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君臣百相见
    朱厚照听罢,便知道叶春秋来了。

    心里不禁有些忧伤,这在草原上自由自在的好日子,终于是要结束了啊。

    于是他一脸寒霜,面沉如水。

    大帐中诸人见朱厚照心情不好的老毛病又犯了,一个个感觉自己后襟发凉,尤其是那几个朵颜三部的贵族,个个身如筛糠。

    这皇帝喜怒无常啊,不高兴了就爱拔刀子,或是将腰间的骑枪啪的一下拍在酒案上,然后目光阴沉沉地看着他们,这位爷实在不好伺候。

    赵老大诸人,其实还没有回过神来,一边喝酒,一边还在回想着过去的点点滴滴。

    特么的是逗我呢,这是我大明天子?

    然后一群人开始很不安地开始回想了,自己到底有没有得罪过天子呢?

    嗯……他刚刚到牧场的时候,尿尿时好像是弹了一下他的小**,夜里看马圈的时候,好像是在篝火旁抱着他睡,这些算不算?陛下会不会记仇呢?不会切**吧?

    将紫禁城里的天皇老子和现在这大口吃酒,喜怒不定的朱老大的身份重合起来,实在有太多让人不适应的地方,紫禁城的那位太遥远,可是就在眼前的这位,特么的也是一个脑袋,两手两脚,虽然朱老大不愧是朱老大,有勇有谋,可是……

    思维还是忍不住彻底的凌乱。

    这是一种幸福又快乐,欢喜又忧心忡忡交织一起的感觉。

    可是随即,朱厚照想到叶春秋这家伙来了,想到就要让叶春秋得知自己的丰功伟绩,顿时又心花怒放起来,然后……呵呵的笑着道:“叫进来,将人叫进来。”

    陛下笑了。

    皇帝笑了。

    这实在是一件很愉快的事,花当等朵颜贵族,几乎要幸福得流出眼泪,他们这算是又躲过了一劫呢!

    于是众人都陪着咧嘴而笑,无论高兴不高兴的,都纷纷附和着笑声。

    过不多时,叶春秋急匆匆地冲了进来,他神情紧张地将手按在剑柄上,如临大敌。

    只是刚走进大帐,首先映入眼帘的,竟是盘膝坐在酒案前大口吃着羊羔肉的朱厚照,而后……

    叶春秋整个人顿时长长松了口气,差一点儿喜极而泣,但还是不由戒备地看着四周。

    只见这里除了花当,许多人都很陌生。

    呼……只要陛下没有危险就好!

    叶春秋便拜倒道:“臣弟叶春秋,见过陛下,吾皇万岁。”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叶春秋心潮澎湃,万岁二字,叶春秋是真心喊出来的,他是真正禁不起这个折腾了,是真正愿意这孙子万岁才好。

    朱厚照则是哈哈大笑道:“朕巡幸朵颜部,料不到前脚刚来,爱卿就来了,来得正好,上酒。”

    叶春秋现在还有些发懵,看着眼前得状况,怎么看,怎么都感到意外至极。

    花当不是唯利是图之人吗?不是该趁机捉着朱厚照得好处吗?可是现在……

    叶春秋实在是怎么也猜想不到是怎么回事,但是久别重逢,自是喜不自禁,心里更有许多话想和朱厚照说,只是见朱厚照一身衣衫褴褛,看似也像是吃了不少的苦头,便不由想到了张太后。

    叶春秋连忙道:“陛下,母后来了。”

    朱厚照一听,脸上的笑容僵硬了,刚放进口里的羊肉还来不及咀嚼。

    朱厚照倒也是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母后竟是亲自来了。

    帐中方才还是温暖如春,众人欢笑,现在大家一见朱厚照不笑了,所有人的心里又开始打鼓,都不约而同地收了笑声,小心翼翼地看向朱厚照。

    朱厚照却是扑哧一下翻身而起,口里道:“那还愣着做什么,随朕去迎驾,他娘的,哎呀,朕的这一身破衣衫,似乎……罢,先去见了母后再说,春秋,春秋,你来,你随我去。”

    叶春秋听到他一口他娘的,一口我,哪里像个天子?这小半年不见,分明已经成了一个不知哪里来的野人。

    叶春秋忍不住无奈地抚额,心里大喜之余,忍不住又有几分悲呛,作孽啊……这是……

    可是朱厚照的心态却很好,完全是不以为意的样子。

    朱厚照都亲自是迎驾了,众人哪里敢怠慢,轰然随着朱厚照前去接驾。

    叶春秋却是看着心里瘆得慌,话说……太后若是见到了这些朱厚照的新朋友,也就是一群这样的野人,会是什么样的感想呢?

    众人抵达了营门,太后的车驾却已到了,听到朱厚照竟还活着,张太后先是不信,等看到前头乌压压的人出现,领头的一个,正是朱厚照,只是……这儿子……

    这儿子臭烘烘的,浑身都是血迹,皮肤黝黑,嘴唇干裂,就像是不知从哪个煤堆里钻出来的熊孩子一样。

    张太后老半天都回不过神来,瞪大了眼睛,仔细地辨认,确是朱厚照无疑了!

    朱厚照到了车下,拜倒在地道:“儿臣见过母后,儿臣让母后担心了,不料母后居然亲自出关,儿臣万死。”

    张太后的情绪已经无法克制了,于是泪水如缺堤的洪水般涌了出来,边道:“你去哪儿了?你知不知道这天下都要大乱了,你知不知道母后有多担心你……儿啊,我的儿,你上前来。”

    只有这么个儿子,张太后是真真将他当做是心肝宝贝,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半分的苦都不肯让他吃的,可是现在看朱厚照骨瘦如柴的样子,心里便已是先疼了。

    朱厚照乖乖地上前,张太后一把拉住他,顿时一股羊骚和血腥味扑面而来,几乎要将张太后熏死。

    张太后感觉自己的心在淌血,泪流如断线珠子一般落着,道:“你吃了什么苦头,你受了谁的欺负,你说,是谁这样欺负你,让你成了这个样子?”

    后头一个个乖乖拜倒在地的花当、赵进、钱谦诸人的脸立即拉了下来,心也在淌着血。

    张太后啊,你这是眼睛瞎了啊,明明是这混世魔王将人欺负得够呛,从土谢部到朵颜部,各种人被他吊打,说他被人欺负,这就是没良心啊。

    (未完待续。)


上一章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