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2章 秦悦然的心思
“喂喂喂,洗脚小妹,你怎么愣住了?”苏锐用脚趾头拨了拨水花:“工作不专心,当心哥哥去投WWW..lā”
  
  “我给你把脚底的老茧给剪掉吧?”苏炽烟这才意识到自己走神了,连忙说道:“你这样肯定也非常不舒服的。”
  
  “那有什么不舒服的,我都已经完全习惯了。”苏锐说道:“你要是帮我把这些老茧给剪掉的话,说不定过一段时间,我就得重新磨出水泡来,还不如不剪呢。”
  
  他看起来倒是对这脚底板的老茧很自豪:“就我这样,光着脚,普通的图钉都扎不透。”
  
  —听了这话,看着苏锐脸上的笑容,苏炽烟莫名的感觉到了一阵心酸。
  
  心里酸了,鼻子也就酸了。
  
  于是,苏炽烟的泪水扑簌扑簌的流了下来。
  
  “怎么又哭了呢?”苏锐无奈的说道。
  
  两个小时之前,久洋纯子才刚刚哭过了一场,而现在苏炽烟又哭了起来,这更让他手足无措了。
  
  哭着给苏锐洗完了脚,苏炽烟站起身来,用红红的眼睛看着苏锐,说道:“真希望有一天,你可以不要这么的累。”
  
  她的表情和语气之中都充满了认真,甚至此时她的嘴唇都被牙齿咬的发白了。
  
  “我当然不会继续这么累下去的,等过个几年,我就找一大堆像你这么漂亮的妹子,全部穿着比基尼,找个无人的小岛定居去,天天寻欢作乐,你看怎么样?”
  
  “看你没正行的样子。”苏炽烟破涕为笑。
  
  于是,她便端着洗脚水去卫生间了。
  
  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面,苏炽烟望着镜中的自己,泪水却无论如何都控制不住,疯狂的涌出来。
  
  她平日里是个坚强的女人,极少会流泪,可是此时完全说不上是为什么,泪水像是不要钱一样。
  
  苏炽烟打开了水龙头,开始洗脸,然后泪水和自来水混合在一起,好像怎么也洗不干净。
  
  …………
  
  这一间高干病房有两张床,苏锐和苏炽烟各睡一张,对于苏锐来说,他真是难得睡上这么一觉,从前一天晚上的九点钟,一直睡到了第二天早晨八点,阳光都晒屁股了。
  
  这样的放松状态,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如果再紧绷下去,那么无论是苏锐的身体、还是心理,都是会崩溃的。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苏炽烟早已起床了,她床上的杯子也是叠的整整齐齐。
  
  “呦呵,被子叠的不错嘛。”苏锐看着苏炽烟的床上,那被子虽然不至于叠成了部队里最标准的豆腐块,但也是一丝不苟,无论床单还是被罩,皆是连一点点的褶皱都没有。
  
  苏锐摸了摸鼻子,看着昨晚自己乱丢的衣服都被苏炽烟给叠的整整齐齐,有点难堪的自言自语:“看来我这卫生习惯可着实不怎么好。”
  
  他说完这话,苏炽烟便已经推门进来了,她微微的笑着说道:“所以,你这种人就适合在身边一直带个女人,帮你洗菜做饭,打扫卫生。”
  
  她的手里面拎着两个保温桶。
  
  “一份是你的,一份是久洋纯子的,待会儿你给你的小情人送过去吧。”苏炽烟说道。
  
  这些可不是医院食堂里的饭菜,而是苏炽烟让苏无限的私家厨师给专门烹制好送来的。
  
  即便苏炽烟不说,苏锐也是能够猜到的,这些饭菜里面,蕴含着苏炽烟最认真的关怀。
  
  …………
  
  “姐,我大哥回来了,你要不要去找他啊?”秦冉龙坐在秦悦然的床边,说道。
  
  此时已经是上午九点钟了,秦悦然却好像才刚刚起床的样子,她的床头柜上放着一大堆的资料,不用说,昨天晚上她又熬夜到了很晚。
  
  打了个哈欠,秦悦然并没有立即回答秦冉龙的话,而是把床头的一面小镜子给拿过来,仔细的照着自己的脸。
  
  “这黑眼圈那么重,就这么去见你姐夫的话,你姐夫还不得嫌弃我?”秦悦然说道。
  
  在她说出“你姐夫”三个字的时候,嘴角微微翘起,心中似乎带着淡淡的愉悦。
  
  她喜欢在秦冉龙的面前提起这个称呼。
  
  “姐啊,话说……”秦冉龙凑近了一些:“话说你这么长时间不去找他,别被别的女人取代了你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啊。”
  
  “不会的。”秦悦然说着,看了看自己的手机,里面还有很多条和苏锐的短信记录呢。
  
  原来,苏锐在回来之后,并不是没有联系秦悦然,就在昨天晚上,他还告诉了秦悦然自己身在军区总院的消息呢。
  
  不过,秦悦然却没有选择去打扰他。
  
  “为啥啊?”秦冉龙说道:“你们都分开一个多月了,俗话说,小别胜新婚,你怎么不去和姐夫翻云覆雨一番呢?难道说你大姨妈来了?”
  
  秦冉龙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不过话说就算是大姨妈来了,也不是不能那啥的吧?你们可以换一种方式啊……”
  
  听着这个家伙越说越离谱,秦悦然不禁伸出手,在这货的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
  
  “想什么呢你?天天脑子里都是什么龌龊东西?”秦悦然瞪了自己的弟弟一眼:“我不去找你姐夫,自然有我的道理。”
  
  “别啊,姐,现在是你稳固地位的好时候,你可不能太过乐观了,我姐夫万一一开后宫,你到时候就会失宠的,我觉得你得去学几个新花样,然后……”
  
  “新花样?”秦冉龙还没说完呢,秦悦然就捡起地上的拖鞋,塞进了他的嘴巴里面。
  
  秦冉龙把拖鞋拔出来,苦着脸:“姐,我说的都是实话啊,你这人真是,忠言逆耳利于行,懂不懂啊?”
  
  秦悦然没好气的说道:“我告诉你,你姐夫就算是再怎么样,我在他心里面的地位都是不会变的。”
  
  她的手机里面有那么多条聊天记录,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那你为什么不去见他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他。”秦冉龙这下流的家伙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就算你脑子里不想,身体肯定也想。
  
  不过一想到对方是自己的姐姐,秦冉龙便把这让人蛋疼的后半句话给咽回了肚子里面。
  
  “当然不能现在去找他。”秦悦然说道:“我想让他好好的休息休息,难得有这么长时间的休息时间,而且还受了伤,我们要是一去,他肯定会问起关于白家的事情,到那个时候,还怎么休息?”
  
  秦悦然之所以会有这个想法,是完全站在苏锐的角度上面来考虑的。这段时间以来,她和秦冉龙一直在首都负责与白家的谈判事宜,由于每天都要研究大量的资料,因此在谈判过程中,白家很难占到便宜,再加上秦岭的死亡完全是由于白忘川所致,因此白秦川在谈判的时候底气根本就不足,被秦悦然姐弟给搞的步步后退。
  
  而此时,白家无疑是苏锐在首都的一个主要矛盾,如果秦悦然此时去见了苏锐,那么后者不仅会询问这件事情,更有可能会直接插手,到那个时候,他就别想再安安静静的养伤了。
  
  秦悦然想要让苏锐好好的休息休息,因此才选择了不去打扰他,哪怕心中的思念已经开始疯狂奔涌着。
  
  为了苏锐,她愿意这样付出。
  
  能多让苏锐休息一天,秦悦然也要多等上一天,她更在乎的是苏锐的身体。
  
  “啧啧啧,好感人啊。”秦冉龙砸吧着嘴:“姐夫能够找到你这么贴心的女人,真是幸运啊,话说你平时对我都是各种暴力加不耐烦,怎么对姐夫就那么关心呢?人比人气死人啊!这差距也太大了!”
  
  “差距大又怎么样。”秦悦然没好气的瞥了瞥自己的弟弟:“看你天天吊儿郎当的样子,还不抓紧找个对象,不然什么时候能够承担起给老秦家传宗接代的任务?”
  
  “你饶了我吧姐。”秦冉龙无奈的说道:“别提什么传宗接代的事情行不行?我还年轻呢,还没浪够呢。”
  
  “你还想怎么浪?”秦悦然说着,便伸出手去,拧着秦冉龙的耳朵。
  
  从小到大,这是她对付秦冉龙的一贯招数了。
  
  秦冉龙龇牙咧嘴的说道:“我都还没有对象呢,你让我怎么传宗接代啊,反正不能随便从大街上面拉过一个女人就结婚生孩子吧?”
  
  秦悦然手上的力量重了一分:“按理说你经历的女人也不算少了,怎么就没有看中的呢?”
  
  “嘿嘿,我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啊。”秦冉龙的脸上刚刚想要露出笑容,结果便感觉到耳朵上的疼痛加重了,立刻哭丧着脸:“姐,轻点行不行?”
  
  轻点?
  
  当然不行!
  
  之前秦冉龙这货满嘴跑火车,开着各种下流的玩笑,秦悦然还没好好的惩罚他一顿呢。
  
  “你实话告诉我,遇到这么多姑娘,你就没有一个能产生一点感觉的吗?”秦悦然不爽的问道。
  
  “我的姐啊,真的没有,我快疼死了,你这个母老虎……”秦冉龙最怕揪耳朵,都快哭出来了。
  
  “你要是不说出一个名字来,我这个母老虎今天还就不松手了。”秦悦然看来今天是要和秦冉龙在这个问题上面死磕到底了。
  
  “真没有……”秦冉龙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眼前忽然浮现出了一个身影。
  
  “嘿,姐,你还别说,我之前遇到过一个小姑娘,觉得她还挺好玩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