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峡谷女子
    寂静的山林里,如今已是空无一人,只有那一场激斗过后满地狼藉的景象,还有三具已经没有了呼吸的尸体倒在林间。

    这三具尸体中,有两人是全身黑衣的魔教弟子,还有一人则是起初最先赶到这里追杀陆尘的那位昆仑弟子,不过,此刻他们三人倒在差不多远的地方,散发出来的却都是差不多的血腥气味。

    风从林间吹过,带走了淡淡气息,又过了好一会,忽然有一阵呼啸声从远及近冲来,没多久便到了附近,一阵狂风掠过后,几个身影一起出现在这里,却都是清一色的全身黑衣劲装的人。

    地上躺着的三具尸体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印入了他们的眼帘视线,立刻有人发出惊呼,然后好几人迅速上前查看,剩下的人则是眼露警惕戒备之色,各持兵刃守卫四方,小心翼翼地看着周围黑暗的树林深处。

    末几,这些黑衣人便确定了地上的人都已死亡,再也救不活了,一个个神情难看地站起,看起来其中有个脾气暴躁的甚至还用脚踢了一下那个死去的昆仑弟子,嘴里骂了一声。

    一阵怪风响起,两个人影从天而降落到地上,却正是范退和陈壑二人。

    周围的黑衣人看到他们,都是躬身行礼。范退微微点头,随即与陈壑一起走到那三具尸体边,蹲下仔细查看了一会儿,面上却是露出了一丝古怪神情,欲言又止,却是伸手向周围黑衣人挥了挥。

    其他所有的黑衣人很快沉默不语地向外走远了些,只剩下范退和陈壑两人留在原地。

    范退这才看向陈壑,脸色带了一丝诧异,对陈壑道:“这厮所用的是什么道法神通,怎地如此诡异?”

    陈壑脸色也有几分凝重,目光在身前尸体上几处伤口上扫过,轻声道:“这个我以前也没见过。”

    范退想了想,道:“你说此人很有可能就是十年前荒谷之战中的那个叛徒,据说那人在反叛之前是云守阳长老的得意弟子,莫非,这也是我们圣教中秘传的一种奇异道法?”

    陈壑摇了摇头,道:“不太像,至少我从未见过,也从未听说圣教有如此诡异的黑焰魔功,不过……这痕迹看起来,似乎倒是和迷乱之地那头某些南蛮的巫术有些相似。”

    范退皱了皱眉头,道:“这么说,我们看错人了?”

    陈壑拍拍手站了起来,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冷笑,道:“人应该是没错的,不管怎样,这一次能发现这个叛徒,就是天大的喜事,也是我圣教历代祖师护佑。只要能杀死这个叛徒,就能告慰我们十多年来无数惨死的同教兄弟,不杀他,不将此人碎尸万段,实在是难泄我心头之恨!”

    范退点点头,道:“确实如此,那我们继续追吧,那叛徒身上应该已经受了伤,逃不快的。”

    陈壑答应一声,与范退一起起身向前走去,不多时便走入了黑暗之中。

    而在他们身后的那群黑衣人也很快追随而去,偶尔有人会有些惋惜地叹气向后方看上几眼,那边地上倒毙的三个人,已然无人理会,或许日后就这样不声不响地在这林中腐烂,化为尘土,归于这片广阔的山林之中,成为天地间大地的一部分。

    不过,就在他们离开之后不久,忽然有一道白色娇小的身影突然在这片黑暗的林中出现,一个面容十分美丽的少女从黑暗中现身出来。

    她先是看了一眼那些魔教教众离开的方向,确认那边确实已经没人埋伏之后,她才低头开始也去观察那三具尸体。

    不过有些奇怪的是,她既不关心那个昆仑弟子,也不关心之前被陈壑、范退一直查验的那个死去的手持长剑的人,反而是在淡淡看过旁边两人后,这个少女全部的心思却都在那个原本手持飞环的魔教弟子身上。

    此人的尸首上,并无任何黑焰诅咒的痕迹,反而是有好些道深可见骨的巨大伤痕划破身躯,看起来令人有些毛骨悚然,似乎是被一只可怕的巨兽扑倒肆虐,留下了令人惨不忍睹鲜血横流的伤口。

    这美丽的少女看过去年纪不大,但面对如此可怖的伤口却完全没有丝毫的畏惧之色,反而是异常镇定地观察着此人的胸口,在细细看过之后,这少女忽然脸色一板,站起身来,在冷哼了一声后,随即自言自语道:“那只黑狗果然进阶圣兽了,我就知道猜得没错。”

    说着,她眼珠子转了转,似乎在思索什么,有些犹豫不定。过了片刻后,她回头望了一眼远处的昆仑山,又回头看了一眼更遥远的南方方向,两相比较之后,她忽然歪了歪嘴,然后迈步向南方走去。

    一如数个时辰之前,陆尘还在这里时所逃亡的方向,几乎一模一样。

    ※※※

    巨大的黑狼奔驰在冷清黑暗的夜色中,速度极快几乎如风,但偏偏在这只黑狼宽厚的背脊上却异常平稳,再加上柔软的狼毛还有那一丝从肌肤下传上来的身体温暖,都让陆尘觉得好像到了世上最美好的地方。

    虽然这夜色依旧没有尽头。

    陆尘自己也不知道此刻要去何方,不过往南方走的话,大概是什么他心中是有数的,不外乎就是钻进迷乱之地了。

    去迷乱之地的人很多很多,除了良莠不齐的无数低阶散修外,其实也有许多有来历有背景又有神通的宗门子弟,那里,也是黑狗阿土的故乡。

    此刻驮着陆尘狂奔的巨大黑狼当然就是当初的黑狗阿土,它体内本有强大血脉,经过陆尘在神秘树洞中施展诡异术法后,阿土便陡然爆发出种种力量征兆来,并在最后时刻,在那个十分怪异的月圆之夜后,它获得了月圆之夜的力量,突破了南方蛮族中关于圣兽的记载。

    在晋阶的过程中,阿土得到了强大的力量,同时强悍的血脉在百年难遇的月华之中也展现出强大的原始力量,阿土全身几乎所有的伤口都好了,但最令人惊奇震撼的是,黑狗阿土原本已经损毁的一只眼睛,居然又再见光明,重新可以看得到了。

    而阿土本身的力量更是暴涨十倍,甚至就连它的体型也变得异常硕大,充满了强悍的力量感觉。

    陆尘之前从未见过所谓的圣兽,对圣兽进阶也只是略知一二,不过当这只巨大的黑狼出现在他面前之后,陆尘却几乎是第一眼就认出了,这是阿土。

    阿土也认出了他,看到陆尘全身是伤,几乎快要油尽灯枯的样子,阿土显出了十分焦急的样子,不过最终还是带着陆尘离开了这里。

    一路向南狂奔,风声冷峻,陆尘看着黑暗从自己的身周不断远去,似乎有一种从海中游向岸边的感觉,不过他心里知道,这只是自己的错觉而已。

    如今的昆仑派和魔教两大势力,都是不肯放过他的。

    这天下已经再也没有他的容身之地了,或许,也只有那个混乱凶险的迷乱之地才是他最终最后的归宿。

    陆尘忽然想到了十年前自己在迷乱之地中所干的那些事情,嘴角浮起一丝苦笑,想不到却是在十多年后,自己又再度前往那个令人厌恶的地方。

    黑狼如虬龙般贲起的肌肉,每一条都彰显着这只黑狼体内令人难以置信的力量,不过这并不能阻碍更多想要他性命的人。

    杀手很快赶来了,还包括一些名门大派的弟子,陆尘在勉力解决了一批人后,便只能让阿土不再走宽阔官道,而是往山林中跑去。

    这一招果然有效,进入林中后,后头的少数几个昆仑弟子并没有追上来,反而是魔教杀手纷至沓来。

    只是如今的阿土已是今非昔比,吸收月圆菁华实力大涨,可能是如今神舟浩土上十分强大的一只土狗了。

    这所谓的强大,就是当他们躲在林中里面时,阿土便会暗中潜伏进黑暗一阵,然后没过多久后回来时,陆尘看到阿土的嘴边边缘里有些东西,还带着淡淡的血腥气。

    那是追杀而来的杀手身体上的某个部分。

    约莫到了第七天,一路跋山涉水的陆尘和阿土忽然看到了一抹记忆中的熟悉景色,那是龙虎二山并驾齐驱,在两山之间,有一道狭长的通道往里面深处延伸过去。

    远方更高远处,那里面就是天下修真者都闻之变色的天下第一绝险之地,是迷乱之地。

    陆尘的身躯本来已是快要油尽灯枯了,但经过这七日的逃亡,他身躯的强悍又一次显示了出来,竟然开始慢慢恢复元气了。

    不过当他们开始走向龙虎双山,准备进入通道并由此进入迷乱之地时,仍然还坐在黑狼阿土身上的陆尘突然坐直了身子,然后用手轻轻拍了拍阿土的脑袋。

    阿土立刻顺从地停了下来。

    陆尘看着前方,脸色忽然变得有些难看起来。只见前头在那条峡谷间的通道上,不知何时竟然站着一个女子,容貌娇媚美丽,身材玲珑多姿,胸前衣襟似开未开,隐隐露出几分雪白丰腴,竟是有一股勾人心魄般的魅惑之力。但,更诡异的是,偏偏在那女子脸上,却是一片冷峻之色,甚至在那明眸目光中,还带着几分冷冷杀意,就那样向陆尘看了过来。(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w.com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