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猪猪果实

  瞭望手说的会撞上,那真不是开玩笑的。

  现在伊安他们的船已经接近山顶了,由于面积缩小,视野也相应地扩大,自然也看到了瞭望手说的那艘船。

  那是一艘从南海航道上来的船,此时在航道上几乎处于和伊安他们的船平齐的位置,一眼望过去,能看到对方大半个船身,那艘船看上去还挂着黑色的海盗旗,似乎是一艘海贼船。

  在伊安他们看见对方的时候,对方自然也看到了伊安他们这艘船,稍微一对比一下位置,就会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这下不止伊安他们船上的人慌了,对方也同样慌了,由于四个航道的水流速度几乎都是一样的,所以在到达山顶的那一刻,两艘船有很大的可能会撞上,在如此高的速度下,两艘船可能都会被撞得解体的。

  “快!张帆减速!”比尔大声吼道。

  然而不等水手们执行他的命令,伊安却一把拉住他道:“不行!别忘了,我们后面还有船!一旦张帆,我们撞不上那艘海贼船,但是却会和后面的船撞一起的!”

  比尔这个时候得到提醒,才猛地反应过来,自己这边根本无法减速的,所以他只能看向那艘海贼船,指望着他们能发现这一点,由他们来减速了。

  然而,事情难办的就在这一点,伊安他们是一只船队,除了打头的这艘船,后面还接二连三地跟着其他的船只,哪怕对方张帆减速了,不会撞上伊安他们的船,但是最后的结果还是有可能撞到其他尾随船只!

  减速是不可能了,除非他们加速,抢在伊安他们前面通过。

  但是此时在航道上,所有的船只都是由洋流带着前进,从而处于攀爬状态的,完全是逆风状态,张开帆只能是减速,而无法达到加速目的。

  其实伊安他们都该庆幸了,这也还好是从南海上来的船只,要是从西海上来的船只的话,等于是在伊安他们对面位置的航道上,根本无法看到,等真的能看到的时候,都已经撞上了。

  而现在,双方都望见了对方,到还有应对的时间。

  伊安他们这边碍于后方的船只,无法进行减速,所以水手站在船舷边拼命地按照比尔的吩咐,在给对方打旗语,希望他们能加速抢先通过。

  对方没有回应,但是也没过多久,估计也五六秒的时间吧,突然数个黑点从那艘海贼船上飞了出来。

  伊安刚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那是什么,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黑点已经接近他们的船只了!

  咄咄!咄咄!伊安他们的船只被数十根黑色的尖锐刺针给袭击了,这些刺针竟然长达一米左右,上尖下粗,黑黝黝的宛如钢铁一般,带着尖啸声从对面被抛射过来,一落到伊安他们的船上,就猛扎进了船身各处。

  这次尖锐刺针的力道,给人的感觉就如同被劲弩射过来的一样,两三指厚的木板都能够扎穿!伊安只来得及将比尔船长一把按倒在地,一根刺针就从他头上飞擦而过,咚的一声扎在他前方不远处的甲板上。

  看着那刺针微微颤动的尾部,比尔魂都被吓落了,惊叫道:“他们无法加速,所以想摧毁我们的船只!”

  仿佛印证比尔的话一般,紧接着又是数十根刺针飞来,将伊安他们的船扎得千疮百孔,好多甲板上的水手都被这些刺针给扎到了,伊安甚至看到一名水手刚跑着,就被一根刺针呼啸而来,将他的大腿钉穿!

  惨叫声不停地传来,而随着越来越接近山顶,对方的船只距离也越来越近,更多的刺针飞了过来,大有不把伊安他们的船摧毁就誓不罢休的气势。

  伊安也知道,对方既然是海贼,那么没什么道义可讲的,死道友不死贫道,下起手来自然也毫无顾忌。

  “全都躲到我身后来!”伊安重新爬起身后,大声对众人喊道。

  船上的水手本来就乱做一团,听到喊声后算是有了点主心骨,也不管伊安是不是真的能救他们了,全都往伊安身后爬来。

  伊安在船上稳住了身形,望着对面船只上抛射来的新一轮刺针,伊安呼了口气,手放在腰间的刀柄上,看准时机猛地拔刀,迎着那些刺针打出了一记风之壁障!

  呼的一声,船上顿时刮起了一阵狂风,由于风看不见,所以水手们也不知道伊安干了什么,不过他们却惊讶地发现,对面射过来的刺针,在靠近船舷位置的时候,就如同遇到了一层缓冲一样,强劲的飞行力道瞬间没有了,凌乱地从半空中掉下来,落在甲板上面。

  看到这一幕,包括比尔在内,所有人都欢呼起来,他们不知道伊安干了什么,只知道有伊安在,那些刺针就没有威胁了!

  伊安呼了一口气,风之壁障这技能他还不熟练,完全是借助着卡牌技能打出来的,他自己都没有把握,扬起的风墙能不能阻挡住这些刺针,不过现在看下来还算好,风墙虽然强度不高,但是却也缓冲了刺针的速度,消减了其威胁。

  如果伊安的剑技再强一点,能够完全契合专家级剑术的话,或许扬起的风墙强度会变得更高,直接将这些刺针弹开都能做得到。

  发现自己这边发射的刺针被阻挡了,那艘海贼船还是不死心,又再次发射来一波。

  叙述得这么多,其实也就是二十多秒的时间而已,而此时双方都已经接近山顶了,再过一阵或许就要撞上了,伊安能理解对方的心情,摧毁不了对手的船,那大家都得死。

  怎么办?伊安的脑子里飞速地转动着,很快他就拿定了主意,对身后的众人喊了一声:“趴下!”

  水手们忙不迭地趴在甲板上面,这一次面对飞来的刺针,伊安没有再用风之壁障阻挡了,而是任由这些刺针射过来。

  有不少刺针是飞向伊安的,看到这些刺针飞来,伊安手腕一翻,将阎魔刀拔出来,结合自己的眼力,以快速的出手将尽量将刺针格挡开。

  而在此期间,他还用了两记斩钢闪,直接将刺针砍落在甲板上。

  随着两记斩钢闪出手,伊安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周围竟然奇异地出现了一道绕动的气流,心里顿时有谱了。

  双方的船只终于到达山顶了,根据伊安目测的估计,那艘海贼船比他们要稍靠前一点,但是却不足以让双方擦身而过,伊安他们的船估计会一头撞上对方的后半段船身的。

  这个判断,不止伊安估计到了,双方船上的人也都估计出来了,于是不管伊安他们船上的人,还是对方海贼船上的人,此时全都绝望了。

  很多人闭起了眼睛,看都不敢看,而敢睁着眼睛看的,其实也都是被吓傻了。

  唯一一个没有放弃的,可能就是伊安了,他紧紧地盯着越来越接近的双方船只,左手握着刀鞘,右手则已经放在了刀柄上,准备着随时拔刀!

  就是现在!!!

  伊安猛地将阎魔刀拔了出来,借着力道突然一个上扬。

  然后奇异的景象出现了,一道小型的龙卷风随着伊安的出刀而被形成了,并且急速地朝着对面的海贼船飞去,本来单纯的龙卷风是看不见得,但是航道中的水花被这龙卷风吸了进去,一下子就有了痕迹。

  这龙卷风急速地飞去,刚好落在了对面海贼船的船尾位置,虽然撞了一下就消散了,但是这股力量却瞬间将对方的船加速了一下!

  借着这股推力,对方的船尾堪堪地擦着伊安他们的船首一甩而过……

  没有撞上!!??

  两艘船上的人,全都愣愣地看着这一幕,片刻之后,他们总算是相信这不是梦,于是一下子全都欢呼起来!

  “天呐!这是奇迹!这绝对是奇迹!”

  “活着,我们全都还活着!”

  船上的水手们互相拥抱着跳了起来,眼角全都带着泪水,他们本以为自己死定了,但是峰回路转,一下子又全都存活下来了。

  山顶上,来自四个海洋的洋流交汇在一起,让双方的船只都颠簸了一下,随后就顺着下山的航道被冲去,这个过程中,对面海贼船的船尾和伊安他们的船首之间,相隔的距离一直都非常近,可以说就差着那么几十厘米的程度。

  这样的位置,双方船上的人都能看清楚对方,直到这个时候,伊安才发现对面海贼船上站着一个奇怪的人。

  那是一个十分肥胖的家伙,戴着一顶船长帽,上身却没有穿衣服,一圈浓密的杂乱胡须,映衬着一个朝天鼻,那鼻子洞看起来好大!

  面相丑陋,这倒也和对方的海贼身份很附和,但是最让伊安觉得奇怪的,是这个胖子后背上的东西!

  他的背上如同刺猬一样,林立着无数的黑色刺针,不止背上,连手臂上都有,唯独胸口位置一片光滑,这让他看起来就好像是披了一件刺猬披风一样,看起来实在有够怪异的。

  于是伊安第一时间想到,对方可能是个恶魔果实能力者,只是具体是什么恶魔果实,伊安就不知道了。

  不会是动物系的刺猬果实吧?他这样猜到。

  比尔这位船长,倒是见多识广,爬起身来看了看对方船上的海盗旗后,顿时惊讶地出声道:“皮克海贼团!?他们是南海有名的皮克海贼团!这下子糟糕了!”

  “皮克海贼团?”伊安不解地问道:“怎么说?”

  “那是南海比较出名的一个海贼团,我听其他船长说过!”比尔愁眉苦脸地道:“这个海贼团的船长,叫做皮克斯,是个有名的狠人,而且还是个恶魔果实能力者,在南海被悬赏两千四百万贝利呢,没想到他们也选择在了这个时间进入伟大航路,还差点和我们撞上了。”

  “两千四百万?”伊安听得眼睛一亮,这是比阿龙赏金还要高的家伙啊!于是问道:“知道他是什么果实能力者吗?”

  “当然!”比尔苦着脸道:“那家伙是动物系的,吃的是猪猪果实——豪猪形态!”

  伊安转头看看千疮百孔的甲板和船舱壁,这么说来,这些射到船上来的刺针,竟然都是豪猪刺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