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9章 重返咀魔岛(二十四)
    黑胡子的藏宝方式,自是与众不同。

    他从来都不会把财宝藏在某个本位面中的、固定存在的地点。

    因为他很清楚……时间,是一双无所不能的推手,它可以把爱情变成仇恨,把喜剧变成悲剧,把梦想家变成势利鬼,当然了……还能把陆地变成海洋,把高山变成湖泊,或是把一座岛……变成五座小一点儿的岛。

    藏宝地点一旦发生了地理变化,宝藏就有可能会自行暴露、或是发生某种不可预知的分散和移动。

    黑胡子肯定不希望自己的宝藏有此遭遇,因此,他的藏宝方式是——“藏在相位空间里,留一个人负责看守”。

    这样的做法好处很多:

    首先,不管外界的环境如何变化,相位空间内部都不会受到影响。

    其次,就算有外人找到了该空间的入口,如果不知道开启和进入的方法,也是白搭。

    其三,就算外人设法进入了藏宝的空间内,里面还有实力强大的守卫在看守着。

    而关于“守卫自己见财起意、私吞财宝”的可能,黑胡子也考虑到了,所以他在每个宝藏里只安排了一个守卫……反正就这一个人,真要是叛变了,事后黑胡子也只需要去找到这个人就行。

    另外,黑胡子还定下了一条特殊的规矩,即——但凡有能力找到并进入其宝藏空间的人,便可以在接受过守卫的“测试”后拿走三件宝物。

    请注意,是“接受过”,而不是“通过”……也就是说,只要“接受”了,就一定能拿到宝物。

    看到这儿,可能会有人觉得奇怪,当初觉哥和小叹进入兔兔星上的藏宝空间时,兔发哥似乎不是这么跟他们说的吧?

    眼下,咱们可以揭露真相了……其实当时的发哥,只是在“演”而已,而且,他的演技很好,就连封不觉也被他给骗过了……至今觉哥都不知道当时的真实情况。

    实际上,这一切……都是黑胡子定下的“攻心之策”。

    黑胡子明白,能够找到并进入他的宝藏空间的人,定然已是经历了千辛万苦,且具备一定的实力;面对这样一群人,你要是让守卫告诉他们“诸位回去吧,这儿有我守着呢”,那很可能导致这群人以死相拼,或是在拼命未果的情况下设法逃走、回去积蓄力量卷土重来。

    但是,假如你让守卫跟他们说,“虽然我不能让你们把宝物全部拿走,但我可以给你们一次挑战我的机会,大家在相对安全的规则下切磋一下,诸位只要赢了,我就让你们带走三件宝物”……那么,对方就极有可能会答应了。

    毕竟黑胡子的守卫普遍都是多元宇宙中的准一流强者,稍微有点儿眼力劲儿和智商的寻宝者都不会去贸然硬拼的。

    再者,黑胡子本人的名头也足够有威慑力,即使寻宝者真的有能力、并有意向在付出惨痛的代价后杀死守卫,夺走所有的宝藏,他们也得掂量掂量……将来被黑胡子找上门算账时,能不能扛得住……

    几笔账算下来,能够在不伤性命的前提下,和平地从宝藏中取走三样东西,并且全身而退,已经算是相当不错的结果了……至少比“空手而归”强吧。

    于是,将这笔并不算复杂的账算清楚后,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去“挑战守卫”;而黑胡子也吩咐了守卫,尽量用“比对方实力上限略高一点点的战力,堪堪败下阵来”,让寻宝者自觉“赢得侥幸”,产生一种“能拿到三件宝物已经是赚了”的错觉,这样他们才会心甘情愿地留下自己手上的“可以开启相位空间的物品”,并安分地离开、不再返回。

    可以说……黑胡子布下的这番“守卫策略”是环环相扣、步步为营,充分地估算到了寻宝者的心理,就连封不觉也被算计到了。

    在这一策略下,守卫们的负担减轻了很多,宝藏的安全性也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

    至于……守卫们所谓的“任取三件物品”,毫无疑问也是骗人的,真要是“任取”的话,那安娜女王复仇号这整艘船也可以算作是“一件物品”被人取走了。

    守卫可不会特跟寻宝者指出“船也算一件物品”这种事,更不会告诉他们……“这个空间里还有一个秘密的‘里空间’,那些‘不能交出去的好东西’全都藏在那里面呢。”

    …………

    “找到了……就是这儿……”黑胡子停下脚步,望着脚下的水晶地面,如是念道。

    此刻,距离他和鸿鹄交手已过去了二十分钟。

    这期间,黑胡子和他手下的干部们已越过了北岛和中岛之间那片不算很宽的海水,并在“水晶迷境”中快速前行了颇长的一段路程。

    “知道地点的话……你干嘛不直接从空中过来?或是开船绕过北岛、直接在这个岛上登陆?”在黑胡子说完那句后,疯眼紧接着用不耐烦的语气问了这一句。

    “废话,这还用你教我么?”黑胡子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回道,“问题就在于……在踏上这座岛之前,我也不知道宝藏入口具体在哪儿。”他顿了顿,解释道,“当年的咀魔岛上,可没有这么一片被水晶覆盖的区域;当年的咀魔岛……也不像眼前这样分成了五块,且每一块上的地貌都和我记忆中截然不同。我也只能在岛上到处行走,直到感应到我留在‘入口’的封印,才能确定其位置。”

    他这么一说,疯眼也明白了,随即念道:“哦~怪不得你在踏上这座‘中岛’之后,忽然加快了行进的速度,原来是因为已经接近到了‘感应距离’是吗?”

    “并不单是‘距离’的问题,和我待在地面上的时间长短也有关系……”黑胡子道,“嗯……算了,和你这粗人也说不清楚……”他好像懒得再讲下去了,随意地摆了摆手,示意马克·蹄大过来。

    “船长,有何吩咐?”蹄大也很听话,踏着马蹄快步就到了黑胡子跟前。

    “把你脚下的水晶踩碎、再刨开。”黑胡子一边说着,一边已转身走出了几步。

    “呃……要刨多深?”蹄大低头看了看,又问道。

    “深到我让你停下为止。”黑胡子接道。

    “是!”

    诺了一声后,这半兽人海盗就开始行动了……

    他的四个蹄子可不是摆设,其蹬踏力之强,分金裂石皆不在话下;那些被他用蹄子刨出来的碎水晶朝四面飞溅,使得黑胡子之外的几人不得不朝后退了七八米。

    大约三十秒后,蹄大便踢踢踏踏地在地上生生“踩”出了一个深一米多的大坑。

    “够了。”黑胡子也在这时叫了停。

    蹄大闻言,立即停止了动作,站在坑里望着他的船长。

    黑胡子也没多话,顺势就向前一步,跃进坑中,从怀里掏出了一小块白色的物质;近看便知……那是一小段人类的手指骨。

    “agulo……hah……muchii……”黑胡子将指骨捏在拳心,平举手臂,轻声念了一段听起来十分晦涩的咒文。

    紧接着,便听得一阵“嗡嗡”的符文涌动之声从地下传来,同一秒,一片金光从水晶的下方喷薄而出,刚好将蹄大刚挖出来的这个坑圈在了范围内。

    “都进来吧。”黑胡子刚转头对几米外的涅斯鲁他们说了这四个字,他和蹄大的身影就突兀地消失了。

    见状,涅斯鲁和沃格、马克·脖粗二位交换了一下眼色,随即就押着疯眼,一同走进了金光里。

    …………

    堆放宝藏的洞窟,不需要任何的照明设备,因为这里摆有很多件本身就能几乎无限时间放光的法器。

    黑胡子、疯眼、涅斯鲁、马克·蹄大、马克·脖粗、以及沃格先生这六人,先后通过了相位空间的入口,进入了此地。

    来到这个地方时,黑胡子终于找到了久违的“既视感”。

    外面的世界,早已物是人非,唯有这个地方,与三百多年前……他离开这个宇宙之前别无二致。

    好吧……说“别无二致”可能不太对。

    变化虽然不多,但还是有的,比如说……他当年留在这里的守卫,即他口中的那位“儿子”,已经不见了踪影。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穿着僧侣袍,将身形全部掩藏在衣服下诡异阴影中的陌生人。

    “久违了,黑胡子。”这一刻,二十三用自己的本音与对方说了句话,并在开口的同时,揭开了头上的罩帽。

    “大师!”黑胡子还没回应,疯眼就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惊道,“你……你竟然是个女的?”

    “哼……”看到疯眼的反应,黑胡子只是冷笑一声,“你连对方是男是女都没搞清楚,就替她卖命吗?”

    “在看到了红环的下场后,他别无选择。”二十三代替疯眼回答了这个问题,并接着对黑胡子道,“我相信……如果你足够聪明,你很快也会和他做出相同的选择。”

    “哦?”黑胡子道,“你觉得……我会像疯眼……”他思索了半秒,继续道,“还有威斯登、图雷乌斯、伊迪恩特那帮家伙一样……在你面前俯首称臣?”

    “呵……”二十三笑了,她这一笑,以及说下一句时的语气、神态……都像极了另一个人,“……谁知道呢?”(未完待续。)

    (三七中文 www.37zw.co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