在空间涟漪的强烈干扰中,五脏六腑乃至三魂七魄都高速颤动着,此刻才刚刚归位!
  
      而这时候,群星已至。
  
      上万颗亮晶晶的小小星辰,扩散成为一张笼罩方圆数百公里的巨大星网。
  
      每一颗“星星”的间距极大,自然不可能击中腾转挪移无比灵活的李耀和龙扬君,却足以将他们两个,包裹在“星网”之中。
  
      “吱”
  
      真空中无法传递声音,但李耀就像是听到了一声魔音贯脑的尖啸声,散布在周围的上万颗“小星星”同时爆炸,释放出了几百万道明亮的电弧,如同‘乱’蛇狂舞,洪流肆虐,横扫一切!
  
      电弧来得快去得也快,在0.01秒之内就彻底湮灭,化作一阵无影无形的灵磁风暴,瞬息间穿透了玄骨战铠和李耀本身。
  
      “啪啪啪啪”,玄骨战铠的‘操’纵光幕立刻熄灭,晶脑和大量法宝单元都似泥牛入海,不再响应李耀的呼唤,甚至连李耀奇经八脉、四肢百骸中的灵能‘波’动,都像是陷入一锅沸腾的热粥,运转起来拖泥带水,极其困难!
  
      晶铠丧失了大半战斗力,就像是一套披在身上的铁棺材,成了彻底的累赘!
  
      李耀在通讯频道中呼唤龙扬君,却发现通讯频道也被严重干扰,时而死寂一片,时而发出刺耳的沙沙声,根本不可能联络彼此!
  
      “李耀,怎么回事!”
  
      龙扬君的神念在灵能的包裹下传输过来,但就连这样的神念传输都断断续续,“四周的灵能彻底‘混’‘乱’了,就像是受到某种严重干扰,正在飞快消耗!
  
      “我们的晶铠在瞬间遭受了超高强度的灵磁干扰,好多晶片都被击毁,一时半会儿极难恢复正常,还有,四周灵能浓度不断降低,我能感知到!这种灵能稀薄的战场,对我们这种元婴来说,极为不利啊!
  
      “该死,这是什么古怪的法宝,这是什么诡异的攻击!”
  
      “是高强度灵磁脉冲炸弹!”
  
      李耀沉声道,“可以瞬间释放出特殊的脉冲能量,和四周游离在星海中的灵能发生类似‘共振’的反应,产生近似太阳黑子大爆发的辐‘射’干扰,轻易穿透装甲、城墙乃至岩层的阻隔,一方面瞬间消耗攻击区域的灵能,大幅降低灵能浓度,另一方面则破坏攻击区域所有的法宝,不分敌我,所有法宝单元和灵纹晶片都不能幸免!
  
      “用更形象的说法,这种炸弹,就像是能制造出一块灵能相当稀薄,法宝也运转不灵的‘黑‘洞’区域’,所以,又被称为‘黑‘洞’炸弹’!
  
      “一百年前,这还仅仅是一种理论上的法宝,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投入实战,效果还……相当不错!”
  
      “不错个鬼啊!”
  
      龙扬君气得跳脚,“黑‘洞’炸弹?这么卑鄙无耻,‘阴’险毒辣的法宝,究竟是哪个‘混’账王八蛋想出来的,这是在挖所有修真者和修仙者的命根啊!这样猪狗不如的杂碎,扒皮‘抽’筋、千刀万剐都不为过!”
  
      李耀:“呃,你随便骂两句解解气就行了,要不要骂这么绝?”
  
      龙扬君:“我骂我的,关你……喂喂喂,不会是你吧,不会又是你吧,李老魔!”
  
      李耀:“别这样瞪着我,我原先也就是顺嘴这么一说。”
  
      龙扬君:“……”
  
      李耀:“后来也只是从我名下的各大宗派和集团里,随随便便调拨了一笔专项基金,请了一帮联邦最厉害的炸弹专家去展开研究而已,哪知道他们这么给力,真是令人欣慰啊!”
  
      龙扬君:“我开始后悔和你组队了,联邦好危险,我要回古圣界!”
  
      李耀:“别这样,身为黑‘洞’炸弹的创意开发人,我对这种法宝的致命缺陷有很深的了解,不错,在这片‘黑‘洞’区域’里,我们的灵能和法宝固然遭到了严重干扰,但别人也一样啊!
  
      “大家都处于同一水平线上,我也算是武斗系的专家,你又有一身诡异的水晶战铠防身,怕什么呢?
  
      “而且,我看联邦的黑‘洞’炸弹研究才刚刚起步,你看,制造出来的‘黑‘洞’区域’并不大,持续时间也不会很长,最多十几二十秒吧,我们很容易飞出去的,他们又有什么办法?”
  
      龙扬君指着不远处道:“那算不算是对方的‘办法’?”
  
      李耀回头看时,看到了一大片铺天盖地、密密麻麻、风驰电掣的陨石碎片。
  
      没错,就是陨石,最简单、最普通、没有镌刻半座符阵、不携带任何灵能,也就不会被“黑‘洞’炸弹”干扰到的石头。
  
      大些的陨石也就是拳头或者脑袋大小,而最小的陨石则比尾指还要小,甚至像是一根细长的绣‘花’针。
  
      所有陨石都在远处被施加了一个极强的推动力,星海之中没有摩擦,陨石雨的速度瞬间提升到极限,朝李耀和龙扬君劈头盖脑砸了过来!
  
      “嗤嗤嗤嗤!”
  
      疾风骤雨,狠狠轰击在李耀和龙扬君的灵能护盾上,砸出了一团团璀璨的涟漪!
  
      所谓“黑‘洞’炸弹”,当然真的不可能‘抽’干整个区域内的所有灵能,亦不可能彻底扰‘乱’两名元婴老怪体内的所有灵能储备。
  
      但至少,可以对他们造成严重干扰,让他们的灵能运转速度大大延迟,而灵能消耗速度则飞快提升!
  
      刚刚从空间涟漪中逃脱,就吃了一发或者一连串黑‘洞’炸弹,接着又被陨石雨劈头盖脑砸了个眼冒金星,饶是两名元婴老怪中的异类,都疲于应付,大呼吃不消。
  
      此时,从黑‘洞’炸弹和陨石雨接踵而至的方向,两艘月白‘色’的星舰缓缓滑入他们的视线。
  
      大批星海战梭和晶铠,如蜂群般起飞,作为第三‘波’攻击梯队,朝李耀和龙扬君扑了过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