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阿姨,我帮你
    “那你就出去!”施梅怒道。

    “我不出去!我是来相亲的,要出去也是她出去!”

    柳细月淡淡一笑:“那你就等小军在市买了大红袍再喝好了,犯不着在叔叔阿姨家大叫大嚷的。”

    “哼。”罗菲凡白了她一眼。

    吴桂芳有心要问柳细月与儿子的相识过程,碍于施梅在场不便出口,见这“未来的儿媳妇”长得漂亮,心中着实欢喜。

    宋保军端着礼物回来,左手四瓶酒,右手四条烟,脖子上挂着三个包,包里放有三只手镯。

    柳细月上前接过,帮忙放在桌子上,笑着说:“叔叔,我今天第一次来,也不知道给您买什么,几瓶酒几条烟聊表意思。”

    施梅到底见过世面,见那酒是茅台窖藏三十年的精品好酒,烟是高档香烟,几件东西就相当于普通人的年收入了,心想大小姐对这家人倒舍得花钱。

    柳细月拿起一个包说:“阿姨,我不知道您爱用什么牌子式样的包,就随便买了,还望不要介意。另外两个是给妹妹们的。”

    吴桂芳虽然不知道包的价钱几何,仍不妨碍她笑得合不拢嘴,连连推让道:“不行不行,你初次登门,怎能让你破费呢。”

    宋保军大咧咧道:“妈,你儿媳妇送的东西,就收下吧。反正不值几个钱。”

    罗菲凡倒是把包上的路易威登ogo看得一清二楚,小声嘀咕道:“谁知道是不是假的?批市场上那么多高仿品,谁知道是不是几十块钱买来的?”

    “这孩子。”

    柳细月只当做没听见,又从包里拿出个小盒子:“阿姨,给您买的,您看看喜欢不?”

    那盒子自然是精美绝伦,华丽到了极点。吴桂芳不知何物,也不好意思当着客人的面打开,珍而重之的收下,笑道:“喜欢喜欢,无论是什么我都喜欢。”

    施梅自然十分难堪,她母女俩空手而来,还拿了主人家的两千元大红包。

    宋保军向柳细月使了个眼色,又朝施梅的方向努努嘴,意思是说:还不快帮我打这两个瘟神?

    他本意是想礼貌的请施梅快些离开,柳细月却会错了意:你要我狠狠收拾她们对吧?小事一桩。

    “施经理,你带女儿来和我男朋友相亲是吗?不知考虑得怎么样了?”班长大人一经坐稳便冷冷的问:“是嫌我男朋友长得丑还是嫌我男朋友家里穷?”

    施梅冷汗涔涔而下,赔笑道:“令男友我们怎敢高攀?”

    罗菲凡却扬着下巴说道:“我就是嫌他人丑,嫌他家穷怎么样?”

    柳细月淡淡说道:“不怎么样,你很快也会变得又丑又穷的。”

    施梅大惊失色,脸刷的白了,嗫嚅着说道:“大、大小姐,小菲还是个孩子,她、她口不择言,还、还请您不要怪罪……”唇齿间抖抖索索,连带着牙齿上下交击,出得得得的声音。

    她能不紧张么?宝元集团工资水平和福利政策算是省内数一数二的好。她从乌鹊县造纸分厂财务主管一职上调为天禧食品公司后勤部经理,已然涨至三十万年薪,不菲的年终奖金,各种各样的津贴补贴,算起来月薪能够达到五万元。公司配备了小车,还有五险一金,又分配了住房,生活条件一好起来,这才有了人模狗样装逼的底气。

    如果离开宝元集团,凭自己的能力和履历,再找像条件这么好的公司,却是难上加难。

    当然,限于合约,宝元集团不可能说解雇就解雇一名资深职员。不过人家有的是办法整人。

    柳细月是谁?宝元集团大总裁的女儿!她一句话下来,把自己调回乌鹊县是分分钟的事,再狠一点的,直接踢进车间和普通蓝领工人一起工作,也不算违背合同,每个月拿不到一万的薪水,还要累得像狗一样。

    江湖有言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施梅与丈夫离婚十多年,独力带着女儿,让她去车间苦哈哈的干活,倒不如死了才好。

    “我怎么会怪罪你呢。”柳细月冷冷的说:“你带女儿来相亲是你的私人事情,与我有什么关系。”

    “对呀,跟你有什么关系?”罗菲凡翘着二郎腿应道。

    柳细月说:“但是你鄙视我男朋友的家庭就不行。”

    吴桂芳看到未来儿媳妇维护儿子,心里高兴得要死,却是不便在脸上显露出来。

    罗菲凡哼了一声,说:“你男朋友又不是什么帅哥有钱人,难道还不准我鄙视了?”

    “行了行了。”宋保军不耐烦摆手道:“你要鄙视就回自己家里去鄙视,在我家里,你啰嗦个什么劲?你不就家里有几个小钱吗?能有多少?在市区买房子了吗?有几辆车?你读的是什么大学?将来能找到什么好工作?敢保证每个月五千以上吗?”

    若是柳细月没来之前,施梅大可一拍胸脯担保,这回却是不敢说话了。

    罗菲凡怒道:“我妈的公司马上就在桃花路分房子了,一百六十平米面积,你说桃花路算不算市区?一辆大众,算不算车?我将来毕业进天禧食品公司,至少是一任财务总管,你觉得呢?”

    柳细月啧啧啧了一会儿,道:“按照集团规定,中层以上领导干部不准优先拿房子,天禧食品公司去年才刚刚成立,施经理今年就拿到第一套房子,这其中关系,我一定让人好好查查。还有,公司所有职员一律应聘上岗,你哪来那么大把握至少是一任财务总管?这个我也会让董事会认真查明。”

    施梅再也按捺不住,抬手就直挥过去,啪的给了女儿一记清脆响亮的耳光,叫道:“你神经了!谁说让你毕业进天禧了?自己找工作去!没用的东西!”

    罗菲凡捂着脸不可置信:“你、你打我?你居然敢打我?”

    “我打的就是你!”施梅又是一巴掌过去:“老娘费尽千辛万苦把你养大成人,你在这里胡言乱语!滚!我再也不要见到你!”

    罗菲凡飞快朝门口冲去,道:“我也不想再见到你!”一拉门口朝街外飞奔。

    宋保军暗暗叫好,和父亲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幸灾乐祸的笑意。

    “这狗娘养的!……哦哦哦哦……这不孝之女!真不让人省心。”一不小心把自己也骂了进去。

    施梅兀自愤愤不平骂了几句,又朝柳细月惶恐的弯腰:“大小姐,她,她刚才都是胡说的,我从没想过要给自己先分房子,更不会安排她进公司做事。”

    “你家的事,谁管得了?够了,你和你的女儿互相不想看到对方,我也不想再看到你。”

    施梅双腿像是被滚水泡过的方便面,软绵绵的站不稳:“是是是,我回去后一定认真反省,向您做一次深刻的检查。”

    “我又不是集团领导,你向我做检查有什么用呢?”

    “是是是,我一定向上级领导做个深刻检查。我长期以来不注重自身修养与品德培养,不严格要求自己,松懈大意……”施梅说着说着眼眶先自红了,话音带着几分哽咽,道:“在公司的展大潮中,我迷失了自己,严重违反了公司的规章制度。今天我认真反思,诚挚检讨,深刻自剖,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深深的愧疚和不安,我对不起领导的信任……”

    柳细月说:“戏演得很好,很真实,表情丰富,唱作俱佳,足够拿到奥斯卡提名了。不过在这部戏里你仅仅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角色,给我滚开。”

    “大小姐,我先告辞,先告辞。”

    施梅说着也不等柳细月反应,急急一溜烟走了。

    只有顾经理一万个不好意思,充满歉意的说道:“嫂子,你看我,本来是想给小军介绍个女朋友,不料这来的人……唉!那个施梅,先前一直让我帮她女儿介绍男朋友,人当真来了,又嫌这嫌那。若非她主动提起,我也没想过带她来你家啊。”

    “没事没事,瞧你说的。”吴桂芳见了柳细月只有欢喜,哪里还会计较施梅二人的无礼?那一点点不快早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小柳,你先坐啊,我去准备晚饭。你看这事,整得我都忘了。”

    “阿姨,我来帮你。”柳细月说着就要起身。

    吴桂芳和顾经理联合把她按住:“小柳啊,你是客人,在客厅坐着看电视就行了,厨房的事有阿姨去做。小军,还不陪陪小柳说话?”

    宋保军不得不配合柳细月演戏,笑道:“细细,你最爱看的极品学生要开演了,原著是著名作家张君宝,我给你开电视。厨房让我妈去就行了。”

    “我不爱看那种傻子电视剧。”柳细月借坡下驴,顺势坐下,她在家里可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小姐,从不做事,说要帮忙也只是虚应客套而已。隔了一会儿见吴桂芳和顾经理一起去厨房做菜,又说:“哎,快带我去参观你的房间。”

    “去我房间干嘛?男人的房间有什么好看的?难道你想帮我整理床铺?”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