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0节 骇人的转变
    乱石堆中静寂无声。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从貂蝉被射中了一箭,到楚天理追凶离去,再到乱石堆完全裂开,貂蝉挣扎着到了地室上方和吕布对望。
  
      一切并未用太多的时间。
  
      貂蝉的血慢慢的流尽,眼中的明光渐渐黯淡,她就那么痴痴的望着吕布,吕布也就那么呆呆的望着她。
  
      没人说话。
  
      原来吕布还未死!
  
      刘备心中震骇,他恨不得上前一剑杀死吕布,但他终究没有上前。他不是不敢,而是不忍挥剑。
  
      他不知道那时候的吕布在想什么,却看出貂蝉对吕布深切的眷恋——哪怕面临死亡时,貂蝉始终没有畏惧,只有一生一世的眷恋。
  
      貂蝉要死了。
  
      那一箭虽未射中貂蝉的心脏,但貂蝉活不过来了,没有人会在胸口的位置射个对穿的情况还能活下来。
  
      他刘备还是希望这个女子就这么安静的死去,哪怕他知道这些人或许对他不利,甚至想要杀了他。
  
      所有人都和刘备一般的静静凝视着那四目相望的两人,直到吕布跳了出来。
  
      刘备心中震撼,不知道吕布心脏被射穿后,为何还能这般生龙活虎?更不解吕布明明看到恋人接近了死亡,还会那般的安之若素?
  
      这是个残忍的、有铁石心肠的人!
  
      等见到吕布泪流满面痛哭流涕的时候,刘备不解的向单飞望去,单飞亦带着讶然,低声道:“他以前浑浑噩噩的好像没什么意识,如今清醒过来了?”
  
      刘备心中一震,不由再次握紧了拳头。
  
      吕布哭的却和孩子一样,他抱着貂蝉的娇躯,感觉那躯体一点点的冷去时,心痛的已不能呼吸。
  
      一戟一戟的刺在心脏上时,他亦没有这般痛楚的时候。
  
      是梦!
  
      一定是梦!
  
      因为貂蝉亲口告诉他了——这是梦。
  
      他竭力的告诉自己这件事情,但脑海中却有另外一个声音狂啸道——你这个懦夫,你明明知道貂蝉死了,她就死在你的面前!
  
      明光已逝,他还活着?他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在貂蝉闭上眼眸的那一刻,他才清楚的意识到——他一生最有意义的事情是遇到了貂蝉,貂蝉不仅要杀董卓,还要救出深陷地狱的吕布。可是他如今不但人生没有了意义,还失去了生命中最后的一缕明光。
  
      跪在地上不知许久,他轻轻的抱起了貂蝉,泪水顺着僵硬的脸颊滚滚而下,忍得住疼的麻木的痛楚,吕布喃喃道:“貂蝉,我答应你,我们离开那个肮脏的长安;我答应你,我们去找没有杀戮和恐惧的地方;我答应你,你说什么都不是得寸进尺;我是个懦夫,我早应该答应你……”
  
      他知道貂蝉等了太久,一直在等他说出简单的承诺,可他一直没有说出。他不敢,他知道自己做不到。
  
      等他决定真正去做的时候,为何一切却变得遥不可及?
  
      “我答应你……”他抱着貂蝉就要向前走去,一人闪身到了他的身前,冷冷道:“你还不能走。”
  
      “为什么?”单飞喝道。
  
      他看到赵思益拦到吕布身前时,心中微紧。他目睹着惨事生,却无力拦阻,看着吕布要带走貂蝉的时候,心中莫名的伤感。他真的不明白赵思益要有何等冷硬的心肠,才在这种时候要拦住吕布?
  
      赵思益看向单飞,脸上似乎有丝奇怪的表情掠过,不过他很快恢复了冷漠道:“事实证明吕布并非不能动,貂蝉在说谎。”
  
      单飞皱眉时,就听吕布道:“你说什么?”
  
      吕布的声音如同幽冥中传来一般,冷酷的可怕,他的眼中开始泛着红赤的光芒。
  
      赵思益不为所动,冷冷道:“事实证明貂蝉在撒谎。你吕布……”
  
      他话音未落时脸色已变,因为吕布倏然一声怒吼,竟然抱着貂蝉向他冲来!
  
      吕布的身形快得惊人!
  
      赵思益眼中却闪过丝快意的光芒,高声道:“云梦秘地的人素来以血还血,有人对云梦秘地的人出手,当斩无赦!”
  
      他话不等说完时,一掌重重击在了吕布的背上。
  
      是后背!
  
      赵思益微有错愕,他出掌的时候看得清清楚楚,他本来要一掌劈中吕布的胸口!
  
      吕布就如不会武功之人那么横冲直撞的对他赵思益动手。
  
      这简直是找死!
  
      云梦秘地的人本有傲视天下的功夫,因为自古以来的武学精粹在人间早就散落不全,但云梦秘地却将其保存了下来。
  
      在云梦秘地生活的人,每个人都有着非同凡响的认知和本领。
  
      对他赵思益而言,吕布简直是蛮夫的打法。他赵思益自信对付这种蛮夫,一根指头就能放倒。
  
      可在接近他赵思益的时候,吕布倏然一转,竟以后背对向了他。
  
      那一转并没有什么玄奥,却有着说不出的迅疾。
  
      但这世上本没有任何一招如吕布使的这样。
  
      赵思益眼中的讶异一闪时,还是一掌重重拍在了吕布的背上!他还预留了三分力气,准备对付吕布诡异招式的后招。
  
      没有后招。
  
      吕布被赵思益一掌拍飞了出去,等将将摔落在地的时候,他再次转身,后背撞得乱石纷飞,但他还是将貂蝉轻柔的放在了地上。
  
      单飞微有动容。
  
      他看出吕布冲出的时候一腔怒火,但在接近赵思益的时候才意识到貂蝉在他的怀中。貂蝉已逝,吕布却不想因为自己殃及到貂蝉,这才以背对掌,在被赵思益击飞后又不想压住貂蝉,反让自己最先撞在乱石上。
  
      这是那个冷血无情的吕布?
  
      单飞难以置信,刘备亦有分讶然的表情。
  
      吕布看着静然若睡去的貂蝉,喃喃道:“你等我。”众人听到都是不解,不知道吕布让貂蝉等什么。可听吕布对一个逝去的人这么说话时,所有人都是背脊生寒。
  
      吕布抬头望向了赵思益,一字字道:“貂蝉没有说谎。”
  
      赵思益本是自负之人,但见到盯着他的那双眼眸几乎和血浸的一样,还是不由暗自心惊,“你不像昏迷几天的模样。”
  
      他说的没错,无论谁都难信吕布是昏迷才醒。
  
      赵思益那一掌能拍碎块坚硬的花岗岩,但方才击在吕布背心时,虽震飞了吕布,可自己的腕子居然隐隐痛。
  
      “我给你一个机会。”吕布喃喃道。
  
      赵思益哑然失笑,反问道:“你给我个机会?”他真的难信尘世的人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有人要给云梦秘地的人机会?
  
      嘴角带着哂然,赵思益好笑道:“吕布,我知道你用异形香。但不见得用了异形香的人就是世上最强,不然蚩尤亦不会被黄帝所灭的。”
  
      吕布似有分茫然。
  
      赵思益带着嘲弄的笑道:“我很想听听,你究竟要给我什么‘机会’?”
  
      吕布没有笑,他的一双眼睛似要流血一般。感觉到心中的绞痛不堪,他只盼这股痛让他立即死去。
  
      偏偏痛楚益的激烈,他却仍旧清醒无比。
  
      回头望了貂蝉一眼,吕布喃喃道:“杀了我!”他的一生都在死亡的阴影中挣扎,一生都在逃避董卓给他带来的恐怖,直到看到貂蝉闭目的那一刻,才现自己居然开始渴望死亡。
  
      比起心中的伤痛,死亡算得了什么?
  
      “什么?”赵思益没有听懂吕布的意思。
  
      吕布双拳握紧,爆喝道:“不然我就杀了你!”他怒吼声中,身形倏动,刹那间就到了赵思益的面前。
  
      单飞一直自信自己的轻功,但见到吕布的身形时还是忍不住的骇异。这个吕布比起当初和他们交手的那个吕布,身形最少快了三倍以上。
  
      这如何会是昏迷才醒的人能做到的事情?
  
      赵思益目光微凛,居然还能在吕布冲来时一掌击出,那掌正中吕布的胸口。
  
      吕布倒飞时脚尖才落,再次冲了过来。
  
      砰砰砰!
  
      众人就见吕布不停的前冲,不停的被赵思益击退,他们吃惊赵思益的武功深不可测的时候,更骇异吕布这种拼命的打法。
  
      吕布根本没有招式。
  
      他就是不停的冲,不停的被击退,等他被赵思益最少击了数十掌的时候,这才终于停了下来。
  
      双目红的要滴血,心中的绞痛益的强烈。
  
      吕布知道赵思益的每掌都能击杀个高手,却不明白自己为何还是不能死去。不知为何,那股绞痛倏然扩散到周身,让他每一寸筋骨肌肉都带着剧烈的绞痛,他忍不住的放声长啸。
  
      啸声激荡四野!
  
      长啸声中,吕布周身居然有淡淡的黑气渗透了出来,笼罩在他身侧,让他看起来有着说不出的诡异。
  
      尸气?
  
      单飞目光闪烁,心下惊诧。他看到吕布周身那股明显的气息时,第一个判断居然是这家伙已是个死人。
  
      只有死人才会有这种死气弥漫的现象。
  
      “他的脖子……”刘备失声道,眼中带着难掩的恐惧。
  
      单飞凝目望过去时亦是脸上变色。吕布的脖颈处本有道淡淡的红色痕迹——那是被枭后遗留的伤疤。可事到如今,那股红色痕迹迅疾的退却后消失不见!
  
      吕布的身体生了骇然的变化。
  
      啸声未停,吕布再次向赵思益冲去,狂叫道:“杀死我!”他不知这世上为何这般不公,善良光明的貂蝉会死,丑陋懦弱的吕布偏偏要活在这世上?
  
      渴望死亡的意志前所未有的强烈,明明见到赵思益失色中抽出尖锐如鸟嘴般的利器……
  
      他还是冲了上去。
  
      利器刺中了吕布的胸膛,如击在金刚石上!
  
      “当”的声响。
  
      吕布一把捏住了赵思益的腕子,众人听得到骨头碎裂的声音,随即看到吕布挥拳轰在赵思益的身上!
  
      第一拳的反击。
  
      赵思益呕血!
  
      .
  
      ps:如果历史就如现存的历史记载,就不会有一次次的填补历史空白的现出现,而历史,一直都在不断的被填补变化,历史记载也不断的被改变。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