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花之君满子,满室飘香
    一秒记住【笔趣阁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卧槽,快看!”

    正要走的一个男生已经到了礼堂门口,偶然回头一看,脚步一下子就停住。

    这……海魂衫?

    太特么有个性了吧!

    是个海大的学子,都有这么一身衣服。虽然一些文艺汇演当中,也有穿着海魂衫编排舞蹈之类的节目,但在单人演绎的舞台上,穿这样一件衣服,可以说相当罕见。

    而且……爱莲说?

    没记错的话,复赛就是这一篇吧!

    哎呀我去这妹子是有多懒,居然这一周的时间,都不敢准备一篇新的出来,这是忙着谈恋爱了么。

    还有,这《爱莲说》的篇幅在决赛赛场上有点略嫌太短,不怕耽误打分?

    反正也没事儿,这妹子虽然标新立异,不过还是挺漂亮的,看完再说吧,看看她到底是打算玩个什么花样。

    “咳,还能玩什么花样,这分明是被之前的那个强悍妹子弄得失去信心。搞不好连词儿都忘了,这才索性用了旧篇目,还是个短的,把走过场的炮灰进行到底。”

    “呃,这炮灰做得很完美,我给打满分!”

    在全场惊异的目光中,何琳不施粉黛,穿着最普通最简单的衣服,站到舞台中央。

    她左手甚至还捏着那张写着《爱莲说》的稿子,实在忘词了就得拿出来看一看,不过如果能不用那还是最好不用。

    临上台前,刘明莫名其妙地给了她一片花瓣样的东西,叫她含在嘴里。

    这是什么缘故?

    嘴里含着东西诵读,这分明是增加难度啊。

    简略的服饰,用过的旧篇,已经注定垫底,还要增加难度?

    算了,反正也是垫底,10个人总不能给我排到20名去,早点念完走人!

    何琳扫了一眼观众席,前排的七个评委目光中都充满了惊奇,还有一点点的失望。

    不看了,就这样吧!

    何琳苦笑一声,索性闭起眼睛,心里反倒安静了下来,按照还没忘却的记忆,开口道: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

    嘁!

    也没什么稀奇啊?

    第一句话一开,全场响起了大片的嘘声。

    首先这篇大家都是听过的,何况今天这状态,似乎还不如复赛时啊。

    搞的什么飞机?

    “不过我倒是突然不想走了,我想看看这样的敷衍了事,最后能得个多少分?”

    “咳,这种比赛,为了照顾选手面子,通常都是90分以上,正常来说不会打80来分的,估计这也就是个90,91什么的,反正垫底是没错的了。”

    “不好说啊!照顾面子?可这妹子分明是不给这场比赛面子啊,这样敷衍,要不给个59吧,你知道咱们最怕的是什么数字……”

    “我擦,太狠了吧!这里都能看到59,估计以后一到考试的时候,就要噩梦缠身了。”

    议论纷纷,面露不屑,但反而是没有人再离席。特别好和特别差,都算是能够吸引眼球,现在大家就等着何琳完事之后,看看历史最低的分数,能给出多少。

    可是大家没注意到的是,第一排的七位评委,还有其他在前排的老师、学生,脸色忽然发生了强烈的变化,一阵阵惊咦声脱口而出,根本压抑不住。

    这是……什么味道?

    好清新淡雅的花香!

    仿佛只是一瞬间,在何琳口中化开的荷花花瓣,飘逸出一阵阵芬芳馥郁的香气,以何琳为中心扩散开来,竟然很快就笼罩了整座礼堂。

    “卧槽!”

    “这是什么鬼?”

    “还有这一手?太好闻了啊,我觉得我都要醉了!”

    “这香水在哪买的?我忽然觉得,这妹子最后的得分,未必是垫底了。”

    《爱莲说》很短,尽管情绪饱满地诵读,一共也用不了两分钟。

    但就在这短短的两分钟之内,礼堂内的所有人,就像是一下子从海事大学的学生礼堂,置身于万顷荷花池正中。

    在大家眼中经不是一个身穿海魂衫的娇小女生,而是一株摇曳生姿的荷花,碧绿的荷叶、粉红的花瓣,随风微微摆动,送出一缕缕沁人心脾的清香,中人欲醉。

    “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这句经典词句大家都熟悉,但从来没如此深切的感受过。

    在无边的花香中,何琳的海魂衫,反倒是成了荷花最真实的写照。不用装饰,无需刻意,只是把最本真最原始的东西展示出来,就能够战胜一切浮夸,击败一切雕琢。

    “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爱,陶后鲜有闻。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牡丹之爱,宜乎众矣!”

    《爱莲说》的诵读很快结束,何琳却并没有退场。

    她自己也被这整座礼堂内充满的花香惊呆了,竟然没能反应过来,这花香的源头就是她自己。

    按照比赛流程,选手结束诵读之后退场,主持人报幕,公布上一名选手得分,请下一位选手上台。

    可是何琳的诵读完成,时间却仿佛静止住了一样。

    所有人都微微闭起眼睛,贪婪地呼吸着礼堂内的每一分花香,仿佛小口呼吸一下都是吃了好大的亏似的。

    这是何仙姑穿在身上千年的那件荷花化衣的花瓣,在吸取了千年仙灵气息之后,蕴含的浓烈香气。

    荷花的淡雅香气,荡涤心灵,让刚刚为《木兰辞》而欢呼的人们,陡然产生了一种羞愧甚至是自卑。

    是啊,陈丽秋哪怕演绎得再完美,她也只是一个海事大学的学生,她不可能是花木兰本人。

    这次人文学院举办的美文诵读大赛,到刚才已经有点走偏了,似乎大家都倾向于喜欢那种视觉效果爆棚的打扮,还有演技夸张的动作。

    而何琳用一篇《爱莲说》,正本清源。

    她穿着最普通的衣服,告诉大家,莲花之所以能作为花中君子,正是因为它“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只有这样洁身自好的荷花,才是真正的君子,才真正值得所有人去体味和感悟。

    刚才的花香,难道是荷花仙子显灵,为了何琳今天的勇敢和坚持,赐予礼堂内所有人的一场造化?

    这样的猜测太过虚无缥缈,或许没人敢喊出来,但是类似的疑惑在每个人心中升起,却再也压抑不住。

    “好!”

    足足过了数分钟,仿佛是经历了一个世纪,才在礼堂中后排有一个男声拍案高呼,一下子惊醒了全场数百上千人。

    “好!”

    一时间,掌声雷动,呼声四起。包括评委在内的所有人都站起身来,心悦诚服地鼓掌。为了这篇《爱莲说》,也为了何琳给大家带来的震撼和思索。

    :访问网站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