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唐朝的袒胸装
    一秒记住【笔趣阁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几个同学赶过去的时候,何琳已经从卫生间里出来,但眼睛微微有些发红,的确像是刚刚哭过的。

    这身打扮?

    刘明一愣,差点没认出来这是何琳。

    很明显,这是古装。一件挺惹眼的碧绿长裙,用一根炫紫色的细腰带勒住,把窈窕的身段完全显露出来。应该说,何琳的气质穿古装,韵味相当不错,尤其是想到前不久她以一篇《爱莲说》杀入决赛圈,既然这比赛都是选取一些经典的古文为题,估计这打扮也是因为复赛时那个得分第一的陈丽秋表现抢眼,所以大家纷纷效仿。

    但问题在于……

    这似乎并不是普通的古装,至少大家都知道封建社会的女性,衣着通常是比较保守的,不至于像现代女性这么自由。

    但何琳这身衣服,简直比街头常见的那些热裤露脐装还夸张!

    领口开得实在太低了,露出大片白皙耀眼的肌肤,别说是在校园里,就算是影视剧中,也很少见到这样夸张的着装风格。当然,岛国爱情动作片不在此列。

    何琳这女生给刘明的印象,一贯是低调保守的,这样的衣服恐怕那些很奔放的女生都会产生羞耻感,更别说是内向的何琳了。

    随后,刘明看到了何琳手中的物件,或者说,是一件道具,那是一具古代风格的琵琶。

    于是刘明隐隐有了猜测,皱眉问道:“决赛,选的是白居易的《琵琶行》?”

    “嗯。”

    何琳见到刘明出现,明显有些慌乱,本来就因为这身奇怪的衣服而羞得不敢见人,这会儿更是把头低得恨不得挡住胸口。

    “是那个什么指导老师,让你穿这身的?”

    刘明大概也能理解那个所谓老师的想法,唐装嘛,向来以奔放大胆为特色。记得曾经看过一篇文章,说的就是唐代女子的这种“袒胸装”,突出特点就是领口低,秀***据考证在唐代还只有贵族能穿,另外就是歌舞女可以半**部来取悦客人,普通老百姓家的女子反而不会穿成这样。

    既然是选择《琵琶行》,那估计是为了贴合这篇长诗当中描写的那个琵琶女,用这身衣服来配合。

    讲道理,这个思路也还算清晰,尤其是复赛时那个陈丽秋一身古装一柄宝剑,配合一句“拔剑四顾心茫然”,技惊四座,获得了全场最高的分数,这对其他参赛选手也是一个冲击,有样学样是很可以理解的。

    但问题在于,何琳根本就不适合这种打扮啊!

    如果要形容的话,何琳真的就是《爱莲说》里描绘的那一株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而绝非现在这样穿着暴露浓妆艳抹的一个琵琶女。

    “苏老师说,我们能进入决赛不容易,要好好拼一下,争取一个二等奖甚至是一等奖,是整个数理系的荣耀。所以,要出奇制胜,选择极具话题性的《琵琶行》,结合大胆开放的唐朝装束,达到先声夺人的目的……”

    何琳有些手足无措,很想把那些裸露的部位遮掩起来,穿成这样站在同学们面前,尤其是站在有些好感的刘明面前,对她来说简直就和没穿衣服一样的心理感受,只觉得整个人都发起烧来,一张原本白净朴素的脸,都红到了耳根后面。

    “咳,就这点事?你不喜欢,直接跟那个老师说啊,换个题目换个风格不就得了。上下五千年,多少名篇可以选用,干嘛非得盯着琵琶行,我也觉得和你本身的气质并不符合。”

    “我说了。”

    何琳小声说道:“可苏老师坚持用这个,不许我换题目。而且……还帮我设计了一些表演时的动作,说是能加分,可我……根本就做不出来,那都是些……据说是唐代歌女取悦客人时的动作,有点太……唉!”

    “那还值得哭一鼻子?”

    刘明耸耸肩,随意道:“是你去比赛,又不是那个什么老师。她的意见仅供参考就好,你还当圣旨了啊?就你现在这状态,别说……别说拿奖了,能不能顺利完成比赛都不好说啊。”

    “你是什么人,在这里胡说八道?马上要到你了何琳,快跟我回后台!”

    一个脸很长的女老师忽然出现,伸手就过来拉何琳。

    “你就是那个苏老师?”

    刘明看她这实在有点粗暴,就横跨一步拦在何琳身前,质疑道:“《琵琶行》的确是千古名篇,但并不适合何琳的气质。刚上大学的新生,很难演绎一位从小在乐坊学艺、后来声色娱人、再后来人老色衰嫁作商人妇的这种心路历程,这样强行凑热点造话题,不见得就有助于成绩吧?”

    “你懂什么!”

    苏畅瞟了刘明一眼,不认识,应该也是这一批的新生吧,什么时候新生也可以对我指手画脚了,笑话!

    “这次进入决赛的10个人,其中只有三个女生。咱们学校男女比例也大概在这样一个范围,这就决定了今天到场的所有观众,一定是男性居多。包括七位评委,也有六名男性。你以为之前那个陈丽秋为什么能够一骑绝尘得到接近99的分数,一方面她女生占了优势,另外主要就是那身古装特别吸引眼球。”

    “说是诵读比赛,但既然是在舞台上展示,一定会有表演的成分!没有什么比这首《琵琶行》更适合何琳的了,只要她能够按照我指点的思路去好好发挥,第一名我不敢保证,但前三绝对跑不了!”

    “是啊,我觉得老师指导得也有道理,反正就是表演性质的嘛,又不是要你怎样,会不会是想太多了啊?”

    也有附和苏畅的声音,让这个脸长的女人更加趾高气昂,伸手打算推开何琳身前的刘明。

    “毛线的前三!”

    刘明毫不客气地挡住苏畅,看了一眼穿着暴露,神情委屈的何琳,冷笑道:“为了前三,就搞成这个样子?这是美文诵读大赛,还是美女时装大赛?人院搞这个比赛,是为了弘扬传统文化,不是为了选秀女吧?”(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