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9节 是梦是醒谁能
    等这件事了,你我就离开这个肮脏的长安!
  
      泪水顺着他的眼角缓缓的流淌而下,这是貂蝉希望他做出的承诺,亦是他从未有勇气做出的承诺。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为什么,他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不是为了生命中最后的明光?可是当光明到了眼前时,他为何选择了避让?
  
      貂蝉离开了他。
  
      他看到貂蝉眼中失望的色彩,明光黯淡。或许恋人之间,从来或应是相濡以沫、或应是相忘于江湖,走第三条路的时候总有隔阂。
  
      成为第一英雄的他渐渐淡忘了心中的恐惧,开始喜欢长安。
  
      没有董卓的日子、被人膜拜的日子、尽情释放情感的日子让他吕布换了一个人般,王允亦是变了个模样。
  
      长安、或者说天下由他和王允接管。
  
      只有他敢杀了董卓,只有王允敢烧了董卓,这种功绩任凭哪个都是自愧弗如。看着王允益肃穆的神情、看着他吕布手中的长戟,没有人敢来反对他们当权,天子也不敢。
  
      掌控天下的感觉真好。
  
      他不想离开长安,希望貂蝉亦留在长安。貂蝉悄然的离去,眼中的明光黯淡。他没想到貂蝉会如此决然的离开。
  
      或许这一直是貂蝉的希望,因此她才会这般斩钉截铁的离开。
  
      坚持希望的人不多,貂蝉却是其中的一个。
  
      他在貂蝉转身离去的时候,没有伸手去拦。他在不见貂蝉的时候已有后悔,伊始是后悔没有挽留貂蝉,很快他就后悔没有和貂蝉一起离开。
  
      妖火已灭。
  
      明光亦失。
  
      不用几天的光景,他就厌倦了长安的繁华喧嚣,众人对如何对待跟随董卓的蛆虫争论个不休。
  
      他厌恶蛆虫,但知道蛆虫也有蛆虫的无奈,遂决定要对蛆虫网开一面,不想王允表面唯唯诺诺,内心却认为天下大局已定,做什么都无妨了,王允很快逼反了董卓的旧部凉州兵。
  
      李傕、郭汜杀到了长安!
  
      他知晓这件事后忍不住心中怒火,忿然向王允质问,他现王允不再是以前那个王允,王允没有董卓的本事,但在独断专行上渐渐的向董卓靠拢。
  
      王允不将叛军的事情放在心上。对他吕布,王允倒不敢摆什么官派,只是道——长安有天下第一英雄吕布,杀得死非人的董卓,还怕什么李傕和郭汜?
  
      他心中颤动下,失声道——非人的董卓?他虽然一直有这个想法,但听王允这么说,还是忍不住的心悸。
  
      ——是非人的董卓。
  
      王允带着诡异的神情道——若是人,如何会有那种坚硬的身躯?吕将军,我听说董卓用了异形香将自己搞的非人非鬼,你若是不杀了他,他说不定还会变成什么样的怪物。
  
      董卓会变成什么样的怪物?
  
      他脑海中有丝困惑,转瞬想起貂蝉也曾说过,董卓用了我下的药物后不但会迷失本性,甚至会变成……
  
      貂蝉那时候满是恐惧。
  
      她没说,他也忘记了去问,无边的恐惧又如黑夜般将他包围,他竭力的去忘记董卓,冷然道——我不会帮你对付李傕和郭汜。
  
      他已厌恶,准备离开这个肮脏的长安,因为他现在这种地方,本来一个不错的王允看起来亦变的和暴君一样。
  
      是什么让王允生了改变?权利?好像又不是。
  
      ——你会的,你一定会的。
  
      王允诡异道——吕将军,你我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人。你莫要忘记了,董卓说过,他会回来找我们。说到这里时,王允诡异的脸上似带着永恒的难安。
  
      那句话如同一箭般射在他的胸口,他的心剧烈的一跳,董卓临死前的言语如同诅咒般回荡在他的耳边。
  
      ——吕布,我会回来的,我会回来找你们的!
  
      这句话一直如枯藤乱般缠绕着他,日夜都响在他的耳边,让他寝食难安。
  
      王允也看出他的惊怖,安慰道——吕将军,老夫是为你我着想。你不要信什么既往不咎的屁话,清算一定会有的。只有真正的权利在手,你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
  
      他那时候脸色肯定青的黑,因为王允倒退了数步,吃惊的望着他道——吕将军,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他是极度的不舒服。
  
      ——你不要信什么既往不咎的屁话,清算一定会有的……
  
      这分明就是董卓当初对他说的原话,为何王允原封不动的说了出来?他那时候心中的骇然难以言表,一把抓住了王允,就想掐死王允。
  
      看着王允泛白的眼眸,他终于还是松开手踉跄后退。
  
      王允诡异的一张脸极为的难看。
  
      李傕和郭汜杀到了长安。
  
      他吕布出兵迎战。
  
      谁都以为他乃天下第一英雄,杀得了董卓,如何对付不了李傕和郭汜带领的凉州兵?百姓欢呼雀跃的送他出城,以为他一定能凯旋而归。
  
      他吃了败仗。
  
      不是他实力不济,而是往事又如梦魇般到了他的脑海,他胜了能如何?王允渐渐变成了董卓?董卓无处不在?那些朝臣都有董卓的影子!他在有机会离开这个肮脏长安时没有珍惜,等失去后才追悔莫及。
  
      他一定要离开长安。
  
      兵败后的他选择了逃亡,哪管洪水滔天。王允被杀,李傕和郭汜如董卓般占据了长安,天下再乱。他顾不了许多。
  
      他不是什么天下第一的英雄,这是王允给他的枷锁,英雄要担当,他无力承受。他不是英雄,他又变成了从前的那个惶惶难以终日的懦夫。
  
      惶惶的他没日没夜的逃亡,逃避心中的恐惧和梦魇,不想让董卓再找到他。他很快遇到了袁术和袁绍,袁家人四世三公,他本以为这些人会有点见识,不想他们和董卓没什么区别!
  
      贪婪、残忍。看着他吕布时,袁家人都带着野兽般防范的目光。
  
      他知道若是使用了异形香,这些人绝对会变成董卓的。董卓没有说错,只要有像禽兽般狠辣的人用了异形香,就会变得和董卓一样。董卓会回来的。
  
      他有着天下第一猛将的美誉,但想到这里时整日担惊受怕。所有人看他连连败退后,都认为当初杀死董卓的吕布被人夸大了功绩和武功,都不再把他放在眼中。
  
      一路败退,他日益惶惶,在被曹操抓住前,他已近了崩溃的边缘。就算没有曹操出手,他恐怕亦是撑不下去。
  
      他的部下放弃了抵抗,他亦放弃了抵抗,被部下绑到了曹操的近前。当悬梁要被勒死的时候,他渐渐远离了尘世的喧嚣。
  
      亦远离了董卓带来的恐怖。
  
      停留在他眼前只有最后一缕明光。
  
      ——貂蝉。
  
      他死前终于落泪,就如眼下一样。他死前看到了貂蝉,就如现在梦中一样。他终于明白自己逃亡的时候为何没有结束自己的生命,因为他还一直在找寻——找寻着他生命中最后剩下的一缕明光。
  
      “貂蝉。”他轻声的唤道,只怕惊破了眼前貂蝉的幻影。他一直在寻找貂蝉,却不敢奢望再能找得到。
  
      苍天给了他一次拯救自己的机会,如何会奢侈的再给他第二次?
  
      可他又奢望能找到貂蝉,在临死、在梦境……
  
      他蓦地开始有些害怕,因为他感受到握着的拳头被鲜血浸染。
  
      是血。
  
      而且有着熟悉的血腥味道,是董卓临死的味道。
  
      为何会有董卓临死前那股血气的味道?他在挥戟将董卓大卸八块的时候,就嗅到这种特别的气味。董卓的血气和常人的血气很有不同,他记忆犹新。
  
      董卓回来了?
  
      他紧张的浑身颤抖,只想重新坠入昏迷中,可是他不舍得闭眼,亦不能闭眼。他终于又看到了貂蝉,哪怕是在梦中,他也不舍得闭眼;哪怕再是直面董卓,他也不会闭眼。
  
      “吕布。”貂蝉轻声的呼唤。
  
      他的眼皮剧烈的跳动,他从未听过梦中的貂蝉说的这么清晰。
  
      清晰的不像是个梦。
  
      他脑海中一时混淆,随即想到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他吕布死了,那他为何还在做梦?他吕布不是死了,那他为何还能嗅得到血腥气味?
  
      血腥味道益的浓厚,让他根本无法忽略。
  
      他吕布不是死了?
  
      那以后生在梦中的那些事情……
  
      他伸手抓去,举到了面前时,就看到手中的鲜血有一部分渗入了他的肌肤,另外还有几滴鲜血从他手中滴落,进入他的嘴角。
  
      是血。
  
      他能动弹?
  
      想到这里的吕布一时间反倒不能再有举动,这是谁的血?他吕布还活着?那貂蝉呢?他终于现眼前貂蝉的眸光已黯淡。
  
      明光亦暗。
  
      他苦苦寻找的明光已然黯淡!一念及此,他心中倏然有种被撕裂成碎片的感觉,怒吼声中跳了起来。
  
      他在洞穴中,四周围着许多人。
  
      刘备、那头如乱草的少年都是露出骇异的神色,还有很多蒙面的女子……
  
      梦境,一定是梦境!就和他以前遇到的梦境一样!
  
      从洞中跳出的吕布一阵茫然,可他的目光随即落在浑身是血的貂蝉身上,那本是停留在心房的金针蓦地化作长戟、在他心脏中不停的挥舞,割裂扩大着他保留着的痛。
  
      身形晃晃,吕布无力的跪了下来,几乎爬到了貂蝉的身前,握住那虚弱、冰凉的纤手,嘴唇颤抖道:“貂蝉,是梦。告诉我,求求你告诉我,这是梦!”
  
      不闻貂蝉回答,他习惯性的一摸腰间,抽出一把熟悉的手戟扎在自己的大腿上。
  
      大腿没有任何感觉,心中却是痛的前所未有。
  
      是梦,不然他不会没有任何感觉。不是梦,不然他不会痛的如要炸裂一样。他看出貂蝉已近死亡!
  
      这是怎么回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只有梦才能阻止貂蝉的死亡。
  
      那一刻他痛的无力承受,眼中的泪水肆意的流淌而下,嗄声哀求道:“貂蝉,求求你告诉我……这是梦。求求你……”
  
      貂蝉看着泪流满面的吕布,神色间还有着最后的安宁,她知道虽未等到吕布的承诺,却终于等到了清醒认出貂蝉的吕布。
  
      “是的,这是梦。”她说完这句话后,头一歪,缓缓的闭上了眼眸,熄灭了生命中的最后的一缕明光。
  
      .
  
      ps:这些章里面挖坑埋坑的痕迹,都忽略了吗?相比一些书主角升个级就写几万字,老墨这些有含义有伏笔有瓜葛的情节,居然有人不满意,实在是醉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