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节 黑暗的黎明
杀了貂蝉?
  
  听到董卓命令的时候,他吕布满是惊骇恐惧。他第一个念头就是貂蝉要行刺董卓的事情已经败露了,貂蝉还把他吕布供了出来,他为何不早下手杀了那个婢女?
  
  他心中的恨意多半显露在脸上,看着董卓时,他知道自己的脸色恐怕难看的和人彘一样。
  
  义父,我……我……我去杀了貂蝉!
  
  他只想请董卓再给他一个机会,若有机会的话,他一定会手刃貂蝉以显示他吕布的“忠诚”。
  
  他现在想想,都觉得自己那时候畏惧的让人可笑,但不是从地狱中活过来的人,如何会懂他心中的恐惧?
  
  听说貂蝉对你有好感,还和你说过几句话。
  
  望见董卓微笑的说出这句话时,他一颗心抖的和筛糠般,但他终究不是那个意气风的少年,他还能站在董卓面前回个“是”字。
  
  这么说你和貂蝉很熟了?
  
  义父,我和她……真的没什么。义父,你难道不相信孩儿?
  
  奉先,为父自然信你。这世上,你是义父最信的人。这么说貂蝉应该记得你。
  
  他听董卓这么说的时候,没有任何欣慰之意。因为他亲眼看到董卓曾将“最信任”之人的肉一条条割下来放在炭火上加点胡椒烤着吃了。
  
  董卓说人肉这么吃很是美味,美中不足的是这人惊吓而死,肉质就变得有点酸了,不然就不用加胡椒去味的。董卓吃人肉的时候,笑眯眯的欣赏周边群臣的面无人色。
  
  已近崩溃时,他幸好听到董卓说道貂蝉在酒中下毒想害为父,但这实在是过时的把戏,她不知道为父早就百毒不侵的。为父轻易的抓住她,然后收拾了她一顿。
  
  他的眼皮不由自主的跳,他知道貂蝉只怕已然凋残,让董卓收拾一顿的人,不死也要脱层皮的。
  
  你去救她。
  
  他听到董卓微笑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心中骇异,急声道孩儿不敢。他真的不敢的,貂蝉死了就死了,他如何会去舍命救她?他如果能够舍命,他当初就不会杀了丁原,亦不会有后来助纣为虐的事情。
  
  红颜蓝颜都不如自己的性命重要。
  
  你一定去要救她。
  
  董卓激动的全身抖说道。
  
  他见状很是冷,他明白董卓在这种时候,就是在筹划着一场屠杀!只有屠杀才会让董卓这么的兴奋!
  
  董卓没有出乎他的意料,说出了他的全盘计划。
  
  王允找你,是不是想杀了为父?
  
  他没有任何犹豫的回道是!
  
  出卖王允如吃饭一样的轻易,他知道董卓在长安中早就遍布密探,在这种恐怖的环境下,谁的谋划能逃脱董卓的耳目?就因为这样,他才根本不会答应王允什么王允不会泄漏秘密,但自他走入王府的时候,早有难数的蛆虫将他吕布和王允见面的消息禀告了董卓。
  
  董卓虽看不到密室的动静,但以董卓的阴险残忍,猜出这种“反叛”的事情如一加一般简单。
  
  猜错了也无妨,杀错了就杀错!
  
  只要让董卓开始怀疑了,那就意味着毁灭。
  
  自从为父到了长安后,太多的人开始以为为父不行了。奉先,为父很不高兴。
  
  他知道董卓说的是实情,孙坚将董卓吓到退守长安一事给了很多人希望原来这个残暴的魔王也会失败!
  
  为父想了很久,决定让他们换个想法。
  
  董卓又露出残忍的笑道将所有怀疑为父的人统统杀掉!王允找了你,那很好,为父知道你不会答应他的。
  
  他自然露出“忠心耿耿”的表情。
  
  你是为父最信任的人,无论如何都不会背叛为父的。
  
  他很想问句为什么,但他不敢提及“背叛”二字。
  
  因为在他们眼中,你做的事情比起为父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如今你和为父是一条船上的,为父若是有事,他们很快就会对你下手。你不要信什么既往不咎的屁话,清算一定会有的。只有真正的权利在手,你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
  
  他心中略有迟疑,却露出自然如此的神情。
  
  但是你一定又要让王允相信你要背叛为父,然后通过王允之口,将所有背叛为父之人的名单都套出来,好让为父将这些想要造反的人一网打尽。
  
  董卓说话时如饿狼般的舔着嘴唇,似乎在考虑着怎么吃掉王允。董卓随后笑眯眯的看着他,得意道为父已为你安排好了一切。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吾儿不就是个英雄?貂蝉勉强算个美人。为父早传出消息,说你和貂蝉私通。
  
  他那时候已明白了董卓的全盘计划,毕竟这些年来,每次董卓变着花样杀人,都有他的参与。他不再是那个天真的少年,早将这些招式记在心中。
  
  为父不会说貂蝉要毒杀为父,只传出为父亦很喜欢那个貂蝉。
  
  董卓伸出了舌头,看起来都要舔到了鼻尖。董卓喜欢的不是貂蝉的色,而是貂蝉的一身白肉吧?
  
  他明白董卓没有怀疑他,终于沉着道义父知道孩儿亦是喜欢貂蝉后很是不满,就将貂蝉关在大牢中,孩儿去救她后就去见王允,说孩儿为了个女人要背叛义父?
  
  他们那些酸儒总喜欢这么想的。
  
  董卓微笑道他们也一定会这么想,因为他们太过懦弱,只能在女人面前呈现男人的英雄气概了。他们却不知道自己的气概除了在脑海中想想外,真的事到临头,他们最先舍弃的一定是女人。不过你这个故事会让他们兴奋,也会让他们信以为真的。
  
  他亦知道王允会信的,因为王允没有别的选择董卓怀疑了王允,王允若不想死,除了他吕布这根稻草,王允还有什么选择?
  
  接下来就是轻车熟路的事情。
  
  他不用董卓再说什么,已按照董卓的心意做下去。他蒙着面杀入大牢,将牢兵统统杀掉,等见到貂蝉那一刻,他的心又开始痛了起来。
  
  许久没有的心痛。
  
  貂蝉已凋残。
  
  他将几乎不成人形的貂蝉救出了大牢,一路上虽没有说话,但在轻轻放下貂蝉的时候,就听她清晰道我知道你会来救我,也只有你才会救我。
  
  貂蝉虽已凋残,但她眸中却有着一丝极为明亮的光芒。
  
  那是他以后留在心中永恒的明光。如同最黑暗的夜中,看到天边偷偷露出的那丝曙色一样。
  
  夜正深。
  
  黎明尚远。
  
  长安城除了偷偷还会冒出来的曙光外,所有的一切因为畏惧黑暗,根本不敢敞开光亮。
  
  他那时心中淡薄了恐惧,少有的温柔道我会安排你离开长安,你走了之后再也不要回来。
  
  转身要走的时候,貂蝉轻轻的拉住他的衣袖。
  
  一丝的轻柔,永恒的停留。
  
  我不走,我要等你。
  
  他没有回话,心中却有了那么一刻的触动。他不知道还有人会等他。
  
  你要去杀董卓?
  
  他没有回话,保持着沉默。他知道貂蝉看得出他的心意,但他根本杀不了董卓,他亦不想给貂蝉一个失望的期望。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开始将眼前这女子的话放在心里。
  
  可你没有机会。
  
  貂蝉焦灼道以你的能力,你没有机会,但我制造了最后一点可能的机会。
  
  他有些意外不解,就听貂蝉道我早知道董卓百毒不侵,因此我在董卓的酒中下了毒。知道他的费解,貂蝉解释道董卓这个人很是狂妄,我知道他一定要刺激要挑战、一定会喝下毒酒、一定要看到我惊骇欲绝的表情才会惬意。
  
  他真的困惑那你为何还要下毒?
  
  因为毒酒中掺了一种无色无味的药物,这种药物是我从一个奇人手中获得,这种药物专门是用来克制异形香的。董卓喝了那毒酒是不会有问题,但那药物如今已留到他的体内,三日后的午时就会爆出来。
  
  他关心道作后会怎么样?他会死吗?
  
  他不会死,但听异人说,他会彻底的迷失本性,甚至会变成……
  
  貂蝉没有说下去,憔悴的脸上亦带着惧意,不过她很快无惧道吕布,你是个好人,我知道。
  
  他刚硬的心肠有了那么一刻的柔软。
  
  许多年了,他第一次听到有人说他是好人。
  
  他一直想当个好人的,可惜董卓毁了他做个好人的机会。他不想在貂蝉的心中,他还是个好人?
  
  貂蝉没有说谎。
  
  他看着那眸中的明光,许久才移开头道我知道了。迷失本性的董卓会给他吕布一点机会。
  
  活着回来见我。
  
  在他要走的时候,貂蝉呕了一口黑血后坚持道。
  
  他那时莫名的心痛,忍不住扶住貂蝉道你中了毒?他才现貂蝉不但被折磨的不成人形,还中了剧毒。
  
  貂蝉居然很是轻松道董卓知道酒中有毒,为了玩猫捉老鼠的游戏,逼我和他共饮,我为了让他喝下毒酒,就和他共饮了几杯。不过我很快呕出了大半,又事先用了解药,没事了,你……不用担心。
  
  他那时的脸色一定很自卑,因为他不知道是什么力量支撑这柔弱的女子做出这种让须眉动容的选择。
  
  吕布,我是不是得寸进尺了?
  
  貂蝉眼眸中明光更亮,见到他的不解,貂蝉还能露出微笑道活着回来见我,等这件事了,你我就离开这个肮脏的长安……
  
  他没有回答,但转身的时候已挺起了胸膛,握紧了拳头。他沉迷在往日的回忆中,却没有留意到躺在地洞中的他亦能握起了拳头,更没留意到拳头上已染了血色。
  
  包围他的不是泪水,而是血。没有泪能将他淹没,那鲜血呢?
  
  那是貂蝉的鲜血!
  
  貂蝉的鲜血包围了他,染上他的拳头,浸入他的血管……
  
  以为身在梦幻的他那时候如当年走向黑暗的吕布一样,心中只有貂蝉说的最后一句话活着回来见我,等这件事了,你我就离开这个肮脏的长安…….
  
  (未完待续。)8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