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泄密征兆
    “好吧。”陆尘像是终于认输了一般,放弃了赶走白莲的愿望,“你要跟着就跟着吧,随你的便,不过我话先说在前头,万一遇到什么凶险,比如突然从旁边跳出什么杀手砍人的,你自己好自为之。”

    白莲站住脚步瞥了他一眼,冷笑道:“吓唬谁呢,告诉你我……”

    话音未落,突然间只听“呼”的一声锐啸,数道人影猛然从附近的林中窜了出来,都是全身黑衣,手持利刃,锋刃折射出令人胆战心惊的寒光,一言不发地直接劈了过来。

    那瞬间的攻势凌厉至极,一半以上攻向陆尘,剩下的却是将白莲和阿土也卷裹在其中。

    白莲吓了一大跳,脚尖一点地,向后疾退去,同时口中尖声喊道:“我跟他没关系……”话没说完,刀锋已近在眼前,看得出来,对方这些黑衣人是发了狠动了杀心,无论如何都要杀光这里的人。

    白莲气得眼睛冒火,却也是无可奈何,口中怒骂一声后,猛地低头向后飘出数尺,同时一挥手,瞬间,周围的空气便急速冷了下来,些许冰霜风雪从她指尖飘过,在离她最近的地方的一些绿色枝叶上,竟然已经变成了白色。

    似乎是受到了这突如其来的寒流影响,冲过来的黑衣人动作明显迟滞了一下,但那人似乎也是老于经验,在蒙面黑巾后冷哼了一声,手臂微震,瞬间,那刀锋上出现的冰棱雪花四散而开,散落漫天,而那锋利冰冷的刀锋还是冷酷无情地斩了下来,眼看就要一刀将这个漂亮无比的小姑娘斩成两片。

    白莲双眼之中精光大盛,似瞬间有风雪在那瞳孔中飘过,全身衣裳无风自动,一股寒流冷意从她身上流淌了出来。

    而在另一边,同样已经被好几个黑衣人包围住的陆尘则是向白莲这边看了一眼,眼中有些许诧异之色,低声自言自语念了一句,道:“冰雪经?果然不愧是五柱天才,这天资当真厉害……

    包围着他的黑衣人比白莲那边多了好几个,此刻看着陆尘的目光里一个个都是如欲喷出火来一般,恨意深得无法估量,好像每个人都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的样子。

    不管是谁,被这么多个人用如此疯狂而憎恨的目光盯着,都不是一件舒服的事,都会感觉到恐惧厌恶。但陆尘此刻的表现却是对此始终面无表情,无悲无喜,就像他整个人都是没有感情的石头人一样。

    这种冷漠的态度反过来又更加刺激了周围的黑衣人,愤恨喝骂声中,不知有多少道追魂索命的灵光刀锋劈了过来。

    陆尘脚步灵活,飘逸如风,避开了前方三人的攻击,但向后退去时却忘记了身后还有一个人的样子。

    那黑衣人先惊后喜,一刀就捅了过去,但手臂才刚刚抬起,一道巨大的黑影从天而降,遮住了他的眼睛,然后瞬间将他整个人扑在地上。

    血腥味瞬间传开,那只可怕而凶恶的巨狼霍然抬头,一双前脚兀自按住那在地上拼命挣扎的黑衣人,殷红的鲜血正从它的巨口边流淌下来。

    只见,那个黑衣人的脖子上出现了一个大洞,鲜血正咕噜噜地向外喷涌着,眼看着是难以活命了。

    ※※※

    周围的黑衣人都是吃了一惊,但对于这些出身魔教的杀手来说,显然这点血腥并不足以吓退他们,片刻之后,数个黑衣人便又一起杀来,这一次却是连阿土也被包裹了进去。

    “叛徒,受死!”

    仿佛是带着一丝疯狂的呼喊声,从那些黑衣人口中发了出来,陆尘阴沉着脸,冷冷地看着这些凶狠强悍但犹如疯子一般的杀手们。

    曾几何时,他也曾是他们中的一员。

    陆尘的眼中已经开始燃起了黑色的焰火,然后他迎着他们走了过去。

    剑芒吞吐,黑焰纵横,黑林边缘的这一场厮杀持续了半个时辰左右。

    最后的结果是,黑衣人留下了数具尸体,剩下数人退走了,而陆尘这边也不好过,在他的身上又多了三道伤口,鲜血流淌着,连带着前几日好几处好得差不多的伤处,不是又再度崩裂了,就是又被划上了新伤口。

    相比之下,白莲的情况看起来虽然也有些狼狈,但却是比陆尘好一些,至少她没受重伤,也就是面色有些惨白,站在原地大口喘息不止,似乎已经耗尽了全身力气。

    那是灵力大量消耗的表现。

    比起这两个人,黑狼阿土就明显更胜一筹了,它全身几乎没有受伤,甚至连刀口都没看到一个,大概是那些黑衣人都把精力放在了陆尘和白莲两人身上了,所以没来得及招呼它。

    战斗结束后,陆尘有些疲倦地坐在一旁被刚才某个黑衣人斩断的树桩上。这一次来的黑衣人道行不低,战力高强,只是他们始终还不太明白陆尘那诡异的黑焰功法,在刚才的打斗中吃了不小的亏。

    不过陆尘觉得,如果等到下一次的暗杀时,黑焰这种出其不意的威力大概是要变小了。

    “喂,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前头传来有些恼火的抱怨声,不用说就是白莲了,只见她那张美丽动人的小脸蛋上一脸怒意地道,“这动不动就随便从旁边跳出来一大堆人要杀你,跟疯子似的,还连累了我。”

    陆尘虽然疲惫,但闻言却是大笑,道:“我刚才不是就已经对你说过了吗,跟着我,你就别后悔。不过看在咱们都是在昆仑山上呆过的份上,我劝你一句,这些人都是疯子,杀起人来毫无顾忌的。要不,你还是离开我吧,至少可以活长一些。”

    白莲“哼”了一声,脸色却是有些古怪,看了陆尘一会后,忽然道:“你果然是个灾星。”

    陆尘道:“好好的,你怎么骂人呢?”

    白莲道:“如果不是的话,你为什么会连累易昕死掉?”

    陆尘身子一震,面上笑容慢慢收了起来,似乎有些话想说,但最后还是沉默不语,只是苦笑了一声后,摇摇头便没再说话。

    ※※※

    被白莲突然那么冷言冷语地刺了一句,陆尘便安静了许多,很久也没说一句话,这么一来,两人一狼间的气氛顿时就僵冷下来。

    不过阿土似乎对此毫不在意,它仍是到处闻闻嗅嗅的样子,看起来对附近的环境并不是很放心。

    陆尘吹了声口哨,阿土便跑到了他的身边,陆尘示意它稍微蹲下后,自己便跨了上去,然后骑着黑狼开始向前走去。

    站在一旁的白莲双眼之中瞬间亮了起来,看着阿土的眼神也蓦地不一样了。不消片刻,她便跑了过来,大声道:“我也要坐!快让我也坐坐。”

    阿土一声低吼,看起来不太愿意。陆尘也是摆摆手,道:“去去去,我这是受伤了没办法,为了尽快好起来,才让阿土暂时背我的。你又哪里有受伤了,凑什么热闹,一边去。”

    白莲愤愤不平地道:“喂!你别这么快翻脸不认人啊,我刚才好歹也帮你拦住了两个黑衣人好吧?再说了,若不是我有一身本领,还有我那位死鬼师父传我的绝学神通冰雪诀,眼下是不是就死无全尸了?又哪能帮你打赢这一战。都这样了,你居然还不让我骑骑这只黑狗……狼啊?”

    陆尘笑道:“阿土自己是有灵智的,肯让谁骑不让谁骑,它心里自有决断。”说完,他低头拍了拍阿土的头,道,“阿土,让不让她上来啊?”

    说着,他伸手指了一下白莲,阿土顺着他手指指的方向看了一眼,低声“汪汪”叫了两声,然后把头摇得像小孩玩的拨浪鼓一般。

    白莲气恼万分,却也是无可奈何,只得口中痛骂着这只不识抬举的笨狗,不,黑狼,然后跟着他们两个向前走去。

    一路上,陆尘不时会拍拍阿土的脑袋,示意它前行的方向,不知不觉中,他却是有意无意地避开了那片黑褐色的奇异森林。

    与此同时,在他身边不远处,因为陆尘骑狼而白莲走路的缘故,她的身子看起来更小了。不过白莲对此倒也没什么太大意见,似乎从一开始的愤怒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对陆尘道:“我有件事想问你一下。”

    陆尘不置可否,只是道:“你说吧。”

    白莲道:“为什么你刚才会突然那么敏锐地发现有追兵过来了?”她盯着他看,道:“这事有些不太对劲,你好像总是能提早知道些关于魔教的事情。”

    陆尘摇摇头,道:“你误会了,我之所以知道一点魔教的底细,其实也就是当年曾经在魔教里呆过一段时间罢了。”

    白莲想了想,道:“这样啊,难怪刚才那些魔教的人对你大吼着什么叛徒之类的话。”

    陆尘苦笑了一下,不太想继续说这个话题了,而与此同时,他也是转过身来,凝望着来时的路,脸上露出一丝疑惑之色来。

    之前他特意挑选了这条人迹罕至的路径,甚至不惜冒着可能与迷乱之地中那些凶残可怕的蛮人部落相遇的危险,就是要躲开那些正魔两道的追杀。但是,为什么这么多天过去,那些魔教杀手们却仍然似乎可以清晰地找到他的下落呢。

    这事情让人觉得,好像有些奇怪之处啊……(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w.com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上一章 下一章