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5节 长安刺杀前的真相
孙钟!
  
  对了,就是孙钟!这人究竟有什么目的?他吕布始终想不明白。???他不知道自己梦了多久,或许一刹、或许永恒,那又有什么要紧?
  
  只要貂蝉在他身边,他可以安详到地老天荒,貂蝉是他生命中最后的明光。他很累,他一生都在逃避着心中的恐惧,只有在这个梦里,恐惧才淡薄了很多。
  
  貂蝉还是在望着他,眼中含泪……
  
  他终于看到貂蝉的泪水一滴滴的落下来,汇聚成河般要将他淹没,他甚至感觉到泪水流淌到他的手上,浸染着他的身躯。
  
  冰冷的泪。
  
  是做梦。
  
  一定是做梦!
  
  怎么会有人的泪水如此的磅礴,甚至要将他淹没?
  
  他哑然失笑,可见到貂蝉这般伤心的模样,心中还是微微的刺痛了下,那丝痛就像一根如头丝粗细的金针刺在心口金针顺着他的血管进入,随着血液流入了心房,亦留在了心房。
  
  貂蝉。
  
  他喃喃的念道,梦呓一样的呼唤。他只怕惊碎了貂蝉的幻影,他很想停留在这永恒美妙的时光。
  
  这是一个漫长的不愿意醒来的梦。
  
  他从未有过这般回忆的时候,他在长安的时候,整日想的就是一件事我能不能在用那半根异形香后杀了董卓?
  
  然后他就见到了貂蝉,和梦里泪眼莹莹不一样。
  
  斜阳欲晚。
  
  余霞散天。
  
  长安的景色比洛阳更显得古朴沧桑,却没有洛阳的瑰丽。或许长安和洛阳一样的放起一把大火,就会一样的灿烂?
  
  转过这个念头的时候,他已带人将和华雄有关的人斩尽杀绝、鸡犬不留!其实早不用他动手,他带着的就是一群禽兽,做起这种事情实在轻车熟路。
  
  世上的人越来越少,洛阳的人口被这样的杀戮几乎灭绝,长安看起来会是下一个洛阳。不过他懒得理会,他若不死,他就是滔天的洪水;他若死了,哪管世间洪水的滔天?
  
  他向董卓禀告了杀人的成果后,董卓看起来很不愉快。杀人这种事情已无法让董卓愉快,他趁董卓疯狂的时候退了出来,他感觉董卓看着他的眼神很有些猜忌。
  
  这老鬼又在怀疑他私吞了异形香!
  
  他明白这点时手脚冰凉,路过那奢华的苑囿时,看到池塘旁穿着奴婢衣裳的貂蝉。
  
  池塘水冷。
  
  佳人雾笼。
  
  貂蝉的倩影倒映在池塘水面上,风吹过,微微纹起。倩影朦朦胧胧,佳人沉稳安定。
  
  他看到貂蝉那一刻,本是满怀恐惧的内心突然安宁了片刻,他就是那么静静的望着貂蝉,不信有人会给他这般宁静的力量,却期待永久停留在这一刻相遇的时光。
  
  貂蝉并没有绝世的芳容。
  
  董卓的身边有着无数的女人、亦有着极美的容颜,貂蝉这样的女人不会落入董卓的眼睛,可是……为何这个女人会给他不一样的感觉?
  
  这不是个奴婢。
  
  他看到貂蝉的时候,心中立即涌起了这个念头。寻常的奴婢都是战战兢兢的活在这个地方,只有貂蝉宁静的立在那里,却没有一丝恐惧的模样。
  
  不知许久,貂蝉终于转头向他望过来,轻声道我要杀了董卓。
  
  他那时候一颗心几乎要炸了开来,他几乎不信自己的耳朵,不等貂蝉再开口的时候,他就一把掐住貂蝉的脖子,将她按在假山之后。
  
  貂蝉的脖颈柔滑温暖,入手如丝帛般的感觉,让他一时没有将她的脖颈扭断。
  
  他的手冷、脸色亦是难看,记得自己嗓子干涩你说什么?
  
  你也想杀董卓,我知道的。
  
  他听到貂蝉这么说的时候,手已在用力这个女人实在可怕,她竟然看出他的心思。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种话传到董卓的耳中。不然的话,他吕布就会变成蛆虫。
  
  手掌力,提防着眼前这女人的反击,他杀机已起,可他终究没有杀死眼前的女子。
  
  不是怜香惜玉!
  
  这种时候,如何会有人怜香惜玉?女人总喜欢高看自己,认为自己可以将一个男人迷得神魂出窍,却不知道男人在生死的关头为求保命,选择牺牲的都是女人,而不会是自己。
  
  但他终究没有扭断貂蝉的脖子。
  
  因为什么?
  
  或许因为貂蝉太过冷静,或许是因为貂蝉看着他的目光有种熟悉的怜悯。
  
  他在什么时候看到过这种怜悯?他仔细的回想,蓦地想到当初杀死丁原的时候,丁原看他的眼神就和貂蝉一样。
  
  他终于低喝道你在想什么?他想知道丁原临死前想的是什么,或许就是因为这点缘由,他没有选择立即杀了貂蝉。
  
  他感激丁原,就是因为丁原,他才没有杀了貂蝉。因为他没有杀了貂蝉,他才有了生命中最后的明光。
  
  丁原当他真正的如亲生的一样,可是他却杀了丁原,每次念及到这点时,他的心就会轻微的抽搐一下,隐隐痛楚的感觉。
  
  我在想,你是个可怜的懦夫。
  
  貂蝉的一句话激得他怒冲冠,但他却知道这是真相,他愤怒是因为明白貂蝉说的是事实。貂蝉若是说错了,他何必放在心上?
  
  五指收紧,看着貂蝉眸子要翻白的样子,他没有快意,反倒终于松开了手掌。他如大病一场,虚弱的说道我安排你离开这里,你离开长安,永远不要回来,永远不要……
  
  你帮我,我们一起杀了董卓。
  
  他话未说完就被貂蝉打断,等听清貂蝉所言,他难以置信道你说什么,你不要得寸进尺。
  
  然后他就看貂蝉的眼泪流淌了下来。
  
  我得寸进尺?我真的得寸进尺?
  
  他被貂蝉反问的哑口无言,他知道得寸进尺的不是貂蝉,而是董卓。可他只敢质问柔弱的貂蝉,却不敢喝问那真正得寸进尺的董卓。
  
  我警告你,我不会帮你,你若再敢对董卓不利……你知道后果。
  
  他丢下这么一句话后就惶惶离去。他事后想想很是奇怪,这完全不符合他做人的风格,他应该杀了貂蝉一了百了,他为何留下这个祸根……不是,他为何要留下貂蝉?
  
  貂蝉不是祸根,董卓才是的。
  
  自从那天后,他开始留意那个一心要杀董卓的女子,这女子的每一步都像踩到他的心上。不过貂蝉没有办法,要杀董卓的人实在太多,可谁能敌过董卓的强悍?貂蝉更不能。
  
  董卓不是夫差,貂蝉亦不是西施。
  
  他出入董卓府勤了许多,不为向董卓表功,而是想多看一眼貂蝉。看到貂蝉冷静的努力时,他心中有点期待……貂蝉或许能杀了董卓。
  
  他为自己的想法感觉羞愧,等见到王允的时候,他羞愧的心思就淡薄了很多。
  
  王允要杀董卓!
  
  那是一个“偶然”的机会,王允得他吕布帮忙,然后请他入府喝酒以表谢意。这是王允制造出来的“偶然”机会,他如何会看不出来。
  
  他早不是那个天真不懂事的少年。
  
  不过他还是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在长安城中,每个人其实都戴着个面具,有的戴着两个,他吕布戴着的面具铭刻着几个字董卓忠实的杀人机器。
  
  王允先是一顿废话和他套着交情,看出他的不耐,王允终于小心翼翼的谈及到正题听说太师前段时间不悦,曾拿手戟投掷将军,甚至……想要杀了将军?
  
  他倒没有心惊。这已不是秘密。董卓疯了,稍有不满意的时候就想杀人泄愤。因为异形香的事情,董卓也想杀了他办事不利也好,私吞异形香也罢,反正董卓认为是他吕布的问题。不过就是想到他吕布还很有作用,董卓这才没有下手。杀了他吕布,董卓很难再找到这种好用的傀儡。
  
  见他平静若水的样子,王允有些意外,含含糊糊的提及他姓吕、董卓姓董,算不上什么亲戚。如今天下不太平,若有英雄能匡扶正义的话,天下的百姓一定会感激他的。
  
  王允给他一个天真的画饼,想让他主动拍胸膛承诺去杀董卓!
  
  他听出王允的意思,心中暗自冷笑你以为我是傻的?英雄何用?我死了,你们掉两滴眼泪后转瞬吃吃喝喝,留我这个孤魂野鬼供人拿口水凭吊?我让貂蝉出手杀董卓都有点惭愧,但看来脸皮最厚的不是我吕布,而是你们这些庙堂之人。
  
  貂蝉都知道要动手才能实现目的,你王允就动动嘴,然后让我去冒险?
  
  傻子才会答应你的交易。
  
  他听笑话一样的表情,没有回话。
  
  王允很有点失望,也有点害怕。
  
  他却无暇照顾王允的心情,离开了王府后走在长街上的时候,见到一个碧眼之人向他走来,开口道你拿了华雄的那半截异形香,只要我一句话,董卓就会知晓。
  
  他那时可想而知的惊惧,伸手就要拔出手戟,却被那人一把按住。
  
  心中凛然,他知道眼前这人的功夫绝对不比他要差,他无法杀了此人。
  
  这人要做说什么?
  
  他知道自己脸色苍白的可怕,就听那人道董卓捡到了项羽的军刀,从刀中破解秘密后寻到一根异形香。董卓如此强悍,就是用了整根异形香。你有半根异形香,要杀董卓还是不够,但我孙钟可以找人帮你!你若是不下手的话,后果你应该很清楚。
  
  他不知道怎么到了董卓的府上,他知道自己一定要出手了,孙钟不是在和他开玩笑。他那时已得到董卓的“绝对”信任,可以拿着长戟在董卓如牢狱般的宫殿外巡视。
  
  董卓那天很快的找到他,一句话就让他满是恐慌惊惧。
  
  貂蝉要杀我。奉先,你去杀了她!.
  
  (未完待续。)8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