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0章 再见纯子

      苏锐听了苏炽烟的话之后,陷入了沉默之中。
  
      确实如此。
  
      林傲雪的这一次主动离开,让苏锐更加看清了她的内心.
  
      这个看起来好似冰山一样冷漠的姑娘,其实内心深处有着别人根本无法想象的细致与关怀。
  
      能够为了苏锐做出如此的牺牲,林傲雪如何能让苏锐不感动呢?
  
      苏炽烟的心中有着微微的酸涩意味,不过她很快便释然了,苏炽烟是个明白人,且不说自己的身份和立场究竟如何,光是林傲雪能够大度的率先返回宁海,这一点她就做不到。苏炽烟扪心自问,如果她身处于林傲雪那个位置,有没有可能比林傲雪做得更好?
  
      答案是否定的,绝对没可能。
  
      因此,对于林傲雪的这个做法,苏炽烟真的是心服口服。
  
      给苏锐安排好了病房,苏炽烟便亲自去买饭,不管检查结果究竟如何,苏锐大概都要在这里住上一星期,好好的休养一下。而在这一个星期时间里面,对于苏炽烟来说,是难得的和苏锐相处的好机会。
  
      她在这方面并不会像林傲雪那般大方,苏炽烟知道自己很难和苏锐拥有未来,但是她想要珍惜和对方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对于这种情况,苏无限似乎也是默许了的,他这个当父亲的完全采取了不闻不问的态度,任由苏炽烟去自由发挥。对于这件事情,苏无限在最初的不爽之后,看的也比较清楚一些,与其说有可能越管越乱,越管越叛逆,那还不如彻底放手,交给年轻人们自己去处理问题,说不定能够收到十分不错的结果。
  
      苏无限看开了之后,心情也就好很多了。
  
      当然,苏炽烟并没有把苏锐归来的消息告诉秦悦然等人,如果苏锐自己愿意透露的话,那么她肯定也不会拦着的。
  
      苏锐靠坐在床上看了会儿NBA,望着苏炽烟忙里忙外的样子,不禁说道:“你休息休息吧,可别忙活了,这样我会过意不去的。”
  
      “假惺惺的。”苏炽烟笑了笑:“我可不认为你会过意不去,脸皮那么厚的家伙。”
  
      军区总院高干病房的硬件设施确实很给力,此时房间里面暖气很足,苏炽烟也只是穿着一件薄薄的修身白衬衫,下身仍旧是蓝色牛仔裤,这样的经典搭配似乎一年四季都可能会出现在她的身上。
  
      也许,越是像苏炽烟这种化妆技术高超的人,越是不会花精力在自身的打扮上,绝大部分时间,苏炽烟都是素面朝天,只是偶尔在出席某些活动的时候,才有可能化上淡妆。且不说她收藏的那些衣服,只要你拉开她平时的衣柜,就会发现里面挂着一排式样几乎完全相同的白衬衫和牛仔裤。
  
      这一点对于许多青春期美少女都是很难以接受的。
  
      “最近不忙吗?”苏锐问道。
  
      “宁海的工作室我让助理去负责了,首都这边的一些活动我偶尔也会参与,但是你知道的,毕竟我的身份摆在那里,父亲的意思是让我开始慢慢参与家里的事情,把重心给挪过来。”
  
      苏炽烟说着,开始坐在床边,给苏锐削苹果。
  
      “不能去做自己爱好的事情,是不是挺难受的?”苏锐笑着问道。
  
      “其实还好啦。”苏炽烟简单的扎着丸子头,这让她看起来清爽利落,甚至浑身上下多了几分平日里几乎不会出现的青春飞扬的气息:“毕竟这是其他人心目中都非常羡慕的生活,要是我说我自己不快乐,那么可真的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苏锐摇了摇头,轻轻的叹了口气。
  
      这个世界上,总有太多的身不由己,他自己是这样,苏炽烟也同样是这样。
  
      一边是责任,一边是所谓的自由,这对于苏锐或是苏炽烟这种人来说,其实并不是什么特别难做的选择题。
  
      他们的责任心都很强,他们都愿意去选择能够让自己心安的做法,他们会主动去承担起自己想要的责任。
  
      苏炽烟削苹果的技术着实不错,把苹果皮削个精光之后,苹果皮还连成了长长的一条,竟是一点都没断。
  
      “能够把苹果削成这个样子,绝对是给女人增添魅力指数的大杀器。”苏锐笑着说道。
  
      其实女人在很多时候都会不经意的展现出来打动男人的形象,而能够在削苹果的时候不把苹果皮削断,也绝对是一个加分的举动。
  
      苏炽烟眨了一下眼睛:“我也知道我很有魅力。”
  
      苏锐接过来,咬了一口,嘴里面满是苹果的香甜。吃了两口之后,苏锐忽然有点感慨的说道:“我貌似平时都想不起来吃水果。”
  
      “那是你太忙了。”听了这话,苏炽烟控制不住的有点唏嘘感慨。
  
      这样疲惫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
  
      想到这里,苏炽烟不禁下意识的说了一句:“要是我在你的身边,一定会每天都监督你吃水果的。”
  
      “你跟在我的身边?”苏锐微微的笑了起来,眼中似乎带着一丝促狭的神情。
  
      他不禁想起来那次在苏炽烟房间里面所发生的旖旎情形了,真是……苏锐当时居然能够控制住自己,简直就是禽兽不如了。
  
      苏炽烟显然也和苏锐想到一起去了,她的俏脸之上也布上了一层红晕:“呸,看你不正经的样子。”
  
      说着,她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起身去给苏锐盛饭了。
  
      苏锐一边吃着饭,一边说道:“貌似这种整天被别人照顾的感觉也挺好的。”
  
      “可你就是个闲不下来的性子。”苏炽烟摇了摇头,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好的,我知道了。”简单的说了一句,苏炽烟便挂断了电话。
  
      “有事吗?你要有事情就先去忙吧。”苏锐说道。
  
      “我能有什么事情,还不是为了你的事情。”苏炽烟晃了晃手机,唇角微微翘了起来:“有消息了。”
  
      “什么有消息了?”苏锐一个激灵。
  
      难道说,苏炽烟有了山本恭子的消息?
  
      这些天来,山本恭子的事情一直萦绕在苏锐的心头,随着搜救的时间越来越长,将其救回来的可能性也就越来越低了,在这种情况下,苏炽烟冷不丁的一句话,给了苏锐极大的惊喜。
  
      “是你那个小情人,久洋纯子。”苏炽烟笑了笑:“看你激动的样子,你忘了,久洋纯子就住在这个医院里啊。”
  
      “原来是纯子。”苏锐努力压下心中那些关于山本恭子的想法,问道:“纯子现在怎么样?她因为我而受了伤,伤势很重。”
  
      “她的伤势的确不轻,这一个多星期以来,医生给纯子又进行了两次手术,她的元气大伤,得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够恢复。”苏炽烟说道:“她现在就和你住在同一个楼层,要不要去看看她?”
  
      “好。”苏锐点了点头,拍了拍苏炽烟的胳膊:“炽烟,谢谢你了。”
  
      苏炽烟真的很周到。
  
      “口头表示谢意没用,太不走心了。”苏炽烟笑了笑,把苏锐给扶了起来。
  
      “我要是不走心,难道还能走肾啊?”苏锐无奈。
  
      “是啊。”苏炽烟随口接了一句,顿时觉得有点不太妥当,然后纠正:“就你这样子,就算是想要以身相许,我可能也不会接受啊。”
  
      …………
  
      苏锐和苏炽烟前往了纯子所在的房间,此时的纯子在三天前刚刚做完了手术,每天只能吃一点米汤,身上还是插着好几个管子,尿管才刚刚拔掉。
  
      躺在异国他乡的病床上,身上有很多疤痕,这让一贯很乐观的久洋纯子不禁有些失落。
  
      她似乎觉得,自己的生活已经失去了目标,偏离了方向。
  
      唯一能够作为依靠的阿波罗,此时好像也失去了消息。
  
      虽然她已经用实际行动“背叛”了东洋,但是如果可以的话,久洋纯子更想躺在东洋的病床上面,而不是华夏。
  
      这几天以来,华夏有几个身着便装的领导来看望过纯子,说了一堆慰问的话,不过纯子对这些话语可并不是太感兴趣,当时她刚做完手术,身体虚弱的要死,几乎就没有答话。
  
      “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呢?弟弟,你又在哪里?”纯子望着天花板,心情并不是那么好,面色苍白,眼神之中也失去了往日的神采。
  
      这可绝对不是久洋纯子该有的模样。
  
      站在门口,苏炽烟往里面看了一眼,便说道:“我就不进去当电灯泡了,你去和你的小情人说说话吧。”
  
      “什么小情人,别乱弹琴。”苏锐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便轻轻的推开门,走进去了。
  
      听到病房的门被打开,纯子甚至都没有转脸看上一眼,此时已经很难有事情来勾起她的兴致了,她似乎感觉到自己的人生都变得昏暗了。
  
      看到纯子的状态,苏锐不禁感觉到了深深的歉意,如果不是为了自己,久洋纯子还是地位崇高的半步上忍,何至于落到一个有家不能回的地步?
  
      望着纯子那没有血色几近干裂的嘴唇,苏锐摇了摇头,轻轻的掀开床头的保温壶,盛了一碗米汤。
  
      苏锐把米汤端到了纯子的面前,后者却把脸扭向一边,根本不看这米汤一眼。
  
      “给点面子,喝一碗呗?”苏锐微笑的说道。
  
      听到了这熟悉的声音,纯子浑身轻轻一震!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