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1节 另一种不死
    看着赵思益吐血倒飞的时候,所有人眼中都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天『籁小  『说WwW.⒉3TXT.COM吕布不但击败了赵思益,还一拳就击伤了赵思益!
  
      赵思益自己的眼中也满是怀疑。
  
      他不知道为何会有这种事情生,他自然知道三香的事情,但他说的没错,异形香是能让一人变强,却不意味着这人会天下无敌。
  
      异形香更像是激出人体没有挥出的潜能,但这种激亦和许愿神灯般,需要看被激之人的底蕴。
  
      无论这人如何变化,赵思益都认为自己能够对付过来。伊始时的他的确这种自信,但他在击退吕布十数次的时候已现了不对。
  
      他每一掌都实实在在的打在了吕布的身上,吕布却像没有任何感觉般,反倒是他的手掌开始疼。
  
      再击了十数掌,他终于现一个可怕的事情,他的意志开始动摇,但吕布的身躯却是变得益的坚硬。
  
      他后悔没有一开始就用兵刃,他毕竟还有自负,暗想杀个尘世人物何必用什么牛刀?等见到吕布身泛死气的时候,他蓦地想到一个脑海深处的念头,再也顾不上颜面,他动用了自己最拿手的兵刃。
  
      鹤刺!
  
      世上兵刃难数,这鹤刺却可说兵刃中顶尖的存在,寻常的兵刃绝挡不住这鹤刺一击,更不要说是人。
  
      但刺出那一刻时,他却有着前所未有的不自信,他太晚拿出了鹤刺。果如他所料,鹤刺击在吕布身上居然没有任何效用,而吕布闪电般的抓住他的腕骨。
  
      他赵思益居然躲不开吕布的擒拿。
  
      吕布捏裂他腕骨的时候,他最少还了吕布七招,招招击实,招招没有作用!
  
      倒飞呕血的时候,赵思益心中涌出从未有过的恐惧,忍不住放声长啸。
  
      他在找援手共同对付眼前的这个怪物。
  
      不是人!
  
      是非人的怪物!
  
      他已感觉自己惹下了一个天大的麻烦,他似乎激活了一个传说中非人的怪物,他希望自己猜错。
  
      那怪物当年曾横行世间,不是已被女修斩尽杀绝,可为何还会出现在世上?
  
      念头飞转,赵思益不等落地时,鹤刺倏然暴涨。
  
      他没有再攻击吕布,反倒一刺勾在了乱石间,身形倏然变向。他毕竟是云梦秘地的高手,常人若是遇这种危机早就不知所措,他反倒在这种生死关头激出自己的潜能。
  
      轰!
  
      吕布重重撞在赵思益身后的乱石之上,石屑纷飞。
  
      赵思益若不是及时变向,只怕就被吕布连人带石的撞得粉碎。长啸不停,赵思益转瞬间已从乱石堆中冲到了林间。
  
      林木纷纷折断。
  
      赵思益借林木的障碍躲避着吕布的进攻,见吕布拳风所至的地方就意味着死亡,赵思益暗自骇异。
  
      他的体力渐渐衰退,吕布却像变得更强。
  
      吕布每一刻都在变强!
  
      他眼中只有赵思益一人,无论赵思益躲到哪里,他就追到哪里,然后挥拳。
  
      杀了我!
  
      或者我杀了你!
  
      他那种意念前所未有的强烈,眼见赵思益脚下一个踉跄时,吕布倏然到了赵思益的近前,一把抓住了赵思益的手腕。
  
      赵思益脸色惨白,他听到自己手腕脱离身体的声音时……眼中却忽然闪过一丝喜意。
  
      当!
  
      一刀劈在吕布的拳头上。
  
      拳头上现出了一道血痕,大刀震开。吕布终于停下了如电的身形,冷漠的向出刀那人望过去。
  
      大刀在手,上系红绸。
  
      楚天理终于及时赶了回来,看到眼前的情形时,他先是难信、随即竟也有了凛然,他看着吕布的手。
  
      吕布亦抬手看了一眼。
  
      被楚天理一刀劈中拳头时,他心中不惊反喜,知道来的是个高手,甚至比赵思益还要强。
  
      这个人或许能够杀得了他,他头一次感觉死亡是这么让人期待的事情。
  
      不再惊惧。
  
      一个人如果连死都不怕了,那他还有什么惊惧?原来他一直以来不过是个怕死的懦夫,这才有难以摆脱的恐惧。
  
      拳面一痛,远远不如心痛的感觉。
  
      有深深的伤口。
  
      他以为自己的拳头会被大刀削断,不想随即现一个让他自己都有些困惑的事情——他拳头上的伤口迅疾的愈合起来。
  
      转瞬的功夫,他的拳面和未曾受伤一样,伤口不见了!
  
      这是怎么回事?
  
      吕布有了片刻的愕然,随即感觉自己看过类似的情形,心中颤了下。
  
      那是他在斩杀董卓的时候!
  
      他当初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董卓大卸八块,然后一戟戟继续将董卓要剁成肉酱。他知道别人看着他时的骇异神色,很多人以为他是恨的——对董卓恨得入骨,唯有如此,他才能减轻心中的恨意。
  
      他却知道不全然是这样,他现了一件奇怪惊怖的事情——被大卸八块的董卓居然还没有死!
  
      这简直是荒诞至极的事情!
  
      他都有点不信自己的眼睛,但他清清楚楚的看到董卓被砍断的四肢、脑袋和躯体还在不停的蠕动——蛆虫一样的蠕动。
  
      王允看到他一戟没有砍断董卓脖子时就已吓得站立不稳,等见他将董卓的头颅砍下来后、董卓的五官还有反应的时候,王允吓晕了过去。
  
      没人笑话王允。
  
      众人连连后退,眼睁睁的看着董卓的四肢、躯干、头颅又要长在一起时,有的人已不是被吓尿,而是被骇破了肝胆。
  
      铁甲狼兵少了狂野的狼性,有的已在呕吐起来,因为他们杀人无数,却从未见过这种古怪的尸体。
  
      只有他吕布还在不停的挥动着长戟,他竭力的将董卓砍得稀烂,但现在他砍烂董卓尸体的时候,那尸体各处断裂的地方居然在生长自愈。
  
      就和眼下他的拳头一样。
  
      不过那时候的董卓没有他吕布如今恢复的那么快,再加上王允的那把火后,董卓终于灰飞烟灭。
  
      王允还是时不时的看着天空,只怕灰尘会组成了董卓。
  
      幸好没有。王允那时长舒了一口气,知道这种事情说出去,只怕长安城的朝野百姓都会陷入疯狂中。
  
      当史官拿着笔墨到了王允前,颤栗问如何来写的时候,王允决定隐瞒了真相,只在史书上写上董卓的罪恶,不写董卓尸体的诡异。
  
      这很正常。
  
      史书上素来煞有其事,但过程原因都是编造的,他吕布明白这点。谁都知道事情生了,但生的因果要看朝廷的意思记录。
  
      可是为什么他居然变得和董卓一样?
  
      王允曾经诡异的说——若是人,如何会有那种坚硬的身躯?董卓用了异形香将自己搞的非人非鬼,你若是不杀了他,他说不定还会变成什么样的怪物。
  
      会变成什么怪物?
  
      貂蝉亦说过——董卓迷失本性后会变成……
  
      董卓会变成他吕布眼下这样的怪物?
  
      他为何会变成和董卓一样?难道董卓回来了?董卓回来杀他了?
  
      吕布想到这里时反倒露出古怪的笑。以往的时候,他每次想到这点时,都是拼命的逃避心中的惊惧,唯独在这种时候,他前所未有的渴望着……
  
      死亡!
  
      貂蝉死了……不是梦……
  
      他为何不死?这些人为何杀不死他?
  
      一念及此,他心中大痛,忍不住再次放声长啸——那是比千百头饿狼齐声嚎叫还要渗人的声音。
  
      楚天理拉着赵思益退后几步,这冷漠如岩的男子终于现出凝重之意,见单飞纵越而至亦是难掩骇然,楚天理还能冷静道:“单飞,带着所有人离开这里。”
  
      单飞没问为什么,回头对张辽道:“张兄,带人离开这里。”
  
      他看着吕布追杀赵思益,虽觉得不可思议,但还能辨清大局,他先解救了张辽一帮人等。
  
      居然没有人拦阻他。
  
      张辽、边风等人去了束缚后都是精神振作,见到单飞追来,张辽自然跟随。听单飞这般吩咐,张辽看到单飞神色的凝重,立即道:“好,我带人走,你小心。”
  
      单飞甚至来不及去看张辽的远去,急声道:“楚天理,吕布不是凶手。”
  
      楚天理不等回答时,赵思益握着断腕叫道:“他是不是凶手已无关紧要,眼下我们一定要杀了他。”
  
      赵思益神色间已带着难言的恐惧。
  
      单飞喝道:“为什么?他不是凶手,你们为何要杀他?”他隐约猜到了什么,但还难信这奇诡的事情出现在眼前。
  
      楚天理凝重道:“我们不杀他,他不但要杀我们,还要杀了云梦泽所有的人,甚至会杀了这世上所有的人!”
  
      单飞心中狂震,还能坚持道:“我们还有谈判的余地。吕布,他们冤枉了你,但你伤了云梦秘地的人,云梦的人不会再找你。”
  
      他片刻间替云梦秘地做了决定,因为他看出吕布红的如血的眼眸中带着无比的伤痛。能伤痛的就还是人,这件事还有合谈的可能,他单飞从未放弃。
  
      楚天理长长的吸气时,赵思益冷笑道:“单飞,你不能决定什么!他伤了我,云梦秘地的人……”
  
      “是的。我伤了你。”吕布截断了赵思益的下文,“我还要杀了你。我要将你们一个个的杀了,不管什么地方的人!”
  
      赵思益脸色白。
  
      目光落在楚天理的刀上,吕布放声大笑道:“你们把这世上所有的罪恶都算在我的身上好了,不用再论缘由,我不在乎!可是貂蝉死了,我为何还不死?你们为何还不死?杀了我!或者……你们全部要死!”
  
      泪水顺着红赤的眼眸中滚滚而下……
  
      明光不再,有死气缭绕。
  
      吕布难耐心中的剧痛,话音落地后陡然再次放声高啸,伤痛的红色眼眸蓦地有精光外射,几尽赤色。他张嘴之际,有两颗獠牙迅疾从上颚探了出来,尖锐无比!
  
      单飞心中大惊。
  
      赵思益已嘶声叫道:“杀了他,他已经变成了僵尸!黄帝那时横行世间的不死僵尸!”
  
      .
  
      ps:月票,还请投几票。(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