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银月弯刀
    ♂』    “不祥之舰?”云阳听了杰瑞的介绍,不解问道:“为何穆森大师的遗作,会成为不祥之舰?”

    杰瑞叹了一口气,感慨道:“因为从银月级诞生之日起,就一直被死亡的阴影紧紧笼罩。【愛↑去△小↓說△網w  qu 】”

    “两百年前,穆森大师完成了划时代护卫舰十字军级的设计,从此奠定他不朽大师的地位。”

    “穆森大师就是从那时候起,开始设计银月级的,他把自己关在实验室里整整二十年,最终制造出三艘银月级原型机,当这三艘原型机完成之日,穆森大师便因为心力交瘁而死,最终没能看到自己呕心沥血设计的银月级飞上星海,这是第一个不祥。”

    “当设计中心接管穆森大师实验室之后发现,原来银月级的设计预算已经大大超标,为了能够完成银月级,穆森大师不惜黑进集团财务数据中心,捏造了数据。”

    “伪造财务数据这件事曝光之后,集团上下一百多人受到牵连,财务主任因为备受压力而自杀,这是第二个不祥。”

    “尽管当时集团高层已经知道,银月级的造价是一个天文数字,如此昂贵的战舰不可能投入大批量生产,但还是本着研究的精神,同意对三艘银月级战舰进行性能测试。”

    “谁知性能测试第一天,就发生了安全事故,银月三号舰和参与实验的一艘断崖级护卫舰,在没有开启能量防护罩的情况下,猛烈相撞,两艘船当场爆炸,合计二十八名船员以及数据收集专家死亡,这是第三个不祥。”

    “安葬好同事,中心启动二号舰继续测试,结果发现重大设计缺陷,由于银月级安装太多太强的武器系统,导致一经开火,能源指数便疯狂下降,也就是说,银月级的能源系统根本无法支撑这么疯狂的武器装备。”

    “而能源突然下降又造成系统短路,火控计算机数据出现偏差,银河号射出的导弹没能命中目标,反而击中了一艘满载研究中心员工去度假的游轮,导致一万七千多名设计中心员工以及他们的家属葬身星海,那些都是集团最顶级的设计天才,损失之严重,是我们根本无法承受的。”

    “这场严重事故爆发之后,辛迪加舰船设计中心从银河系排名第三的强大设计机构,一路跌到四十名开外!”

    “即便一百八十年后的今天,辛迪加舰船设计中心也仅仅排名银河系第六,再也没能回到当初的排名,这是第四个不祥。”

    “你们现在看到的,就是酿成那场惨剧的银月二号舰。”

    呼~

    云阳和米健同时长出一口气,银月型战舰的历史还真是有够悲剧,它从未上过战场,却有一万多人因为它而死去。

    米健皱眉道:“银月级就连我这样不懂的外行,看过之后都感觉无比震惊,这夸张的线条,这强大的主炮台,实在太震撼了。”

    “可既然银月级带有如此多的不祥征兆,我看还是算了吧,咱们再去看看其他战舰。”

    米健用胳膊肘捅云阳,可云阳却无动于衷,沉迷于银月级锐利的线条和精密的结构,手指触摸到银月级的弧线两翼的时候,就好像在触碰两把锋利的圆月弯刀,如果不是一代天才,谁又能完成如此惊人的设计?

    云阳仰起脸,冲杰瑞微微一笑,“能不能让我看看银月级的详细技术资料?”

    杰瑞一怔,皱眉思考了几秒钟,便喊仓库管理员,让他取来一只平板计算机。【愛↑去△小↓說△網w  qu 】

    “我还有事,你们慢慢看吧。”杰瑞对云阳说道。

    “好的,您先去忙。”云阳面带笑容,冲杰瑞说道。

    杰瑞微微点头,大步走出仓库,当他进入电梯的时候,那名穿着工装裤的仓库保管员,忽然低着头跟了进来。

    “主任,他们好像对银月号很有兴趣?”

    “似乎是这样的。”

    “那您有没有告诉他们穆森大师就是死在这艘船上的?”

    “没有,你干嘛问这个?”

    “没什么。”满脸皱纹的库管员用力摇头,三根手指紧张的摸着下巴说道:“我只是一看到银月,就想起穆森大师死时候的情景,十几根管子插进他的身体和大脑,管子另一头连接着银月级的跃迁引擎,身体干瘪,就像被仍在沙漠里几百年,被风干的干尸。”

    杰瑞仔细看了看库管员,他只是公司里的小人物,今天还是杰瑞第一次仔细观察库管员的脸,发现他比自己记忆中还要苍老。

    “原来穆森大师死的时候,你在现场?”

    库管员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有,那时候我爷爷是这里的库管员,是他在我小时候告诉我的。”

    “你爷爷。”

    杰瑞明白了,研发中心很多员工都是家族继承式的,祖祖辈辈干着同样的工作。

    “我记得资料上说,穆森大师是死在银月三号。”

    库管员道:“准确来说,他当时将管子从身上拔下来,挣扎着想要去银月三号,但没有成功,失血过多让他刚刚走到银月二号的登陆舱,就倒下了。”

    “尸体一多半还在银月二号的机舱内,在此之前,他也去过银月一号,献祭了自己的血液。”

    “献祭?”杰瑞皱眉道:“你为什么用这个词?我们是科学工作者,并不相信那些传说。”

    库管员砸吧砸吧嘴道:“只是你们搞研究的科学家不相信罢了,我们这些底层员工,都相信穆森大师当年是被恶魔诱惑了,传说他读了一本古书,关于制造超能力兵器的古书。”

    “那上面说,最强的兵器不仅要用最好的金属,最高的工艺,还要加入生命的力量,如果在兵器大成之时,铸造师献出自己的生命,这件兵器就会成为神兵,拥有世间无可匹敌的强大力量。”

    “穆森大师制造的虽然是战舰,用的却是远古铸造师献祭的手法,或许他想把银月级也打造成一代神兵吧。”

    “那都是传闻,诋毁穆森大师的传闻。”杰瑞有些不快说道。

    作为一名主管科研工作的主任,他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自己所崇拜的一代设计大师,是个一脑袋迷信思想的神棍。

    库管员嘟囔道:“不信?那谁能解释银月为何会失控?谁又能解释银月一号为何好端端停在机库里,却不翼而飞?”

    呼~

    杰瑞脸色苍白,感觉到胸口一阵压抑。

    是的,如果说银月三号和二号失控,可以归结到能量指数突然剧烈下降所产生的能量陷阱,那么银月一号在穆森死后不翼而飞,就是彻底的灵异事件。

    战舰好端端停泊在仓库里,转眼就没了,连监控摄像机都没能捕捉到任何蛛丝马迹。

    这时候,电梯刚好达到尽头,杰瑞离开电梯,走到室外,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

    库管员也跟了出来,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只酒壶,银色的酒壶,仰头灌了几口,然后把酒壶递给杰瑞。

    杰瑞想了想,没有拒绝。

    酒精灼烧着杰瑞的胸腔,反而缓解了他的压抑。

    “如果有人想要,就把那该死的不祥之舰卖掉吧,哪怕是送出去也行。”库管员对杰瑞说道。

    杰瑞本能的摇了摇头,“不可能,那是穆森大师最后的遗作。”

    库管员布满皱纹的脸庞变的激动起来,身体也因为激动而颤抖。

    “每天看守银月的不是你,而是我!”库管员声音沙哑道:“银月号不对劲,很不对劲,每当月黑风高的夜晚,我在仓库里值班的时候,总能听到有个声音在轻轻的呻吟,那声音悲凉,就像是被困在地狱里的人,拼命想要从地狱的大门里爬出来一样。”

    “这个声音我爷爷听到过,我父亲也听到过”

    “无论你们这些搞科学的怎么说,银月号都是不祥之兆!它被恶魔诅咒了!”

    ps:谜之战舰,银月号,即将横空出世!

    求推荐支持!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