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点亮第二位面(二合一)
    王重笑着说:“不一定要用生命这个词,生命符纹只是我们在研究时给予的一个可以让我们进行自我辩识的词语而已,可如果一定要去较真生命的意义,反倒失去我们研究这些符纹的初衷了,那等于将我们的研究先进行了一个不可逆转的定向,会走偏的。”

    旁边摩尔皱了皱眉,论悟性,摩尔确实比老波特和王重都要差上一截,他的强项是定向研究和计算,符纹武器的制造都是最用严谨的符纹阵图来构成的,生命符纹的研究就已经让他有点吃不消了,太颠覆认知,要再进行到更高级的阶段,老摩尔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不是生命符纹?那又是什么?”

    老波特却猛的一拍脑门,哈哈大笑:“你小子总有惊人之语,不错,最近在生命符纹的课题上接连遇到瓶颈,确实是我们在一开始的定位就出现了认知的偏差,‘生命符纹’只是我们给它定义的一个词语而已,重点是符纹而不是生命!这石板上的符纹看似无序,可却呈现出一种律动,这是、是……”

    他绞尽脑汁,似乎是在思考着一个合适的形容词,却被王重先一步说了出来:“规则符文或者秩序符文怎么样?”

    “不错,规则,秩序,这才是我们研究的根本!”

    两个老头是不打算睡觉了,但王重却没打算陪他们无限思考下去,论真实底蕴,他和两位专家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还不如回去睡觉。

    半夜马东跑来了宿舍,直接把睡的很香的王同学给拍醒了,略带着一些红潮的脸上一如他现在兴奋的心情,哪怕已经过了一整天,但这股兴奋劲还是没过去。

    之前王重和他说起嬉命师的事儿并交给他那块石板时,他还没有太大感觉,毕竟王重同学的尿性和马大社长刚好相反,马东可以把一件很平凡的小事儿说得惊心动魄,可王重却有本事把一件惊心动魄的大事儿说得漫不经心,艾蜜莉尔老是疑惑这两个性格完全相反的家伙为什么能走得到一起,交情还那么好,但这就像磁铁的正负两极,两个极端说不定才是最完美的搭配,当然,很多人总是容易忽略这个正负设定的最关键步骤,首先得两块都是磁铁才行。

    马东整个晚上都处于慌慌飘飘的状态,一应付完那些贵宾就迫不及待的来找王重了,他根本等不到天亮,这么刺激,哪儿还睡得着。

    “放心好了,没问题的,嬉命师的名头你可以随便用,当师傅,当徒弟都行……”王重坏笑道。

    马东赶紧摆手:“你现在的定位就是神秘,到这儿就行了,至于细节上的事儿,越少人知道越好,包括我,知道太多了反而容易出错。”

    马东知道自己接触的人都太厉害了,知道越多越容易出问题,王重的安全是第一位的,他的安全也是马东的安全。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和斯图亚特家那边的交易了,条款方面你真的不用亲自看看、把把关?还有那个黄金石板的拓影,既然只是拓影,你不怕他们弄块假的来糊弄你?”

    “所以交易的第一个条件就是需要先让我验证石板拓影的真假,”王重说道:“至于其他的交易规则你看着办就是。”

    马东听得也是无语,这可是近百亿的超级大单,能做得像王重这样随便的,也是没谁了:“你牛逼!对了,虽然最后的交易不是在拍卖会时完成,但按照规则,拍卖场还是会抽取交易额百分之一的佣金,其他钱怎么弄?”

    “这方面你是专业的,你看着办,咱俩对半分。”王重笑道,在见识了维度世界的奥义之后,这些东西对他的吸引力大减。

    马东呆了呆,虽然和王重是好到穿一条裤子的铁哥们儿,但那可是上百亿的资产,甚至还包括了一块拿着钱都弄不到的领地!

    而且按照家族目前所掌握的信息来看,在那块领地附近很有可能出现空间裂缝,如果真有那天,那领地的价值能接连翻上好几倍!可王重居然把这上百亿的东西,仅靠一句话交给自己打理不说,还直接对分了一半过来,这简直是……

    “帮你打理领地没问题,但什么对半儿之类的话,真当我是兄弟就提都不要提,你这不是打我脸吗,”马东好半晌才回过神,断然拒绝道:“再说了,我现在还没有在家族中独立门户,你真要给我一半,那钱也不是落到我口袋里,我对家族虽然不至于心存怨恨,但怎么也不能帮着家族坑自己兄弟吧,这次我可是有了教训。”

    “这样,我有个机会,家族那边对整个开发计划大概会在两百亿左右,我代表你入股,大概可以谈到整个项目的六成左右,我代表你持股,光是这个就足够支撑我在家族的地位!”马东兴奋的说道,这才是他想要的,就算要赚钱也不用赚王重的钱,这次的经历告诉他,想要不成为家族的玩偶,就要拥有自己的力量。

    然后马东又展开三寸不烂之舌说服王重,马东很愿意当这个打工仔,在家族和王重之间,马东毫不犹豫的选择王重,家族当他是工具,但是他和王重是兄弟,一起做大事的兄弟,同时马东又给王重详细了介绍空间通道所能带来的辐射效果,以及用处,最后直接把王重给说的睡着了……

    艾蜜莉尔站在走廊上,眼前的路有点幽长,她并不喜欢,可这就是她生长的环境,已经在这里站了三个小时了,一动不动,只能看着一旁的玻璃柜橱,里面装裱着的是阿萨辛家族历代先辈的照片和名字,一眼看去,密密麻麻的名字,让人心发渗。

    一个名字而已,需要多少人的牺牲?

    以前她不理解,也没有感受,可是在天京的这段时间,她终于明白了无助是什么样的感觉,在战斗的时候,她是多么渴望自己能和想象的一样战胜对手,然而,现实只是煎熬,她所拥有的只有阿萨辛这个姓氏,集训的时候,她不止一次看到别人的指指点点,然而转过身,别人回应的只有客气而有距离的笑容,谄媚,那不是对她,而是阿萨辛,还有橱窗里的名字。

    咔嚓,族长办公室的大门打了开来,老管家对着艾蜜莉尔恭敬的鞠躬,脸上永远没什么表情,“大小姐,请进吧。”

    “谢谢。”艾蜜莉尔深吸了口气,走进了大门。

    头发花白的魔图坐在一张沙发椅上,半眯着眼情,打量着艾蜜莉尔,“回来了。”

    艾蜜莉尔点点头,“爷爷,我想变强!”

    图魔微微一笑,“为什么?”

    艾蜜莉尔愣了愣,这个需要理由吗,“在天京的这段时间,我感觉到了自己的弱小,我想变强!”

    图魔摇摇头,“你并没有明白变强的代价,如果仅仅如此,就回去吧,按照你原来的想法,随心,开心的过,将来嫁个好人家,这是你父母用生命为你争取的。”

    这是只有阿萨辛内部才知道的事儿,作为嫡系传人,无论有没有资质都不可能过着像现在这样“任性”的生活,这是艾蜜莉尔的父母用生命换来的,为家族完成了一个重大的任务,但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让艾蜜莉尔可以过自己的想过的生活。

    艾蜜莉尔坚定的摇摇头,她回来的时候就想好了,她的生活确实惬意,没人逼她训练,紧靠着天赋她就有现在的实力,可是在天京的生活她学到了太多,也见到了太多,巴伦的遭遇和努力,考尔比为了一个名额的坚持,当然最重要的是,她不想成为拖累。

    “你想好了,一旦开始就不能回头了,要获得力量,就必须付出大家,这就是阿萨辛的刺客之道。”图魔的语气还是那么轻柔。

    艾蜜莉尔点点头,“爷爷,我会努力的!”

    图魔笑了,笑的很灿烂,只是这笑容里面似乎有别样的滋味。

    “很好,艾蜜莉尔却接受刺客之道吧。”

    等艾蜜莉尔欢快的离开,管家的身影悄悄出现,“主人,这样对大小姐是不是有点残忍,她并没有做好准备……”

    “阿萨辛家族到了生死截点,每个人都要面对,她是我的血脉!”说道后面,图魔·阿萨辛苍老的脸上露出一丝骄傲。

    对王重是繁重不堪的事儿,对马东则是如鱼得水,拍卖会结束,夏尔米和萝拉也要回去了,马上就是各学院的暑假假期,两边都还有一大队人马等着她们这两大队长回去操练,据说是坐的同一列铁轨,默默的为铁轨上的乘客默哀三分钟,万一火星撞地球,很容易就会把铁轨给弄翻车的。

    两天之后就到了和斯图亚特约好的交易日。

    传说中可以获得规则力量的石板,这么多年来都没有人能真正看破其中的奥秘,如果是要把石板借走,他们肯定会犹豫一下,只是区区一份影像,斯图亚特家族并不担心。

    王重在寝室里等着,马东用天讯传过来一份影像资料,看得出来斯图亚特家族确实有着足够的诚意,这份儿关于黄金石板的影像十分详尽,三维立体的图形将其细无巨细的一一呈现了出来,只看到第一眼,王重就知道这东西真得不能再真,蠢蠢欲动的命运石已经开始生出反应。

    王重急不可耐,直接给马东拍了一个‘OK’的讯息就关掉了天讯。

    细致的感受着石板上的符文,和人类初级的符纹体系乃至生命符纹都完全不同,这是真正的‘符文’,远远超出人类停留在对于纹饰的研究范围之上,即便以王重的悟性也完全如同观看天书。

    命运石的十二个位面活跃了起来,第二个位面从远处被拉近、放大,石板上的金色符纹从影像中活了过来钻进王重的身体,那一瞬间的针刺感和上次并无不同,命运石第二面的纹路被瞬间点亮,当死物般的符文活动起来时,王重忍不住也有点小兴奋。

    可以确定的是命运石十二个面代表着十二种不同的力量,上次是火焰,这次会是什么呢?

    王重充满了期待,他是最清楚这石板的获得难度,不是每次都有这样的运气,静静的等待中,第二个面确实是被点亮了……

    但是这次并没有什么很明显的感觉,命运石恢复了平静,王重细致的感受了一会儿,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王重等了一会儿,可再怎么去感受,仍旧如此。

    是因为得到的仅仅只是影象?

    不太可能,起码命运石的另一面已经被点亮,这点毋庸置疑,石板应该只是一个纪录工具,真正重要的是上面的符文,难道石板本身也是个引子?

    王重琢磨了半天,命运石占着他的地儿,但绝对属于大爷型,想动就动,他可指挥不了,这种情况不外乎两个可能,一个就是确实还需要石板,但现在提要求也来不及了,当初王重也是顾虑到这一点,如果是要借石板,他就可能会曝光,而且整个交易的难度就完全变样了。

    另外一个可能,就是因为新的能力太过玄奥,或者说不属于自己理解范畴中的体系,不像水火风雷那样容易感受?亦或是因为自己第一面的火焰能力尚且处于很薄弱的状态中,导致第二项异能还未激发?

    没有经历过也没有任何先例可以参照,王重都只能凭借推测,只能说,一切皆有可能。

    有点小小失望,王重咂巴咂巴嘴,随即自己也是觉得好笑,火焰异能得来得太过轻松,好像让自己已经有点忘乎所以了,这个世界就没有不劳而获的事儿,知足长乐,还是先把自己的火焰整明白再说吧。

    但是下一刻,王重就傻呵呵的笑了,就算没有特别的能力,他也很知足,峰值200格拉索的魂力在身体中自由流淌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那种充盈于全身的爆炸力量感,以前从未体会过,而且不止是力量的提升,更可怕的还是那种圆满如润的感觉,仿佛身体第一次跟得上自己的思维和反应,全身的协调性直接增加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地步,让人迷恋和沉醉。

    月中,求一张月票,感谢,晚上有东北的朋友来,一起喝一壶。

    骷髅家族群:12962047

    骷髅的微信公共号:kuloujingling00

    新浪微博:骷髅精灵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