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4章 地外生命
    人类自1969年美国阿波罗11号飞船,载人登上月球,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踏出一小步,文明踏出一大步。八??一中文 W?W㈠W.81ZW.COM此后美国又相继射六次阿波罗号飞船,除了一次爆炸,其它五次均成功登月。

    最后一次是1972年。

    此后再无任何载人登月计划,到了二十一世纪之后,美国、俄罗斯太空计划均已颓然,只有中国蒸蒸日上。

    不过中国虽然射了国际空间站,但是才完成绕落回三阶段的“回”阶段,采集了部分月球岩石样本回来,载人登月计划尚未展开。

    世界末日便到了。

    “我不相信美国人登上过月球!”沈聪是阴谋论的支持者,始终认为美国故意弄了一个登月的阴谋,种种矛头也确实佐证过。

    譬如此后几十年里再无登月,给荷兰的月球岩石是假的,登月的那批人禁止接受采访,等等不一而足。

    当然这跟沈聪现在感知到的辐射波动,没有什么关系。

    他静静分析这股忽然被波捉到的辐射波动,分析其中所蕴含的信息——其中包含着复杂的规律结构,粒子震动的节奏绝对不是自,而是人为射出来的,其中有些结构,带有很明显的人造风格。

    “月球上面有生命,还是高等智慧生命?”

    沈聪分析不出这股重复的规律波动,到底包含什么意义,但是他脸色有些凝重。

    虽然经常自我催眠,自己的未来是星辰大海,要冲出地球走向宇宙,去遥远的星际寻找进化的源头。可沈聪内心里知道,走出地球并非容易的事情,可能有生之年都无法做到,他只是给自己一个执着的念想。

    就像当初,他给自己的执着,是应对世界末日,花费六年时间改装一辆战车。

    末日生之后,他给自己的执着,是成为食物链顶端的掠食者,掌握自己的命运。

    但就是今天、现在、此时。

    来自遥远的月球,一束带着信息的辐射波动,却严重打乱他的思绪——地外生命真的存在吗?

    “莫非是那颗名为火种的彗星,不仅仅降落在地球,也降落在月球了?但是月球适合生命的进化吗,没有大气层,没有水,除非火种之灵这种生命,很难有其它生命存活。而且初生的火种之灵,有智慧出这样蕴含信息的辐射波动?”

    随即沈聪想到另一种可能性:“会不会是国际空间站里的宇航员,与空间站生命一体化,成为天空铁人,然后飘荡到月球,或者干脆就在太空继续飘荡?”

    问题又来了:“如果真是这样,太空铁人吃什么才能存活下来?”

    想不通。

    沈聪不愿再瞎想,而是开始与金刚堡垒融合,感知空气中荡漾的雷波。东部战区与临时政府、中华救援队每天都要沟通过四个小时的时间,此时正在沟通。先前沈聪需要借助雷波电台才能接收。

    现在摸索半个小时,无需借助雷波电台,雷波就能被他所接听。

    此时雷波电台中,正在讨论新政府的成立,规定新世界的灾后秩序等等一系列问题。沈聪对于政治十分不耐烦,直接打断,插入自己出的雷波。

    “接收雷波的铁人,不要再传递政治信息,将科学家请过来,我有一段辐射波动,需要他们破译。”

    沈聪的插.入,立刻让三方停下政治讨论。

    很快各方的科学家都已经到位,沈聪将辐射波动夹入雷波之中,对外射:“你们接收到了?”

    三位操作雷波电台的铁人,王三军、胡伟和张长德,一起回馈消息:“黄老板在雷波里面加入了别的辐射波动?我们这边没有接收到。”

    果然,对面根本收不到这股辐射波动。

    沈聪皱了皱眉头,道:“这股辐射波动很微弱,没有一定实力,无法捕捉到,算了,说了你们也不懂。现在你让科学家们分析,如果月球有生命,会是什么状态。”

    “黄老板的意思是,接收到了从月球来的辐射波动?可以判断是智慧生命出的吗?”

    “辐射波动不知道是不是智慧生命出,但是里面有非常规律的变化,应当不是自然生成。当然,是不是来自于月球,不好说,总之是从外太空射过来的。”沈聪说着,又补充一句,“我猜是地外生命,你们要早作准备。”

    地外生命的猜测,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波澜。

    或者说经过新世界一年半时间的洗礼,大部分人已经接受了世界变得不一样的概念,世界观已经被改变。地外生命的猜测并非没有过,私底下很多进化者,互相开玩笑,认为是塞伯坦入侵。

    塞伯坦就是变形金刚的母星。

    当然变形金刚是动画片,也拍过电影,地球的金属渐变并非走向变形金刚的方向,活性波、火种能量的开,都证明了这是一种独特的金属文明。

    但这不妨碍许多铁人,给自己的载具命名为“擎天柱”、“猛大帅”、“威震天”、“大黄蜂”,连沈聪都信誓旦旦要把金刚堡垒改造成变形金刚。

    世界已经变得如此荒诞。

    再出现外星人又能有多稀奇,至少沈聪在狩猎一只火种之灵后,就对地外生命有了警惕。当然,也不能因为一束持续不断、但是变化并不多的辐射波动,就判断地外生命在虎视眈眈注视着地球。

    “这道辐射波动,一直在持续不断的重复着,可能并非是活动的地外生命散。也许是一艘飞船或是一座金字塔。”沈聪回忆自己看过的电影,里面有过这种情节,太空某处现信号,把人类勾去,然后是异形。

    总之这束信号需要注意,但不是当务之急。

    结束通话,把地外生命的威胁,交给政府组织,沈聪又一次将目光投放在安静当一棵大树的雷霆巨杉。

    雷霆巨杉的树干上,还有一道被蘑虫剑刺出来的洞口。

    粒子级的活性波就此涌入,几乎是瞬息之间,已经看到脑雏形,再接着,沈聪神情冷峻,直接将自己的活性波,强行挤入脑雏形之中,开始争夺脑雏形的控制权。(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