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4章 人不如狗!

      苏锐和秦悦然在车子里面足足呆了一小时,然后才手拉着手下车。
  
      等到他们走到了民房门口,秦冉龙已经贼兮兮的走上来了:“话说你们两个也太久了点吧,我可都要等的不耐烦了。”
  
      说着,他的目光在苏锐和秦悦然之间瞄来瞄去,似乎是想要从他们的身上看到什么端倪一样。
  
      “别看了,看什么看。”苏锐没好气的说道:“你以为每个人的思想都和你一样的龌龊吗?”
  
      “难道不是吗?”秦冉龙满脸的不相信:“我姐特地把车子停的那么远,我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有猫腻,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没什么不好承认的吧?”
  
      “我和你姐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们就是坐在车子上面聊聊天而已。”
  
      苏锐说的是真相,他真的没有和秦悦然一见面就做那种事情,两个人都还算能控制住自己的欲望——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苏锐一见到那个牌子的矿泉水,浑身的胆儿就被吓掉了一大半。
  
      “姐,是真的吗?”秦冉龙又问向秦悦然。
  
      “再胡说我就掐死你。”秦悦然瞪了自己的弟弟一眼,这家伙实在是太不靠谱了,满脑子装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啊?
  
      他们真的只是在车上聊了一个小时而已!
  
      上一次在离别的时候,俩人也是如此,开着车离开了一个小时,却只是简单的来了一个长吻。
  
      这一段时间以来,苏锐没有坐镇首都,因此秦悦然有许多的话要跟他说。
  
      听了秦悦然的“汇报”,苏锐的心里面也更有底了。
  
      走进了那间四处漏风的民房,苏锐捏着鼻子,忍受着那难闻的气味儿,差点没认出眼前的人来。
  
      此人裹着一件老式军大衣,坐在地上,脸不知道多少天没有洗过了,头发也是一样,头油厚的都快要把头发给黏在一起了,双目无神,正端着一杯凉水,傻愣愣的发呆呢。
  
      这正是白忘川。
  
      此时的白忘川,哪里还有半点当初那个翩翩公子哥儿的形象可言?这简直和丐帮弟子没什么两样!
  
      这样的场景可着实狠狠的把苏锐震撼了一番,他转脸问向了秦冉龙:“不是让你们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吗?”
  
      “就是好吃好喝的伺候啊。”秦冉龙摊了摊手,一脸的无辜神情:“每顿饭都是四菜一汤,饮水全天供应,真的没有一点亏欠他的地方啊,甚至我心情好的时候,我还会给他来上两瓶二锅头。”
  
      “那他还瘦成了这个样子?”苏锐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货没食欲吃饭啊,每次都是浪费掉。”秦冉龙说道:“他生活成本也太高了。”
  
      苏锐算是看出来了,虽说要“好吃好喝”的“伺候”着白忘川,但是结果却是……这白忘川却没有睡好穿好,秦冉龙压根就把床给撤掉了,在地上铺了几块硬纸板,勉强让白忘川能有个睡觉的地方。
  
      平日里锦衣玉食惯了,现在的白忘川终于能够体会一把什么叫做人间疾苦了。
  
      秦冉龙并没有给他用任何的刑,就是这么晾着他,每天不让人和他讲话,不让他知道外面的消息,甚至这里的窗帘也是刚刚才拉开,平时的话,厚重的黑色窗帘一直垂下来的,几乎不透光,也只有阳光最强烈的时候,白忘川才能够稍微看见一点东西。
  
      这样的状况是会把人给逼疯的。
  
      秦冉龙已经把白忘川的手铐给撤掉了,让他的手脚全部都恢复了自由,但是这货却没有半点想跑的意思。
  
      这位白家二少爷本来在某些方面就很偏执,现在看来,经过这一段时间“幽禁”,白忘川的精气神儿已经被完全的磨掉了,甚至看起来有些呆傻。
  
      其实,本身墙角还是有个桶的,是用来给白忘川解决个人问题的,虽然秦冉龙让人提前把那装满了秽-物的水桶给拎出去了,但是屋子里面还是充斥着一股极度难闻的味道。
  
      “把窗户都打开,通通风,我等会儿再进来。”说着,苏锐便转身走了出去。
  
      而此时,白忘川甚至都没有看苏锐一眼,他的眼神里面没有了怨毒,没有了仇恨,没有了气愤,有的只是空洞和无神。
  
      站在那破败的民房门口,苏锐深深的吸了口气,首都的雾霾天气比起白忘川房间里面的气味,简直是清新太多太多了!
  
      “怎么了,有点感慨么?”秦悦然问道。
  
      “何止是有点感慨。”苏锐摇了摇头:“看到白忘川落到了这样的下场,不知道未来的某一天,我会不会也这样。”
  
      “你肯定不会的。”秦悦然说道,不过,在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眼睛里面出现了一丝忧虑的神色来:“这么不乐观,可不像你。”
  
      “只是一种担心而已。”苏锐摇了摇头,拍了拍秦悦然的手:“白忘川这样也算是咎由自取了,如果他不杀人,又何必会走到如今这一步呢?不让他吃足了苦头,都不会知道他给别人带去了多少的折磨。”
  
      苏锐的这句话说的是在情在理,白忘川曾经不知道折磨过多少人,现在回报在他身上的,不过是百分之一而已。
  
      “现在要把白忘川交给白家吗?”秦悦然说道。
  
      “因为我们一方并没有承认,所以白家现在并不确定白忘川还在我们的手上,我还听说,他们还继续派人在中东寻找着,这说明他们根本没有底,越是这样,我们就越是要稳住。”
  
      苏锐眯了眯眼睛,他必须要把这次的战果放到最大,否则的话,对此而怀恨在心的白家保不齐在日后会东山再起,反扑回来。
  
      所以,只有一次性的把对方给打到痛不欲生,才能够起到警示的作用,让他们以后不敢再乱来。
  
      苏锐还有点担心的是,白忘川这偏执的性格绝对不是没有来由的,一定是遗传自他的父辈,就是不知道白秦川的身上有没有这种性格基因,如果有的话,对于苏锐来说,可绝对不是好事!
  
      “我希望接下来的事情能够顺利一些。”苏锐摇了摇头:“等到把白忘川的价值完全榨干了之后,再通知白家,让他们来把白忘川接回去。”
  
      “那他们会不会认为我们是在绑架?”秦悦然不禁略有担忧的说道。
  
      “不会,我们帮他们找到了白忘川,他们感谢还来不及呢。”苏锐淡淡一笑,笑容之中却尽是冷意。
  
      “他们会感谢?”听了这话,秦悦然一愣,然后立刻就明白了苏锐在说些什么,笑道:“是啊,场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的,白家在这方面无疑很擅长。”
  
      两个人聊了半个小时之后,才重又进入了那间民房。
  
      即便是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通风,房子里的难闻气味儿也仍旧没有完全的消除,苏锐皱了皱眉头:“白忘川,抬起你的头来。”
  
      白忘川的双眼仍旧无神,似乎对苏锐的话无动于衷。
  
      秦冉龙对一旁的手下示意了一下。
  
      于是,那手下便拎进来一大桶凉水,对着白忘川的头顶浇了下去。
  
      这一下可绝对够刺激,让白忘川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
  
      这可是大冬天,外面还是寒风呼啸呢,冷空气顺着窗户吹进来,本身就让人承受不住了,在这种天气环境下,被凉水从头浇到脚,这才是晶晶亮透心凉!
  
      在冰冷的侵袭和连续的哆嗦之下,白忘川终于有了点反应,他抬起头来,看了看苏锐。
  
      即便是冻得不行了,但是他的脸色还是木然的。
  
      “你还知道我是谁吗?”苏锐问道。
  
      白忘川没有答话,但是目光却锁定在苏锐的身上。
  
      “很好,总算比刚刚进步多了,否则的话,我还以为你已经变成了个傻子呢。”苏锐嘲讽的冷笑道。
  
      白忘川的眼神之中终于开始有了点波动。
  
      “你在陷害我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苏锐淡淡的问道。
  
      白忘川不答话,仍就这么看着苏锐,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把苏锐说的话听进耳朵里面。
  
      “你在让人杀死秦岭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杀人偿命四个字会出现在你的身上?”苏锐继续问道。
  
      杀人偿命?
  
      听了这四个字,白忘川控制不住的连续打了好几个哆嗦!
  
      终于,他那木然的神情开始有了些许的变化。
  
      把对方的神情变化尽收眼底,苏锐知道自己是掐准了对方的死穴和痛点,微微一笑,道:“白忘川,我现在根本就没有给你戴上手铐,你知道为什么吗?”
  
      其实这手铐是秦冉龙取下来的,因为小秦同志确定,白忘川已经彻底的失去了精气神,再也没有任何逃跑的心思了。
  
      可是苏锐还是这样说,就是为了要进一步打击白忘川,让他知道,外面的世界究竟是怎样的。
  
      看到白忘川并没有回答,苏锐微微一笑,说道:“你知道自己的头像被印在通缉令上是怎样的感受吗?”
  
      白忘川的眼中再一次的出现了波动。
  
      他当然知道,他已经见过了那份通缉令了。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自己的照片被印在上面,绝对无法想象那会对自己造成一种怎样恐怖的冲击力!
  
      苏锐再一次的揭开了白忘川心中的伤疤!
  
      “你就算走出去,也会立刻被警察抓住,然后扔进看守所里面,和那些死刑犯共处一个监仓。”苏锐眯着眼睛笑起来:“试想一下,如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你或许会怀念现在的美好生活呢。”
  
      ——————
  
      PS:第三更送上!今天是我们骑猪奔沙场盟主童鞋的生日,祝他生日快乐!越长越帅气!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