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1章 脚底的老茧!
    之前纯子只是注意到了这个碗,并没有注意到端着碗的人竟然是苏锐!
  
      苏锐几乎是久洋纯子在整个华夏唯一的熟人了!也是她唯一的依靠了!
  
      转过脸来,难以置信的看着苏锐的面容,纯子的嘴唇翕动了几下,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r?anwenw?w?w?.??
  
      紧接着,晶莹的泪水便溢满了她的眼眶,而后大滴大滴的流了出来。
  
      “傻丫头,你哭什么啊?”
  
      苏锐摇了摇头,连忙把碗放下,用手开始给纯子抹眼泪。
  
      而当他的手刚刚放到纯子的脸上之时,后者便抓住了他的手。
  
      “苏锐……”纯子轻轻说道,她此时也不喊苏锐为“陈金龙”了。
  
      “别哭啊,我这不是都已经来了吗?”苏锐最怕女人哭了,一哭之后,他就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你的伤势已经好许多了,我问过医生,手术非常成功,基本上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并不会影响你成为上忍的。”
  
      纯子的声音微微的有点沙哑:“我就是……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
  
      迷茫吗?
  
      苏锐叹了口气,如果把眼下纯子的遭遇放在他的身上,那么他也妥妥的会感觉到迷茫的。
  
      现在的纯子,似乎已经一切都没有了,她为了寻找弟弟的消息,把自己的所有都押在了苏锐的身上。
  
      “有我陪着你呢。”苏锐只能这样说。
  
      “你还能陪着我一辈子吗?”纯子继续抹着眼泪。
  
      她的性格是开朗的,但是这些天来,她真的承受了极大的精神压力,身体的伤势让她差点失去了生命,而精神的压力差点让她变得崩溃。
  
      再开朗的人也敌不过这样的打击。
  
      如今整天住在首都军区总院里面,享受着最好的医疗服务,可是久洋纯子无论如何也不能够把自己当成一个华夏人,她没有归属感。
  
      “我们是一辈子的好朋友。”苏锐斟酌了一下用词,说道:“我可以保证,只要你需要我的时候,我会立刻出现在你的身边。”
  
      “说话算数吗?”纯子抹了把眼泪。
  
      “当然。”苏锐点了点头。
  
      “你让护工来一下,让她扶我去卫生间。”纯子说道。
  
      她现在尿管已经拔掉了,能够勉强下床、挪动到卫生间了,不过每动一步,都会让她的伤口巨疼无比。
  
      “我扶你去好了。”苏锐说道。
  
      “好吧。”纯子倒也没有拒绝,毕竟在东洋的纯子家中,苏锐已经把这妹子给看光了,纯子也是个能放得开的姑娘,既然这样,也就不会忸忸怩怩了。
  
      把纯子扶到了卫生间里面,苏锐就要出去,可是纯子却喊住了他。
  
      “你先别走。”纯子的脸上似乎带着一丝的艰难。
  
      “怎么了?”苏锐转脸问道。
  
      “我……”纯子犹豫了一下,刚刚想要把手臂往下面伸一点,结果一个不小心牵动了伤口,疼的她倒吸了一口冷气。
  
      “你帮我脱裤子,我太疼了。”纯子说道。
  
      饶是她平时在苏锐的面前非常放得开,但是现在这种局面,也是难以避免的让她苍白的脸上出现了一层红晕。
  
      在这种情况下,苏锐倒还是保持了一分小受的潜质,他看了看纯子的裤子,纠结了一下,然后说道:“要不,我去给你找护工?”
  
      “我憋不住了……”纯子的贝齿咬着嘴唇。
  
      事实上,在这些天的手术和治疗里面,纯子的身体已经被很多医生护士都看过了,这也是没有任何办法避免的事情,毕竟,在手术台上,真的是不分男女。
  
      “那好吧。”苏锐艰难的说了一句,然后走到纯子的身边,双手抓住了裤子边缘。
  
      接下来的氛围便陷入了非常怪异的状态之中。
  
      纯子低着头,俏脸已经红透了,一句话都不讲,而苏锐则是眼观鼻鼻观心,似乎什么都没有看到,什么都没有听到。
  
      这个家伙真是把他的小受本质发挥到了极致了。
  
      在这种情况下,双方静静沉默了两分钟之后,苏锐才艰难的道:“好了就起来吧。”
  
      此言一出,他觉得自己的嗓音已经变得有些沙哑了。
  
      “好的,把我架起来。”纯子说了一句,便让苏锐架住了她的腋下。
  
      以纯子现在的状况,几乎无法完成从马桶上独自站起来的过程。
  
      苏锐把纯子架起之后,又闭着眼睛给对方提好了裤子,这才扶着她缓缓的挪出卫生间。
  
      走到外面的时候,纯子的面色已经变得血红血红了,苏锐这来了一趟,竟然用另外一种方式,让她的面色不再苍白。
  
      不过,在纯子看来,这一切似乎并没有什么,她虽然为了接近山本纱织,经常在夜店里面展现出自己狂野而开放的一面,但是她骨子里并不是个放浪的女人,顶多在苏锐的面前比较能够放得开而已。
  
      而苏锐现在是纯子在华夏、乃至整个世界上的唯一依靠,让他扶着自己上个卫生间,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不了的事情。
  
      苏锐的到来,无疑让纯子的气色与心情都好了很多,至少眼睛里面不会一直充斥着灰暗了。
  
      让纯子躺在床上,苏锐和她简单的聊了几句之后,忽然发现纯子的表情僵住了。
  
      “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苏锐连忙问道。
  
      “不是不舒服,我好像……好像是通气了。”纯子的俏脸又红了一分。
  
      在手术之后,如果肠道不通气的话,那么医生是绝对不允许病人吃饭的,只能吃一些米汤之类的,这是避免肠道粘连在一起,而此时,听到纯子这样讲,苏锐根本就没有往歪处想,脸上露出了高兴的神情:“这样最好,我让人去给你准备点鱼汤,吃点好的,伤势才能恢复的更快。”
  
      “好。”纯子点了点头,身体的进步让她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苏锐过了两个小时之后,才从纯子的房间里面走出来,回到了病房,看到苏炽烟正在把刚刚晒好的被子给他铺好。
  
      “你和小情人聊了这么久啊。”苏炽烟打趣的说道:“两个多小时,可是足够能做很多的事情了。”
  
      苏锐知道苏炽烟这并不是吃醋,他坐在柔软的床铺上,摇了摇头,说道:“其实,对于纯子接下来的安置,我还挺犯愁的。”
  
      “确实不太好办。”苏炽烟显然是知道纯子的一些事情的:“说实话,我们这里都好解决,难办的是她心里的那一关,只要能跨过去,一切都可以阳光灿烂,如果跨不过去的话……”
  
      苏炽烟停顿了一下,又补充的说道:“如果跨不过去的话,会满是阴霾,甚至有可能会导致抑郁症的出现。”
  
      “要不要找个心理医生来开导她一下呢?”苏炽烟问道。
  
      “不用。”苏锐立刻否决了这个提议:“一般人对心理医生都会有抵触的情绪,纯子现在的状态应该还好,我多去陪她说说话,应该就没有太大的问题了。”
  
      “可以,但是你也要注意休息。”苏炽烟摇了摇头:“晚饭之后就早点休息,难得能够睡个早觉。”
  
      “是啊。”苏锐掀开被子坐上了床:“这一天天的,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尽头。”
  
      苏炽烟在说话间,已经给打好了洗脚水,她把袖子撸起来,端着脸盆的样子,看起来真的非常干练。
  
      “我自己洗就好了。”苏锐说道。
  
      “算了吧,你是病号,我来伺候你。”苏炽烟不由分说的帮苏锐脱掉了袜子,然后把他的脚给按进了盆里面,甚至还轻轻的捏着。
  
      苏锐哈哈一笑:“这位小妹,你的手感很生疏,有待提高啊。”
  
      苏炽烟随口接道:“那你得多给我几次练习的机会啊。”
  
      说完之后,她顿时觉得这句话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妥,俏脸之上不禁爬上了一层薄薄的红晕。
  
      “不过,你这洗脚小妹长的够漂亮,哥哥我下次再来你这家店,还叫你上钟。”苏锐笑道。
  
      不过他一低头,正好看到了一片风景。
  
      此时苏炽烟是蹲在苏锐的脚边的,因此领口很自然的敞开,里面的某些雪白之色就这样暴露在苏锐的面前。
  
      苏炽烟感觉到苏锐忽然不说话了,一抬起头,发现对方的目光有点不自然,顺着对方的目光一低头,苏炽烟便意识到自己走光了,她的俏脸更红了:“你这个流氓,往哪里看呢?”
  
      说着,用手腕简单的把领口给压了压。
  
      苏锐为了掩饰尴尬,咳嗽了两声,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气氛登时陷入了难言的静谧之中。
  
      苏炽烟给苏锐捏着脚,却感受到了对方脚底的那些老茧。
  
      那些老茧已经变得非常坚硬,一层摞着一层,这得走过多少路,翻过多少山,才能有这么多的老茧?
  
      这么粗糙而坚硬的脚底板,和苏锐脸上总是挂着的灿烂笑容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
  
      人们总是会盯着成功人士,会羡慕他们所过的生活,可是在他们经历阳光灿烂的背后,又会忍受多少的凄风苦雨?
  
      得在狂风骤雨之中跋涉多久,才能等到拨云见日的那一天?
  
      所以,很多人都认为苏锐是风光的,是轻松的,是有钱的,但是,在苏炽烟看来,苏锐绝对算不上是成功的。
  
      他太苦了,也太累了。
  
      摩挲着脚底的那些老茧,苏炽烟一时间有些痴了。
  
      ——————
  
      ps:今天就两更啦,大家晚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