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3章 你渴吗?
听到秦冉龙这么说,秦悦然的眼眉之间顿时露出了八卦的神色来:“真的吗?”
  
  其实,秦悦然就算不这样问,她也能够从秦冉龙的眼神中确定这个消息的真假。
  
  在提起那个小姑娘的时候,秦冉龙的目光里面带着情不自禁的笑意,这种笑意是发自内心的,无法作伪的。
  
  难得浪子能有收心的时候,秦悦然的心情变得极好,松开了揪着对方耳朵的手。
  
  “其实我也说不清是什么感觉,总之就是觉得她挺有趣的。”秦冉龙说道。br[__]小说/
  
  在说这话的时候,秦冉龙看起来竟然有点小小的忸怩,这和他平日里大大咧咧的形象简直完全不符。
  
  看着弟弟的样子,秦悦然心中更有数了。
  
  “这姑娘多大了?叫什么名字啊?做什么工作?家里是个什么情况啊?”秦悦然八卦的问道。
  
  “多大?大概不到二十岁吧。名字我不知道,工作的话,应该算是在饭店给人端盘子?也可能是个学生?”秦冉龙挠了挠头。
  
  “这么小?还不知道名字?在饭店端盘子?”
  
  秦悦然听着弟弟的回答,简直像是被子弹击中一样,差点没抓狂。
  
  “工作怎么样都是没关系的,只要人好就行,可你连人家名字和年龄都不知道,这就喜欢上人家了?”秦悦然恨铁不成钢的伸出手去,一把又揪住了秦冉龙的耳朵:“你这不是乱弹琴吗?”
  
  “哎呦,姐,你别再揪了,再揪耳朵就要被你给拽下来了啊!”秦冉龙捂着耳朵,一阵惨嚎。
  
  “我不管,现在你告诉我那个姑娘的工作地点究竟在哪里,我亲自帮你去看。”秦悦然说道。
  
  “不行,我坚决不说。”秦冉龙倒也是要反抗到底。
  
  “你不说,你这耳朵今天就别想再要了。”秦悦然说着,手上的力度再加大了一分。
  
  秦冉龙所说的那个妹子,自然就是川味居的小辣椒,不,小梧桐了。
  
  …………
  
  苏锐这两天来倒也是过的优哉游哉,难得有抛却一切的悠闲时光,期间周安可来了一次,不过在病房里面,周安可倒是没有表现的太过激动,面带红晕的跟苏锐聊了大概半天的时间,便离开了。
  
  她在严祝的帮助下,已经把伯顿酒店上上下下给理顺了很多,而且她现在有了更为清晰的目标,再也不像刚开始那般迷茫和无助了。
  
  周显威开着那辆国产面包车,拉着那两个在东青港刺杀苏锐的人来到了首都,不过苏锐却没有让他立刻行动,而是先压一压节奏。
  
  纯子的情况也好了很多,至少能够独立的去上卫生间了,看这样子,再有一个月的时间,她就能够恢复大半了。
  
  一个星期的时间很快就要过去了,苏锐的检查结果并没有太大的问题,接下来只要好好养伤就可以了,医生千叮咛万嘱咐,让苏锐千万不要让自己的身体进行超负荷的运转。
  
  可是,苏锐从来就不是个能够闲的住的人,在这几天里面,他早就开始在房间里面练习司徒远空所传授的那几个动作了。
  
  让苏锐感觉到微微惊讶的是,在重伤之后,他在练习第一个动作的时候,持续的时间居然又长了近一分钟。
  
  足足一分钟的时间!
  
  这若是放在以往,苏锐不知道得过多少年才能够达到这样的地步!可是现在,他重伤之后,在恢复的过程之中,竟然奇迹般的完成了突破!
  
  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破而后立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苏锐觉得,自己要是多受个几次伤,应该也是心甘情愿的了!
  
  当然,这并不是必然的,苏锐也不可能每次都有那么好的运气。这次受伤阴差阳错的让他实力更进一步,那么下次受伤或许也有可能引起实力的大幅度后退,这个真的是谁也说不好的。
  
  算一算,在东青港和首都的军区总院,苏锐加起来已经呆了足足两个星期,这宝贵的半个月休整时间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让他无论是从心理上还是身体上,都能够获得良好的调整。
  
  当然,对苏锐这种闲不住的性子来说,两个星期的休整时间真的已经是极限了,如果再在医院里呆下去,每天面对着白墙白床,他会要发疯的。
  
  吃过了早饭之后,苏锐便来到了久洋纯子的房间。
  
  这几天的相处,让两个本身就属于自来熟的人更是介乎于无间的状态之下。
  
  “现在不需要你扶我去卫生间了,是不是心里还会觉得有点怅然若失呢?”纯子正靠在床头,自己端着一碗粥在小口的喝着。
  
  一看到苏锐,她便开始了打趣。
  
  还好有着苏锐的陪伴,否则的话,这几天下来,纯子极有可能迈不过那道门槛,从而陷入抑郁症的泥潭之中。
  
  而那可就不是苏锐愿意看到的情况了。
  
  “我有那么重口味吗?”苏锐没好气的摇了摇头,他坐在纯子的旁边,说道:“我马上就要走了。”
  
  纯子的勺子停了下来:“这么早?”
  
  “是啊,这里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苏锐看了看手机上的日历:“我问过医生了,你大概还要再在这里休整一个月左右,在这一个月之后,我会让人来接你。”
  
  “你不来接我吗?”纯子问道。
  
  “如果我到时候在华夏的话,百分之百会来接你出院的。”苏锐想了一下接下来的事情,他还真的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在华夏呆到一个月之后。
  
  “好吧。”
  
  纯子说着,便放下碗筷,张开了双臂:“那我们就来个临别的拥抱好了。”
  
  苏锐轻轻的抱了抱纯子,都没敢用力接触对方。
  
  久洋纯子身上的伤口实在是太过触目惊心,用个不恰当的比喻,简直就像是长长的蜈蚣一样,苏锐看了两次纯子的伤口,很为此而自责。
  
  如果是普通的女生,恐怕根本无法承受这么严重的打击。
  
  而苏锐虽然承诺了纯子,要把祛疤药水给她找来,可是,那位云游四海的老道士究竟在什么地方,根本没有人能够知道。
  
  云游四海?
  
  想到了这四个字,苏锐浑身骤然一个激灵。
  
  司徒远空不也是去云游四海了吗?
  
  难道说,他们这种绝世高人在大限到来之前,都会选择这个做法的吗?
  
  倘若是这样的话,那还怎么可能找到祛疤的药水?
  
  苏锐把这怀疑给压在心底,并没有对纯子说出来。
  
  轻轻的拥着久洋纯子,苏锐说道:“纯子,你弟弟的事情,我一直在派人寻找,放心吧,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纯子深深的点了点头,即便她知道苏锐这是在安慰她,但是她也愿意把这句话当成即将来临的希望。
  
  “我在这个世界上已经变成了孤家寡人,你得对我负责到底。”纯子说着,在苏锐的身上轻轻的掐了一把。
  
  “没问题。”苏锐说着,忽然压低了声音,在纯子的耳边轻声的说了一句什么。
  
  后者啐了一口,道:“呸,你想得美。”
  
  两个人又简单的聊了几句,苏锐便彻底离开了军区总院。
  
  纯子双手抱胸,站在窗前,望着楼下苏锐上车的样子,目光之中带着淡淡的惆怅。
  
  “我等你回来接我出院。”纯子轻声说道。
  
  她说完,又想起刚刚苏锐在她耳边说的那句打趣的话,俏脸不禁红了一分:“我早就看透了,你就是个有贼心没贼胆的家伙。
  
  …………
  
  苏锐离开了,他现在要去做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苏炽烟要送他去,可是却被苏锐坚持给拒绝了。
  
  苏锐自己开车,来到了之前白忘川所在的那一片待拆迁的城中村里。
  
  仍旧是无人的荒凉与破败,在寒风的吹拂之下,此地更显萧瑟。
  
  苏锐把车子停在巷口,发现一个娇俏而修长的身影正等在房门口呢。
  
  正是秦悦然。
  
  她今天穿着一件军绿色的羽绒服,蓬松的衣服和宽大的毛领并没有一丁点的影响到她的流畅曲线,那两条包裹在黑色打底-裤中的长腿,更是让人看了之后就挪不开眼睛。
  
  事实上,依照着秦悦然的意思,还想让苏锐再休息个两星期,然后才去打扰他。不过苏锐却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再等下去了。
  
  看到苏锐走过来,秦悦然的表情却显得相当淡定,她微微一笑:“看起来你也没怎么瘦嘛,受了伤之后,保养的还不错。”
  
  苏锐捏了捏她的手:“我还不知道你瘦没瘦呢。”
  
  “那你检查一下不就行了吗?”
  
  秦悦然说着,便把苏锐从民房的后门拉了出去,一直走了半条巷子。
  
  于是,苏锐便看到了在一座废弃的院子里面,停着一辆奔驰SV。
  
  秦悦然一声不吭,把苏锐拉进了她的车子里面。
  
  这种车型的后排倒是很宽敞,苏锐拍了拍座椅,说道:“你要干什么?”
  
  他也是上了车才发现,这车子里的暖气开的很足,车子竟是一直就没熄火。
  
  而且,车子停的地方也非常的僻静,平日里几乎不会有任何人过来。
  
  “那么久不见了,我想和你说说话,不行吗?”
  
  秦悦然说着,脱掉了身上那蓬松的羽绒服,将其扔到了前排。
  
  她的羽绒服下面就是一件薄薄的针织衫,极致的曲线毫无暴露的展现出来。
  
  “聊聊天当然可以了。”苏锐促狭的笑道:“不过聊天还脱什么衣服呢?”
  
  “车里太热了。”
  
  秦悦然说着,从车门处拿出了一瓶矿泉水,拧开之后递给苏锐:“你渴么?”
  
  看着这瓶矿泉水,在这温暖的车厢里面,苏锐竟然控制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