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 大地开裂
    2o23年9月8日。八一中?文? W㈠W㈧W?.㈧8㈠1㈠ZW.COM

    大地在震动。

    震动的动静越来越大,那种感觉,仿佛6地成为汪洋,人坐在一叶扁舟中被风浪吹打飘摇。

    整个密林霎时间闹腾起来,树叶簌簌作响。

    各种飞鸟、走兽奔逃。

    空气中的活性开始紊乱,活性波也受到干扰,雷波直接中断。黄大仙和四脚龙已经给吓得四处乱窜,一个想要上树,一个忙着挖洞。

    沈聪皱着眉头,站在金刚堡垒车顶上没有动,大地的震动并不能影响到他对身体平衡的控制。事实上这点震动,对他一点威胁都没有,哪怕地面开裂,只要不是在金刚堡垒的底盘正下方开裂,都无需担心。

    “地震了吗,也不知道是几级大地震?”

    心里并不在意,沈聪只是在等待地震的停歇,然而这一次地震持续的时间,长度远远过沈聪的所料。持续了一整天,震动几乎将天津绿洲的密林,弄得东倒西歪,地面也像是被筛过一遍,碎石遍地。

    这并不足以引起沈聪的重视,但是伴随着地震的生,天津绿洲的活性紊乱之余,浓度开始暴增。

    短短几个小时,就暴增了三倍有余。

    大风开始呼啸,天空却万里无云,艳阳高照。

    这一切的变化,都让沈聪想起了半年前那场来自海洋中的狂风。东部战区实验室推断,那是海洋中的中洋脊地震带活动,释放了地壳板块下方金属被腐蚀、从而产生的海量活性,导致海洋剧变,大6起风。

    正是那一场变化,让海洋升温,海洋金兽群体上岸,地表的活性含量上升了至少7o%幅度。

    后来实验室提出设想,很可能6地地壳下面的金属,也被腐蚀,大量的活性囤积在地下,最终会导致地壳生剧变。

    当时沈聪还问了南国华,板块是不是会断裂,中国会不会四分五裂。

    但那时候的一切都只是简单的假设,没有充足证据支撑。

    没想到今天,似乎验证了这样的推断是正确的,地壳确实因为活性生变化。持续地震、活性暴增、大风骤起、磁场紊乱……

    到了晚上,地震终于趋于平缓。

    但是狂风依然在呼啸。

    倒是活性的紊乱有所减轻,雷波已经可以接受其它雷波电台的信号。

    “东部战区各地均已生里氏十级甚至以上级别的强烈地震!”

    “中华救援队所处太行山脉,多处生山体滑坡现象!”

    “临时政府这里同样生里氏十级以上强震!”

    “东部战区已经生多起灾难事故,房屋严重受损,临沂绿洲现巨大的裂缝!”

    “西山北乡一栋哨塔陷入地表之下,守卫人员失踪两人。”

    “西集镇小绿洲的一座工厂厂房倒塌,七名普通工人被坍塌物砸死。”

    “裂缝,又现裂缝了,从廊坊一直延伸到通州,长度二十七公里,最宽处三十八米!”

    “活性浓度已经上升接近28o%幅度!”

    “地球剧变!我们脚下的板块已经压制不住地球内部的活性,很可能这不是一次孤立事件,还会持续生更大的灾难变化,各级政府一定要做好抗震抗灾工作!”

    信号断断续续,沈聪本想联系看看专家们怎么解释,但是现通信中的内容透露,专家们也无从解释,他便没有再去多此一举。

    “总感觉有些不安。”

    大地还有一丝些微的余震,沈聪心里却始终不踏实,总觉得这一次地壳变化,并不会这么简单,震一波地震,然后释放一些活性就结束了。

    “廊坊到通州有一条大裂缝,我不如去看看大裂缝。”

    想到就去做,沈聪当即将雷霆巨杉简单的切割成一段一段,让已经恢复平静的黄大仙和四脚龙,一只扛着一批木材,跟着金刚堡垒前进。

    雷霆巨杉虽然失活,但是本身材料极具科研价值,交给科学院的专家们研究,应该可以得到更多的内容。

    进入粒子级之后,沈聪已经很大程度上,把人类当作自己的专属科学团队。

    至少在目前为止,他感觉到地球上很少有生物能够威胁自己,他已经成为食物链顶端的掠食者。其他人的目标可能依然是蝇营狗苟,但他的目标已然不再着眼于此,是外太空,是星辰大海。

    想飞上天,跟太阳肩并肩。

    要实现这些难以企及的想法,只靠个人几乎没有可能做到,只能依赖人类不断攀升科技。

    在沈聪眼中,人类就是他为他服务的科技内容提供商,而他出钱、出物、出资源来投资他们。

    ……

    金刚堡垒在夜色中一路碾压,很快就到了廊坊境内,在战区驻地的外围转了一圈,顺着人类的足迹,迅找到了裂缝所在地。

    夜色对于沈聪没有丝毫的影响。

    裂缝的一端位于廊坊市万庄体育馆附近,起初只是一道小裂缝,也不是很深。但是顺着裂缝走出不过两公里,裂缝渐渐有一人宽,深度也达到数百米。再往北走两公里,裂缝已经过十米宽度。

    深度更是达到一千米,因为裂缝比较曲折,金刚堡垒的清晰视界范围难以再深入。

    “越来越深,该不会真的通往地壳下面?如果真是这样,地底充满岩浆,说不定还会火山喷。”

    沈聪正琢磨着,忽然一丝辐射波动被他捕捉到。

    眼神顿时有了变化,目光不断闪烁:“这一丝辐射波动……竟然是火种之灵的辐射波动!”他从裂缝中捕捉到火种之灵的气息,也就是说,这道裂缝下面,很可能也藏匿着一只火种之灵。

    “火种之灵……”

    沈聪还记得当初火种之灵给他一种天敌的感觉,他把火种之灵当作是随彗星火种降落的生命种子所萌。现在这种感觉依然存在,火种之灵还是带给他天敌一样的危险感觉,只是气息比起以前弱了很多。

    毕竟他已经是粒子级的恐怖存在,火种之灵也不敢说就能比他的生命层次更高。

    “不止是这里有裂缝,东部战区那边也现了裂缝,难道火种之灵都是存在于裂缝之中?”

    继续行驶,大约行驶到地图中中气联赛车场附近,沈聪在削弱过的天眼雷达、两公里深度模糊视界范围极限内,终于现火种之灵本体的位置。

    蜷缩成一团。

    似乎是感受到沈聪的窥视,这只火种之灵开始缓缓蠕动,一如当初他所现的那只火种之灵。(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