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生如陌人
    陆尘怔了一下,眉头皱了起来,当初月圆之夜昆仑山大变时,从头到尾他都不知道白晨真君出事了,不过在看到天穹云间那边的天地大变、冬峰坠毁后,陆尘心里其实多少也是有些预感,只是还没有得到确认而已。

    这些日子来,天天被正邪两道一起追杀,一路逃亡,直入迷乱之地,路上也没机会去打听这个消息,到了迷乱之地后一来地广人稀,二来,他还是故意躲避着人群,专往偏僻凶险的地方走,所以还真没机会去问这事,想不到今天却是从白莲的口中得知了这个消息。

    不管怎么说,白莲的那位师父可不是普通人,那可是真真正正站在人族武力最巅峰的化神真君,全天下全部数过去也没有双手之数的。每一个化神真君都可以说是名动天下的巨擘,稍有动作便会引来四方关注,更不用说陨落了。

    白晨真君的死毫无疑问地对昆仑派的实力损伤极大,不过不幸中的万幸是,昆仑派毕竟是千载名门底蕴深厚,除了过世的白晨真君外还有一位天澜真君。否则的话,光是一位真君的陨落,都有可能让一个大派的实力直接下降一个层次。

    除此之外,昆仑派两位真君的情况其实也有些差别,白晨真君成名极早,如今已是高寿,哪怕以真君的层次来看,也算是到了风烛残年;反而是他的师弟天澜真君,算起来却是正当盛年,无论身体、道法、见识、心性、名望等等,几乎都是全盛之时,这也是白晨真君虽殁但昆仑派并未伤到根本的原因。

    心中掠过这些想法,陆尘面上也没流露出来,只是对白莲道:“你师父白晨真君过世了?这可是天大的事,你怎么不在昆仑山上守灵尽孝,反而一个人跑到这迷乱之地的荒山野岭来了?”

    白莲撇了撇嘴,看起来面上似有几分讥讽之色,倒不是对着陆尘嘲笑的,只随意地摆了摆手,道:“死就死了吧,真要有孝敬之心,师父他也不会在乎我有没有到他灵前磕那几个头。正经是他死了以后,我要是再回去昆仑山那边,到底会是什么下场,那也就难说了。”

    陆尘脸色一沉,看着白莲随即又独自思索了片刻,慢慢地,他双眼之中目光逐渐明亮起来。

    那个晚上陆尘虽然也在昆仑山上,但始终是与那一场昆仑派里惊心动魄的异变擦肩而过,就像是一个局外人一般,此刻听到白莲这么一说,他却好像触动了心思,像是想到了什么。

    “你好像怀疑昆仑派的人?”陆尘对白莲问道。

    白莲哼了一声,道:“我又不是傻瓜,那天晚上我们两个分开之后,我往冬峰那边走了一阵,还没到跟前就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了。再接下来,接二连三地从暗处听说了师父战死、大师兄重伤闭关的事,要说这里头没鬼,那才是笑话。”

    陆尘缓缓点头,看着这个小姑娘的眼神中已经多了几分欣赏之色,但还是忍不住道:“既然你觉得不对劲,不想留在昆仑山上,那也应该回你的本家昆吾城白家啊,那边总是有你的长辈家人可以照顾你。”

    白莲一脸的不以为然,甚至还带了一丝轻蔑,道:“如果昆仑派里真有人想对我不利,你该不会觉得那个白家能够扛得住吧?”

    陆尘笑了一下,道:“这倒也是,能跟你师父师兄掰手腕的人,白家断然是扛不住的。”

    白莲道:“不止扛不住,那家里也没什么好人,真要是有人逼得狠了,说不定那一家子软骨头转头就把我送过去邀功还说不定呢。我脑子坏了才去白家。”

    陆尘饶有兴趣地看着她,只觉得这个容貌过分漂亮的小姑娘身上的神秘疑点似乎越来越多了,笑道:“那可是你的本家啊,怎么,看你的意思,对白家也有很多不满的地方?”

    白莲才要开口,似乎打算大大地抱怨一阵时,忽然警醒,看了陆尘一眼然后冷哼道:“关你屁事!”

    陆尘大笑起来,道:“喂,小女孩年纪轻轻的,说话别这么粗俗啊。”

    白莲不理他,径直走过去,来到阿土的身边,伸手去摸它的头。

    如今的阿土就是一匹通体玄黑、身躯庞大的巨狼,光看站着的身高似乎都比白莲要高一些,但白莲并没有丝毫害怕的样子,反而是饶有兴趣地抚摸着阿土头上光滑的毛皮。

    而阿土的样子也很古怪,有些想离开但似乎又觉得挺舒服的样子,犹豫不决,最后还是站着不动,大概是感觉到了这个神秘凶狠的小姑娘终究还是对自己没有什么敌意吧。

    ※※※

    在昆仑山上时,陆尘与白莲之间的关系一直都很微妙,表面上保持和平,但私下里却也曾殊死厮杀了几次,下手也都极尽狠辣,说是生死仇敌都不为过。

    但是,此时到了远离昆仑山的迷乱之地中,在这片凶险莫测、地广人稀的荒山野岭里,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却仿佛平和了不少,大抵上也就是嘴巴上争吵两句,反而再没有动手的意思了。

    不过虽然如此,当陆尘带着阿土准备离开时,看到坦然自若地跟在身边如没事人一般的白莲,他却还是忍不住翻白眼,道:“我说,你这一直跟着我算怎么回事?”

    白莲理所当然地道:“你把血食秘法的秘密告诉我,我就不缠着你。”

    陆尘冷笑道:“你一个小姑娘,不但知道血食秘法,还懂得那么多阴险毒辣的手段神通,不如,你先告诉我这些秘密的由来如何?”

    白莲摇头道:“我不能告诉你。”

    陆尘道:“那我又凭什么告诉你?而且再说了,这法子本来只是南方蛮人那边的玩意,跟我们中土道法、神通格格不入,你就算不知道也不打紧吧,为什么偏偏这么看重?”

    白莲欲言又止,看了陆尘一眼,摇头道:“你这人怎么一肚子坏水,动不动就套我这么个小姑娘的话?”

    陆尘哈哈一笑,转身走去,口中道:“你不想说,我也不能逼你。不过这迷乱之地穷山恶水的凶险莫测,再深入走下去,连我自己也不敢大意,时时都可能有性命之危。你虽然有些本事,但总还是个孩子,又有家族在昆吾城中,何必跑到这边来吃这苦头?到时候莫名其妙地死在这里的话,岂非太过冤枉了。”

    白莲想了想,还是跟了上来,然后平静地道:“那家里我也没什么亲近的人,从小到大也没人看得上我,无非就是得知我有五柱神盘后突然就转了性子的,看得烦!反正我也难得跑出来,这自由自在的日子过得比昆仑山上舒坦多了。”

    陆尘笑道:“那你自己一个人走啊,那不是更自在么?天下之大,你何处不能去,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白莲摇摇头,顿了一下后,声音略微低沉,道:“出来以后,我好像全天下就只认得你了,反正也……没事,就跟着你走一阵子呗。”

    陆尘怔了一下,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原本想说的话忽然也说不出口。他沉默了片刻,忽然自嘲地笑了笑,心想,自己果然还是比十年前那个冷酷无情的杀手影子心软了许多啊。

    他的情绪忽然有些低沉,但对白莲的感觉反而略有亲近,大概是那种年少的孤独感让他回想起了多年前自己痛苦的童年。于是他缓缓前行,不再驱赶白莲,同时顺口问了一句,道:“你家里没有至亲之人了吗?你父母呢?”

    白莲道:“在我出生之前就死了吧。”

    陆尘失笑,道:“他们要是在你出生之前就过世的话,那也不会有你了啊。”

    白莲怔了一下,随即也笑了起来,大概也是觉得自己这话说得有些傻,又或者她始终对父母的亲缘太浅,并没有太强烈的感觉,所以耸了耸肩,道:“嗯,说错了,是在我懂事之前他们就死了吧,所以我也不记得他们的样子。”

    “你会想他们吗?”陆尘推开眼前一根树枝,向前走了两步,但只见前面又是一片山林河谷交错的复杂地形,同时,在正前方有一片看上去十分阴森茂密的森林。

    这片林中的树木大多是黑褐色的,树干高大,树冠繁盛,但奇怪的是,林中到处都垂落着大大小小的藤蔓,多数是挂在高矮不一的树枝上,还有不少则是长在了林中土地上,但除此之外,倒是没有什么太多的异常。

    陆尘凝视着那片森林,眉头忽然皱了起来。

    而这时,白莲也走到了他的身边,道:“我不想他们。”

    陆尘略感意外,看了她一眼,道:“为什么?人有舔犊之情,血缘至亲,这都是天性,再怎么说,也是你父母生养了你,你为何不想他们?”

    白莲“哼”了一声,道:“既然他们生了我出来,难道不该是好好养我长大照顾我么?自己没本事早早死了,留我一个人孤苦伶仃地吃苦,我为什么要记得他们的好?”

    陆尘想了想,道:“或许,他们也有苦衷?”

    白莲似乎不再想说这个话题了,径直往前走去,道:“死人有什么苦衷!”(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w.com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