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乌衣会
    “哼哼,对老娘说话客气些。”柳细月撅着嘴道:“要不我向阿姨拆穿事实真相。”

    “算你狠。”

    走进房间,柳细月脑袋冒出的想法是:“简陋。”想了想却说道:“还挺干净的,难得你一个大男人也这么勤快。”

    “平时都是妹妹帮我打扫房间。”

    宋保军的房间自然不能和宝元集团大小姐的闺房相比较。她十八岁那年父亲给她送了一套位于茶江冬瓜洲的江滨别墅,价值好几千万。

    在房间里来回东张西望,转了一圈,翻翻床头,又扒扒书桌,还打开衣柜往里瞧了瞧。

    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扒拉一阵,里面是乱七八糟的硬币、小刀、烟盒、盘、感冒药、笔记本、水性笔、七神花露水、风油精、眼药水、手机充电器等等一系列杂物,不禁皱眉道:“怎么没找到?”

    宋保军满头大汗跟在后面,问:“大小姐,你到底要找什么?”

    “就是那种,嗯,你们男生最爱看的色色的,光碟!”

    宋保军不禁扶着额头说:“现在谁还用光碟看片?都用手机电脑了,网上看的还方便,要什么有什么。”

    “你果然看过不干净的东西,我就觉得你这人的人品有问题!”

    “这都什么嘛。”宋保军正色道:“我就算看过,也是为了鉴别网络的不健康内容,正确做出一个在校大学生应有的选择。事实上只有对它更了解,才能更好的去反对它,去抵制它。正因为心中秉持着爱与和平的理念,我生出了对一切网络不健康内容的免疫能力,做到了屏幕上有码,心中已无码的境界。”

    柳细月说道:“那你可以死了。”

    “对了,大小姐这么急着找光碟,是不是也想看啊?”

    柳细月脸一红,说:“谁想看那种不伦不类的东西。我就是好奇,问问。你要是不想说就算了,我也不稀罕。”

    “哥哥。”门口站着个粉妆玉琢的小女孩,双眼回盼流波,亮得像钻石一样。鹅蛋型的脸红润润的,有着青春少女独具的光泽。玉笋一般粉嫩的小手,黑云一般蓬松的辫,再加上她那透出柔美与妩媚的笑脸,简直像是一个从天堂坠落人间的天使。

    柳细月不禁惊叫道:“好可爱!宋保军,这是你妹妹吧?”

    宋保军介绍道:“呃,这是我妹妹若依。若依,这是哥哥的同学柳细月姐姐。”

    柳细月上前就想捏韩若依的嫩脸,笑道:“若依真漂亮,长大了肯定美得不得了。”

    “姐姐。”韩若依低低叫了声,轻轻侧着脸避开,不让她捏,神色淡淡的,仿佛有什么心事。

    柳细月也不以为意,又说:“哎,宋保军,怎么你爸那么帅,你妈那么美,小妹妹也漂亮得不像话,怎么偏偏你就那么挫?”

    这问题宋保军不知该如何回答,硬着头皮道:“我基因突变行了吧。”

    他的眼睛鼻子像父亲,眼睛深邃,鼻梁挺直。脸庞嘴巴像母亲,脸庞端正,嘴巴秀气。本来这些部位分别在父母亲两个人的脸上是极为耐看的,可是给他总体糅合起来,却又不如父母那么突出了,简直叫人郁闷。

    韩若依淡淡的看了宋保军一眼,返回自己房间,没怎么理会柳细月。

    这丫头突然进来叫自己一声,又转身走了,宋保军只觉不知所云,说:“若依平时挺乖挺喜欢说话的,今儿不知怎么了。”

    吴桂芳做好晚饭,招呼几人下楼吃饭。她与顾经理一齐合力做的,计有白切鸡、蒜泥猪肚、红烧猪蹄、蟹黄烧鱼肚、红焖乳鸽、豆腐焖肉末、南瓜田鸡汤、清炒菠菜八个菜。

    吴桂芳原本想好好招待施梅母女俩,不成料到情势突起变化,施总二人负气离开,反而是儿子的正牌女友到了。于是加大力气,费尽心思整治好菜。

    尤其是一道蟹黄烧鱼肚,水鱼肚一斤,蟹黄二两,淋入喷香的葱油,码在盘中,边上整齐的围上西兰花,整得如同正宗餐馆大厨手段一般,色泽素雅,鲜嫩美观。

    白切鸡则选用乡间三黄鸡,先用盐、蜂蜜与上好的茶叶涂抹鸡身,再用武火浸熟,火候掌握十分讲究,一只鸡肥而不腻,嫩滑可口。

    其他菜式更是使出七十二般变化,务必要让未来儿媳妇感到满意。

    韩若依默默不语给众人盛饭,始终没看哥哥和哥哥的女同学一眼。

    席间宋世贤夫妇争着轮流给儿媳妇夹菜,很快顾经理也加入夹菜的行列,哪一块肉最肥,哪一块蟹黄最嫩,哪一块鸡最美,通通夹到柳细月碗里。没过一会儿班长大人的碗已高高堆起,把脸也挡住了。

    “叔叔,阿姨,你们真的不用太客气,这么多我快吃不下了。”

    宋保军大模大样说道:“细细,公婆夹给你的,你不吃还想怎的?”

    吴桂芳放下筷子说:“小军,你怎么这样子对小柳说话呢?小柳,别管他啊,他就这副德行。”

    宋保军只觉好笑,偷偷斜了韩若依一眼,现小丫头正瞪着自己。不由暗中嘀咕,这丫头片子搞什么名堂?

    吃过饭后宋保军洗澡换好衣服,和柳细月告辞出门。

    吴桂芳只道两个年轻人急着找个没人干扰的二人世界,还千交代万叮咛儿子不要回来太早。

    刚一动汽车出了巷子,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提着大包小包敲开宋世贤家门。

    左手两盒人参,右手一个亮闪闪的礼品盒,包里还有一万元的大红包。

    “施总,你怎么又回来了?”吴桂芳抓着门把手有些警惕。

    施梅腆着笑脸硬挤了进去,笑道:“吴姐,啊不,亲家,亲家母,我进来看看,喝口茶不成么?你看我这么晚还没吃过一口饭。”

    吴桂芳无可奈何,把人迎进客厅。

    晚上八点半钟,白水仙路靠近茶江的一侧,四百五十五号别墅灯火通明,流光溢彩的灯光将各处装点得金碧辉煌,犹如宫殿一般。

    这里是茶州富豪易春阳的独生爱子易琮宁的私人住宅。

    整个别墅连同庭院一起,占地面积共六百平方米,前有花园停车场,后有游泳池。两层楼的别墅建筑,粉红色外墙,白色线条,通花栏杆,外飘窗台,绿色玻璃窗,点缀大量古罗马艺术符号的雕刻,乃是正牌的欧6风格。

    坐在二楼宽阔的阳台上远远眺望茶江秀丽的风景,感受从江畔吹来凉爽的秋风,那也是人生的享受方式之一。

    此时此刻,游泳池边上装点一新,上空纵横七八道彩灯连作一片,两侧搭上凉棚,两列铺有白色桌布的长长餐桌上摆满各色美品,四个戴高帽的胖厨师也开始在烧烤架前忙活。十多名女仆穿梭往来,仿佛穿花蝴蝶。

    这是象京乌衣会在茶州招揽新成员的第二次聚会地点,易琮宁对此次活动极为上心。

    而他父亲易春阳也十分支持儿子参与乌衣会,直接调拨了一百万元的活动经费,用以提升儿子在乌衣会的讲话权。

    作为世家公子小姐们无聊产物的乌衣会,自成立之初便有着“小盂兰盆会”之称。大人们原当他们小孩子玩闹,可是很快的便现乌衣会实在有着常人所不及的妙处。

    先看这乌衣会的成员选择,必须家世累积到一定程度,有一定的背景能量,这就限制了广大碌碌无为之辈的范围。

    第二,成员大多是在校学生,只有少部分人走上工作岗位,不必承担太大责任。

    第三,长辈难以沟通的事情,可以让晚辈在乌衣会上进行交流。孩子之间,说话往往肆无忌惮,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效果往往更好。比如你我之间生误会,谁也不肯放不下面子低头,那怎么办?不如打个折中,让晚辈们帮忙传话,一来二去误会自然开解。

    久而久之,乌衣会涉及的方面越来越多,成员们随着年岁增长,逐步参与家族企业的经营,也掌握不少话语权。乌衣会的能量越来越大,“小盂兰盆会”之称渐渐的名副其实,不少长辈对此非常重视,变相的,或者干脆是直接的支持儿子女儿参与乌衣会活动。

    两年前,朱蟹委员会委员长陈华遥麾下最忠诚的战士、风暴军团军团长、象京魏家第三代家族继承人魏沉思夺取了乌衣会的控制权。现任会长为魏沉思的堂弟魏常忠,象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大四学生。

    眼下已6续有嘉宾入场,乌衣会茶州分部的十余名成员,新吸纳的九个人,自象京而来指导交流工作的总部五六个人,各自携带的伴侣以及外围叫来凑趣的一些学生朋友,再加上现场的佣人工作人员,总数约莫一百有余。

    与会人员高档礼服,珠宝饰,名车座驾,所带伴侣均为帅哥美女,甚至有娱乐圈中的三线明星,二流模特,莫不争奇斗艳,吸足眼球。

    柳细月停好车子,临行前不忘补妆,对着镜子仔细描眉涂粉,让宋保军帮自己先拿包下车。

    宋保军刚刚站稳,身后传来一个笑声:“哎,那不是中文系的傻子军吗?怎么跑这里来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